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云诗秀目送苏皎月离去,才从亭中走了出来,方才她带着众人往这边来的时候,分明看见了那一袭白衣,从这里出去。

    苏谨琛在苏家的处境,她早有耳闻,没了生母的嫡长子想在世家中站稳脚跟,这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皎月平日里对他没有半点尊重,明眼人也都记在心里。

    ……

    虽然方才苏皎月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撞到的,可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撞到呢?分明是……

    云诗秀不想对苏谨琛乱加揣测,但人总是有报复心的,纵使她觉得苏谨琛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方才她毕竟亲眼所见,他从这里离开。

    苏皎月很快就被丫鬟推走了,那鲛绡纱虽然细密,但终究还是会漏风的,这样的大冷天,能在禅房里躲一会儿当然是更舒服的。

    苏皎月也不知道刚才在这里蹦跶过的癞□□是哪家的,在搞不清对方身份之前,她还是打算保持缄默。况且这种事情闹出去,对她也没有好处,便随意笑道:“丫鬟们难得有机会出来,我让她们玩去了,这轮椅我才用几天,还有些不顺手,所以就撞上了。” WWW.KanXs.ORG

    云诗秀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若不是那赵德春如此小心眼,做出那样卑鄙下作的事情,何至于连累了苏皎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亭子里动静不小,大部队很快就赶了过来。

    众人刚进来的时候甚至有一瞬间的呆滞,放佛是要确认一下,这还是不是那个曾经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苏大小姐?

    但大家还是很快就把苏皎月扶上了轮椅,云诗秀见她裙子都弄脏了,只关切道:“好好的怎么就摔倒了?跟你来的丫鬟呢?怎么就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

    苏皎月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裙子,仍旧回到了亭子里吃茶吃果子。她早上原本就没吃饱,这时候倒也当真有些饿了。

    因为是在寺庙赏花,云诗秀准备的都是一些素茶食,苏皎月觉得那杏仁饼特别好吃,不动声色的,就把自己跟前的给吃完了。

    和她一样坐在亭子里的,还有看上去落落寡欢的沈若娴,而放在她面前的东西,更是动都没动。

    自从苏皎月从禅房回来之后,沈若娴就一直坐在亭子里没出去。

    沈若娴虽然家世衰败,但其实她的人缘还是不错的,因为她完全不会威胁到任何人,在这里受邀的所有贵女们,谁不是将来的豪门贵妇,与此同时,也是彼此的竞争者,而沈若娴显然不是她们的对手。

    所以大家都喜欢拉着她玩,可今天,她却一个人坐在这里。

    “沈姐姐这是怎么了?”苏皎月让丫鬟推着轮椅来到沈若娴的跟前。

    沈若娴看了苏皎月一眼,眉梢都拧了起来,她原本以为苏谨琛说他有了喜欢的人,不过是推脱之词,却不想让她瞧见了,他和云诗秀两人在那梅林尽头……

    云诗秀已经有了婚约了,却还缠着苏谨琛不放,苏谨琛还送她一枝红梅!

    “皎月表妹,你可知道……表哥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沈若娴越想越伤心,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拉着苏皎月的手道:“我瞧见……我瞧见……”

    她的话还没说完,云诗秀同几个世家贵女正好从亭外走进来。

    “云姐姐,这是你从哪里折来的梅花,这般好看?”

    云诗秀手里擒着一枝红梅,上面还有昨夜未化开的雪花,落在那嫩生生的花瓣上,越发显得花娇雪莹。

    沈若娴便凑到了苏皎月的耳边道:“这是表哥送给她的,表哥一定是喜欢她……”

    苏皎月闻言也是眼珠子一亮,她差点儿忘了,虽然她给苏谨琛设定的性格是内敛阴郁的,可他给人的外在感受却是温润如玉、如沐春风的。所以……在撩女孩子方面,其实也是高手了,不然她也没办法帮他安排那么多后宫。

    但这一段折梅相赠,却是原文中所没有的,只怕云诗秀的一池春水,早已经被他搅得地覆天翻了。

    “皎月妹妹,你看这枝梅花好看吗?”云诗秀让丫鬟找了一个白瓷净瓶,把梅花养在里头,拿到苏皎月的面前:“这红梅离这里很远,我特意带过来给你看看。”

    若是让众人知道这红梅是苏谨琛送的,那么云大小姐只怕是要受众人的暴雨梨花针了。

    沈若娴看了云诗秀一眼,默默扭头,她虽然瞧见了这花是苏谨琛送的,但她也绝对不会说出去,反正按照她所知的剧情,云诗秀最后还是乖乖的嫁给了安国公世子。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大,沈若娴佯装淡定。

    苏皎月捧着梅花看了半日,却是笑道:“这枝梅花枝干虬劲、花朵密集、色泽饱满,想必是在高处折的,云姐姐,是谁帮你折的?”

    云诗秀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拧着帕子道:“哪有什么人帮我折梅,那些个公子哥儿还在草庐饮酒呢。”

    苏皎月并没有打算揭穿她,只是低眉笑了笑,又问道:“我方才从禅房出来,瞧见有一个穿宝蓝色氅衣,虎背熊腰的公子哥过去,也不知道是哪家的?”

    “他是我的表兄顾浩,怎么了?他冲撞你了吗?”云诗秀问道。

    “没有,就是看他好像喝多了……”苏皎月皱了皱眉心,一不留神从枝干上扣下一朵梅花来。

    ……

    过了午时,赏梅的人便陆续回府了,这是苏皎月穿越之后第一次出门,她哪里舍得这么快就回去,索性喊了丫鬟,推着她在寺庙里各处走走逛逛。

    紫庐寺的大雄宝殿建在陡坡之上,往上去有五六十级台阶,苏皎月便让青杏带着香油钱,替她上去许个愿望,烧香拜佛,求苏谨琛将来饶过苏家。

    苏谨琛就站在离苏皎月不远的地方,他负手而立,以睥睨众生之态,淡漠的看着远方。

    苏皎月发现他视线扫过来的时候,飞快的低下了头,苏谨琛却走了过来,脸上似笑非笑:“皎月妹妹还想去哪里逛逛?为兄推你去看看。”

    “……不用了。”苏皎月的心都提了起来,拧着眉心想:你离我远点就行……

    “你想让母亲责骂我吗?”苏谨琛反问。

    不想不想……

    苏皎月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却是小鸡啄米道:“我会让母亲稍安勿躁的。”

    “不用,为兄自当会好好照顾你的。”苏谨琛说着,那双手忽然就握上了她的轮椅,苏皎月的身子顺着惯性往前晃动了一下。

    “兄长……”苏皎月紧张的都快坐不住了,一尺开外,便是十来级的台阶,方才丫鬟们好不容易把她抬了上来,若是这样摔下去的话,不死也残了,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残废。

    “你要做什么?”苏皎月缩着脖子问道。

    “照顾你。”苏谨琛云淡风轻的开口。

    轮椅的半个轮子已经架到了台阶上,苏皎月紧张的拽住身上的衣裙,认命的闭上眼睛。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楚楚可怜小皎月:卧槽,又到了演技大爆发的时候了!同志们,快给我点掌声!

    面无表情苏大少:我要松手了哟……

    这话若是从沈若娴的口中说出来的,苏谨琛会毫不犹豫的送她一句:好走不送。

    但云诗秀却不一样,她是首辅云大成的孙女,这就足够让苏谨琛礼让她,况且……他也知道云诗秀是故意跟过来的。

    “在下还要多谢云小姐的美意,请众人来赏梅,”苏谨琛顿了顿,继续道:“今年的红梅,也开的格外好。”,苏谨琛说完,单手负背,伸手折了他面前开的最娇艳的一枝红梅,递给了云诗秀。

    梅林深处,苏谨琛站在一株红梅跟前,那梅枝上还有尚未消融的雪花正随风片片飞舞。

    “苏大少。”云诗秀走了上去,在他身后一丈开外的地方站定。

    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在红梅枝头缠绕,一丝一缕的落在他的衣襟上、袖带上,苏谨琛转过头来,扫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女子,淡然道:“云大小姐好像很喜欢跟着在下。”

    接过苏谨琛递给她的红梅,云诗秀一下子就忘了自己的来意,那嘴角的笑靥如春日的娇花,在她唇瓣绽开。

    苏谨琛却是已经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去了,云诗秀看着他越走越远,快要消失在梅林深处的时候,才回过了神来,冲着苏谨琛的背影喊道:“苏大少,你妹妹的事情,我很抱歉,但她终究是你妹妹……”

    苏谨琛脸上是云淡风轻的笑容,相比于对待苏皎月的防备冷漠、沈若娴的不屑一顾,对于其余尚且愿意与他保持安全距离的女子,苏谨琛都是温润有礼的。

    云诗秀的脸上顿时多了一层红云,眉宇微低,却是淡淡道:“并不知道苏大少也在此地,若是知道,那我自当另寻他处。”

    可如今,她毕竟已经受到了教训,落得这样凄凉的下场。

    她虽然刁蛮任性,可终究并没有真的害过什么人。但现在苏皎月落得如此下场,却全因那赵德春所为!

    云诗秀拂了拂苏皎月裙子上的尘土,见上面沾了酒渍,转头吩咐她的丫鬟道:“裙子脏了,你们服侍苏小姐去禅房换一身衣裳。”

    若说方才的苏皎月虽然坐在轮椅上,可她依旧保持着承恩侯府嫡长女的气势,可现在的苏皎月,颓然无力的坐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看上去实在是既无助又悲凉。

阅读穿成男主他继妹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道争锋》《三寸人间》《黎明之剑》《史上最强赘婿》《鹰掠九天》《奇迹的召唤师》《这里有妖气》《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05/6757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