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当时赌的是他赢了白棠就要喊他哥,不许再小许小许的叫,毕竟他年纪算一算要比白棠大那么一两岁的。结果很明显他输了,按规矩要喊白棠一声哥。

    后来也没喊哥,他跟着白棠那帮朋友一起喊小少爷。

    “你,你才刚……能吃么?”许安志怀疑自己一直的认知出了问题,不是应该喝些粥什么的么?

    “蛋糕啊!”白棠顺口道,说着还又往嘴里塞了一块。

    许安志整个人都惊了,冲上前看了看,还真是蛋糕。而且白棠吃蛋糕喜欢吃多奶油,还爱多加糖,甜得很。

    后来对人家心服口服的同时,还不小心打了个赌。

    将白棠送上楼之后,许安志识趣的也溜了。副官将岑思思请到另一边,将空间留给了容臻和白巍然。

    只是转眼,许安志又去敲了白棠的窗户。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白家在守星上的另一半,同军队离得很近,旁边居住的人大多都是军人家属。

    容臻在守星上没有住处,再加上白棠需要休息,便一起回了白家。

    安全放心,正好谈事情。

    概是因为你爸觉得你什么都好,成绩好肯努力,能吃苦又没有什么娇气的少爷病,但偏偏就是脑子不太好使。所以你硬要上前线的时候将人丢过来时,可是很是交待了一翻,深怕你一个犯蠢将自己给做死了。

    与之相反的是他家小弟白棠,自小就聪明得很。他自个儿聪明还不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派到他身边的人呆个一年半栽的就大变样。智商不说成倍增涨,但总跟被□□过似的,放出去都能独挡一面。

    也就偏偏是你了,这都一年多了,也没看出多大的长进来。

    他弟都带不出来的人,可见是有多蠢啊!

    白巍然感慨。

    懒得搭理这个被亲爹直言脑子不好使的家伙,白巍然回过头准备继续先前的话,却见容臻也正瞅着某人爬楼梯。

    “怎么了?”你看人家做什么?

    容臻收回目光,淡淡道:“快递到了。” WWW.KanXs.ORG

    捧着快递的许安志跶跶跶的上楼进了屋,递给白棠后问:“买的什么啊!”

    “别人送的。”白棠边拆边答。

    许安志来了兴趣,往前凑了凑帮忙一起拆。拆出来一看,这不是几瓶药么,拿起来一瞧……

    “卧糟!”他险些蹦起来,“这什么啊!”

    白棠扫他一眼,笑了,“你不知道?不知道你蹦那么高?”

    “我是认出来了,但……”但这不是做完那种事情后抹的么,你这是真做过了?但做完了你还这么吃蛋糕?还有,别人送的不是自己买的?莫不是,“小王爷给你买的?”

    白棠点了点头,看着似乎还颇为得意。

    被人睡完给你买点儿药就得意了?

    “你有本事让他帮你抹啊!”许安志想也不想的,就怼了出来。

    白棠拿起药膏,若有所思道:“你提醒我了。”

    许安志哑火了,你,你……你该不会真准备让小王爷帮你抹吧!

    许安志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屋子里饶了两圈,突然就又想到了别处。幸好他刚刚没有冲过去告诉白巍然他的猜测,不然这转头发现这事儿是真的。可以想象,汇报假消息的他,肯定死定了。

    等等,现在关键的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他赶紧开口问白棠。

    白棠将最后一小块蛋糕吞进嘴里,往后一靠,眯着眼睛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他对我一见钟情,我们睡了。”

    许安志往对面一坐,凑了过来,“不是这个,我想知道的是,到底怎么回事,你……”

    我当然也是中意他的,而且他们本就是夫夫关系。

    这些白棠自然不会跟许安志细说,于是他只是道:“我们可是有婚约的,提前睡一睡多正常。”

    正常个鬼。

    你们俩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么。

    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就一直盯着人家看,早就认识?”不应该啊,真认识的话白巍然还能不知道么?

    然而这个问题白棠却没回答他,只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就指挥他,“去给我取个冰激凌。”

    许安志:“……”

    某人可能太能吃了,所以屋子对面就是一个小厨房。许安志从冰箱里取了冰激凌后,想了想又拿了一份甜点。

    拿完他又想起什么,冲回去问,“你现在真的能这么乱吃么?”

    “当然。”白棠十分肯定。

    他毕竟是妖不是人,虽然穿过来这具身体是普通人,但按以往的习惯,差不多一年就能恢复他全部的实力。更何况现在他穿过来都二十年了,虽不如他的妖身自在,但也早远远不像人类那般脆弱。

    尤其他吃的都是甜点,对于他本身而言,又是一补。

    对于他的话,许安志在多次被打脸之后,已经学会了不在反驳。虽然这跟他一直的认知有违,但也只以为是自己错了。

    他自己也拿了一个冰激凌来吃,一边吃一边感慨,“真羡慕你的牙。”

    怎么吃甜的都没事。

    这么些年过去了,依旧是又白又整齐。不知道的人看了,压根想不到这口牙的主人嗜甜如命。

    吃到一半,许安志才想起来另一件事,“你刚才说的婚约,不会就是当年定下的那个吧!”

    白棠看向他,“你也知道?”

    “这是当然。”许安志说着毫不讲究的往桌子上面一坐,可见先前白巍然想的也不全对。许安志的智商见没见涨不知道,一身的站如松坐如,坐如钟的好习惯却已经被白棠给掰歪了。

    他笑着道:“这事儿我小时候就听我爸说了,他当笑话说给我听的。”

    白棠:“……是么?”

    许安志隐约觉得他语气有些不对,但没多想。他点了点头,“这事你也知道,很几代之前的事情了。”

    而且当年皇室不止和白家先祖关系好,跟他们许家的先祖亦是一样,三人情同兄弟。白家先祖和许家先祖一文一武,当年的皇帝又对他们十分信任,三人关系又好,当时亦是一同见到的那个算命的。

    结果吧,算命的说容白两家有小辈有天定的姻缘,偏偏把他们许家给落下了。

    这凭什么啊!

    要说这真有小辈好上了也便罢了,偏偏自那之后到现在都快两百年了,皇室和白家的小辈就没有来电的。反倒是许家当年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当时的一个王爷,还有一个儿子娶了白家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白元帅白衡的小姑姑。

    怎么看都像是许家跟这两家的小辈都有姻缘,容白两家反而没有。

    “你说是吧!”许安志笑着道。

    白棠呵呵一笑,“当然不是。”

    分明就是有小辈有天定的姻缘的,他和容臻不就是么。之前是因为他们俩个还没到,自然没有结成亲家。

    要不是容臻自幼身体不好,很少露于人前,星网上的信息也保密得很到位。说不准他早就将人认出来,也不至于直到今天才见面。

    不过不管如何,找到了就好。

    看来有条锦鲤做朋友果然还是不错的,白棠想,等回去后买两袋鱼食给白路遥送去,表示感谢!

    许安志却不知道这些,还是单纯的说:“可就是啊,那是封建迷信,信不得。”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封建迷信个鬼,老子自己就是妖,按你来说我也是假的了?

    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

    白棠瞪了许安志一眼,偏不能跟他明说,有些恼怒。于是开始作妖指挥人,“你,去院子里给我摘朵花。”

    不过想想容臻在里面呢,人家肯定早就把误会解开了,就没多此一举,先去取快递了。

    也不知道买的是什么。

    许安志心下嘀咕着,已经从外面将快递取了过来。不大个盒子,他从外面看了看,看不出所以然来,便抱着又进去了。

    所以还是其实什么都没发生,大家都虚惊一场吧!

    白棠继续奋战大蛋糕,还不忘同他说:“你来的正好,呆会儿有个快递,你帮我出去收一下拿进来。”

    许安志立即道:“好的。”

    他还觉得既然是误会,他就不用怕白巍然因为这事儿收拾他了,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去的。正好路过大厅,而容臻和白巍然就在那里谈事情。

    白巍然瞅他那模样就是嘴角直抽,心道当年送你去陪白棠,表面上是给白棠配的勤务兵加警卫,但实际上却是另有深意。

    然后又从窗口上了机甲,去门口取快递去了。

    路过前面的时候,还想着要不要进去告诉白巍然一声,说他们都想错了。现在看白棠好着呢,要是真那什么了,他会蠢得吃蛋糕?

    听到他的声音,白棠按下遥控,窗户打开。许安志赶紧跳了进来,“你没事吧……等等,你吃的是什么?”

    “小少爷,开窗。”他扬声道。

    其实他最初被分配过来跟着白棠时,喊的是小棠。毕竟小少爷什么的,这都什么时代了,谁还这么喊。

    白元帅和白夫人今天都不在家,后者去了主星上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白元帅则亲自带队出去巡视了。

阅读全身都很甜[星际]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王饶命》《如意小郎君》《我的女友是恶女》《重生似水青春》《谋断九州》《大道朝天》《原来我是妖二代》《蛊真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17/675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