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血战空天堡垒

    万炮齐发的一刹那间,白日初升的天空中爆开了数朵耀眼的火球,其中一些是从邦联的P-51野马战斗机的本体内迸发而出的。同一时间,运输机的机身上也飞溅起了万千的火焰星子,但飞机却依然在不紧不慢地前行,仿佛丝毫不在意敌机的火舌侵蚀了自己的身体。

    “德尼亚琴科!谢尔盖!你们两个去操作侧翼的炮塔,别让那些家伙把机翼给打坏了!”于芳一面扫着机炮一面狠命地叫道,“珍娜带着俘虏去货舱,躲在那儿不要动!”

    “哼,一群自乱阵脚的游击队员,真是不成气候,”正坐在驾驶舱里的邦联飞行员此时在苏军的枪口下嘲弄地说道,“这架‘逆戟鲸’号运输机,可是不折不扣的空中堡垒,有什么好怕的······” WWW.KanXs.ORG

    机敏的于芳顺着6点钟方向一看,果然有几架蓝灰色漆身的梅塞施密特BF-109战斗机从云端俯冲而至,机前闪烁着火红的光点,如金蛇乱舞一般凶猛地窜向了运输机宽大的机翼。它们那鲜黄的机尾处灰亮的铁十字标记依稀可见,表明其是纳粹德国空军的战机。

    她当即转过机炮,集中火力对付这几个侧袭而来的家伙。这种战机是德军的空中王牌,至少以这个时期而言是这样。像眼下这样一个大目标,只怕敌机的飞行员连闭着眼都能充分地将火力倾泻到要害部位上。问题只在于,他们是否知道这架运输机的要害在何处了。

    “砰砰砰!”已被于芳紧握在手的机炮开始迫不及待地呼啸,运输机上周遍其余的炮塔也是一样。

    “见鬼!快去操纵炮塔!”于芳一把将小原博士压在座椅上,条件反射地吼道。

    透过舷窗,已经能明显地看见,天边一大群黑压压的飞机群正朝这边涌来。晨光初显,雾蒙蒙的暗空下泛开一道道明亮的火舌,直扑运输机庞大的身躯。

    就在他犹豫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众人的问话------一个神色慌张的苏军士兵从驾驶舱里跑了出来,直朝着契基尔急奔而来。

    “什么······”

    刚说到一半,只听机外暗沉的天空中传来阵阵爆响,一排机炮的呼啸从窗前拂过。众人闻声连忙趴倒在地上。

    “这真是疯了,你们就没一个成年人有空的吗?!”飞行员力呵。

    “这样吧,我跟你一块儿去!我对这种飞机很熟悉------”一旁沉默已久的小原博士突然发话了。

    “太好了!那我们快走吧!”珍娜急不可耐地抓起了博士的一只手臂,拉拽着他。

    轻车熟路的小原博士领着珍娜在一片混乱的机舱里带路,最后来到了一具像是邦联的通讯员的尸体边,这里有数个机上输油管的开关。

    “关这一个!切断它!”他将其中一个开关指给珍娜。

    那道中弹机翼的输油管很快被切断了。远处,肆虐天空的大批敌机还在不停地开火。一个不注意,一处运输机炮塔的位置爆炸了,熊熊烈焰散尽之后,负责操作机炮的苏军士兵已经变成了一团燃烧的人形焦炭,瘫在破裂的舱罩前蠕动着。

    “快救火!快救火!”

    “天呐,让我离开这儿!”

    士兵绝望的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整个机舱笼罩在枪火与恐惧之中。

    “我得从这儿出去!该死的------”一个惶恐万分的苏军士兵撒了机枪,跑到货舱里拿了个伞包,直往自己的身上背。

    “你在干什么,下士?给我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发现了异样的契基尔急忙赶了过来,大声地呵斥道。

    “来不及了!这架飞机就快要坠毁了!这是自杀,阁下!我们得离开这儿!”那名苏军下士一面说一面试图打开舱门。

    “你给我停下!”

    两人在门边纠缠到了一块儿,接着扭打起来。

    驾驶舱那里,一时没有了契基尔的看护,几个邦联飞行员在卫兵的枪下蠢蠢欲动。一个飞行员假意驾驶着,给近旁的同伴递了个眼色。

    轰------又是一个机背炮塔爆炸了,机枪手的尸体呈肉泥状在烈焰里飞上飞下,剧烈的气流从舱罩的破口灌了进来,不断地有旁侧的苏联士兵被冲倒在地。

    “把我放开!混球!”那苏军下士趁势甩开了契基尔强有力的胳膊,从腰间抽出刀子来。

    气流中,契基尔重重地撞到了墙边,手里的枪在地上划出几丈远。他一抬头,便看见自己的下士紧握着匕首不顾一切地向他冲来。

    “别打了!快住手!”珍娜在风中错愕地喊了一声。

    喊话间,契基尔的手已经迎住了对方的刀把。他用力地侧过身体,将对手狠狠地撞在墙上,把那下士惊恐的面庞撞得鼻血直流。“呃!可恶------”下士死死地握住匕首,当即用头猛顶了一下契基尔的胸口,两人扭抱着一同摔倒在地上,狠命地倒地翻打。

    “喂喂!我说,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吧?!”于芳猛地从激烈的输出中回过神来,无可奈何地望着扭打的二人。

    就在此刻,她眼角的余光猛然瞥见,驾驶舱内的几个飞行员也抓住这个时机,与身后看守的苏军士兵打成一团。一个飞行员正死命地抱住苏联人的枪管,把枪口转而往对方自己的下巴额前抵。“砰!”地一声,士兵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当心!”于芳一面跳下座椅一面直朝着另一个苏军发出了警告。

    太迟了------已经捡到了枪的邦联飞行员转过身,迅速地朝另一名正与同伴扭打的苏军卫兵扣动扳机,结果了对手。随即,他便起身关上了舱门。

    “该死······”于芳拎着冲锋枪赶到门前,门已经被锁死了。随后赶到的一众苏军士兵用枪托将舱门擂得山响,但这也无济于事。

    “呼叫地面!呼叫地面!这里是‘逆戟鲸’号运输机------”一名飞行员开始迫不及待地与地面通讯,“我们遭遇劫持!请求立刻准许降落!那些苏联人想要抢走机上的核弹!”

    “把门打开!你这婊子养的!”一步赶到门前的德尼亚琴科用步枪猛砸着舱门。

    “这样下去怎么行,”于芳在嚎叫,“谢尔盖!把这扇该死的门给我炸开!”

    “是!”

    一双滴血的大手开始在门边紧张地布置。此时的工兵谢尔盖将一个土制的炸药挂在了门把儿上面。

    “快一点!飞机正在降落!”德尼亚琴科透过窗外的熊熊火线望向逐渐拉近的地面,焦急地握起拳来。

    “好了······好了!大家都退后!退后------”谢尔盖鼓捣了一会儿,急忙连退了几步,与舱门成30度角。

    “1······”他开始倒数爆破的时限,正如一个真正的工兵所常做的那样。

    阳光和余烬下,地面离人们的视线越来越近了······

    “2······”

    一个空阔的临时机场从下方的云层间隐隐浮现而出······

    “3!”

    瞬间,舱门“轰”地一声爆开了,土炸药的威力恰到好处地将舱门开出了一条缝,那紧闭的门直接在火光中扭曲了,眨眼就变了形。

    等在一旁的于芳立刻上前一枪托砸门而入,冲进驾驶室去飞快地朝那几名飞行员举枪相对。

    “停止降落,你这混球!”她猛然厉喝道。

    然而,几个飞行员却充耳不闻。他们都很清楚,只要这架运输机重回地面,这班抵抗组织的‘阴谋’就彻底完蛋了。

    “把飞机拉起来!狗-日的!”德尼亚琴科把他的莫辛纳甘步枪顶到了一个飞行员的后心窝上。

    他劈头盖脸地吼了一通,飞机仍在继续降落。

    “砰!”

    那飞行员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做了他的枪下鬼。

    “我再说一遍,把飞机升回去!听到没有?!”德尼亚琴科拉了下枪栓说。

    另一个飞行员被他用枪紧紧地抵着太阳穴,仍然连一声也没吭。冷不丁地,他最后将手在操纵杆上摆弄了一番,运输机现在直朝着那座临时机场的跑道呼啸而下。

    他招来的自然是另一颗直入脑心的‘铁花生’。失去了控制的运输机直直地冲向了地面。

    来不及多想,于芳紧忙拉开其中一个飞行员的尸体,自己坐了上去。

    与她预想中的老掉牙飞机不同,这架飞机的操作配置竟全然没有二战时期的陈旧感,从仪表布局到控制杆都充满了超脱这一年代的科技感,这多少印证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不过,现在于芳也顾不了许多了,抬手便拼力地拉住了操纵杆,运输机几乎是贴着地面的一片树冠咆哮而过,带起的气流卷起了万千碎叶,鼓荡起了一面红底蓝条的邦联国旗。机场上的地面人员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不妙,慌忙地从空地上跑开去。几挺防空炮开始呼啸,试图趁这个时候击落运输机。

    “来吧,混蛋!”工兵谢尔盖现在坐回了自己的炮塔座上,用机炮居高临下地还以颜色。机场间被打得火球迭起,邦联官兵的身影纷纷在烈焰中抱头鼠窜。

    “呵,只要还存在着一丝抵抗的地方------特别是乐意抵抗轴心国的地方,都是我的人马歇脚的好去处!别忘了,你们的秘密武器在我的手里······”契基尔一字一句道,因为过于激动连语气都是恶狠狠的。

    他自以为自己的话声没被其他人听到,但临近驾驶舱的于芳却听到了。这下,此时的于芳更留了个心眼。很显然,这位游击队队长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另找一个尚存抵抗的沦陷区来东山再起,而中国本土的日占区在这个时候无疑是最近的选择。如若不然,他们便只有在眼前这样恐怖的追击下继续疲于奔命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某个邦联或者德国人的辖区上空机毁人亡。

    而说到机毁人亡,现在这架运输机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随着追兵的又一波P-51野马战斗机扫着机枪蜂拥而上,运输机的机翼开始起火了。

    双方还在对火,就在数架梅塞施密特BF-109快要俯冲到近前的当口儿,火光过处,众敌机突然紧急地规避,撂下几架爆成了火球的飞机作鸟兽散去了,焦黑的碎片四处飞撒。

    “射得漂亮,谢尔盖!”于芳朝着队友发出的猛烈枪火大声赞叹了一声,又冲着躲远的敌机一阵集火,趁那些狂暴的家伙反身回击之前将它们送入地狱。

    “这都快到边境了,你这是准备让我们往哪儿开呢------”又一名邦联飞行员趁着此时的混乱发难道,“再飞下去,可就到了滨海边疆区了,你该不会是想······”

    “我说,你们谁去把那机翼的输油管给关了,都不要命了吗?!”眼见自己的飞机受损,邦联的飞行员火了。

    “我去关!”坐在货舱里的珍娜自告奋勇。

    “带我们穿过边境,没错,离这儿越远越好!”契基尔在一旁扬了扬手枪,命令道。

    “你疯了!那里可是中苏边境地带,再过去的话我们会进到日占区的!我敢说,去了那儿之后,你会怀念这里的,混球!”飞行员威胁地说。

    “糟糕!6点钟方向也有敌机!是德国人的飞机!”响起苏军士兵骤不及防的惊叫声。

    “12点钟方向来了一支P-51野马战斗机编队,全体作好迎击准备!快!”契基尔向窗外瞄了几眼,大声道。

    一时间,机上的苏军士兵各就各位,于芳此时也顺势给自己找了一个接近驾驶舱的“Dorsal Turret”(机背炮塔),隔着那圆状的、探着机枪口的舱罩将来犯之敌看在了眼里------十几架银亮的邦联战斗机正从准星下一掠而过。

    “我们有麻烦了,队长!”这名士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有好几架德美联军的飞机,正向我方赶来!他们看来是打算动真格儿的了!”

阅读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平行二战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大自在天尊》《寻找前世之旅》《幽暗主宰》《逆天邪神》《极品术士》《重生之狂傲神女》《超神学院之神级进化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815/6754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