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鹄志(一)

    刹那间,周身黑雾尽数被真气弹开,寒玉似的剑身上一尘不染,剑尖突然现出一点白芒,下一秒,所有的红雾与血迹全都在巨大的吸力之下向白芒靠拢,最终凝成了一块黑色的玉石。

    玄光阴将斩岁拢入斗篷内,伸手将坠下来的黑色玉石接住,仍是背对众人,垂首看着玉石,好似在琢磨什么。

    紫金霄悠悠摇晃着扇子,慢条斯理解释道:“世间万物抱阴负阳,日中则昃,月盈则食,魔气自然可以转化。只是……转化魔气之人须得承受魔气反噬,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光是走火入魔还算是小事,可若是真的入了魔道,那怕是一生一世都回不了头了。” WWW.KanXs.ORG

    “表弟,”紫金霄这时候幽幽开了口,有几分凝重,却也有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玄光阴老前辈方才是在炼化魔气。”

    “炼化魔气?”虞沧澜不解,“魔气还可以炼化吗?他炼化出了什么?”

    就在血痕一路攀爬到他肩膀,活物似的扭动着要向他衣服里面钻的时候,玄光阴忽然动了,眨眼间,他来到斩岁面前,从宽大的斗篷下伸出了略显苍白瘦削的手,握住了斩岁的剑柄。

    就在众人为这奇异的景象感到讶异的时候,只见剑尖上的鲜血倒灌,如同密密麻麻的蝗虫般卷上斩岁,须臾间便将玉似的灵剑周身包裹,剑锋、剑脊、剑柄尽数被血色吞没。

    就连玄光阴也好像被这股力量缠住了,他黑色的斗篷外围像是溅上了谁的血,从下摆开始一路蔓延上去,蜿蜒出了深色的痕迹。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玄光阴的剑是把浑似美玉的长剑,长约三尺,通体呈白玉色,剑身窄绘有白莲纹,剑锋极薄,和他主人一样散发着寒月般的冷意。

    此刻斩岁正插在白莲图上,剑身莲纹与图案融为一体,仿佛入了画中景。

    被插在剑尖的魔气终于快要承受不住剑上的真气,一点点地崩裂,但不知道为何,魔气现出形迹来,化作一滩滩鲜红的血顺着剑尖流淌下来,将整幅白莲图染成一片血红。

    “原来如此,”紫金霄压下心里头的别扭劲儿,微笑着问,“那不知道黑凡石究竟有什么用处,让玄老前辈一直盯着看了这许久?我只听说,有些女修会买黑凡石来点缀发簪,胆子大得很。”语气里尽是戏谑。

    话音方落,众人只见玄光阴抬了抬手,随即响起一声轻轻的吞咽声。

    虞沧澜:“……”

    众人:“……”

    玄光阴淡淡道:“可吞服。”

    虞沧澜感觉他简直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么大一颗你就不怕卡了喉咙,那玩意不是魔气化作的吗?你就不怕吃了拉肚子?你不是刚才没吃饱吧?”

    “不会,”玄光阴这才转过身,道,“此物大补。”

    虞沧澜越发觉着他在糊弄自己,嘴角一抽:“……你也弄点给我补补?”

    玄光阴一愣,像是没想到这一点,随即冷静地摇了摇头:“你虚不受补。”顿了顿,他似是怕虞沧澜误会,冰冷的视线一扫众人,补了一句,“他们亦然。”

    行吧……他还能说什么?

    虞沧澜木着脸,对玄光阴所言半信半疑,一抬眼看见墙上那幅破了个小洞的白莲图就想到方才诡异的一幕,感觉扎眼得很,忙对下人道:“把那幅画摘了,先撒上黑狗血和半斤盐,丢火里烧了。等等——打住。”他叫住正摘画的下人,指挥道,“不烧了,直接把那画送给阮少主,上面还存有一点魔气。”

    阮清渠:“……”

    阮清渠内心难以平静,这几日来风浪频起,已经远超了他的接受程度,现如今觉着虞沧澜一举一动全都是在羞辱他,不由反问:“虞少主这是何意?”

    虞沧澜见阮清渠一脸受辱的样子,笑出了声音,他本意是要让阮清渠拿画回去好好查查魔气的来源,结果在阮清渠那儿变成了他在羞辱他。

    阮清渠这人,心高气傲,却没有心高气傲的本钱。

    他竟是在与这样的人纠缠不清。

    虞沧澜笑了两声,不想再和他过多纠缠,今日魔气一事一出,就不单单是两氏恩怨的问题:“你弟弟入了魔,玄老前辈说魔气潜伏已有十一年之久,他才十二岁吧?好好查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沧州府是修真名府,不容邪魔放肆。”

    阮清渠闻言怔住,随即一脸惭愧,眼神复杂地接过白莲壁画,点了点头。

    虞沧澜回头冲他母亲道:“娘亲,解药也一并给他吧。今日闹出太多的事情,我有些累了,不想再折腾下去了。”

    怡夫人见不得虞沧澜受苦,当即命人把解药拿来,送到阮清渠面前。

    虞沧澜坐回椅子上,仪容有度,分寸不失,道:“今日事情到此为止,劳烦诸位在宵禁夜里来此。有关魔气一事,还请阮少主多加留心,此乃大事,不可儿戏。”

    虞沧澜语气温和,却带着一股子不想亲近他们的疏离,那决然的样子让阮清渠有了一瞬失神,情不自禁地又点了点头。

    虞沧澜转而对沈枫说:“今日我最愧对的就是沈世伯,我与阮氏少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让沈世伯多有操劳。都是我们二人年轻不懂事,我的确有迷恋他的时候,但庄周梦蝶,终有一醒,我自知不是阮少主的良人,阮少主亦心有所属。劳烦沈世伯代替阮氏与我娘在此做个见证,此事到此告一段落,往后两家都不会再提起此事,沈世伯可愿意?”

    沈枫面有惭愧,点了点头:“劳烦不敢当。”

    虞沧澜微微一笑:“那便麻烦沈世伯了。”

    “诸位,夜也深了,未免触犯宵禁,不如今夜就先在虞府暂住。”虞沧澜客气道。

    他们都摇了摇头,闹出这么多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厚着脸皮在这里过夜,虞沧澜礼数周到,却也不是他们无耻的理由。

    沈枫带头离开,沈昭紧随其后,林梦生身为最大赢家自然也抱着那坛“春罗衫”满意离开。

    沈枫拂开车帘坐了进去,沈昭礼道:“父亲,孩儿去与梦生道别。”

    林梦生正站在不远处等他,怀抱酒瓶的样子就像是在醉生梦死,看得沈昭一阵来气,却又无可奈何。

    沈昭板着脸道:“你看看你今日,让人家看了多少笑话?”

    “我看让人看尽了笑话的该是阮清渠那呆子。我现在越发想不明白,虞沧澜哪里不好,他要退婚。比他看中的那女子好太多了,样貌好,家世好,性格好,气度也好。”

    沈昭冷冷一笑:“一坛酒就这么把你收买了?”

    林梦生抱着酒瓶,不住在脸上摩挲,就跟亲媳妇似的:“这倒不会。我说的都是心里话,虞沧澜今日是真叫我刮目相看。对世家公子来说,什么礼仪、修养之类都是虚的,只有虞沧澜那种袖手定乾坤的气魄才是真的。”他顿了顿,忽然嬉笑着挑眉看沈昭,“你说,我要是找我爹去提亲,他会不会答应?”

    沈昭脸色一黑,忽然劈手从他怀抱中抢过酒壶,转身就走。

    林梦生愣了一瞬才意识到酒壶被夺走了,嚷嚷着追了上去,可沈昭已经一头钻进了马车里,碍于沈枫这个素来与他爹交好的大长辈也在车内,林梦生只得在车外意味不明地喊道:“沈昭,你太过分了!朋友妻不可欺你知道吗你!”

    沈昭将酒壶随手丢在一旁,颇为气愤地盯着,过了片刻,又担心不小心把酒弄洒,便拎起来放在软垫之上,一抬眼,对上沈枫审视的目光。

    沈昭心里咯噔了一下,硬着头皮道:“父亲既然有话,那便直说吧。”

    沈枫沉默片刻,问他:“你也有心要娶虞沧澜?”

    沈昭:“………………”

    沈昭吓得在车里站了起来,什么气度涵养全顾不上了:“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沈枫见他反应便知道自己误会了,解释道:“昭儿莫急,父亲方才听梦生劝你朋友妻不可欺,才有此误会。”

    误会太大了……

    沈昭被吓得不轻,将林梦生说的那番话转述给了沈枫,见沈枫沉思,他想起他爹问他“也有心要娶虞沧澜”,难道他爹本就存了这个心思?

    想到这个可能,沈昭立马道:“孩儿对虞少主并没有那个想法,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沈枫点了点头,又似有些遗憾地叹息一声:“梦生所言极是,此次是阮清渠目盲了,也是,虞氏出来的孩子,哪个不是如玉般剔透聪慧的呢?当年虞隐……”话到此处,沈枫不愿多说,长叹口气。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居然看得到我的存稿诶!震惊!

    虞沧澜听得一知半解,又问道:“你还没说,炼化成了什么?”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没人说得清,看着像是普普通通的玉石,也就是枚普普通通的玉石,没有灵气,也没有魔气,因此被称为黑凡石。转化后的大小与魔气强弱有关,这块……可是相当大了。我先前随我爹见过一回,那修者耗尽毕生修为,与魔气拼得同归于尽,才将那些难以消弭的魔气炼化成了一块红豆大小的,老前辈手中这块,足有铜板大了。”

    “那魔气……”虞沧澜仔细回忆方才细节,清楚记得魔气是挑开阮清语经脉后逸散出来的,不由将目光落在昏死过去的阮清语身上。

    紫金霄说话间有意观察玄光阴的反应。

    紫金霄席上一直沉默,除非有人提到他轻易不会开口,一方面是自知身为客人不好喧宾夺主,另一方面,不知为何,玄光阴在他心里就像是一道刺,从他出现的刹那就扎入了他的心里,让他浑身都透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不舒服,心里还压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憎恶与恐惧。

    这位老前辈身上,有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

    紫金霄看得更是分明,点头道:“是阮清语,若是按照我上次接触黑凡石的经验来看,那魔气至少在阮清语体内盘亘……十年之久,才会凝出这样大一颗。”

    “是十一年,”玄光阴纠正紫金霄的判断,“第一年游荡体外。”

    想到这里,紫金霄眉头微微蹙紧,不由又想起了现今流传的那些传说。

    这人,亦正亦邪,诛魔道却也能对正道人士痛下杀手,没人清楚他所求之道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传闻中的无上剑道,不分是非,只有彼此。

    虞沧澜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名堂,看得一愣一愣的,一会一会儿跟变戏法似的,但直觉告诉他,玄光阴正在做一个了不得的事情。

    可玄光阴一动不动,如佛坐莲,任由血迹盘满全身。

    从背后看去,他像是被血雾包裹着,透着一股极为邪门的诡异。

    这柄剑名唤“斩岁”,随玄光阴出世,也随玄光阴名声大噪,饮血无数,却如玉光洁,仿佛比初生婴儿还要纯净。

阅读秀爷,求战复![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斗罗大陆》《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轮回乐园》《那些年混过的青春》《我的美女校长老婆》《宰辅夫人的荣宠之路》《帝啸九州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27/6758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