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李长空之叹

    “这两个人都疯了!”倪元带着怒气,“他们要上生气台,你们说这不是让其它峰的笑话吗?” WWW.KanXs.ORG

    “那宁尘怎么如此不懂事,竟然一入门便惹怒大师兄!”一些弟子显然拥护倪况!

    又一弟子发表看法,显然很多人对况蛟早就不满。宁尘心中一动,这青竹峰确实不坏,许多弟子都是明事理之人。

    一白衣男子如此说到,他名为江陵,性子淡然而平和,早就看不惯况蛟的霸道姿态,此刻自然帮腔宁尘。

    “无论如何,对于同门师弟动辄就上生死台,这不是太过分了吗?”

    一些弟子见二人皆是一脸杀意,不由得向跟在后面的倪元询问。

    他有些招架不住!

    况蛟神色间闪过一丝冷笑与嘲讽:

    去找长空长老,倪元突然想到,如今唯有长老们才能阻止这场争斗了。

    他不由得咬牙捏碎了一信符!

    远处二人已经向山下走去,无形意境互相笼罩对方。宁尘连寒冰意境都被迫使出与枪意结合,对方修行的时间太久了,对天地的感悟远超自己。

    “呵呵,原来是个被压抑太久的心理变态!”宁尘冷嘲。

    在江陵与况蛟的对话中,他终于明白,这况蛟应该在曾经的大弟子林立的辉煌下压抑过分了,因此见不得有如同林立的人出现,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哪一方面和林立相似。

    做了三年杂役,论压抑,自己自己在那无数个日日夜夜,又压抑了属于自己的多少情感?然而自己绝对不会如同况蛟那般,将愤怒宣泄在别人身上。

    至于上生死台,实在打不过的话就拿出青留给自己的东西与他鱼死网破,他一副拿捏自己性命的姿态是在做给谁看?真当自己是一个普通的新入弟子吗?

    况且,对于青留给自己的东西他亦有信心,到时候说不定网破了,鱼也可以活得好好的。

    或许有人认为人不必为争这一口气而承担如此大的风险,但是自从随着青修行枪法以来,他胸中便多了一股傲气,不愿意屈服于任何压力之下。

    “都给我停下,你们成何体统!要窝里斗吗?眼里可还有我们这些老头子,以为我们管不住事了吗?”

    苍老却饱含气势的声音传来,是长老李长空赶到了。

    “你这么觉得吗,况蛟?”

    直如一阵狂风,长空长老的声音与身形几乎同时到达况蛟身前,同时那帝皇虚影在刹那间消散。

    “长老,这……”况蛟脸色一变,在长老面前,他终究不能做那霸道的姿态。

    随后不等况蛟回答,长空长老又飘散而至倪元身侧询问事情的始末。倪元却是原原本本的将事情道出,没有偏帮于谁。知晓前因后果后长空长老神色一肃。

    “我罚你去后山面壁三月,你可服气?”李长空道,他平时很和气,但严肃起来却有一股让人不敢违抗的威严。

    “弟子……服气!”况蛟低首,心中却对宁尘恨到了极点。

    李长空像一众弟子扫去,尤其多看了宁尘一眼,神色间有一抹忧虑之色,他长叹: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而我峰弟子却还无意义的内斗,当真正的劫难来临,或许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有意义吗?”

    一众弟子皆默然不语。

    “罢了罢了,都回去吧!”

    “是!”

    ……

    这一段插曲过去,宁尘终于在倪元的带领下来到了属于自己的住处,这是青竹峰北面的一处山腰,一竹楼被修建于此,古朴,却很精秀。

    旁边还有一口泉眼,泉水汩汩而涌,冲刷出一小沟往山下流去。

    自然也有青竹生长在周围,显得很幽静。

    “那竹楼前些天已经命弟子打扫过了,师弟进去便可住下,二楼有一丹炉,若师弟对炼丹之术有研究的话可以用来炼些基础丹药。”倪元指着那竹楼如此道。

    “有劳师兄了。”宁尘拱手。面对况蛟时的傲气况意统统收起,显得谦逊而有礼。

    事实上,狂傲只是他性格的一部分,他自小也并非是在争勇斗狠之中长大,相反,宁尘的父亲宁涛天还是村里的私塾先生,他自小便通读了许多经义,可称得上半个儒生。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你先适应一下,明早我再带你去取一棵青竹,我的住处也不远,你有事可随时来找我……”

    倪元又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离去了,终于只剩下宁尘一人。

    他不由的突然感到有些孤独,往日还有一株摇曳的青藤,可如今呢,什么都不剩下了。

    对了,还有一只狡诈的小兽,宁尘不由得想起在灵兽袋中的那家伙。

    “放你出来透透气吧。”宁尘自语,从腰间取下灵兽袋,将夜兽放了出来。

    “嗯……该给你取一个名字!”宁尘看着变成一条黑色小狗的夜兽,突然他神思一动,“你总是黑乎乎的,就叫你墨吧,宁墨!”

    “汪汪汪……”黑色小狗开心的扒拉着他的脚踝,显得很是开心,它的灵智绝对不低,甚至比一般人聪明许多。

    “走吧,到我们的新家去。”

    宁尘俯下身子抱起宁墨朝着竹屋中走去。

    ……

    “江陵你要和我做对吗,为了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况蛟寒声道。

    一墨色蛟龙虚影在江陵身后显现,对着那帝皇虚影发出一声怒啸。

    “有何不可,林立师兄死后,你自己看看这大好青竹峰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

    况蛟脸色一黑,心中只觉得一股怒气腾腾上窜,他没想到这群弟子中竟然有人替宁尘说话,自己难道永远不能替代那个人的位置?

    随即他陡然加大了压迫的力度,背后隐隐出现一尊帝皇虚影。

    隐隐的压迫感甚至波及到后面跟着的弟子,大师兄竟然施展出了领域!

    “又是林立,江陵你就这么忘不了他吗?他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你别忘了这青竹峰大弟子是谁?”

    况蛟无法忘记,曾经那个如彗星般耀眼的弟子。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始终被他压了一头,有他的一天,便让人感觉到一种身为配角的难受感!

    域对境,这是碾压性的,宁尘刹那间被压迫得直接退出了意境外放的境界。他脸色一白,随即悄然沟通灵兽袋中的夜兽,借用其特殊的能力,化解了这股压迫感。

    “况蛟,你太霸道了!”一声冷喝从身后传来,随即一股轻柔的波动笼罩了宁尘。

    “我看未必,况蛟的性格谁人不知,霸道惯了,必定是看小师弟受长老们的看重而故意刁难于他!”

    “多考虑下后事吧,你活不过今天!”

    路旁的一些弟子皆惊诧,大师兄与这刚入门的师弟产生了什么矛盾吗?

    以长老的修为,此刻或许已经返回自己的洞府了,以倪元的修为赶过去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阅读仙雨微凉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太初》《天道图书馆》《漫威里的德鲁伊》《红楼之庶子风流》《黄庭道主》《轮回乐园》《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786/6753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