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之

    艹!

    这不就是《诛剑》的世界观吗!

    裴景生无可恋地想:是会引起整个修真界动荡,因为他作死逼黑化了主角。

    穿成婴儿、尚在襁褓的裴景,瞬间表情都僵硬了,他心里又急又气,脸都皱到了一起,做出一个月的婴孩不该有的“狰狞”表情,逗笑了旁边的裴家家主。

    裴家家主轻轻刮着他的脸,儒雅的脸上挂着笑意,自豪又怜爱:“百年难得一遇的单系水灵根,你小子出世,连云霄掌门都惊动,专程前来收你为徒。怕是长大后,会引起整个修真界的动荡啊。”

    裴景终于反应过来。

    所以说,死的真的非常冤。

    这股怨气伴随他出生。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折腾身边的人发泄,就先从别人的口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信息。震惊之下,快没气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裴景还是被雷劈了。

    他嘴里还含着一口水,就见窗外一道金云卷动,以摧枯拉朽之势猛地向他横扫来。

    他睁大的瞳孔里满是错愕与惊讶,视野被剧烈的白光充斥,甚至在被劈死之前,嘴里的水还没咽下去。

    御剑御山河,御心御红尘,只是书里的他,最后一样也没有达到,甚至害死了师尊害死了同门,害得云霄一百零八峰被主角血洗。丧尽天良,狼心狗肺。

    裴景不知道上天让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干什么。

    让他顺着剧情,走一遍裴御之生前的路?——那这不是找死嘛!

    或者,是让他改写结局。

    就像他在看这本小说时发出的感叹,若是裴御之没作死,一切都会是另外一个模样。

    裴景琢磨了一下,觉得有道理。

    如果他收主角为徒后,做一个正常的师尊,教导指引,不生邪念,给予主角生命里欠缺的温暖和善意。那么主角不会黑化,云霄也不会覆灭,他也不会死。

    这么一想,好像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恐怖了。

    二十年后。

    一年一度的云霄选拔。

    天蒙蒙亮时,山门前就已经聚集了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仰着头,清澈的眼望着浮在金色云海里的巍巍山峰。沧华云霄是天下剑修的圣地,仙门之首,剑道至尊,一百零八峰,浩瀚十万弟子,占尽天资。这群少年自五湖四海来,跋涉千里,历经重重选拔,从数万人中脱颖而出,才获得进外峰的资格。

    而今天,是他们正式入宗门的日子。

    所有人兴奋地睡不着,干脆在这站了一晚上,待山门开。

    突地,一声清越的鹤鸣自天际来。

    少年们瞬间呼吸都屏住了。

    顺声音望去,只见一行白鹤破云而下,其上蓝白衣袍的剑修们临风而立,头戴玉冠腰配长剑,气质身姿都潇洒清绝,与众不同。为首的是一名女弟子,自仙鹤上一跃而下,水蓝衣裙荡漾如波,风华无端。

    少年们张大嘴,看着师兄师姐们的风采,心中涌现无尽的向往和自豪。

    女子落地后,笑了一下,便道:“我是此行接引你们的人,杜双双。你们可以唤我杜师姐。

    她道:“今日踏入我云霄山门,此后便是我云霄弟子,门规一万,戒律三千,都要熟烂于心,万不可犯,明白么” WWW.KanXs.ORG

    少年们兴奋得脸通红,正豪情万丈,齐声道:“明白!”

    “好。”

    杜双双满意地点头,手一招,瞬间浮在天上的仙鹤齐齐展翅,遮天蔽日。飞下来,落到地上,弯下脖子,等着少年们。

    第一次见这样的阵仗,年纪尚小的少年们紧张得不知所措,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踩上去。还没定下神,忽听口哨一一响,白鹤起飞,天旋地转,吓得在一众少年尖叫出声,“哇啊啊啊啊啊一—”

    白鹤渐行平稳,他们后知后觉四顾才发现,已经到了天上。茫然抬头,见身立云海间、金光漫漫,山河如画。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们,张大嘴,抑不住惊呼。

    前方的云霄弟子们纷纷相视一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队伍最后面的一只仙鹤上。

    有点恐高的贺小凡脸色煞白,脚抖个不停,紧闭着眼,非要抱着仙鹤的脖子不放才安心。同行的人笑他胆子小,戏谑道:“真不知道你怎么蒙混进来的,居然恐高到时候你怕是云霄派唯一不会御剑的人。”

    贺小凡怕的眼眶都红了一圈,扁着嘴:“你们现在就笑吧,到时候最先学会御剑飞行的肯定是我!”

    他的大言不惭,惹得飞鹤上一群人乐得前仰后翻,出言打醒他。

    “贺小凡,你能不能看清楚,这里是云霄,可不是你那穷乡僻壤的县城。”

    “在那县城里你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在云霄,你还是收敛点吧别太狂。

    贺小凡羞愧不已,却又无法反驳,只能恨恨地把头埋在仙鹤脖子里,他躁得慌,别过头,目光一瞥,突然就瞥到了坐在仙鹤边上的红衣少年。

    喜气洋洋的气氛似乎一点都干扰不到他。

    少年面朝云海,苍白俊秀的侧脸看不出表情,衣红如血,迎风猎猎。

    贺小凡心道,这人真是奇怪。大家一同历练选拔,多多少少都了解了一点。唯有这个人,他们一无所知。从头到尾就没说过一句话,对什么都好像是漫不经心的,非常神秘。

    察觉到贺小凡的视线,少年似乎察觉,转过头来。睫毛挑起一丝光影,漆黑如渊的眼里便如收了锦绣霞光。灿灿熠熠,耀眼夺目。他生的矜贵好看,气质诡异莫测。这一眼看的贺小凡脸唰得更红了。把头埋进白鹤的羽毛里,心里骂着,怪人。

    云鹤上其他的少年兴奋过后,坐了下来,围在一起,谈天说地。

    望着云霞间起伏挺拔的一座座的高山,一黄衫少年唏嘘道:“云霄一百零八峰,七十二座外峰,三十六座内峰。只有内峰是宗门的核心弟子,随便一一个出山,都是名动天下的人物。我们什么时候,也能进内峰看一看啊。

    一青袍少年听了,笑道:“进内峰啊,那可比登天还难呢。”

    前人微愣:“此话怎讲”

    “哈哈,我给你算算。外峰七十二峰,每一峰上百人。我们只有在三年一次的宗门大比上进前一百名,才有入内峰的资格。注意,这还只是资格,这一百人还要经过内峰长老们的考核,能不能过全看气运。有的时候,可能一个人也入不了内峰。”

    青袍少年的话笑嘻嘻、轻飘飘,却重重地打在在场其他人心里。

    他们面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心里燃起了无限广阔的野心。仿佛人生有了期盼。

    绵延高山立在眼前,广阔修□□,正式向他们发出邀请,大道通天。

    须臾,有人叹道:“这还只是云霄派,竞争就如此激烈,沧华大陆芸芸众生,我辈何时才能崭露头角。”

    青袍少年洒脱一-笑,只说:“崭露头角,有个办法。”

    他一指正天南方,那里有一座直耸入云的奇山,不在云霄内,却比云霄任何一峰都要高伟雄壮。它立在沧华大陆中心处,受亿万修士瞻仰,人称问天。

    “那是问天峰,天下第一峰。每一百年举行一次天试,你若是能在问天榜上留名。别说云霄派,放眼整个修真界,无人不识君。”

    众人其倒吸一口凉气,眼神炙热。贺小凡也悄悄竖起耳朵来,认真听。

    青袍少年笑吟吟:“可留名问天榜,比入内峰,难了不止一万倍。知道问天榜上都是哪些人么”

    众人摇头。

    青袍少年顿了顿,脸色郑重起来:“血池生碧花,白骨化蓝蝶,舍利佛心凤凰眼,一剑凌霜无妄峰。这段话你们可能没听过,但身为沧华人士,我却是自小听到大。话里暗藏玄机,包含了上一届问天试决出的天下五人。”

    众人惊愣,脸上写满了好奇和向往,等待着青袍少年解说。

    少年缓慢一笑,慢慢道来。

    “血池生碧花,说的是问天榜第五,瀛洲岛的扶桑仙子,虞清莲。她为瀛洲岛主之女,百岁结丹,嫉恶如仇,曾一鞭屠尽瀛洲魔修,化灵渠为血池,故此得名。”

    “而白骨化蓝蝶,则是问天第四人,鬼蜮的少主,寂无端。鬼修炼死尸,御鬼气。听闻寂无端一指,可令活人顷刻毙命,可令死人一霎成灰。而那灰烬滕飞空中,栩栩然如蓝蝶,鬼魅异常,这称呼便这么来了。

    青袍少年说的引人注目,少年们都不出声了,紧张又期待地聆听。问天榜上前五的强者,何等的遥远和神秘,他们现在只是微尘,只是蝼蚁,而那群男子女子已经立在修真界的顶端,成为无数修士仰望的传奇!

    青袍少年继续:“问天榜第三舍利佛心,乃天下佛修之首,空门悟生法师。悟生法师大慈大悲,天生佛子,舍利为心。一人一杖,铲平食人谷,渡万千亡灵。”

    “凤凰眼,问天榜第二,妖族的新帝,凤衿。凤衿本体为上古神兽凤凰,如今涅檠第一-百世,一双眼睛流光赤金,沉三千业火,天下人莫不敢与之相视。他出生时,百鸟齐鸣,万兽伏息。无需功绩,便已天下瞩目。”

    青袍少年轻嗤一声,笑道:“凤帝出生之时,妖族便放出豪言,说五百年后问天试,第一势在必得。但谁也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了个裴师兄。”

    少年们聚精会神,提心吊胆等着第一人。乍听师兄二字,大脑呆愣,人都兴奋炸了。

    面面相觑,惊道。

    “天试第一是我云霄弟子?!”

    云霄派是剑修圣地不假,但问天试,试的却是天下群雄。修真界漫漫无边,海上瀛洲,阴间鬼蜮,甚至佛门妖族,六合八荒,没有哪一派是简单之辈。而第一是他云霄弟子——何等的荣耀!何等的自豪!

    少年们荣与幸焉,难以置信。

    青袍少年眼放光芒,语气也加了一丝激动,难掩敬佩和敬仰道:“对!天试第一!一剑凌霜十无妄峰!说的就是我云霄内峰、掌门亲传大弟子——裴御之!裴师兄!”

    一众哗然!

    血池生碧花。白骨化蓝蝶。

    舍利佛心凤凰眼。一剑凌霜无妄峰。

    短短三十四个字,道尽天下修士一辈子的追求。

    贺小凡顾不得害怕了,兴奋得脸色通红,偏头道:“那我岂不是,可以喊天试第一叫师兄了!”少年们这一刻无比的团结,放声大笑:“可不是嘛!”他们笑声清朗,意气风发。

    青袍少年却泼冷水道:“那你也得见到裴师兄才行啊一—我们是外峰弟子,平日里见到一位内峰师兄都不易。何况是掌门亲传的裴师兄呢!”

    少年们听了他的话,一腔热情也没散去,反倒心中渴望更甚。

    “那我们就努力!进内峰!”

    “对!进内峰!见裴师兄!”

    难如上青天又如何。修行,本就逆天而行。他们还年轻,什么都有可能。

    云霄第一峰,长极。

    裴景出关,才发觉洞府外的桃花都开了。

    粉白花蕊,绿叶相间里,一只小黄鸟不知道等了多久,昏昏欲睡,鸟喙有一下没一下往下栽。

    裴景看着好玩,用手指戳醒了它。

    小黄鸟一个激灵,差点从桃枝上摔下去,幸好反应过来自己会飞,扑腾扑腾翅膀,心惊胆战、后怕不已地站到了裴景肩上。它圆溜溜的黑眼珠极其怨念地看了裴景一眼,但还是尽职尽业地抖了抖身体,一卷小纸条从翅膀下掉下,泛着淡淡银光,而后浮空,在晴天下映出一行字来。

    ——是师尊给他留下的话。

    裴景若有所思看完,把小黄鸟揪下来,说:“真该把你炖了吃,只要传话就没传过什么好话。师尊去历练,要我当临时掌门?——他这怕是见不得云霄好了。”

    小黄鸟愤愤不平,挣扎出来。

    裴景不继续逗它。

    初春之际,枝头还覆薄冰。他衣袍掠处,流风回雪,清华万丈。风过,桃花簌簌,有细雪落在他发梢,凝结不化。

    陈虚御剑前来,入长极峰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裴御之自桃花下走出。古簪墨发,白衣如雪,乍一看还真的狗模狗样。

    他扯了扯嘴角。对于裴御之,不了解他的人,把他夸到天上。稍微了解他的人,听到那些夸词,都恨不得自戳双目。

    裴景笑道:“够义气啊兄弟,来的那么快,你别不是就在山门外等了我几年吧。”

    陈虚瞪他一眼,道:“你给我正经些,今日是宗门选拔弟子的日子,别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凌尘剑出鞘,发出清鸣,横于空中。裴景一跃而上,白衣飒飒,回首笑道:“宗门选拔弟子,什么时候要我们参与了?”

    陈虚御剑与他并排,说:“今年的门选,掌门修改了制度,打算在入宗门的那两百人里面,再来一次选拔,取十人,直接入内峰。而这十人,交由我们来决定。”

    裴景嗤笑:“有意思。估计是上一回宗门比试,外峰一个人都没能入内峰,把师傅气着了吧。要我说内峰那些长老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自己百岁才筑基,就要求人家小少年十几二十上天入地。要真有这能耐,还拜在他们门下当徒弟干什么,做梦呢。”

    陈虚听了这话,忍不住反驳:“得了吧,掌门能被这事气着?除了你裴御之干下的那些混账事,我还没见掌门生过气。”

    他没干过什么混账事。但把师尊从一个仙风道骨的宗师,活生生逼成暴躁老哥,倒是真的。

    裴景不想提那些尴尬事:“放尊重点,这是你对临时掌门说话的态度?”

    陈虚翻个白眼,“要你当掌门,云霄怕不是要完。”

    裴景凝气空中,结雨成珠,砸了陈虚满脸。

    “云霄完不完我不知道,不过我看,你要先完。”

    陈虚被砸个猝不及防,差点从剑上掉下去,气得跳脚:“裴!御!之!”

    没有掌门压制他,他这人嫌狗憎的性子越发让人抓狂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下周二有生化考试,隔壁还有结尾没收......

    这本明天应该还有一更,然后我们周三见。这章够意思了吧,足足五千多字呢。当然是日更了。我会有存稿的。(握拳)

    感谢以下大佬,受宠若惊啊啊啊啊。比心。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26 22:59:21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26 22:59:29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26 22:59:38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26 22:59:47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6-27 10:40:06

    小小陈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8-06-27 10:40:24

    清宵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8-10-21 23:24:06

    清宵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8-10-21 23:24:15

    清宵扔了1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8-10-23 12:58:47

    清宵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10-26 23:47:20

    小小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10-27 00:17:09

    孤晴扔了1个地雷

    悬天涯一笑,道:“以后你就是我悬天涯此生唯一的弟子,云霄派的首席大师兄。今日,我赐你御之二字。愿你此后平生,御剑御山河,御心御红尘。不辞人间险恶,不困生离死别。”

    话落,他的指尖涌出一丝银白色的灵力,点在裴景的眉心,一点一点渗了进去。在座的人都紧张地站起身来,难以置信。裴家家主也愣住了——试问这世间有谁能得这般殊荣,让元婴期大圆满的当世第一人,亲自用灵力用真气,洗经伐髓。

    裴景只感觉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头开始,蔓延全身,让神识开阔。初入异世的焦躁、对前路的迷茫都化为云烟,融散血脉,只余豁然和旷达。他睁眼,对眼前的师尊,心中升起了一股敬仰和亲切,慢慢的又化为一股极其复杂的情感。

    接着裴家家主抱着他出门,在满月酒宴上,裴景看到了他未来的师傅,现任云霄掌门悬天涯。

    悬天涯坐在高位上,银蓝衣袍曳着星光,一院月色华华,如练如缎,他青年模样,眉眼含笑,自带宗师气度。目光落在裴景身上,温柔又亲和。

    裴家家主恭敬上前,把裴景交于悬天涯,说道:“尊者愿意收景儿为徒,吾辈深感荣幸。”

    御之,果然,他就是《诛剑》里那个智障反派。

    原来裴御之的名字有那么深刻的含义吗?

    悬天涯冰凉的手,探上了裴景的手腕,笑道:“机缘巧合罢了,我刚有了收徒的意愿,这孩子便出生,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单灵根。收他为徒或许是命中注定。”

    笑罢,他从裴家家主怀中接过裴景。身为剑修,悬天涯气质也冷冽,他垂眸,怀中的稚子瞪大着眼,与他对视,眼里有惶恐、有惊讶,有不谙尘世的清澈纯真。

    而他......不就是里面那个作死作得不得好死,最后被主角废尽修为,捏碎元婴,尸体喂狗的反派吗!

    沧华大陆,海外瀛洲,阴间鬼域——这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

    裴家嫡子,绝世天才——他的设定听起来也似曾相识啊。

    这听起来恐怖又傻逼的事居然真发生在了他头上。

阅读求你别黑化[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数据修仙》《大王饶命》《全职法师》《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三寸人间》《装甲咆哮》《重生商纣王》《深夜书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993/675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