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90 090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周建英高兴了:“知道了,爸,那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

隔壁的王老五媳『妇』看到父子三人的反应,不由摇头,拿着盆子回了屋,边走边嘀咕:“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没爹的娃就是根草,谁关心你的死活。”

被训的周建英很不高兴,可看着周老三的黑脸,她识趣地没有多说,走进了厨房,搜了一圈,只看到了小半碗米和两个南瓜。

她的声音并不大,可两家就只隔了一道一米多的围墙,没什么隔音的,周老三想装作没听到都难。

他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瞪了一眼娇气地捶着胳膊的小女儿:“还不去做饭,想饿死老子啊?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连饭都不会做,像什么话!”

这话虽然是呵斥,但也表明了周老三的意思。

隔壁王老五的媳『妇』儿听到父子俩的议论,踮起脚, 往这边探出一个头大声说:“姜瑜在晒谷场上晕倒了, 被送去了卫生院, 冯三娘下工的时候跑去看她了。”

周老三愣了一下, 这种事, 怎么没人通知他呢?

爱我就请到来找我, 么么哒中午,周老三和周建英相继回家,结果厨房里冷锅冷灶的,什么都没有, 又累又渴又饿的父女俩从缸里舀了一碗井水喝。

以往,冯三娘都会提前一会儿回家, 把饭做好, 他们在外面干完活一回家就有热腾腾的饭吃。今天这种状况还是头一次发生。

周建设扒拉着鸡窝一样『乱』蓬蓬的头发, 打着哈欠, 从屋子里走出来,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中火红的太阳:“不知道,好像还没回来!”

可她实在高估了冯三娘。

擦了擦眼睛,冯三娘挽起袖子认命的洗碗。

真是长见识了,冯三娘愿挨,她能说什么?姜瑜折身出了厨房,准备回房间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

冯三娘见了,叫住了她:“小瑜,帮我烧火,咱们煮点南瓜饭吃,早点吃完早点去上工。”

农忙季节,去太晚会扣工分。

姜瑜扭头淡淡地看着她:“杨医生端了一大碗饭给我吃,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刚才翔叔和林主任的话你也听见了,让我这几天好好休息,养好身体,等九月一号去村小报道,我去睡觉了。”

看着姜瑜头也不回地走了,冯三娘怔怔地站在厨房,悲从中来,她真是命苦啊,丈夫死得早,亲生女儿不贴心,改了嫁后,与后头的丈夫是半路夫妻,两人又没生个一儿半女,心始终拧不到一块儿。

***

周建英背着背篓上了山,并没有去割草,她靠在一颗阴凉的大树底下,眯起眼,打起了瞌睡。凉风吹来,打在脸上,像是母亲的手温柔地抚过,舒服极了。

养牛这活就是轻松,每天只要割两背篓草就行了,现在还是夏末秋初,山上到处都是草,勤快点,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割一大背篓草,其余的时间完全可以自己自由支配,难怪姜瑜那死丫头舍不得把这个活儿让出来呢!

周建英美滋滋地翘起了唇,想到姜瑜累得晕倒在了晒场,更是庆幸自己揽了这么个好活儿。

在树下眯到了三点多,太阳没那么毒了,周建英才站了起来,背起背篓,戴上草帽,拿着镰刀开始割草。路边的草被割得差不多了,倒是山坡上的因为地势比较高,离大路有点远,没什么人割,周建英按了一下草帽,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山上有几个调皮背着干柴的男孩子从山坡上跑过,踩得松软的石子啪啪啪地往下掉。

“真是讨厌!”周建英抬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拿起镰刀,蹲下身割草。

为了避免频繁起身,她把割的草都堆在身后,准备把这一片割完后才把草抱进背篓里。

面前的这片草地茂盛又没被人割过,青幽幽的,非常旺盛。不一会儿就割了小小的一堆草,周建英估『摸』着这些够装一背篓了,她站了起来,把草帽拿了下来扇了扇风,然后把草帽放在一边,开始蹲下身抱牛草。

她的手伸进青草中,忽然触碰到一个软绵绵、暖乎乎的东西,这东西碰触到她的手,还动了一下,然后卷起来,缠着了她的手背。

缠着……周建英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她吓得脸『色』煞白,飞快地缩回了手,然后也把躲在草堆的里那条蛇给带了出来。

这是一条青『色』的有胳膊那么粗的蛇,估计有两三米长,想到自己刚才竟然抓了这玩意儿,周建英又怕又恶心,她吓得尖叫起来,背篓、镰刀都没要,撒丫子就往山下跑去。

她跑得很急,没留意到草丛里的那块脸盆大的石头,被绊了一跤,头往下栽去。山坡本来就是倾斜的,有一定的弧度,她这一栽倒,重心失衡,人像块冬瓜一样,骨碌碌地直接滚到了山坡底下,面朝下,趴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山上,挖野菜采蘑菇的几个孩子看到这一幕都慌了。大东拉着王晓的袖子:“怎……怎么办?”

王晓其实比大东心里更没底。因为周建英会被那条突然冒出来的吓得滚下山坡都是因为他。是他偷偷把姜瑜给他的那张黄纸绑在一个小石子上,然后扯开一条缝,从山上丢进了草堆里。

要是周建英有个好歹,那……都是他害的。

他害死人了……王晓浑身发寒,手不受控制地颤抖。

“王晓,你怎么啦?”大东看出他的不对劲儿,扭过头问。

王晓回过神来,发疯一样往山下跑去。

其余几个孩子见了,追上去的追上去,叫大人的叫大人。

***

周老三接到消息的时候,人都懵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飞快地爬上了岸,连草鞋都忘了穿,光着脚就往北斗山跑去。

等周老三赶到的时候,山脚下已经围了好几个人,沈大娘坐在地上,抱着周建英。

周老三看着女儿紧闭的双眼,心里发颤:“大娘,建英,建英她……”

“老三啊,你别太担心,建英身上没有外伤,现在昏『迷』了,二狗子已经跑去喊杨医生了。”沈大娘安慰他。

闻言,周老三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眼巴巴地看着女儿。

在周老三焦灼的等待中,杨医生拎着医『药』箱赶了过来,他给周建英做了个简单的检查,然后说:“山坡上都是草,有缓冲,没什么严重的外伤。回去好好休息,这两天留意点,她要是有恶心、头晕、呕吐之类的症状马上让人来叫我。”

周老三『舔』了『舔』唇,松了口气,他站起来,感激地看着杨医生:“麻烦杨医生跑这一趟了,不开点『药』吗?”

杨医生拿出一瓶红『药』水给他:“涂在伤口,一『毛』钱,回头把钱送到卫生院来。”

“好。”周老三连忙应是,然后在邻居的帮助下背起了周建英,把她送回了家。

周建英昏『迷』了一个多小时,快到傍晚的时候才醒了过来。

守在床边的周老三见她睁开眼,心里头说不出的高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建英眼神有些『迷』茫,怔住了一会儿,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她恶心得不停地搓手:“爸,有蛇,好大的一条青蛇……”

“放心吧,你回家了,没事的。”周老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想到以后还要去北斗山割牛草,周建英就怕得慌。

她紧紧攥住周老三的衣服,眼巴巴地说:“爸,爸,我跟姜瑜换回来,好不好,让她去割牛草,我晒谷子,我以后再也不偷懒了,我一定好好晒谷子。”

她现在一想起那种软绵绵的触感,心里头就发『毛』,真是一步都不想踏上北斗山了。

周老三见女儿吓成了这样,哪还有不依的:“好,咱不割草了,待会儿爸就跟她说。”

周建英这才安静下来。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家子齐聚,周老三捏起拳头,抵在唇间咳了一声,看向姜瑜道:“小瑜啊,建英这孩子『毛』『毛』躁躁的,割个草都能摔下山,还把自己给摔伤了。杨医生说,让她这几天卧床休息,我琢磨着啊,割牛草这活轻松,农闲也有工分拿,让出去便宜了别人多不划算。这几天就辛苦你了,上工下工的时候,抽点功夫把给割两背篓牛草。”

这跟他们先前说的不一样啊,周建英不干了,她可不想山上割牛草,当时就想反驳,被周老三一眼给瞪了回去。

姜瑜从饭碗里抬起头,瞥了周老三一眼。人才啊,使唤人都使唤得这么高明,难怪原主那个小姑娘在他手底下没有翻身之力呢。

周老三名义上说让姜瑜帮忙割几天草,但姜瑜所料不差的话,周建英这“病”肯定会折腾到秋收后才好。那时候村里也没这么忙了,养牛的活不是就顺理成章地交到了姜瑜手里。她一个人要干两个人活,赚两个人工分,真是好算计!

而且周老三说得很客气,也有正当理由,她若是无缘无故拒绝了,说出去,还是她没理。不过嘛,今天周老三不大走运,她已经有了借口,还是会让周家人眼红的借口。

姜瑜故意看了冯三娘一眼,用惊讶地口吻说:“周叔,我妈没告诉你吗?”

周家三口齐刷刷地望着冯三娘。

冯三娘握紧了筷子,小声说:“那个,忘了说,今天翔叔说让姜瑜去村小做代课老师。”

姜瑜也扬起一抹笑容解释道:“翔叔和林主任心好,说我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特意照顾我,给我找了这么个轻松的活。我能得到这个活,还多亏了周叔,要不是周叔供我上高中,这种好事,还轮不到我呢!”

做代课老师,意味着姜瑜以后不用每天都跟着下地了,每个月还有十几块钱的工资,以后大家见了姜瑜都要喊一声“姜老师”,这可是比割牛草好几十倍的活儿。她处心积虑抢了姜瑜的割草的工作,最后却成全姜瑜吃上了国家粮,周建英心里嫉妒得发狂。

姜瑜摇摇头,一边竖起耳朵听翔叔训话,一边默默念了个化雨符的口诀,凝神调动北斗山上的灵气。

山上的灵气比村子里要多,虽然还是不大够看,不过嘛,做点小手脚还是可以。

饭后,周建设照样回他的房间里躺着去了,周老三和周建英各自出门,一个往田里去,一个往山上走。

他们前脚刚一走,冯三娘后脚就带着姜瑜回来了。

见家里没人,冯三娘先去了厨房。灶还是热的,锅里堆着刚吃过的脏碗,柜子里、桌子上都空『荡』『荡』的,她找了一圈,没给她们母女留饭,冯三娘的眼眶顿时红了。

又吃这个啊,周建英撇了撇嘴,走出来,对周老三说:“爸,秋收这么累,你要下田,哥又伤了胳膊,天天吃南瓜什么时候好得起来啊。咱们吃一顿白米饭吧!”

这回周建英倒是学聪明了一点,知道把周建设搬出来。

果然,周老三看了一眼儿子打着绷带的胳膊,犹豫了一下,点了头:“行,今天吃白米饭,给你哥煮只鸡蛋。”

以往她做饭,无论是谁没回家,她都事先把饭留起来,生怕家里人饿着了,可她就一天中午不在,没人去找她,也没人给她留饭,吃过的碗还丢在那儿,等着她刷。而且瞧这碗白白净净的,肯定没加红薯和南瓜,不然吃过的碗不会这么干净。

姜瑜看到冯三娘委屈的样子,心想,她这回应该认准了自己在周家的地位了吧。要是冯三娘醒悟了,不愿意跟周老三过下去那就太好了,自己也不用窝在周家了。

自从五年前冯三娘嫁过来后,周建英就基本上没进过厨房,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手艺,这下更生疏了,做的饭水放少了,米粒一粒一粒的,硬硬的,很不好消化,菜也炒糊了。

哪怕是好东西,周老三也吃得没滋没味的,心里庆幸,冯三娘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平时还不明显,这到关键时候就明显了,看昨天建设去了卫生院,周老三那副失了魂的模样,再瞧瞧今天姜瑜去了卫生院,周老三问都没问一声,只顾着他们三父子中午吃什么,啧啧,这差别可真大。

坐在小凳子上喝水的周建英听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是:“那她是不是想跟我换回去啊?爸, 我不要, 晒谷子好累的。”割草还可以找个阴凉的地方偷会懒, 晒谷子要一直在太阳下不停地翻谷子, 一天下来, 脸都晒得脱皮了。

周老三瞪了她一眼:“换什么换?以为是儿戏啊,翔叔没事干,天天就给你们换这个就够了!”

解了渴之后,周老三扯着嗓子问在房间里修养的周建设:“三娘呢?还没回来?”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