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出没

    那晚的月亮甚是圆,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整个荒野里没有一丝的灯火,只有北风呼啸而过吹动着野草呼呼作响,秀大夫加紧了脚步往家里赶,就在刚进入垭口的时候从路旁树林里窜出三个流匪,把冰冷的马刀架在了秀大夫的脖子上,然后用麻绳捆住手脚,两个人拖着往山的那边跑去。

    殊不知在树林深处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已经完完全全的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同时也加紧了步子追了上去

    那天雪下了整整一天,到傍晚的时候雪才停。隔壁村的有一户人家的孩子突然发高烧,只好让家里人来请秀大夫去看病,那天给孩子瞧完病已经快到半夜了,那家人打算留秀大夫过夜,但秀大夫不愿意麻烦那家人,就推辞说明天要去采购一些药材,需要早早的出发。给安排完小孩子服用的药和需要家里人注意的事情后就出了那家的门。

    医生处理完了以后:“狼兄,我这边帮你包扎好了,现在你可以放我过去了吧?”那狼倒也聪明,就起身把路让开了。医生见此压着心跳,慢慢的从那狼旁边走过,等离那狼稍微远点了赶紧就飞也似的疯跑。回头远远的望去那只狼依旧蹲在垭口似是在送别。本来这件事情也就过去这样过去了,这医生心有余悸,一段时间内都是不敢再一个人去问诊了,遇到要出门的都是尽量赶天黑之前回家,要不就是叫人陪着一起走夜路。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了一段时间,医生见再也没遇到过那狼也就稍稍松懈了一点,毕竟人命关天遇到急症病人还是救人要紧。再说这一段时间他都是找人结伴也没再遇到野狼之类的,所以他就渐渐地回归常态了。

    又是一天出诊到夜晚,医生没有像平时一样跟人结伴,毕竟整天麻烦别人陪着也不好。所以他就又一个人走夜路了,心说没那么倒霉再遇到野狼了吧。结果一路上平平安安直到走到那天遇到狼的垭口上,他远远望着远处有一对熟悉的绿眼睛盯着他,他医生心里暗暗叫苦,但还是大着胆子上了垭口,果然又是那头狼。蹲着静静地看着他,爪子下还按着两只死掉的野鸡。

    听爷爷说他小的的时候 ,村子里有一个医术高超的大夫 ,叫秀大夫。特别是小孩子发烧,拉痢疾,平常的金疮外也治疗的特别好。在十里八村的都很有名望 ,那时候小孩子出生后容易夭折,很多都是因为发烧,拉痢疾没有的,谁家的孩子不小心患病的,都会来请这个秀大夫出诊。这秀大夫人也好啊,出门看病不管是家里有钱还是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都一视同仁先救了命再说。至于看病的酬金?有钱的,你给诊金他就收着,没钱的,你给几斤馍馍几斤酸巴梨秀大夫也要,喝你一碗粗茶给你把病看好医药钱他也不问你要。在我老家哪里行医十几年了,你问谁谁都得说一声那个人真的是歹。那时候大概是民国,交通条件没现在这么发达。周围几个村子就一条路,在我们庄子周围都是山,只有一个低矮的垭口,人们只能通过这个垭口出去到外面的世界。有时候遇到病人得了急,那时候也没个电话手机什么的,出行就全靠两条腿跑。有时忙活到大半夜的,那时候的人家都是全家挤在一两个屋子里头,秀大夫不愿意麻烦人家,秀大夫得自己一个人得从这荒郊野岭的回去。那时候的西北荒僻地区是有狼的,经常有人走夜路被狼咬死咬伤算是习以为常吧。还好这医生吉人自有天相,行医十来年了,就听说过狼的传说也没见过真的狼。这不有一天夜里,医生出诊忙了一天了,着急着往回赶。恰巧那天夜里没有云,有白茫茫的月光照着刚下过雪的路,他从村里到邻村的路不知道走过多少会,熟得很呐,自然心底也没什么别的感觉。等到他差不多快要过那垭口的时候,就觉得垭口对面的黑处有一对绿油油的光点,秀大夫也没在意因为那时候我们那边是能见到萤火虫的,他还以为是萤火虫。

    大概站了半个钟头,也不见那狼有什么动静,秀大夫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心想:要回去就得从那狼跟前绕过去,这谁敢过去啊!而且这种全神贯注的保持一个姿势他也受不了啊,这时候他就开始琢磨了:狼这种狡猾的畜生,遇到猎物都会先试探试探,趁猎物稍稍松懈时一击毙命。可这今晚遇到的这狼它邪性,真他么邪性。这种耐性什么人能熬的住啊!可这狼也不见它吃人怕是另有隐情。这样想着,医生暗自给自己壮这胆子开口了:“”狼兄啊狼兄,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又不吃我,那你可是有什么要我效劳的么”。狼肯定是不会讲话的,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宛如泥塑。医生见状心里安定几分,又开口了:“狼兄,你要有什么情况,让我过去看看可好?”。说完医生就慢慢的往桥那边走去。等他稍微离那狼近一点以后,借着月色打量这那狼,发现狼爪上有一道往外渗血的口子。

    医生心想:怕不是这狼知道我能救它所以才趁着夜晚来堵我?想到这狼受了伤需要他搭救,这医生也就没那么害怕了,稍微大着胆子走到狼跟前,检查起了伤口。那狼到也安稳,似乎明白这医生的意思任由医生检查。医生一番查看从那毛茸茸的爪子里拔出了一根拇指长短的钉子,又给那狼用纱布轻轻包好。

    那狼看着他过来,朝着他低吼几声转身钻进了旁边的林子里……医生看着地上那两只野鸡,明白了这狼是过来报恩的。

    故事还没有结束,那时候从北方来了几个流窜的土匪,其中有一个受了伤,一直盘踞那个垭口附近的山上,他们打听到秀大夫的医术高明,就打算要绑秀大夫给他们同伙治伤。于是他们就在那垭口上绑架秀大夫。

    医生他急着赶回家家里,匆匆忙忙的上垭口。等他反应过来那两光点就是狼的眼睛时,已经差不多快要通过了。这时医生已经能真真切切的看到那狼的样子了:一米多长的样子,后肢蹲在地上,前身立起像是狗一样,两对绿油油的眼睛盯着秀大夫,既没有吼叫也没有立刻扑过来。秀大夫当时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的盯着狼,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湿了。他不敢跑,因为他知道狼这种奸诈的畜生一旦看清你的虚实就差不多是要你命的时候了。秀大夫慢慢的把药箱拿在手里,想着要是一会这狼扑上来了,他就用箱子打它。可是那狼也就用两绿油油阴森森的眼睛盯着他,既没有扑上来也没离开。狼没动作,一动不动的,秀大夫他也不敢动啊,就这样一人一狼就在那小小的垭口处僵持住了。

阅读野草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的女友是恶女》《圣武称尊》《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全职武神》《道君》《蛊真人》《圣墟》《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师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837/6754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