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103 103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

姜瑜才走到周家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周建英呼天抢地的哭声,其中还夹杂着对她的怒骂。

姜瑜马上使劲儿抹了抹眼睛,眼泪跟着滚下来:“我……我也想救建英姐,可等我跑过去时……”

敛起脸上的笑,姜瑜推开了周家院子的门,迎面就是一声咆哮。

“你个拖油瓶,把我妹妹怎么样了?”18岁的周建设,两只眼瞪得老大,凶巴巴地盯着姜瑜。

没了人作伴,丝毫没打消周五婶那颗八卦的心, 她把舀水的瓢一搁, 擦了擦手, 溜去了周家。

沈大娘还没说话, 她家的小儿媳『妇』就挺着个大肚子,八卦地说:“我刚才看到建英披散着头发,捂住胸口, 哭着跑回了家!”

这可是个大新闻啊,周五婶瞪大了眼:“真的?咱们去看看?”

爱我就请到来找我, 么么哒姜瑜下了山, 一边往周家而去, 一边逢人就问:“你们看到我建英姐了吗?”

姜瑜的眼眶迅速红了, 泪珠扑簌簌地滚了下来, 她抹了一把,捂住嘴, 伤心地跑了。

这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勾起了周五婶的好奇心,她踮起脚问隔壁院子的沈大娘:“你听说建英怎么了吗?”

可惜周建英没领会到父亲的苦心,不依地跺了跺脚:“爸,你一直向着这个拖油瓶,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我都被她打成了这样,你还这么说。”

周老三安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似模似样地对姜瑜说:“丫头,建英从小没了妈,我也不会教孩子,养成了她骄纵的『性』子,她说话不过脑子,你别跟她计较,等我和你妈走了,你们姐妹、兄妹才是最亲的人!”

装得可真像,连姜瑜都想给他喝彩。

不过嘛,下一刻周老三就被打脸了。

王晓爬上了篱笆外的那棵核桃树,坐在树杈上,把一张沾满了草屑的手绢往院子里一扔,然后扯着嗓子大声说:“周建英,这是你的手帕吧,我在北斗山西坡的草丛里捡到的,还给你!”

一听“北斗山西坡”五个字,周老三的脸就黑了。北斗山西坡在荷花村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前些年就有一男一女在那里滚草垛被人发现了,还拉出去作为臭鞋被□□了,这两家子人现在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来。

要是被人知道周建英去了那个地方,还一身狼狈地回来,以后这十里八乡谁还肯娶她?就是他这个当爹的走出去也会被人戳脊梁骨。

“我打死你个不成器的东西,咱们老周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主动说要去喊姜瑜回家吃饭呢!”周老三气得拿起一旁的扫帚就往周建英身上打去。

周建英开始完全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听到“北斗山西坡”几个字才明白周老三是误会了什么。她一边满院子地跑,躲开周老三的扫帚,一边大声辩解:“爸,爸,你别听王晓的,他跟姜瑜是一伙儿的,他们俩合起伙来骗你的!”

气头上的周老三哪听得进去,尤其是左邻右舍来了不少人躲在篱笆外看他家的热闹,更让他觉得下不了台来,所以急于在这个让他丢人的女儿身上发泄心头的怒火。

周建英本就被姜瑜拧得浑身都是伤,这会儿又被亲生父亲误解,还挨了打,伤心欲绝之下,也不躲了,干脆往地上一坐:“你打吧,打死我算了,反正你也宁可相信一个拖油瓶也不相信我!”

“你……”周老三气得脸『色』铁青,扬起手中的扫帚又要挥下去,旁边的周建设见了连忙拦住了他,“爸,建英不是那么糊涂的人。”

在外面看了一圈热闹的周五婶也笑眯眯地走进来,把周建英扶了起来,打起了圆场:“就是,老三啊,建英可是你唯一的亲闺女,你要把她打出个好歹,百年以后怎么跟建英她娘交代?”

周建英靠在周五婶的肩膀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周五婶轻轻地拍着她的肩,温和地说:“建英啊,受了什么委屈告诉五婶,有五婶在,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的。”

周建英从小没了妈,猛然之间被周五婶这么一哄,难过地哭了出来,边哭边抽抽搭搭地说:“我去叫姜瑜回来吃饭,然后……她就逮着我打,逮着我掐,我身上都是伤……”

闻言,院子里外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孤零零站在那里,捏着手指的姜瑜,垂着头的姜瑜。

这小丫头瘦巴巴的,平时『性』格无害得像包子,她打了周建英?可能吗?

但周建英又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大家也不知道该信谁。

就在这时,姜瑜抬起了红通通的眼睛,然后举起右掌:“人在做天在看,我姜瑜发誓,绝没打周建英,否则天打雷劈!”

天空静悄悄的,不过嘛,誓言这东西本来就很虚无,可信可不信,做不得准。但乡下老一辈『迷』信的多,见姜瑜这么干脆地发了誓,不少人的天平又拐向了她这边。

周建英更是被姜瑜的睁眼说瞎话给气得半死,她红着眼,瞪着姜瑜:“你说谎!”

姜瑜平静地看着她,反问:“我敢发誓,你敢吗?”

“发就发,谁怕谁!”周建英要用事实像大家证明,姜瑜在撒谎,她举起了右手,大声说道,“我周建英发誓,我身上的伤是姜瑜打的,若有撒谎,天打雷劈,不得……”

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完,一道银『色』的闪电划破天空,轰的一声,一道惊雷炸响在头顶!

这个年代,对农民来说粮食大于天,林春花有点意动,可瞧姜瑜那被风都能刮跑的小身板,还有半干的衣服和蜡黄毫无血『色』的脸,她还是打消了去晒场的念头。不过对姜瑜的态度更和蔼了:“姜丫头,我知道你勤快,但你还小,身体重要,走吧,我送你回去。”

话音刚落,噼里啪啦的雨点就打了下来,非常密集,瞬间把人给淋了个半湿。

林春花的脸『色』有些难看,这雨说下就下,还下这么猛,晒场那边那么多谷子,要是被冲进了泥地里就完了。她这个时候真是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分一半去晒场上抢收。

姜瑜察觉到她那一瞬情绪的变化,当即挥了挥胳膊义正言辞的表态:“我没事,走吧,去晒场。”

可惜了,她不会背『毛』语,也没有原身的记忆,不知道原主是怎么称呼这个大妈的,不然先来一句语录效果更好。

但她这番坚强的表态还是进一步获得了林春花的好感。

林春花赞许地看了姜瑜一眼:“好孩子,不愧是烈士的子女,英雄的后代!”

说罢,林春花就急匆匆地跑了,也不管后面的姜瑜能不能跟上。

姜瑜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烈士子女?有混得这么差的烈士子女吗?看看这小姑娘的身体,手指上全是厚厚的老茧,又黄又皱,粗糙得连后世她家四五十岁保姆阿姨的手都不如。

算了,可能这个年代就那么苦吧!

姜瑜摇摇头,撇去脑海中的杂念,忍着身体上的酸痛,拔腿追上了林春花。

等姜瑜赶到晒场,晒场上还没来得及收进仓库里的谷子已经被大雨冲到了晒场边缘,顺着低矮的地势往晒场旁边的地里流去。

生怕谷子被冲走,村长沈天翔安排了几个青壮劳动力用渔网拦在了晒场边缘,挡在那里。而其他人都在雨里抢着用扫帚把谷子扫在一起,再用箩筐把谷子挑进仓库里。

忙活了十几分钟大伙儿才把晒场里的谷子全收进了仓库。先前晒得半干的谷子放到了最里面的,后面这些淋了雨的谷子都平铺在了外面的水泥空地上。不过因为空地小,谷子太多,所以堆积了巴掌那么厚的一层。

在这种『潮』湿、高温的环境下,谷子很容易生根发霉。村民们都没走,站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议论。

“这场雨来得太突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哎,希望待会儿有太阳吧。”

“是啊,广播里明明说了没有雨的,谁知道突然下这么大,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真是邪门了。”

“嘘,别『乱』说!”

……

村民们在屋檐下唉声叹气,姜瑜也抱着胳膊窝在一旁发愁。

哎,这穿越还真是坑爹,连原主的记忆都不给她,弄得她连原主的家都找不到,只能穿着湿衣服窝在这里发霉了。希望刚才那位大婶还记得她的卖力表现,别这么快忘了她。

姜瑜把满是黑乎乎泥土的脚伸到屋檐下冲了冲水,然后又蹲下身,接了点水洗手,再穷再累也要做个干净的美少女嘛!

她刚把手指缝里的泥搓干净,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巴掌,接着是一道凶巴巴的女声:“姜瑜,你的箩筐和扁担呢?”

姜瑜回头,入目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土布,头上扎了两条乌黑的辫子,皮肤白皙,鼻梁上有几颗小雀斑的少女。长得挺漂亮的,不过城府不够深,藏在眼底的恶意就像晒场上的雨水,快溢出来了。

姜瑜没有原主记忆,所以也搞不懂这少女所说的箩筐和扁担是怎么回事,干脆垂下眼睑不说话。

见姜瑜不搭理她,少女更生气了,扭头往人群里一望,待找到目标后马上大声控诉起来:“冯姨,听说姜瑜挑担子的时候把箩筐倒进了池塘里,两箩筐谷子啊,得上百斤谷子,就被她这么糟蹋了,肯定会扣好多公分的,你说怎么办?”

姜瑜也吓了一跳,不过她被吓到的点有些与众不同,原来原主是挑着两箩筐谷子连人带箩筐扁担一起掉进池塘里的。难怪她的两个肩膀火辣辣地疼呢,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去挑箩筐,还是上百斤一担的挑子,这些人的良心呢?

姜瑜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就算她前世今生,活了两辈子,没种过地,但也知道,挑担子这种重活在农村一般都是青壮年劳动力做,怎么也轮不到一个才十几岁的柔弱小姑娘。

偏偏这时候还有人来找她的晦气。

姜瑜不『露』痕迹地松开了冯三娘的手,这个便宜妈啊,又没脑子又分不清亲疏,得亏她不是原主,对她没什么感情,不然非得被她给气死不可。

倒是周老三父子俩对周建英的话将信将疑。可能是知道自己是寄人篱下的原因,姜瑜一向少言沉默,周家人、冯三娘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她干最重的活儿,她也没什么怨言。

这样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怎么可能反过来打嚣张跋扈的周建英呢?哪怕说这话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亲妹妹,周老三父子俩的第一反应也是怀疑。

她说得欲言又止,话里又多遮掩,眼神还时不时同情又怜悯地看着抱着冯三娘哭得伤心欲绝的周建英。再结合周建英回来时那副狼狈的模样和脖子锁骨那一圈红『色』的暧昧印子,周家父子的脸都青了,异口同声地说:“这件事不许再提了!”

闻言,周建英猛地抬起头,不忿地看着父兄:“为什么?爸,哥,这个拖油瓶打了我,你们就这么算了?你们还是不是我的亲人?我看你们都被一对狐狸精母女勾走了魂儿吧!”

边说她边气愤地用力推开了冯三娘。

不过嘛,若是把这件事变成姐妹打架,倒是对建英有益无害。

思索片刻,周老三就拿定了主意,他先是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然后表明上一边各打五十大板,实则是把责任都推到了姜瑜身上:“上牙齿还有磕到下牙齿的时候,自家姐妹,有什么事好好说,以后不要这样动手了。你们都是大姑娘了,说出去丢人!”

冯三娘不察,没有防备,差点撞到柱子上,还是姜瑜反应及时,扶住了她。

继女刚才的行为伤了冯三娘的心,不过一想到继女话里的意思,她又忍不住怀疑地看向姜瑜,真是自己一向胆小听话懂事的女儿打了继女?

姜瑜嘴角往上一勾,周建英这小妮子挨了打都不长记『性』啊,还以为告状能奈她何,呵呵,待会儿就这小妮子尝尝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沈大娘不满地瞪了一眼小儿媳『妇』, 把她赶回了屋:“不是肚子不舒服吗?我看你好得很, 去帮你大嫂做饭。”

沈大娘的小儿媳『妇』马上捧着肚子,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妈, 你孙子又在踢我了,我先回屋躺躺。”

“姜丫头, 发生什么事了?”周五婶出来倒水, 听到这话, 『插』了一句嘴。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