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63 063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可冯三娘却低下了头,只顾着吃饭,气得周老三真想给她一巴掌。行啊,女儿成代课老师,尾巴就翘上天,不听他的了,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收留了她。

姜瑜装作没看见这夫妻俩的眉眼官司,几口扒完了碗里的饭,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去林主任家拿小学课本,提前备课,翔叔相信我,我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不让翔叔失望,不给咱们家丢脸。”

周建英也在一旁帮腔:“爸,有的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谁还记得你当初天天吃窝窝头老菜叶子,供人家上学的恩情啊。这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你当初就不该浪费这个钱。”

等她一走,周老三没了顾忌,气愤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吓得冯三娘蹭地站了起来。

“长翅膀了啊,不就当了个代课老师,就不把我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了?冯三娘,你自己说说,当初被婆家排挤,都快活不下去了,是谁收留你,是谁给你们娘俩一口饭吃,又是谁辛辛苦苦挣钱,供你那个好女儿上学的,现在有出息了,就一脚把我给踹开了!”周老三指着冯三娘的鼻子骂。

不过嘛,这屋子里还有一个姜瑜的克星。周老三给冯三娘使了一记眼色,叫她开口。

客套了两句,周老三话音一转, 接着叹了口气,口吻无奈又沮丧:“哎, 这么大桩喜事, 本来应该好好庆祝庆祝的, 可家里……建设受了伤,上不了工,建英也摔了,医生说这几天得休息。要给他们俩补身体,家里今年的工分肯定很少,分的粮恐怕都不够吃……”

拉拉杂杂说了一通,无外乎就是哭穷,暗示姜瑜把工资拿出来补贴家用。

爱我就请到晋江文学城来找我, 么么哒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嘛,还是要让姜瑜先答应把工资交上来,挣工分的事以后再说。

周老三咳了一声,腔调很缓, 像领导讲话一样,先表扬了姜瑜一番:“还是小瑜你有本事,会念书。咱们老周家出了个吃公粮的, 好事啊,建英、建设,你们得向小瑜学习。”

但她不敢在这个关头上再触周老三的霉头,只能答应。

***

姜瑜放下碗就去了林春花家。

她去的时间刚刚好,林家也正巧吃完饭。

瞧家她来,林春花让大孙女去洗了一只大凉薯过来,剥皮,切成几块,盛在大碗里,端上来招待姜瑜:“自家种的,你尝尝。”

姜瑜拿了一块凉薯,咬了一口,清脆甘甜,水分充足,口感非常不错。

“好吃。”姜瑜赞不绝口,又咬了一口。

林春花就喜欢她的直爽不扭捏的性格,等姜瑜吃完一块,她又把碗往姜瑜面前推了推:“喜欢就多吃一点。”

姜瑜刚吃过饭,哪还吃得下,忙摆手:“吃饱了,别浪费了。”

见她不是客气,林春花没再劝她,转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关切地问:“怎么样?你回家,他们没为难你吧?”

姜瑜特意过来就是给她通气的:“没有,放心吧,他们倒是想我以后上缴工资,不过都被我挡了回去。”

“那就好,我看你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心里是个有成算的,跟着老王好好干,攒点钱,过两年你也该说亲了,得好好收拾收拾。”林主任语重心长地说。

虽然这些年提倡妇女也能顶半边天,男女都一样,可在农村,丫头怎么都比不上小子,姜瑜的爸又走得早,谁会为她打算?她得自己替自己打算,不要搞得说人家的时候,连件没补丁的衣服都拿不出来。

说亲?姜瑜打了个寒颤,她这具身体才15岁啊,过两年也不过才17岁而已,在她的观念中,十几岁还只是个孩子,该天真烂漫地坐在教室里接受教育。不过这在乡下再正常不过,而且现在的最低结婚年龄是18岁。

林春花的话激起了姜瑜的危机感,她得多存点钱,等形势好转了就去最开放的南方沿海地带,住大别墅,吃香喝辣。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姜瑜收起发散的思绪,正色道:“林婶子,以后我晚饭都在你家吃,那我每个月给你3块钱吧。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只要你们不嫌我能吃就行。”

现在的大米是1.5毛一斤,黑市可能要贵一些,两三毛,她每天在林家吃一顿,半斤大米足够了。当然,林家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吃大米,肯定还会放些杂粮,到了青黄不接的年后,甚至可能碗里都看不到一粒米,所以这三块钱姜瑜给得不算少,当然也没有超出伙食费太多。

这是长年累月的事,林春花没有拒绝:“行,那婶子就不跟你客气了。”

“哪里的话,我还要多谢婶子帮忙呢!”这话姜瑜说得真情实意。真说起来,这件事是林春花吃亏,以后村子里多舌的人肯定会偷偷议论,说林春花贪她的钱,林春花这是帮她背了黑锅。

为了报答林春花的仗义,她以后多用灵气滋养他们一家子的身体,让他们没病没痛,健健康康地过完下半辈子吧。

姜瑜面露感动,握住了林春花的手。

林春花忽然觉得好似有一阵柔和的清风刮了过来,拍在她身上,把她浑身的疲惫都拍走了,甚至连因为长时间劳作酸痛的肌肉都舒展开来,像是泡在热水里一样,舒坦极了。

隔壁王老五的媳妇儿听到父子俩的议论,踮起脚,往这边探出一个头大声说:“姜瑜在晒谷场上晕倒了,被送去了卫生院,冯三娘下工的时候跑去看她了。”

周老三愣了一下,这种事,怎么没人通知他呢?

坐在小凳子上喝水的周建英听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是:“那她是不是想跟我换回去啊?爸,我不要,晒谷子好累的。”割草还可以找个阴凉的地方偷会懒,晒谷子要一直在太阳下不停地翻谷子,一天下来,脸都晒得脱皮了。

周老三瞪了她一眼:“换什么换?以为是儿戏啊,翔叔没事干,天天就给你们换这个就够了!”

这话虽然是呵斥,但也表明了周老三的意思。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周建英高兴了:“知道了,爸,那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隔壁的王老五媳妇看到父子三人的反应,不由摇头,拿着盆子回了屋,边走边嘀咕:“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没爹的娃就是根草,谁关心你的死活。”

平时还不明显,这到关键时候就明显了,看昨天建设去了卫生院,周老三那副失了魂的模样,再瞧瞧今天姜瑜去了卫生院,周老三问都没问一声,只顾着他们三父子中午吃什么,啧啧,这差别可真大。

她的声音并不大,可两家就只隔了一道一米多的围墙,没什么隔音的,周老三想装作没听到都难。

他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瞪了一眼娇气地捶着胳膊的小女儿:“还不去做饭,想饿死老子啊?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连饭都不会做,像什么话!”

被训的周建英很不高兴,可看着周老三的黑脸,她识趣地没有多说,走进了厨房,搜了一圈,只看到了小半碗米和两个南瓜。

又吃这个啊,周建英撇了撇嘴,走出来,对周老三说:“爸,秋收这么累,你要下田,哥又伤了胳膊,天天吃南瓜什么时候好得起来啊。咱们吃一顿白米饭吧!”

这回周建英倒是学聪明了一点,知道把周建设搬出来。

果然,周老三看了一眼儿子打着绷带的胳膊,犹豫了一下,点了头:“行,今天吃白米饭,给你哥煮只鸡蛋。”

自从五年前冯三娘嫁过来后,周建英就基本上没进过厨房,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手艺,这下更生疏了,做的饭水放少了,米粒一粒一粒的,硬硬的,很不好消化,菜也炒糊了。

哪怕是好东西,周老三也吃得没滋没味的,心里庆幸,冯三娘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饭后,周建设照样回他的房间里躺着去了,周老三和周建英各自出门,一个往田里去,一个往山上走。

他们前脚刚一走,冯三娘后脚就带着姜瑜回来了。

见家里没人,冯三娘先去了厨房。灶还是热的,锅里堆着刚吃过的脏碗,柜子里、桌子上都空荡荡的,她找了一圈,没给她们母女留饭,冯三娘的眼眶顿时红了。

以往她做饭,无论是谁没回家,她都事先把饭留起来,生怕家里人饿着了,可她就一天中午不在,没人去找她,也没人给她留饭,吃过的碗还丢在那儿,等着她刷。而且瞧这碗白白净净的,肯定没加红薯和南瓜,不然吃过的碗不会这么干净。

姜瑜看到冯三娘委屈的样子,心想,她这回应该认准了自己在周家的地位了吧。要是冯三娘醒悟了,不愿意跟周老三过下去那就太好了,自己也不用窝在周家了。

可她实在高估了冯三娘。

擦了擦眼睛,冯三娘挽起袖子认命的洗碗。

真是长见识了,冯三娘愿挨,她能说什么?姜瑜折身出了厨房,准备回房间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

冯三娘见了,叫住了她:“小瑜,帮我烧火,咱们煮点南瓜饭吃,早点吃完早点去上工。”

农忙季节,去太晚会扣工分。

姜瑜扭头淡淡地看着她:“杨医生端了一大碗饭给我吃,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刚才翔叔和林主任的话你也听见了,让我这几天好好休息,养好身体,等九月一号去村小报道,我去睡觉了。”

看着姜瑜头也不回地走了,冯三娘怔怔地站在厨房,悲从中来,她真是命苦啊,丈夫死得早,亲生女儿不贴心,改了嫁后,与后头的丈夫是半路夫妻,两人又没生个一儿半女,心始终拧不到一块儿。

***

周建英背着背篓上了山,并没有去割草,她靠在一颗阴凉的大树底下,眯起眼,打起了瞌睡。凉风吹来,打在脸上,像是母亲的手温柔地抚过,舒服极了。

养牛这活就是轻松,每天只要割两背篓草就行了,现在还是夏末秋初,山上到处都是草,勤快点,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割一大背篓草,其余的时间完全可以自己自由支配,难怪姜瑜那死丫头舍不得把这个活儿让出来呢!

周建英美滋滋地翘起了唇,想到姜瑜累得晕倒在了晒场,更是庆幸自己揽了这么个好活儿。

在树下眯到了三点多,太阳没那么毒了,周建英才站了起来,背起背篓,戴上草帽,拿着镰刀开始割草。路边的草被割得差不多了,倒是山坡上的因为地势比较高,离大路有点远,没什么人割,周建英按了一下草帽,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山上有几个调皮背着干柴的男孩子从山坡上跑过,踩得松软的石子啪啪啪地往下掉。

“真是讨厌!”周建英抬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拿起镰刀,蹲下身割草。

为了避免频繁起身,她把割的草都堆在身后,准备把这一片割完后才把草抱进背篓里。

面前的这片草地茂盛又没被人割过,青幽幽的,非常旺盛。不一会儿就割了小小的一堆草,周建英估摸着这些够装一背篓了,她站了起来,把草帽拿了下来扇了扇风,然后把草帽放在一边,开始蹲下身抱牛草。

她的手伸进青草中,忽然触碰到一个软绵绵、暖乎乎的东西,这东西碰触到她的手,还动了一下,然后卷起来,缠着了她的手背。

缠着……周建英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她吓得脸色煞白,飞快地缩回了手,然后也把躲在草堆的里那条蛇给带了出来。

冯三娘本来就胆小盲从,对周老三这个丈夫唯命是从,同样对强势的村长和林主任她也不敢反抗。当时在卫生院里听姜瑜这么说,她就隐隐觉得不妥,可面对林主任的冷脸,她不敢有异议,只能默认了。

听到翔叔也在,周老三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林春花那娘们本来就难缠,再加一个沈天翔,他压根儿说不过,更何况,他还欠着沈天翔一只鸡和一块腊肉呢!

周老三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牵涉到这两个人,他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了。

父女俩一唱一和,说得冯三娘无地自容。丈夫死后,她被婆家骂丧门星,婆婆、妯娌、大小姑子逢人都说是她克死了丈夫,她在婆家实在呆不下去了,这时候有人给她支招,让她改嫁,找个男人就有了依靠。

冯三娘经人介绍后,改嫁到了周家。周家的日子算不上天堂,家里家外都是她一把手抓,但好歹不用受婆婆妯娌的闲气,每顿能填饱肚子。更何况,周老三还好心地供姜瑜念完了高中,这可是十里八村的头一份,提起这个,谁不夸周老三一声仁义。

以前,小瑜那孩子也跟她一样感激周老三。可自从落水后,不知怎的,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自私又有主见,一点都不体贴她了。她现在是根本做不了那孩子的主。

“行了,我知道了,洗碗去,建英也受了伤,明早你多煮一个鸡蛋。”

听说又要煮鸡蛋,冯三娘心里叫苦不迭,现在家里就一只老母鸡,一个月顶多下一二十只鸡蛋,建设每天一个,建英又要吃,她上哪儿变去?更何况,家里的盐又要吃光了,火柴也只剩半盒了。

面对父女俩的责难,冯三娘有些心酸,从自怜自艾中回过神来,捏着打满补丁的衣摆,硬着头皮说:“为了感谢林主任推荐她去学校,小瑜以后每天放学要去林主任家给她的孙子小伟补课,以后晚饭就在林主任家吃了。小瑜说不能白吃林主任家的,所以把钱给林主任,粮食拿回家,当时翔叔也在。”

这才是为何周老三示意她让姜瑜把钱交出来,她没动的原因。

她这番大话无疑又在戳周家人的心肺管子,周建英嫉妒得差点把筷子都折断了。

姜瑜装作没听懂,假模假样地安慰周老三:“周叔,你别急,翔叔最通情达理了,不会让谁家真饿着的,有困难咱们找翔叔,他会想办法的。”

想个毛的办法,不过是让他们借村里的粮,来年再勒紧裤腰带还。周老三被噎得无话可说,他是个好面子的,怕落人口实,做不出直接张口问姜瑜要工资的事。

周老三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连村小的王校长放了假一样要上工挣工分补贴家用, 村里、公社的干部也都一样。他有意忽略了,王校长和这些干部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负担重,不挣工分补贴, 家里就要饿肚子,而姜瑜可只是一个小姑娘,没有负担, 她的工资和分的粮食完全够她的开销。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