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看个片儿而已,反应这么大,要不要给你弄块贞节牌坊挂脖子上啊!” WWW.KanXs.ORG

    叫骂声,抽纸声,还有在兵荒马乱中顽强继续的啪啪声……

    大学生不像中学生一样幼稚,霸凌搞得比较隐晦,以往同宿舍的人顶多不爱搭理他,指使他带个饭拿个快递什么的。再比如像今天这样,都知道他病的不轻需要好好休息,可聚众看片儿依然百无禁忌,甚至额外拉了两个别的宿舍的兄弟共襄盛举。

    块头最大的孙明把擦水的纸巾往地上一丢,胡噜了一下脑袋:“呵,这话倒新鲜了,不是我们还能是谁?麻利儿的滚下来赔礼道歉,衣服你洗宵夜你请,不然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接盆水泼你床上?”

    在全体成员都读大二的7号楼B栋302宿舍,白玉泽的地位向来排末尾,只有在快期末的时候稍有上升,那也是因为他成绩好,都指着他提供笔记好不挂科的。日常情况下,这个成天顶着个锅盖头,黑框眼镜,衣着老土,内向不合群,天天除了钻图书馆啃书就是到处打工赚钱,阴气森森,无趣的要死的呆逼男生,谁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老子要是被你搞萎了,一定阉了你!”

    魔力怎么变弱这么多?

    但效果却出奇的好,几声惨叫从右下方传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哦~哦哦~啪啪啪~啊啊啊~噗噗~”

    他毫不手软,聚起魔力,招来一团冰水混合物顺着声源来处砸去!

    咦?

    但就是这种生硬感,配上他不合时宜的笑容和举动,才更显得诡异十足——真特么能让人飞速联想到“某沉默寡言大学生突然变.态,手持水果刀怒杀数名同学为哪般”的社会新闻标题啊!

    对面的看片兄弟团寒毛都炸起来了,面面相觑,都本能地停止了叫骂。

    见气氛尴尬下不来台,外宿舍的那两个硬着头皮打起了圆场:“算了算了,都是同学,各退一步吧……也没湿多少,赶紧回去洗个澡就行了,别感冒了……下回再约啊。”

    视频终于关掉了,人也走了一半,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白玉泽吹着口哨继续给苹果削皮,三两下削好了,刀子丢到桌子上,他一边咔嚓咔嚓啃着,一边随手翻自己的桌子,教科书,小挂饰,甚至两盆巴掌大的小盆栽——一盆种着仙人球一盆种着多肉,每个都看的津津有味,跟不是他自己的一样,透着茫然,透着惊喜,透着畅快,愈发把几个暗中观察的同寝室友吓得不轻。

    虽然他们暗中吐槽过几次这小子早晚得疯,可万万没料到他会疯得这么早……

    谁也不知道白玉泽这会儿想的却是:苍天有眼,我终于从那个鬼地方穿回来了哈哈哈!

    说起穿越这个事儿,要不是亲身经历过,打死他也不信这是真的。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穿越的那天,就是2018年的11月7日,因为没注意天气预报,衣服穿少了,受了寒,感冒兼具发烧,就请了假回宿舍休息。因为经常有不定时打进来的骚扰电话,怕被吵醒,手机也关掉了,吃的药效力很强,他裹着被子哆嗦了好久,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

    等再醒过来,白玉泽就惊悚地发现自己穿成了一只幼年男魅魔——应该是魅魔吧?他自己翻译的。

    算了,名字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他之前,整个魅魔族群就没男性,全是身材火爆的妹子!这些妹子的日常,一句话总结:不是在啪啪啪,就是在去往啪啪啪的路上。啪啪啪的对象什么奇葩物种都有,体型大的比大象还夸张,体型小的则堪比吉娃娃,露天作业,百无禁忌,随机配对,数量不限。白玉泽一个好好的社会主义小青年,哪见过这阵仗啊!三观全都喂了狗,恶心的饭都吃不下,天天幻想着饿死了是不是就能穿回去了。

    可惜,不吃是吧?给你灌!

    吃的还是毛、鳞没弄干净,半生不熟还有血色的肉泥,做法粗犷,腥骚气直冲脑门儿,灌完就把嘴给你堵上,想吐都吐不出来,什么时候消化完了什么时候松开。

    最惨的是,白玉泽这个异类,还要成天被“人”围观,把他当成啪啪啪之间的余兴节目。

    哇,男魅魔哎!(捏捏捏,咕叽咕叽)

    哇,所有魅魔的魔法属性都是火、土、黑暗,跟深渊物种的画风特别一致,只有他是水、木、光明属性啊!哈哈哈水、木也就罢了,但一个魅魔竟然是光明属性,怎么这么搞笑……

    哇,你看他皮肤好白的,又细腻莹润,头发好黑,仔细看相貌也很特殊,不像魅魔,也不像地表上的人形种族……能不能跟他玩一玩啊?什么,太小了会坏?再等等?

    哇,他竟然不爱吃火蜥肉?那绿魔蛇肉呢?又吐了?奇怪啊,明明这么鲜嫩多汁!

    哇,他哭了哟哟哟,真有意思,眼泪流这么多,真不愧是水元素亲合体……哎,再哭一会儿吧,再哭一会儿,还挺好看的……

    白玉泽很快就不一心求死了,反激起了一身戾气。都特么穿越了还这么废物!浑浑噩噩,毫无尊严,任人摆布,每天就知道哭哭哭丧丧丧有屁用!穿越界大写的耻辱!

    不在沉默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

    在异世界的深渊一呆十几年,白玉泽是既变坏又变态,整个人设彻底崩掉了。

    原来他是个什么人?

    无论是问邻居,问同学,问老师……大概率得到的答案都是“沉默寡言、出身可鄙,天天不知道在想啥的书呆子”。

    白玉泽的身世十分狗血。

    他们家其实相当有钱,亲爹是做生意的,家产上亿,开豪车住豪宅,说出去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可惜,他却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据说,当年他妈仗着年轻漂亮,毫无廉耻地勾引了他的富豪爹,肚子大了以后还敢上门示威,想趁机上位。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能耐,偷鸡不成蚀把米,在跟原配夫人的撕扯中,两个大月份孕妇齐齐摔倒,送医院抢救,小三生了个儿子大出血死了,原配生了个女儿安全出院。

    这说明了啥?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

    老天爷是长了眼睛的!

    绊脚石没了,富豪爹浪子回头,原配太太守得云开见月明,人家夫妻俩又好了。

    他俩好了不要紧,还有个私生子在医院躺着呢?

    这私生子身体特别弱,一度挣扎在夭折的边缘,医院病危通知都下了好几回,偏偏就是不死,慢慢竟然缓过一口气儿来,除了比正常孩子弱点,没啥大毛病了。

    他死了反倒清净,现在活下来了该怎么安排啊?

    结果也不知道原配太太是什么菩萨托生的,说既然小三是孤儿,家里也没个人接盘,那毕竟也是老公的血脉,不能放着不管啊!她的身子不争气,这回难产伤大了,以后可能都生不出来了,天意如此,干脆接回来一起养吧。

    如此以德报怨,当年凡知道这事儿的,谁提起来不竖个大拇指啊!

    白玉泽就这么在那个家里尴尬了十几年,他不懂事儿的时候拿原配太太当亲妈,原配太太却躲着他走,从来不肯抱他。最惨的是他还有个作为对照组的妹妹,委屈、不解,心理阴影比山大。等折腾到懂事儿了,小朋友们的嘲笑欺凌,周遭大人的鄙夷白眼……关键他自己也知道廉耻了,本来挺活泼可爱的小孩,变得越来越阴郁沉默,成了一条住在豪宅里苟且存活的野狗。

    他不愿花白家的一分钱,憋着劲儿就想考大学独立出去,以后别管再苦再累,吃糠咽菜也比寄人篱下强。

    所幸时光也并未辜负他的努力,白玉泽高考一鸣惊人,考中某top2大学的外国语专业。

    那他为什么上了大学还是过得这么苦逼呢?

    这得感谢原配太太娘家侄子不遗余力地帮他扬名啊!

    一个可耻的私生子,原配养了他这么多年,结果考上大学就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

    哦,对了,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同年考入了这所大学,现在是隔壁学院的院花,众星捧月的白富美小公主。对比够不够鲜明?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

    白玉泽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哼着歌照镜子。

    镜子里的人影既熟悉又陌生。

    曾经的他竟然长这么怂吗?

    说起来,他穿成的那只魅魔,就是照着他自己的模板长的。白玉泽本来长得就不错,但跟穿越后比起来,充其量是个简装版,魅魔的buff直接给他升成豪华顶配了。顶配到从没见过东方面孔的异世界物种都觉得他魅力独特,然后日常想威逼利诱他加入群啪盛宴,可惜变态后的白玉泽浑身是刺、滑不留手,至今也没谁成功过。

    但他大晚上的照镜子可不是在怀念曾经的模样。

    只看他醒来后一直轻松愉快的表现,恐怕任谁也想象不到他正在承受着多么剧烈的痛苦。

    从刚刚调动魔力池开始,他的身体就好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仿佛每个细胞都在被放在火里锤炼,扭曲、变形,燃烧杂质、提纯充能。

    302宿舍凭空起了一丝风,吹得窗帘在不断翻滚,头上的电灯泡忽闪两下,突然整栋楼的电都停了,天地间一片黑暗,在连成一片的喊叫声抱怨声中,白玉泽却完全不受影响地看到了镜中的自己……正在蜕变。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v前固定每天中午12点更新么么哒~

    “喂——”孙明十分火大地挥着巴掌冲他狠狠一拍,“跟你说话呢,你丫装什么聋啊?”

    但他就跟后背长了眼睛一样,往旁边一挪,这巴掌就拍空了,反让孙明收不住力,趔趄了一下。

    白玉泽靠着桌子缓慢地回过身来,手机已经被他丢在台上,左手正很珍惜地捏着一只蔫吧苹果,右手则拎着把水果刀在指尖利落地挽了个花,嘴角笑岑岑,眼神凉飕飕地在所有人脸上过一遍,然后下巴朝某处一点:“哦,道歉是吧,刚才病迷糊了没控制好身体反射,泼了你们一杯水真对不起。但请你们马上把它关掉,好吗?这声音真让人烦躁啊。”

    所以可以想象,这样的人竟然敢往他们头上泼冷水!自觉被挑衅了的他们有多暴跳如雷!

    白玉泽此时却一点心虚害怕的样子都没有,他正专注地将两只细白的手掌在眼前摊开,翻过来覆过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接着突然无比愉悦地低声闷笑起来,笑得整张床都在抖。

    其他人:???

    这声音真让人烦躁???而且你管现在这状态叫病迷糊了???

    仔细听的话,他的吐字略微有点生硬,还一字一顿有点慢,就跟出国多年的人再次说汉语似的。

    不等他们对白玉泽火上浇油的窃笑做出反应,床上的人就被子一掀,嗖——地按住床边护栏跳了下来,两只脚刚好落在棉拖鞋上。他根本视所有人如无物,在自己的桌子上翻了片刻,就找出了正在充电的手机,开机解锁,手法生疏地点、滑了几下。

    “2018年11月7日……晚十一点零八分……”

    一直懒得睁眼的白玉泽终于反应过来到底哪里不对,他诈尸一样在上铺坐起来,环视室内一圈,最后盯着那几个犹自喋喋不休的男生,表情诡异极了:“是、你、们?!”

    “卧槽白玉泽你有病吧!大冬天的你泼冷水?”

    “啊啊啊这踏马是什么水啊!怎么这么凉!还有冰碴子呢……”

    白玉泽又一次在睡梦中被高亢的淫.叫声吵醒,他眉心皱起,只觉得烦躁得要命。这帮记吃不记打、天天就知道胡搞乱搞的混账!警告过多少回不许到他跟前碍眼,敢情都当耳旁风了?

阅读穿回来后我嫁入了豪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心理罪》《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交锋》《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星战风暴》《那些年混过的青春》《侯门医女,庶手驭夫》《猛鬼宠物商店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675/6751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