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一刻

    还不等他开口,赫连乌罗就出手了,他直接搂过炎的腰,将他的腰带扎紧。

    “你干什么?”炎非常不爽,抬着头,微眯着眼盯着赫连乌罗的脸,“干什么又扎起来,你信不信本王揍你……”

    “退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并无太多情绪在里面,可在伊利亚听来却是洞心骇耳,整个人就如同一根木棍戳地上——直愣住了。

    赫连乌罗直接拉起他,像杠米袋子似的撂在肩上,转身想要带走。

    “赫连乌罗!你想干什么?!”伊利亚其实也喝了不少,只是这份醉意在看到赫连乌罗公然要掳走炎后,彻底地清醒,他喝道,“快放开他!听见没有!”

    看见炎那陶醉的模样,伊利亚想要问:“卿儿是谁?” WWW.KanXs.ORG

    “他真的喝醉了。”伊利亚放下酒壶,盯着炎,他还没见过有人醉得一脸清醒样。

    “罢了,不和你们说了,我要洗衣裳……”炎松开赫连乌罗,准备脱下身上的布裙。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衣服不是脏了么?”炎面色绯红,一脸正经地说,“我脱下来洗洗,你看这池子里有这么多水。”

    “哪有!这么几杯葡萄酒可灌不醉我。”炎胳膊一抬,直接勾在赫连乌罗的左肩上,“是你……你喝醉了吧?”

    伊利亚拿起桌上的酒壶晃了晃,已然空了。

    炎觉得自己正趴在一只单峰骆驼上,他吃得很饱的肚子被顶得不太舒服。

    不过这只骆驼可真高呀,这条腿老长老长的,即便沿着沙丘走路,步子都迈得极稳,炎不禁哂笑道:“乖乖,回头赏你吃胡萝呗~!”

    听着炎不知哪学来的怪异腔调,什么胡萝呗,明明是胡萝卜,乌斯曼轻声一笑,推开湛蓝色的房门,走进去。

    房内有一张垂着朱红纱幔的圆床,床上放的都是大红绣锦的圆枕、鸳鸯被,弄得像大燕成亲时的洞房似的。

    不过对西凉人来说,这些红红艳艳、飞鸟走兽的绣纹都属于“舶来品”,是充满异国情调的东西。

    乌斯曼小心地抱着炎,把他放在芳香锦衿铺就的大圆床上。

    炎依然是迷迷瞪瞪的,虽然他是睁着眼睛看着锦帐和锦被,像是清醒着,但脑袋里的思绪早就飞出老远,不知道在大燕的哪座宫、哪座殿里了。

    就在炎魂不守舍地看着锦被上的鸳鸯戏水时,乌斯曼走至梳妆台前,伸手摸上鬓角,从那平平无奇的太阳穴上开始轻推皮肤。

    他的动作很熟练,就像洗脸般轻松,一张苍白的/人/皮/面/具被完整地揭了下来。

    把面具收在一旁,乌斯曼看到面前的铜镜映照出自己真实的脸,肤白胜雪、艳若仙子。

    只是他扎在脑后的头发还是黑色的。

    乌斯曼无声地解去束发的皮革绑带,只见最外层的黑发丝丝缕缕地滑下来,很快犹如月下凝霜的银发显露而出。

    乌斯曼把假发套丢在面具旁边,最后一步就是卸去眼中的伪装色。

    指尖轻取那层薄若蝉翼的染色纸膜,恢复原本眸色,而那双绿眸宛如被水浸润的翡翠,含着奕奕华彩。

    这套易容术他是从鸦灵术士那儿学来的,虽然那位鸦灵术士不太乐意教他,还说“身为王者不该学习如此这般的诡秘方术。”

    于是,乌斯曼让霜牙出来走两步,再嗷那么一嗓子,那术士便什么都肯教了。

    “不知道君上学易容术所作何用?”那鸦灵术士还问道。

    “怎么了?”

    “鸦灵术士的易容术是祭司塔在殡葬时,用以安慰生魂的,”鸦灵术士认真说道,“参与祭祀的亲人看见亡故之人,心中的思念得以宣泄,但这件事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若您……拿去吓唬人,恐怕还是不妥的,这万一吓出人命……”

    鸦灵术士的意思说白了便是:您装神弄鬼的,万一整的不好,把人家吓死了怎么办?到时候可别来寻祭司塔的麻烦。

    “这易容术本王自有用处,不关你们塔里什么事。”

    “这便好。”鸦灵术士明显松了口气,很快又提醒道,“君上,这易容术再好,对于那些心存戒备又武艺高强之人,还是欠缺点火候……”

    “你直说吧。”

    “摄魂香。”鸦灵术士立刻推荐道,“这易容术要再加上摄魂香一起使用,能让他在见到您的那一刻,就把您当成是一见如故的好友,这心下就不再设防了。”

    “看来这祭司塔里的人不但熟知各种鬼魅方术,还懂读心术么?怎么连本王的心思也揣度过了?”乌斯曼这话乍听像是钦佩,实则有恫吓之意。

    帝王之心是断然揣测不得的。

    “这……臣下不敢,您的母亲不但是祭司塔之人,还是上古神女“圣域昭雪”的第一先知,您的事情我们自然要多多挂记于心。”不知为何,鸦灵术士向乌斯曼扯起过往,而乌斯曼的母亲宛妃早已仙逝。

    乌斯曼的生母虽然是神女的先知,还一度被册封为“宛妃”,但他本人和祭司塔没什么关系,尽管祭司塔时不时以宛妃的“娘家人”自居,但乌斯曼很清楚王权与神权之间,从来都是一场拉锯战。

    在过往的历史中,有很长一段的岁月里,神官、神女先知、大祭司、长老祭司等联手把控着西凉王朝,不只是帝王被其操控,还有国内的经济命脉。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祭司塔如今为王权效力,臣服于西凉王的统治。

    这或许和他是“圣域昭雪”的承袭者不无关系,要知道西凉这千百年来总共就出过两位带有女神印记之人,一是开国皇帝//曜//太/祖,二就是乌斯曼了。

    但乌斯曼不想在“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候去想那充满神眉鬼道的祭司塔,他只想看着炎,哪怕他现在成了一只醉猫,连身在何处都不清不楚。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奉旨和亲》要入v哦,请大家多多捧场~~

    本来前几天就该入v了,但我想多更新一些免费章节。

    明天中午之前米米就会更新两章^^

    一章0点10分更新。

    一章10点左右更新。

    会从明天订阅的读者之中抽两位(每章一位)送《逆臣》实体书。

    以及红包~~(今天不知道系统抽了还是怎么的,红包送不出去,今天和明天的一起送了~~)

    ~~~~欢迎收藏新坑《王将》哦~~

    https://m./book2/3914385

    伊利亚背上的冷汗飚了出来,他心有余悸地想,好在他有执行王令,在斗兽营里老老实实地守着炎,若有其他的做法……想必他的小命已经没了。

    这谁能想到天之骄子、圣域昭雪的承袭者,会放下身段来这斗兽营受苦?

    还是说,这是君上又一种戏弄炎的方式?

    赫连乌罗,不,乌斯曼扛着炎大步走出去,焦夫人见到他们非但没有阻拦,反而满脸堆笑地领着他们去了一间上好的客房。

    “君上……!”伊利亚的眼珠子一直盯着赫连乌罗离去的方向。旺火之下,烙盘里的肉已经烤得焦黑,快要烧起来了。

    ……君上……赫连乌罗?

    眼前的状况大大出乎伊利亚所能料想,他站在那儿,毫无办法。

    ##################

    伊利亚的脑袋里都乱了,他竟然一点都没认出来,直至方才那一声“退下”,君上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音色,这不怒而威的气势令伊利亚瞬时领悟。

    伊利亚忍不住想君上是用了易容术吗?还是用了令人失智的迷魂散?又或者两者皆有,所以炎对“赫连乌罗”是一点疑心都没起?

    然而,炎的拳头没能抬起来,他摇摇晃晃着醉倒了,软软地趴在赫连乌罗的胸前。

    “不准。”赫连乌罗一把扣住炎的手腕,“不准在这洗。”

    “可是……”炎盯着外头波光粼粼的池水,那是一脸的神往,“这水好干净呀,你们瞧见没?还有好多花瓣飘着……如果卿儿在的话,他应当会喜欢,他会像小鱼儿那样在里面畅快地游来游去。”

    “炎,你是不是喝醉了?”赫连乌罗仔细瞧着炎。虽然他能说、能站,解开腰带的手势也丝毫不带抖的,但光冲着要在这脱光了洗衣服这一点,就知道他喝醉了。

阅读奉旨和亲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诸天投影》《民国谍影》《道君》《带着仓库到大明》《明日传奇》《奇迹的召唤师》《诸天最强大佬》《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972/6757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