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139 139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说罢,林春花就急匆匆地跑了,也不管后面的姜瑜能不能跟上。

姜瑜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烈士子女?有混得这么差的烈士子女吗?看看这小姑娘的身体,手指上全是厚厚的老茧,又黄又皱,粗糙得连后世她家四五十岁保姆阿姨的手都不如。

生怕谷子被冲走,村长沈天翔安排了几个青壮劳动力用渔网拦在了晒场边缘,挡在那里。而其他人都在雨里抢着用扫帚把谷子扫在一起,再用箩筐把谷子挑进仓库里。

姜瑜摇摇头,撇去脑海中的杂念,忍着身体上的酸痛,拔腿追上了林春花。

等姜瑜赶到晒场,晒场上还没来得及收进仓库里的谷子已经被大雨冲到了晒场边缘,顺着低矮的地势往晒场旁边的地里流去。

林春花赞许地看了姜瑜一眼:“好孩子,不愧是烈士的子女,英雄的后代!”

林春花的脸『色』有些难看,这雨说下就下, 还下这么猛, 晒场那边那么多谷子,要是被冲进了泥地里就完了。她这个时候真是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分一半去晒场上抢收。

姜瑜察觉到她那一瞬情绪的变化, 当即挥了挥胳膊义正言辞的表态:“我没事, 走吧, 去晒场。”

爱我就请到来找我, 么么哒

这个年代, 对农民来说粮食大于天, 林春花有点意动,可瞧姜瑜那被风都能刮跑的小身板, 还有半干的衣服和蜡黄毫无血『色』的脸, 她还是打消了去晒场的念头。不过对姜瑜的态度更和蔼了:“姜丫头,我知道你勤快, 但你还小, 身体重要,走吧, 我送你回去。”

话音刚落,噼里啪啦的雨点就打了下来,非常密集,瞬间把人给淋了个半湿。

姜瑜回头,入目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土布,头上扎了两条乌黑的辫子,皮肤白皙,鼻梁上有几颗小雀斑的少女。长得挺漂亮的,不过城府不够深,藏在眼底的恶意就像晒场上的雨水,快溢出来了。

姜瑜没有原主记忆,所以也搞不懂这少女所说的箩筐和扁担是怎么回事,干脆垂下眼睑不说话。

见姜瑜不搭理她,少女更生气了,扭头往人群里一望,待找到目标后马上大声控诉起来:“冯姨,听说姜瑜挑担子的时候把箩筐倒进了池塘里,两箩筐谷子啊,得上百斤谷子,就被她这么糟蹋了,肯定会扣好多公分的,你说怎么办?”

姜瑜也吓了一跳,不过她被吓到的点有些与众不同,原来原主是挑着两箩筐谷子连人带箩筐扁担一起掉进池塘里的。难怪她的两个肩膀火辣辣地疼呢,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去挑箩筐,还是上百斤一担的挑子,这些人的良心呢?

姜瑜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就算她前世今生,活了两辈子,没种过地,但也知道,挑担子这种重活在农村一般都是青壮年劳动力做,怎么也轮不到一个才十几岁的柔弱小姑娘。

偏偏这时候还有人来找她的晦气。

冯三娘听到继女的控诉,非常害怕,他们一家五口一年也只分个五六箩筐谷子,姜瑜一下子闯了这么大的祸,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抹了把眼泪,丢下木钉耙,跑到姜瑜跟前,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哭诉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下子弄丢了这么多的谷子,今年的公分都白挣了……”

边说还边嚎得哭天抢地,一副没法活了的样子,引得屋檐下的村民都侧目看着她。

姜瑜站着不动,她在揣测这个女人跟原身是什么关系。

哭了一会儿,冯三娘见姜瑜还是板着一张死人脸,有些生气,逮着她的胳膊拧了一记:“你这丫头,还不快给翔叔赔罪!”

村长沈天翔听到动静,从仓库里走了出来,不赞同地看了冯三娘一眼:“三娘,姜丫头落水受了惊,差点没救过来,你先带她回去换身干的衣服。”

冯三娘没动,嗫嚅了一下,抽泣着可怜巴巴地望着村长:“翔叔,那一挑谷子的事……”

姜瑜从两人的对话中终于确定,这个冯三娘应该就是原主的便宜妈。

啧啧,女儿落水差点死了,她不但没任何安慰,上来就这幅姿态,再结合挑担的事,姜瑜已经确定,原主在家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她悄悄打量了一下村民们的反应,有的一脸冷漠事不关己,有的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有的非常不满,只有极少数的人对她报之以同情。而这些人当中就包括了村长派来送她回家的那个中年大妈——林主任,荷花村的『妇』女主任。『妇』女主任的任务就是为广大的『妇』女儿童提供服务,保障『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现在是该他们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姜瑜拧着眉,不安地绞着手指,怯怯懦懦地吐出五个字:“我……我挑不动!”

这句话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冯三娘脸上。冯三娘的脸马上烧了起来,通红通红的。但她的反应实在是异于常人,没有辩解,也没有呵斥姜瑜这个做女儿的,只是捂住嘴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姜瑜弄不懂她是真伤心还是一朵白莲花。不过嘛,作为女儿,总不能看着当妈的哭没反应,否则就是她有理,村民们也会觉得她太冷血,这样反而会把大好形势拱手让给冯三娘。

于是姜瑜往前一站,握住了冯三娘的手,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妈,对不起,你别哭了,我挑就是,我下次一定小心,争取再也不摔倒。”

旁边的林春花看到这一幕就来气,横眉一竖,怒斥道:“挑什么挑?姜丫头才几岁?家里放着大男人不干活,让个小丫头片子挑担子,出息了!”

她以前不管这事是因为姜瑜一直是闷葫芦,从不抱怨,就是问她,她也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来,当事人自己都没意见,叫他们做村干部的怎么管?

旁边的村长沈天翔磕了磕烟袋,跟着不疾不徐地说:“周老三家的,不是我们说你,你看看姜丫头的身板,是挑担子的料吗?今天她栽进了池塘里,两箩筐谷子没了,人也差点出事,还算幸运,万一下回人也没了,怎么办?”

冯三娘本来就没什么主见,被村主任说得有些意动,可……挑担子是秋收期间公分最高的,就姜瑜这么个小丫头一天也能拿十公分,要是换了其他成年男子,一天整整有十二公分。姜瑜要不去干这个了,公分肯定会少一大半,分的粮食也会少很多,哪够吃啊。

她这番犹豫不决的姿态落尽村民的眼中,激起了群愤。

村民们倒不是为姜瑜打抱不平,他们更多的是担心姜瑜挑担子又出事,像今天这样的事再来几回,损失的还是大家伙的劳动成果。想到两箩筐粮食都沉入了池塘的淤泥里,在场的哪个不心疼。

“我说冯三娘,姜瑜可是你的亲闺女,她都差点落水淹死了,你还不心疼心疼她,就不怕死了到地下没法向姜瑜她爸交代吗?”沈大娘摇头叹气。

旁边的周五婶也跟着凑热闹:“就是,冯三娘,你看我们家三小子,比你们家姜瑜还大一岁,他爹也没舍得让他去挑担子,咱们家的可是男娃!”

“我……”冯三娘捏着衣角,蜡黄的脸挤成一团,嘴张了好几下,都没个明话。

就在大家等不及的时候,晒场里忽然传来了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咳咳咳,翔叔和大伙儿说得对。都怪我这不争气的身体,这些年苦了姜瑜这孩子,哎,好在她现在高中毕业了,家里的负担也没那么重了,少挣点公分,咱家也能挨过去。翔叔,麻烦你重新给姜瑜安排个轻松点的活吧。”

姜瑜偷偷掀起眼皮瞅了来人一眼,这是个四十来岁的干瘦汉子,虽然瘦,可他的脸上还是有点肉的,对比原身这具骨瘦如柴的身体,不要好太多。

而且这人很聪明啊,上来先是卖惨,然后又暗示之所以让姜瑜干重活是因为要供她上高中,她挣的都是她花了,家里还得贴钱进去,所以也不算家里对姜瑜苛刻了。

这不,村民们的脸『色』马上和缓了,一个男人还拍了拍周老三的肩,说:“一个丫头片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迟早都是别人家的人。”

周老三憨厚地笑了笑:“孩子喜欢,成绩好。”

不过周老三这番作态能蒙得了其他的村民,蒙不了精明的沈天翔。他不冷不热地瞥了周老三一眼:“行,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就给姜瑜换个活!”

说完,他转而看着姜瑜,希望这姑娘这回别跳出来拆自己的台。

姜瑜知道这是她的机会,哪会搞幺蛾子,当即眨了眨眼,抬起头,用前前世每次想让老爹给她买好东西的眼神望着沈天翔。

看着姜瑜眼底的孺慕崇拜,还有全心全意的信赖,沈天翔心头一热,又想起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就死了亲爹,妈又不靠谱,索『性』好人做到底:“正好以前负责打理两头牛的王老爹病了,以后这个活儿就交给姜瑜了。”

养牛对比下地不要轻松太多,而且一天还能拿五个公分,几乎全年都有,不像下地,农闲的时候,没活儿就没公分了。所以这是个人人抢着干的好活。

姜瑜虽然不懂,但看便宜妈那副吃惊的样子和四周羡慕的目光,便意识到这是一桩好事,连忙对村长说:“多谢翔叔,我一定把牛养得壮壮的。”

周老三也反应过来:“翔叔放心,姜瑜这孩子最勤快了,她一定会把牛养好。”

沈天翔摆了摆手:“行了,都别留在这里看热闹了,雨小了,大家先回去吃饭,下午天晴了继续抢收。”

于是村民们一哄而散,七七八八地离开了晒场。

姜瑜也跟在冯三娘身后,往那个所谓的家而去,脑子里却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换个轻松的活这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要让她如何活得更舒适一些,不过在制定计划之前,先得搞清楚原主一家的情况和周边的人际关系。

姜瑜想得出神,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回过头一看,先前那个少女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地抱着胳膊,还撂了一句狠话:“回去你就知道了!”

……

村民们在屋檐下唉声叹气,姜瑜也抱着胳膊窝在一旁发愁。

哎,这穿越还真是坑爹,连原主的记忆都不给她,弄得她连原主的家都找不到,只能穿着湿衣服窝在这里发霉了。希望刚才那位大婶还记得她的卖力表现,别这么快忘了她。

忙活了十几分钟大伙儿才把晒场里的谷子全收进了仓库。先前晒得半干的谷子放到了最里面的,后面这些淋了雨的谷子都平铺在了外面的水泥空地上。不过因为空地小,谷子太多,所以堆积了巴掌那么厚的一层。

在这种『潮』湿、高温的环境下,谷子很容易生根发霉。村民们都没走,站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议论。

“这场雨来得太突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哎,希望待会儿有太阳吧。”

姜瑜把满是黑乎乎泥土的脚伸到屋檐下冲了冲水,然后又蹲下身,接了点水洗手,再穷再累也要做个干净的美少女嘛!

她刚把手指缝里的泥搓干净,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巴掌,接着是一道凶巴巴的女声:“姜瑜,你的箩筐和扁担呢?”

“是啊,广播里明明说了没有雨的,谁知道突然下这么大,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真是邪门了。”

“嘘,别『乱』说!”

算了,可能这个年代就那么苦吧!

可惜了,她不会背『毛』语,也没有原身的记忆,不知道原主是怎么称呼这个大妈的,不然先来一句语录效果更好。

但她这番坚强的表态还是进一步获得了林春花的好感。

这可是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姜瑜立即非常识时务地表态:“我没事的,收谷子要紧, 咱们一起去晒场吧。”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