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间

    幸好百姓们不敢踩踏学院的青石台阶,她才有个落脚之地。仰起头,瞧见幻波坐在高耸的花瓶边沿上,周围布了个隔音罩。隔音罩内一次只容纳一名百姓,它正津津有味的听故事。

    曲悦盯着被它幻化成花瓶的大水缸,从底座到瓶口,分别彩绘着缠枝牡丹、百鸟朝凤、五福捧寿、天女散花……

    “赶紧吧。”周成催促她,“再晚一会儿掌院要疯了。” WWW.KanXs.ORG

    周成:姑娘你是认真的吗?

    曲悦当然是认真的,幻波的审美是她见过最棒的。

    门开那一刹,喧嚣涌入耳膜,她头痛欲裂,连忙封住耳识。

    以她的修为来学院当先生,原本就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必须表现的足够狂才符合人设。

    她本身就是做情报特务工作的,这些年各种柔弱小白花和装逼狂魔都扮过,深谙精髓所在。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在一众人“你可真够狂”的表情中,曲悦安抚完夏孤仞就离开了。

    与韦三绝这样的剑神约战,哪怕只是纸上谈兵,她怎么可能会有必胜的把握,但她必须狂。

    “原先的模样实在太丑了。”幻波拒绝,“你是乐修应该清楚,通常住在山明水秀的地方,才会思如泉涌,充满灵感。”

    住在丑陋的水缸中会影响心情,没有什么比心情愉悦更令它愉悦的事情,“修炼就是要得到快乐,不快乐干嘛要修炼。”

    你快乐没问题,影响到别人就有问题了,曲悦心里想着,但她还没愚蠢到和一只海妖讲什么道德情操。

    “咳咳咳。”周成又提醒。

    曲悦也很为难,幻波的性格她摸不准,认真思忖片刻:“前辈既然可以将水缸变个样子,是不是也能挪动?”

    幻波点头:“当然可以。”

    缸仅仅是个法宝容器,沉的是缸内的海水,幻波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海水,水缸对它而言轻如无物。

    “那前辈带着水缸来和我一起住吧,我住的浮空岛上有一片林子,曲径通幽,您一定会喜欢的,我还能随时给您讲故事。”曲悦提议。

    “行!”幻波眼睛一亮,曲悦真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它在盤龙海时没办法带着海走,现在有个装了一片小型海域的宝贝容器,真是太方便啦!

    幻波立刻开门出去,跳进花瓶里,用法力将花瓶缩小一些,变的只有半人高。

    它将脑袋露在外面,驱使着花瓶飞起来,飞进院门内:“走吧走吧。”

    学院众弟子们看着一个农家乐花瓶旋转着飞天,一个个瞠目结舌。

    几个正在半空学习御剑飞行的弟子,乍见一个长出头的花瓶从身边“嗖”一声飞过,直接被吓的从飞剑上摔了下去。

    整个大广场上都回荡着弟子的惨叫声和幻波魔幻的吟诗声。

    我从你身边飞过

    像吃到虫子的小鸟一样快乐

    惊鸿一瞥间

    你看向我的目光闪烁

    请不要爱上幻波

    幻波属于大海

    你注定伤心难过

    ……

    周成嘴角抽搐着:“曲先生,你让我怎么去和掌院交代?”

    “掌院只是嫌水缸难看,有损学院的门面,不摆出去不就行了,水缸还在学院里,又没有丢。”曲悦认为自己的办法两全其美。

    周成:好有道理的样子。

    他回去一五一十的禀告给居不屈。

    居不屈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也行?”

    君舒啼笑皆非:“怎么不行呢师父,反正水缸放在外面和里面没什么区别,想免试入学的修道者都在三品以下,从来没人搬的动,只不过是个摆设。”

    “罢了罢了。”居不屈烦躁的摆摆手,“记得提醒曲姑娘好生看管那只海妖,莫要把缸给砸了。”

    曲悦将幻波安顿在屋舍后的原始树林里,给它讲了《西游记》。

    十万八千里,九九八十一难,能讲几个月,她发现自己真机智。

    一夜过去,到了她和韦三绝的比试之日。

    为了不影响弟子们的学业,两人约的是中午。

    大广场被一分为二,左侧站着韦三绝随口点的三名剑修。韦三绝还没来,三剑修提着剑,紧张中带着兴奋。

    反观右侧,曲悦早早来了,身边站着惴惴不安的江善唯,背后站着君执、逐东流和云剑萍。

    再说除了同为魔火后代的几十个人,其他弟子对逐东流并没有太多关注,毕竟在弟子们看来,曲悦这一切折腾都只是闹剧罢了,而逐东流更像是闹剧中的一个小丑。

    “曲先生到底什么来头,掌院和摄政王这么护着,整个学院陪她玩儿。”

    “没听说么,曲先生的父亲是位渡劫期的大佬。”

    “渡劫期?那是超越九品了吧?怪不得呢,人家这是真公主,有资格任性啊!”

    评论着曲悦,弟子们又将目光转到君舒身上。他们也不好奇诸事低调、相当没有存在感的君舒为何会参与。

    毕竟君舒是居掌院的亲传,居掌院和韦三绝之间耐人寻味的关系众人都知道。

    学院私底下有不少人入了两人的“邪教”,分分钟编排出两人数百年“相爱相杀”的大戏。

    最令人想不通的就要数云剑萍了,明明一直以来骂曲悦骂的最响亮的就是她。

    的确,云剑萍站在队伍里难掩尴尬,朝着曲悦的背影冷笑道:“我不是来帮你的,我不过想要和韦师尊对着干一次!”

    曲悦没理她。

    “你最好有些真本事,别让我输的太难看。”云剑萍警告。

    “哦。”曲悦应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今日会来?我可一直没有答应过你。”云剑萍问。

    她是没有亲口答应过,然而在曲悦邀请她以后的这些天里,她嘹亮的骂人声消失了,曲悦自然就明白了。

    “你说话啊。”云剑萍咄咄逼人。

    “云姑娘是不是紧张?”曲悦扭头看她一眼,“所以才不停说话转移注意力?”

    “我……”云剑萍哽住了。

    站在她和逐东流中间的君舒安慰道:“云师妹莫要紧张。”

    云剑萍俏脸微微泛出红晕,正等着君舒说一声“有我在”,结果却听到一句:“反正咱们也赢不了。”

    云剑萍:……

    曲悦再次扭头,用皱眉表达自己的不开心。

    君舒连忙赔笑:“先生勿怪,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弟子们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怎么瞧着君舒师兄和曲先生很熟的样子?”

    “哇,曲先生该不会是咱们未来的王后吧?”

    “你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韦师尊来了!”

    不知谁眼尖看到了韦三绝,学院内顿时人鸟寂静。

    韦三绝的出场没有任何高人姿态,盘着黑龙的长剑横在腰后,左手搭在剑柄上,迎着正午的骄阳迈步走来。

    强光照在他脸上,也没能令他那张年轻又冷漠的脸暖和几分。

    夏孤仞跟在韦三绝身后,脸色黑沉沉的。他很生气,两方比试居然齐齐不选他,都嫌他太强。

    强,竟会遭人嫌弃!

    韦三绝虽有气势,步子却不大,走了很久才走入场中。在自己挑选出的三名剑修面前站定,等众人行过礼后,他半句废话也没有:“开始吧。”

    周成执事代表居掌院主持比试,战战兢兢的捧着一副卷轴出来,卷轴内有一处空间,等下两方要进入卷轴中比试。

    九国比试的团队赛,是置身于真实的环境内,成本不菲。各国在训练时也会实战,但通常都是拿空间法器代替。

    周成展开卷轴的功夫,曲悦手腕上的一线牵突然勒紧,是曲宋找她。

    曲悦现在没空,红绳却越勒越紧,紧箍咒似的,痛的她直咬牙。

    最近短短时间内使用了两次一线牵,损耗是极大的,起码要再休息一个月才能使用。

    曲宋明明知道,却还坚持开启,应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韦前辈。”曲悦出声,“能不能稍待晚辈片刻,晚辈想要回岛拿件东西。”

    “可以。”每年都在大雪山钓鱼四个月的韦三绝,并不是个急性子,微微皱了皱眉,准允了她。

    “多谢前辈。”曲悦召只仙鹤急匆匆回岛,钻进房间里,开启门禁。

    当阴阳双鱼从眼睛里跳出去时,她因损耗过渡,额头布满汗珠。

    “二哥,怎么了?”

    漩涡里曲宋的虚影却半天没有吭声。

    着急联络她,又不说话,更令曲悦心头咯噔一声,连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是不是爹……”

    “不是,不要乱想。”曲宋出声打断她。

    “吓死我了。”曲悦抚着胸口,头部有些紧张过度的晕眩感。只要不是父亲合道失败遁入归虚的噩耗就好,“那是怎么了?”

    曲宋声音低沉:“我已经锁定了你的位置。”

    曲悦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么快?”

    根据以往的经验,最快也要六七个月以上,如今才刚刚一个多月。

    “因为你离我很近。”曲宋顿了顿,“你和江善唯,现如今就在我面前。”

    “什么意思?”曲悦头一次听不懂她二哥说的话。

    漩涡里曲宋的虚影微微弯腰,双手托起千年雷击木制成的盒子:“我的意思是,你和江善唯,如今就在我面前的这颗蛋内部。”

    曲悦愣怔了几瞬,眼睛越睁越大:“你是说……我现在身处的世界,就是君执扔进咱们海里的那颗蛋?你感知蛋里有生命物体,是因为蛋里有一个世界?”

    曲宋笃定点头:“是。”

    曲悦一时不知说什么了,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没有相关的知识面,只能听着曲宋说话。

    “我确定了你的位置,但用尽了办法也无法入内。”曲宋的声音越来越沉,“你现在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再试图接近君执,他绝对不是你口中的七品修为。事情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料,父亲不在,我已经通知了大哥……”

    “那你想想怎么办,我先去比赛了。”曲悦道。

    曲宋一愣:“你有没有听我说什么?我找不到办法接你回来,你懂不懂什么意思?”

    “懂啊,可你不是在想办法么,我先去比赛,晚上回来再详谈。”曲悦调侃道,“你不是常说,既来之则安之,慌又不能解决问题。”

    曲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除了12点别的时间都是改错字,要是加更我会在作话里说的~

    曲悦抿唇一笑,没有接它的话:“前辈哪里来的覆霜币?”

    “水缸里的。”幻波打量一眼学院,“许多没见识的凡人认为学院里住着神仙,偷偷跑来往水缸里扔钱币许愿望。”

    “原来如此。”曲悦点点头。

    “前辈!”曲悦呼喊一声,招招手,“走,去我那,我给你讲故事。”

    幻波闻言立马抬起头,论讲故事的水平还是曲悦更胜一筹。它来王都的条件,原本就是要曲悦每隔七天给它讲一个故事。

    它想跳下地,然而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人,伸手往水缸里一捞,捞出一大把覆霜币抛洒出去。

    “咳咳。”周成提醒曲悦,再不变回来掌院就要提刀出来砍人了。

    “前辈,您将水缸变回原样吧。”曲悦央求幻波。

    趁着众人去捡的空,它跐溜跳下来,跟着曲悦进入学院大门。

    随着大门关上,它笑眯眯:“王都的人类似乎都很喜欢我。”

    她纳闷:“除了和学院风格不搭调以外,很好看啊,哪里辣眼睛了?”

    “曲先生!”居不屈身边的周成执事从仙鹤上跳下来,“你快去管一管那只海妖吧……”

    曲悦赶紧前往学院大门口。

    学院食所外。

阅读神曲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文坛救世主》《翻天鉴》《三国洪鸡》《宠物天王》《四爷的心尖宠妃》《重生之洛菲》《宰辅夫人的荣宠之路》《三国之白马天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11/6758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