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帝村

    罡风阵阵,吹起片片落叶,这个山头一片狼藉,周遭空间似乎有着黑乎乎的裂缝,阵阵罡风就来源于那黑色裂缝中。

    而这阵阵罡风中,却是夹杂着阵阵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似乎就在山头不远处。

    一旁,一身鹅黄色丫鬟跪在地上恳求,也是哭成泪人,拉着妇女的衣裙说道“夫人,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您真的忍心将她丢下山崖,让他摔的粉身碎骨吗?” WWW.KanXs.ORG

    妇女望天,忍着泪水,看着怀中的婴儿,许久……

    突然,该妇女似乎想通了什么,看着怀中哭啼的婴儿,轻轻呓语道“孩子,不是娘狠心,只是你的体质为万年难遇的废物体质,虽然你有男孩专属的东西,但你虚弱的身体,与太监没有任何区别,以后或许你媳妇都娶不到,不要怪娘狠心……”

    血肉亲情问何处,吾辈修道破苍穹。

    “夫人,做梦哪能相信,夫君我想要儿子都快想疯了,你就给夫君生个儿子吧!”

    “可是,可是真的是虚空魔体该怎么办?”

    “不要,夫君……”

    “不要,夫君,为妇昨天做梦,梦见今天若是秀恩爱,将来的儿子会是虚空魔体,你一定要忍住,不能因为一夜的孤独而放下大错啊!”

    一张红色的大床上,那床架不停的摇摆,里面依稀可以听到粗粗浅浅的打闹声,由远而近,由粗到浅。

    低头,她忍了很久,似乎终于还是决定了什么,猛然的又抬头望向那有着空间裂缝的地方,轻轻的呢喃道“家主!,夫人!,张佩真不舍少爷殒命,张佩愿带着少爷离开家族,抚养少爷。至于违抗命令的惩罚,奴婢愿自毁容颜。”

    天空,乌云密布,闪电横飞,几滴雨水落下,她那洁白的右手也是顺势划向自己的脸颊。

    几滴血水洒落,地上的婴儿哭泣更厉害。

    时间如流水而过,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月,那划破的血水才开始慢慢干枯。

    十年后

    帝村,一个平凡而简单的村落。该村落也就几十人的模样,年年都是过着简单的生活,村名们依靠后山打猎为生。男人们的体魄也是强健,虽然没有奢华的生活,村名们也不会饿肚子。至于女人们也是很会生孩子,整个村落一直延续着香火。

    帝村广场,一,十岁男童手举20斤的石块,已经累得全身湿透,而一般他这么大的男孩都可以手举百斤的武器去后山斩杀母猪了。

    但,这男孩却是双手举着20斤重的石块已经累得大汉淋漓。似乎那清瘦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晃起来。

    “叶虚 ,叶虚 ,听说那贺新学院招生,我们去学院看看吧!说不定我们能够考进学院,那样我们就可以成为走出村落的强者了。身为穷人的我们,如果认命,不拼不博,那我们会穷一辈子。”

    穷人,最缺的就是成为人上人的野心……

    贺新学院,十万大山中的一所学院,而学院所收的学生都是体质强健的学生,自己一个连20斤石块都举的双腿发软的人,那学院似乎和自己没什么缘分。

    这时,几名村中的玩伴纷纷跑到广场,拉着他一起去学院参加招生考试。

    放下举起的石块,他也是沉重的深呼吸后说道“二妞,三虎,四牛,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这虚弱的身体,也许只有等哪天跳涯,或许可以碰到机缘吧!”说完,他低着头,眼中似乎有着落魄感,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家中。

    走进屋,一身鹅黄色衣裙的少,妇手中不停的擦拭着桌面,见到他眼神落魄,少,妇也是无奈的叹口气,说道“虚儿,你天生体质差于别人,这都是天命所为,你就不要在伤怀了,有佩姨在,你不会饿肚子。”

    男孩紧握双拳,慢慢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妇,喃喃道“佩姨,我的体质难道真的不能和别人一样去学院参加考试吗?”眼眸中,那份落魄瞬间却是坚硬起来,。

    哎,叹口气,眼前的少,妇无奈,还是继续说道“虚儿,只要有佩姨在,佩姨不会让你饿肚子,平淡的过一生挺好。”说完,少,妇依然擦拭着眼前的桌面。

    夕阳西下,傍晚的夕阳照射整个帝村,帝村的每寸草木也都被照射的羞红羞红。

    “佩丫头,佩丫头,老朽又来坐客了。”

    清风徐徐,就在他们吃晚饭的时候,帝村的村长缓缓走进屋舍,脸上满是微笑,见到他们正在吃晚饭,随后自己也是不客套的端来凳子,跟着一起吃起菜来。

    说起村长,其实他也是个野心非常大的主,明知道自己的村落平凡落后,然而自己当上村长后,竟然村名都改了,改名为帝村。

    帝村,帝王的村落。

    轻轻的微笑着,村长夹起一根香菜,而后笑着看向叶虚,说道“佩丫头,叶虚体质虽差,但我帝村建村几百年,一样没有任何孩子考进学院,老朽依然主张他们去考试,如果不让他们去,那样会磨灭他们的斗志,更何况,若是不修炼,很难讨到媳妇啊!”

    其实,这次村长的来意很简单,希望张佩带着叶虚去学院参加考试,不论结果如何,孩子们的信心不能受到打击。

    微微一笑,张佩也是无奈,十年前他们搬到帝村,村长就没拿他们当外人,所以她也不好驳村长的面子,而后还是答应明天带着叶虚一起去学院参加学院的考试。

    “嗯!好丫头,孩子们是我帝村的未来,不能埋没任何一个孩童,包括体质差到无边的孩童。或许,有时候,逆境中出来的孩子,能够让人大开眼界。或许,逆境中出来的孩子,能够成为大道的主宰。”

    此刻的村长笑容满面,于他来说,孩子们就是村中的希望,所以他来劝导张佩带着叶虚去学院参加考试。只要有一个孩童进入学院,那么他的村落就可以提高生活。

    至于帝王,他虽想过,那不现实。

    猫咪都有成为老虎的梦想,人为什么就不能有梦想?

    寂静的屋舍,寂静的星空,叶虚倚靠着窗户观望着漫天的繁星,他在思考,他在思考他的体质为何那么的差,就连举块20斤的石块都累得身体摇晃。

    抬起右臂,他又看着右臂上的龙形胎记,而后喃喃道“佩姨将我一手拉扯大,那我爹娘呢?”微微握紧拳头,他又喃喃道“爹,娘,或许你们认为虚儿的体质差,给你们丢脸,但如果有一天我叶虚可以修道,一样不会在乎你们。”

    “如果有一天,我叶虚脚踏苍穹,一样会视你们为蝼蚁……”

    皎洁的月光洒满人间,此刻的门口处,那身着鹅黄服饰的张佩也是听到了他的话语,内心抽搐,不知道该如何,只能静静的离开,朝着后山而去。

    抬头,叶虚看着自己佩姨孤单的身影,他知道,她的佩姨很伟大……

    品读一本书,消磨一段寂寞时光,给个收藏谢谢!

    作者 我是匹黑马 说:给个收藏,带点气势

    那妇女走后,丫鬟又抱着婴儿飞上了地面。

    起身,少女眼泪汪汪,盯着怀中不停哭泣的婴儿也是慢慢走出山林。

    她来到一片没有空间裂缝的山林,而后抚,摸着怀中的婴儿,喃喃道“少爷,佩姨不会丢弃你的,就让佩姨将你抚养成人吧!虚空魔体虽为万载难遇的废物体质,但佩姨不相信你会如太监。”

    转头,那妇女看了看地上恳求的丫鬟,无奈摇头叹气道“这孩子的体质为虚空魔体,体内虚空无比,根本无法修炼,留着他只能给家族丢脸……”

    “夫人,夫人……”

    就在丫鬟的恳求下,那妇女伸出抱住婴儿的双手,任婴儿如何的哭泣,她还是轻轻的松手,那婴儿便掉落下山崖。

    转身,她轻轻的将婴儿放在地上,望向那一片有着黑色空间裂缝的地方,眼眸沉重的眨了眨,似乎有种累的感觉。

    只见她那洁白的右手中竟然多出一柄匕首,几寸长的匕首透着青光,锋利无比。

    “少爷……”

    但就在那婴儿掉落的瞬间,一身鹅黄的丫鬟瞬间起身飞向悬崖,抱住婴儿,掉落在一株柳树上,许久……

    悬崖之巅,一穿着华丽衣裙的妇女面色难受,而她怀中却是抱着一个哭啼的婴儿,那婴儿哭的手舞足蹈,似乎他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夫人……”

    罡风起兮云飞扬,无情大道婴儿啼。

    “不要,夫君……”

阅读虚空屠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秦时明月》《神话版三国》《宠妾:侧妃万福》《山野杂家》《左耳》《万妖之祖》《疯狂的青春》《我们是兄弟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892/6755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