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131 131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周老三听说儿子出了事,吓得扔下镰刀就跑去了卫生院。

卫生院很小,『药』物缺乏,没有麻醉剂,医生没打麻『药』就给周建设缝上了,疼得周建设哭爹喊娘的。

他一出事,这个所谓的家恐怕又要低气压一阵了。幸好她换了个养牛的活,可以借着干活的名义早出晚归,不受影响。

好一通折腾,快到中午时,周老三才在王二麻子的帮助下,把周建设扶回了家。当时冯三娘正在做饭,米还没下锅,就看到父子俩一身是血地进来,吓得瓢都掉到了地上。

知道周建设的伤是这么来的,姜瑜很是无语,这家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打谷机把稻草卷走了,他不知道松手吗?

经过昨晚的事,沈天翔是真不待见这周家父子。递把子多轻松的活儿,周建设这么大个人了都干不好,还闹出这种事故。心里再不耐烦也没法,沈天翔还是就在旁边干活的王二麻子把周建设送去卫生院缝了十几针,又让人去通知周老三。

这个时候农村都还是那种脚踩的老式打谷机,村里的两台打谷机都是双人打谷机, 两个人踩, 然后一左一右站着另外两个人负责把稻谷分成一把一把的, 递给踩打谷机的人, 俗称递把子。

周建设干的就是递把子的活儿,不知道是昨晚吓了一大跳还是没睡好的缘故,今天干活的时候周建设老是走神, 递着递着就有些恍惚,一不小心直接把稻谷递进了打谷机里。打谷机卷起稻草就往里拽, 周建设没反应过来, 直接被卷了过去, 若非踩打谷机的那个人反应快,把他拉开, 就不是划伤那么简单了, 只怕周建设的整条胳膊都要废。

爱我就请到来找我, 么么哒

“这是怎么啦?”姜瑜问道。

冯三娘抹了一把泪,伤心地说:“建设他被打谷机弄伤了, 胳膊上划了好大一个口子。”

吃饭的时候,周老三又说:“建设受了伤,流了很多血,要好好补补,免得落下了病根,你把家里的老母鸡杀一只炖给他吃吧。”

家里总共就两只母鸡,下的蛋除了偶尔给周老三父子吃一个,余下的都拿去供销社卖了换盐和火柴。杀了一只,以后上哪儿拿钱换盐去,冯三娘有些愁,可继子受了伤,她要不答应,别人肯定说她苛待继子。

“嗯,晚上就杀。”冯三娘低着头答应了。

只是这些,并没有让周老三满意。他扭头看了一眼女儿:“建设受了伤,最近不能上工,小瑜那儿又把一挑谷子掉进了水里,还要扣公分,今年咱们家的公分不多,分的粮食肯定不够吃。建英,吃了饭,你也去上工。”

周建英不满地嘟起了嘴,天这么热,稻草那么扎人,让她下田,她爸还真是偏心。

“不要,他们俩闯的祸凭什么要我来给他们俩收拾烂摊子?”

周建英这时候完全忘了,她嘴里吃的粮食也是要用公分换的。

姜瑜坐在一旁当隐形人,这个家里的公分多一点少一点她都不关心,反正多了她也吃不了什么好东西,少了也饿不了她。

再度被女儿挑战一家之主的权威,周老三拉下了脸:“不去也可以,那这饭你也可以不用吃了。”

这下轮到周建英不说话了。她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整整一天一夜颗粒未尽,饿得脑袋发晕,浑身乏力,那种滋味她再也不想尝一遍了。

姜瑜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哪想,到了晚上,这场火竟然烧到了她的头上。

晚上,她割完牛草回来,正在炖鸡汤的冯三娘就把她拉到了屋子里,小声说:“小瑜,妈跟你商量个事。建英她身子弱,手脚没你利索,今天去晒场晒谷子,把谷子翻得到处都是,别人都拿了八个公分,她才拿了六个,还被记分员给批评了。我看不如这样吧,你跟她换换,她去割牛草,你去晒场晒谷子,这样家里也可以多拿些公分。”

姜瑜瞥了冯三娘一眼,指出一个事实:“周建英比我还大一岁!”

冯三娘丝毫没意识到姜瑜已经动了火气,敷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可这孩子从小没妈,什么都不会,也没人教她,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咱们是一家人,应该相互帮助,同心协力才能把家里弄得更好,你说是不是?”

姜瑜气笑了,这可真是亲妈啊,不过是周建英的亲妈吧!

自己的女儿骨瘦如柴,她丝毫不心疼,好不容易换了个轻松的活儿,才干一天,她就要让人换给继女,让自己年龄更小的女儿去干更重的活。

姜瑜对冯三娘的最后一丝耐『性』都没了,她扬起眉,冷冷地看着她:“你真的要我跟她换?”

冯三娘看着姜瑜冷冰冰的神情,心不自觉地攥起,她知道,跟周建英换活儿是委屈了姜瑜,可在晒场上翻谷子怎么也比挑担子轻松多了啊。想到傍晚的时候,建英回家抱着她伤心哭泣时的样子,冯三娘心头的天平就忍不住偏向了继女。建英那孩子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才去一天就晒得脸脱皮,她说服小瑜跟她换了工,回头丈夫也会高看她们母女一眼。

在心里思量了片刻,冯三娘最后顶着姜瑜冷漠的视线,点了点头:“小瑜,你最懂事了,就跟建英换吧,等秋收完了就换回来!”

秋收完了,周建英又不用上工了,又换她去当长工吧,想得真美!

姜瑜厌恶地瞥了冯三娘一眼:“我答应换!”

冯三娘没想到她这么干脆就同意了,欣喜过往:“那你跟我去跟翔叔说一声。”

说着,冯三娘就解开了围裙,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看得姜瑜的心更冷了,深深地替原主不值。她讥诮地勾起了唇:“谁要换谁说去!”

当初是村长好意替她换了这份更轻松的活儿,她是傻了才会隔了一天就去找村长换个重活,这不是活生生的打村长的脸吗?这么拎不清以后谁还会帮她?就让冯三娘自己去吧,也让大家看看她这个母亲都是怎么对待亲生女儿的,多折腾几次,等断绝关系的时候,村里的舆论才会向着自己。

可冯三娘很怕村长,她根本不敢一个人去,苦苦哀求姜瑜:“小瑜,你就跟妈走一趟吧!”

回应她的是重重合上的木门。

最后,冯三娘还是一个人去了村长家。

她走后,在屋子里听到动静的周建英就兴冲冲地跑到了周建设的房间里,压低声音,兴奋地说:“哥,你说得还真没错,在冯三娘面前哭一哭,她就会替咱们出头。她一出面,姜瑜那死丫头不答应也得答应。”

周建设虚弱地靠在床头,因为白天鬼哭狼嚎太久,他的嗓子都哑了,说话都有些困难。但见妹子这么高兴,他还是张嘴教育她:“哥跟你讲,不要跟姜瑜对着干,你想她不痛快,想抢她的东西,直接向冯三娘哭,要,就行了。”

他今天出的主意奏效了,周建英很听话,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哥,我以后都听你的。还是你最好了,不像爸,自从那个女人进门,他什么都向着那一对母女。”

听了这话,周建设沉默了几秒,然后缓缓说:“这些话都是爸让我教你的。”

啊,周建英一脸错愕,直觉否认:“你就帮他说话吧!”

周建设『摸』了一下她的头:“傻妹子,只有咱们俩才是爸亲生的,你是爸唯一的女儿啊。你自己想想,这几年,爸表面上每次都向着姜瑜,可最后吃亏的都是谁,占便宜的又是谁?”

周建英这一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呢!

“可是……可是,他供姜瑜上了高中。”

周建设非常客观地说:“你要是考上了高中,爸也会供你上学。”

这倒是,周老三当着一家人的面表过态,无论谁考上,他都要供他上学。

周建英过了好久才消化掉这个事实。

隔隔壁的姜瑜听到这些,脸上是无尽的讽意,这么明显的事实,连周建设一个『毛』头小子都看得清楚,不知冯三娘是真瞎呢,还是假瞎。

可能是为了补偿姜瑜把放牛的活儿让了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冯三娘还偷偷在姜瑜的饭碗底下埋了一块鸡肉。

姜瑜二话不说就吃了。

她这样平淡的反应周家人一点都不奇怪。毕竟是寄人篱下,这几年,姜瑜一直逆来顺受,大家已经习惯了她的顺从。

但第二天,周老三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上午九点,骄阳似火,晒场上上工的婶子、媳『妇』儿、闺女们忙得热火朝天,姜瑜也在这个行列,但才翻了一遍谷子,在翻第二遍时,她忽然晕倒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连掐人中都没用。

同在晒场上干活的周五婶和周家隔壁的王老五的媳『妇』儿一起把姜瑜送到了卫生院。医生看过后,下了结论,姜瑜这是极度的缺乏营养,身体太差,干不了重活,所以才会晕倒,他给她灌瓶葡萄糖,让她在卫生所休息一会儿,醒了再回家。

果然,一提起周老三,冯三娘就不提这一茬了,打起精神进了厨房,先把米下了锅,想了想,她又去柜子里拿了只鸡蛋出来,看见姜瑜,解释了一句:“建设受了伤,给他吃只蛋,补一补。”

姜瑜吭都没吭一声,她连鸡肉都吃上了,还稀奇一个鸡蛋?

今天中午吃的是南瓜饭,照样是南瓜多,米饭少,冯三娘把仅有的那点米饭都盛在了周建设碗里,然后让姜瑜给周建设端过去。

虽然不待见周建设,不过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姜瑜关切地问冯三娘:“那他好些没有?”

冯三娘又抹了把泪:“疼得叫了好久,刚睡着,建英才打了水过去给他擦身体。平时有空,你也多帮帮忙。”

姜瑜可不想跑腿,故意说:“我怕我会流口水!”

冯三娘被她的直白惊呆了,愣了一下,召来周建英把饭给周建设端了进去。

姜瑜无语,真想抠开冯三娘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东西,周建英可是周建设的亲妹子,给他打水擦身体洗脚还说得过去,她这个继妹可是跟周建设没半点血缘关系,两人又都是十几岁这个敏感的年龄,合适吗?她就是再想拉近女儿与周家的关系也不是这个拉法吧。

算了,早知道这个便宜妈不靠谱,反正再过两年就摆脱她了。姜瑜懒得跟她扯,转而道:“我去帮你做饭吧,周叔干了一上午的活,肯定饿了!”

周老三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可把他给心疼的。

死里逃生, 周建设吓得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到了水田里,连自己的手臂被打谷机的铁皮给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都没察觉。

还是旁边干活的人看他胳膊上都是血,反应过来,叫来了沈天翔。

姜瑜走进去时发现,都大中午了, 周家今天还没开伙, 周老三蹲在屋檐下, 皱着眉抽烟, 冯三娘边哭边忙前忙后,就连周建英也红着眼端了一盆浑浊的水出来。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