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朝(上)

    荀凯自是得意非凡,见了人连眼睛都长到天上。不过在回师的前夜,他喝多了,不甚跌到了沟里,第二天才被人发现。这一跌十分重,像被人狠狠殴打过一样,头上的淤青直到回到雒阳还看得出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没想到经过这两日,公子考虑事情变得周全起来。

    我问:“为何?” WWW.KanXs.ORG

    他说:“遮胡关只有子泉千余兵马,粮草辎重皆在遮胡关,鲜卑人新溃,我恐有失。”

    不过,荀尚不承认秃发磐是死于内讧。他坚称秃发磐是被他的儿子荀凯攻入石燕城时所杀,除了人证,还有一具被砍得认不清模样的尸体。

    秃发磐与北鲜卑慕容部联姻,起兵反叛时,慕容部出了大力,妻舅慕容显在其帐下为大将,甚为得力。然而经过秦王围剿和大疫,秃发磐元气大声,为了东山再起,又转而向势力更大的槐度真部示好,打算与之联姻。

    此事本在密谋,不知何故被慕容氏得知,甚是恼怒。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荀尚运气甚好。

    因得公子和沈冲救援及时,荀尚保住了性命;而就在双方鏖战之时,如有神助一般,鲜卑人突然自乱起来,迅速溃败。

    直到审问俘虏和伤兵时,众人才得知原委。

    于是,我只好骑到马上,坐在公子的身后。

    他低叱一声,马儿朝城外而去。风猎猎吹来,将他的披风吹得鼓起,拂过我的脸颊。穿城而过时,道旁的军士看着我,笑着指指点点,有人鼓起噪来。

    我原以为我的脸皮早已厚如城墙,不想经历这般场面,竟也没来由地发热。

    我的手环在公子的腰上,却忍不住朝后面瞥了瞥。沈冲骑在他的马上,正与旁人说着话,神色如常。

    要是我搂着的是沈冲就好了……我欷歔不已。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穿了铠甲的缘故,公子的腰比我想象中更结实。

    他带着我穿过夕阳下的原野时,我忽然想起了雒阳女子们中间流传的那些没羞没臊的诗文,什么郎君骑白马啦,什么英雄配美人啦……我心想,要是那些对公子朝思暮想的闺秀们得知此事,她们会不会在背地里咒我?

    “你笑甚?”公子忽而道。

    我忙收起笑意,道:“公子莫胡言,我未曾笑。”

    *****

    塞外之地远离中原,多待一日,朝廷都要花大气力供养。

    占领了石燕城后不久,荀尚向朝廷报了大捷,留下守城的兵马,率大军浩浩荡荡地班师回凉州。

    才回到武威,朝廷的诏书就到了,封荀尚为太子太傅,令他领幕府归朝。大军自是留在了凉州,回程之时,一路护送的仍是雒阳的骑卒。虽经历大战,只剩下了三百余人,还有不少伤兵,不过既是要回去论功行赏,自然士气高昂。

    公子也兴致颇高,时而吟诗作赋,挥毫留墨。

    许是经历了一番沧桑,我觉得他与从前有些不一样。

    “云日相晖映,天水共澄明。”经过渭水的时候,他看着一位老丈坐在扁舟上垂钓,感慨不已,“若可似这老丈般,每日有云水落霞相伴,粗衣浊酒又何妨,此生足矣。”

    我忍不住说:“公子,那老丈是个渔人,若遇得刮风下雨或天寒地冻,他也只有粗衣浊酒,还须来钓鱼果腹。”

    若是在从前,公子必然不满,说我不解风情。然而此时,他想了想,颔首:“言之有理。”

    荀尚对沿途各处的款待颇为受用,所以这一路自是比来时舒服。不过公子仍不喜欢,每至宴饮,大多称病不出。

    说来奇怪,自从大胜之后,公子便将他的刀剑收纳入匣,甚少佩戴。每到夜里,他也不再拿出来擦拭摆弄,而是坐到案前,或整理文书,或记下白天有感而发的诗赋。

    桓瓖摇头:“你怎这般无趣。在行伍中吃了数月糗粮,莫非连佳肴也不想念?”

    “佳肴何处吃不得。”公子不以为然,看他一眼,“你倒是有趣,想必已惯于每日在与荀校尉共宴。”

    桓瓖亦不以为意:“共宴又如何?你不曾见每逢有人问起他那些淤创如何得来之时,更是精彩。”说罢,他自嘲地看看沈冲:“恐怕此番回到雒阳,荀凯的功劳倒要在你我三人之上。我常想,就算我等乖乖留在遮胡关,有那慕容氏在,王师也会胜。那夜我等冒死去拼杀一场,倒似白费气力了一般。”

    沈冲道:“何出此言?救下了许多性命,就不算白费。”

    桓瓖笑了笑:“你果然慈悲。”

    公子听着他们说话,无多言语。

    夜里,公子沐浴之后,躺在榻上。他穿着里衣,趴在褥子上,看看我。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给他捶背。

    在雒阳的时候,公子从不喜欢这样,还鄙视桓瓖等人坐下来看个书都要侍从揉肩。但得胜之后,一日,我见他太累,便给他揉背。不想这以后,他每日都说累。

    大约是出于当年生病时任人摆布的恶劣记忆,以及后来被我恐吓,公子甚少让人触碰他的身体。即便是我每日为他穿衣整装,他自己也会至少将底下的衣袴先穿好。所以我虽是公子的贴身侍婢,但惠风她们羡慕流涎的那种香艳之事,从来不曾有过。

    我第一次给公子按背的时候,颇为意外。他的身体触感甚好,早已不似当年生病时那样,手按下去全是瘦骨。我触碰时,能感觉到躯体紧凑的起伏,但又不似干粗活的莽汉般纠结。

    公子的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一般,不过我知道他没有。

    “霓生,”过了一会,他忽而道,“我时常梦见我还在那战场上厮杀。”

    “哦?”我说:“公子胜了么?”

    “记不清胜负。”公子道,“只记得到处是血,刀都钝了。”

    我看着公子,心底叹了口气。他出征之前,鸡鸭都不曾宰过,第一次杀生竟然就是杀人,想想也知道何等震撼。

    “公子这不过是后怕。”我说,“那日公子厮杀时,可不见犹豫。”

    “你死我活,有甚可犹豫。”公子道。

    若是在两个月前,公子恐怕会慷慨陈词,讲一些报国无畏建功立业之类高瞻远瞩的话。而现在,战事在他眼中似乎已经与抱负无关,他谈论此事时的语气,更像是在雅集上谈论玄理,简洁而意味深长。

    “霓生。”公子又道,“若真如璇玑先生所言,天下将大乱,遮胡关和石燕城那般的杀戮,雒阳或中原别处也会有,是么?”

    我不知他为何会有此想,道:“兴许是。”

    公子没说话。室中安静,我只能感受到他呼吸时,脊背在我的掌心下贲张。

    他沉默了一会后,道:“我须成为拔萃之人。”

    我讶然,道“公子已是拔萃。”

    公子摇头:“那不够。那点才名,不过是世人消遣之物,我要成为我祖父那样的肱股重臣。”

    我一直以为公子的志向不过只是要去战场过过瘾,没想到还有更长远的谋划,不禁有些吃惊。

    他回头,注视着我,眸中闪着烁烁的光。

    “霓生,”他说,“你一直陪着我,好么?”

    我也看着他,一时竟答不上来。

    有那么一瞬,我几乎以为他看穿了我的算盘。

    “公子怎这般言语,我不陪着公子,还去得何处?”我哂然笑笑,含糊地答道。

    公子似乎放下心来,满意地转回头去,继续眯起眼睛。

    只是我的马早不见了,而荀尚的军士在这场大战里丢得最多的就是马,整个石燕城也找不出一匹多余的。

    “还是让随从留下一个,将坐骑让给霓生。”沈冲道。

    “这般不妥,”公子却道:“无论何人,离了马匹便须得跋涉回去,更是麻烦。霓生,你与我同乘。”

    莫名的,我看着他,有一种老母亲看不肖子终于长大出息的感觉。

    “表公子也回去么?”我问。

    公子道:“他与我等同往。”

    我愣了一下,说:“公子,这成何体统?”

    他似不耐烦:“征战在外,有甚体统不体统。再耽误些,便要入夜。”

    我高兴地应下。

    那身鲜卑女子的衣裳我没有脱掉,一来众人新到,城中连块多余的破布已没有,二来,鲜卑人无论男女皆可骑马,这身衣服并不妨事。

    公子没有在石燕城多停留,见我无事归来,他说:“霓生,我要回遮胡关。”

    慕容部的兵马跟随秃发磐,历经大半年的征战和疫病,又退却至此,本已人心浮动,矛盾渐生。今日战事不顺,秃发磐又责备慕容部不力,令慕容显亲自领兵上阵,慕容显便索性反目,杀了秃发磐,带上姊姊和慕容部众回了北鲜卑。

    慕容部众人马在叛军中占至大半,没有了秃发磐,又失了慕容部,剩下的人自然也如溃决之堤,虽殊死抵抗,仍一败涂地。

    虽然他被人劫了营,逃跑的时候印绶都没带上,还丢了一只鞋,但仍然捡了个大胜。

阅读檀郎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数据修仙》《三寸人间》《斗战狂潮》《全职武神》《还看今朝》《带着仓库到大明》《蛊真人》《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3/333996/6757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