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扛着鲛肌闯木叶

第30章 竹取君麻吕(求收藏,求推荐票!)

  • 作者:杂鱼胶囊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4-16
  • 本章字数:5070

挠头。

亲眼看着这片在微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的“人工湖”,卢小段的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蛋疼的感觉。

沉叹一声,卢小段倏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活动活动筋骨,一个猛子扎进了波光粼粼的人工湖。

没办法,这是自己做的孽,哭着也得游过去啊!

“唉。”

现在,罪魁祸首——卢小段本人正站在这条“湖”的岸边。

那名村民每次和邻居说这事的时候,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虽然惹得邻居们哈哈大笑,但自从他们一起看到那片“内陆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全都变得像见了鬼一样难看。

那座小村庄里没人知道为什么深柩山谷会变成“深柩湖”,因为他们交通不便、消息不通达,如果他们有人去到过雾隐,便会有可能听到那里的忍者说起这件事。

深柩山谷。

根据居住在附近村庄的村民的阐述,一周之前,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亲自走过这片山谷底部的小路,哪知傍晚回来的时候这里就成了一片内陆湖。

“鬼知道那地方发生了什么!”

忍者?!

少年君麻吕警觉起来,横握住了自己手上的骨刀,眼神四下打量着,小心翼翼的原路退了回去。

“喂——”

卢小段想叫住他,但想到这里距离对岸距离太远了,他根本听不见,所以只得作罢,赶紧跳进河里又游了回去。

游着游着,一件被树枝划得千疮百孔,但还算完整的白衣漂到了卢小段的面前。

卢小段定睛一看,这不是竹取一族穿的白衣么?那还真是晦气啊!说着卢小段就想把这件衣服抛到一边。

但就在这时,一个念头突然浮上卢小段的脑海。

他心想,自己的目的不过是想招揽君麻吕为手下,并不想杀了他,要是穿着暗部服去找他,想必一定会遭到他的敌视,不如直接穿上竹取一族的白衣,假装自己是个路过的村民好一点。

这么想着,卢小段便把那件白衣捞了过来,来回翻了翻,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后,便带到岸上穿到了身上。

衣服很大,即使卢小段两米多高的个头,穿起来也显得很阔绰。

“水之国的人长得都挺高的,特别是西瓜山河豚鬼,那家伙居然还要再高我一头。当然矢仓除外,那家伙估计只有一米六吧……”卢小段心道,穿上了白衣。

借着水中的倒影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卢小段发现除了自己长得有点吓人之外,别的都还好。

把额头上的雾隐护额取下,卢小段把它和暗部服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起,埋了起来,做了个标记,就朝着君麻吕追去了。

自打出生,君麻吕就继承了家族的血继限界——尸骨脉,但也同样继承了家族的一种遗传的怪病。

这种怪病伴随着尸骨脉的使用而产生,竹取族人只要使用一次尸骨脉,就会永远被这怪病缠上。

使用的次数越多,病也就会更重,所以竹取一族人通常短命,很少有能活过四十岁的。

君麻吕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不凡,因为他完美的继承了竹取一族的血继限界·尸骨脉,并且在出世的那一刻,显示出了它那可怕的威力——尚处婴儿时期的君麻吕无法控制他的尸骨脉,导致他随着君麻吕情绪的失控而暴走,杀死了他的母亲和许多无辜的族人。

于是,完美继承血继限界的君麻吕被当成了一族的怪物,被关了起来。他的父亲由于伤心欲绝,死在杀戮的战场上,没有回来。

所以,君麻吕的一生注定是个悲剧。

他没有亲人,不受任何人待见,就连他的族人也对他保持避而远之的态度。

久而久之,君麻吕形成了扭曲的人格,他封闭自己,不再相信任何人,甚至质疑自己的存在……

竹取一族的最后一次叛变,族长把他当成人肉盾牌,从牢里放了出来,为的就是利用君麻吕恐怖的尸骨脉,但却由于疏忽,或是故意为之,把君麻吕“遗忘”在了战场上最危险的地方,只顾自己逃命。

虽然君麻吕的尸骨脉是一族之中最强的,但纠缠他的怪病却也是最顽厉的。

在战场上,君麻吕杀光了包围他的十几名忍者之后,怪病复发,倒在了地上,没能跟上族人的转移。

不过,也因为如此,他逃过了一劫。

现在的君麻吕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族人早已灭绝,他只是在茫然无措的找着,因为除了那帮冷血的家伙们,他没有任何人能够依靠……

寒冷,彻骨。

卢小段裹着湿漉漉的衣服,在树林里小心翼翼的跟踪着君麻吕。

除了水遁,干柿鬼鲛的查克拉感知能力也很强,他能够模模糊糊的感知到君麻吕的查克拉就在前面不远。

风吹着,卢小段哆哆嗦嗦的走着,他现在特别想生一堆火来取暖,但他害怕生火产生的烟火引起君麻吕的注意,所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在这个时候,卢小段突然感觉到君麻吕的查克拉停止移动了,不明所以的他决定靠近点查看究竟。

躲在树后,眨了眨敏锐的鲨鱼眼,他看到,君麻吕昏倒在了地上。

赶忙凑近一看,卢小段看到君麻吕的面色苍白,嘴唇铁青,眼角挂着一道浅之又浅的泪痕。

不知为何,卢小段有点酸涩,他打心眼里同情起了还是少年的君麻吕。

结果就在这时,他敏锐的鲨鱼眼突然看到了对岸,自己刚刚出发的地方,冒出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影子。

凭借极好的视力,卢小段很快便确定了那个手攥尖锐白骨的白衣少年的身份。

没错,就是神特么的竹取君麻吕。

游啊游……

这座湖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大和深,可能是这地方下过雨的缘故吧。

自从修炼了水化之术后,卢小段变得越来越会游泳了,他灵活的运用肩膀上和脸颊上的小腮,在水中肆意游弋着,虽然很累,但还是很快便上了岸,来到了湖对面。

“我去……”卢小段无语的扶额。

另一边,白衣少年显然也是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他看了看波光粼粼的内陆湖,很是诧异的略微歪了歪头,紧接着便注意到了,卢小段脱在岸边的暗部服。

“呼——”

卢小段揩了一把脸,颇有成就感的回头望了望广阔的江面。

“早知道那个时候就不用大瀑布术了,现在到把自己拦住了。”卢小段懵逼的看着面前的湖,束手无措。

并了解到这座“湖”是一个叫做“干柿鬼鲛”的忍者做到的。他在那里“湖葬”了一族的人。

但他们没有机会了,因为这片山谷底的小路是他们与外界沟通的唯一一条路,现在已经变成了湖,要想去到雾隐,必须绕上三天三夜的崎岖山路。

这个地方在一周之前还能被称为山谷,现在却不得不称为“湖”了。

阅读扛着鲛肌闯木叶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