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凤灵

15.诺言

  • 作者:touchinghk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6
  • 本章字数:2862

这招以退为进使得妙。泰安心头大赞,油然而生惺惺相惜之感。她幼时惹了祸,也是自来最爱先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再借了旁人的愧疚理所当然来提要求。

唔,不过裴安素的道行还是低了些,略有些沉不住气,泰安想。

裴安素年纪不大,野心倒不小。既想做皇后,又不想当阿娇。

啧啧,泰安眉梢一挑。

草木固无情,两草犹一心。这是卓文君的《长门赋》啊。

“殿下尊贵无双,奴蒲柳之姿,恐有相负。”她盈盈开口。

小太子吃痛,心里的火气被一前一后两个女人噌地一下撩了起来,深吸一口气,面上却仍是一派温情和煦。

“牡丹花宴上。你穿一身绛红宫裙,高髻上簪了一朵鹅黄色的牡丹花。”他努力回忆起泰安叮嘱他的话语,勉强着自己按她的说法,一字一句回忆起过去。

裴安素始终低垂着头,未曾搭腔。

泰安焦急,扒开《圣祖训》探出头。好你个小太子啊,临行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全被你当成了耳边风哇。

“生死抉择啊,你不给她一点信心怎么可以?她又不是长在皇宫里的女孩子,只求活命就行。人家自小受父母疼宠,见惯寻常夫妻相处,你只讲利益不讲感情她是不会接受的呀。”泰安压低声音喋喋不休,一时没忍住,伸出小手在小太子的胸膛上狠狠拧了一把。

中书令裴郡之在朝堂之上骤然发难,直指太子自请吊唁当日,曾在裴家言行失当,于灵堂之前对太傅不敬。

“太子失德”四字,连同太傅裴县之血溅金銮自尽身亡的起因,再度被提起。朝堂之上,大司马陈克令按兵不动,清流一党乌压压跪了半殿,楚汉分界一般。

皇帝手足无措,一时求助般地询问大司马,一时又推脱自己头痛欲裂难以决断。

太子卢睿尚未大婚领职,不得参政,也没能在朝堂之上为自己辩白的能力。

弹劾之事越演越烈,眼看即将成为定局。

然而情势逆转,却不过是顷刻之间。

太子太傅裴县之的嫡幼女裴安素,跪拜宫门击登闻鼓,孤身一人,在太和殿外奏请面圣。

小太子气得牙痒,却只能强忍不发,心中暗将泰安骂了千百遍。

他指尖微动,在渠黄短剑的薄刃上轻轻一划,拇指便沁出一滴鲜血,滴入灵堂前的青石板上。

“海岳可倾,口诺不移。我既认定是你,必定此生不负。”小太子站在黑色的奠帷之前,一字一顿地说。

这是命悬一线,还不忘问小太子要好处呢。

自来男子,就没有喜欢被人挟恩求报的,更何况小太子还是未来的君王。泰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静静等着小太子的回应。

小太子面上倒还波澜不惊,拳头在衣袖之下缓缓握紧,半晌之后,抽出了腰间的渠黄短剑。

而藏在他怀中的泰安,将他此刻在白烛黑棺前许下的承诺,也清清楚楚地听入了耳中。

太傅落葬后不足一月,裴家主母裴老淑人自戕身亡。

什么情况?泰安大惊。就算话不投机,也不至于伸手捅人吧。

“冷静,冷静啊你!”她又从《圣祖训》中探出头,狠狠在他胸口揪了一把。

果然,一句话完,裴安素尚未等到太子出口宽慰,就已耐不住性子继续说:“牡丹虽美,终归是花草。草木固无情,随风任倾倒。奴身世飘零,殿下何不另择名姝,想必能成就一番佳话?”

“太傅允婚之后,我未有一日不期盼你我大婚。”小太子字字斟酌,打量着裴安素的神色,“你素有贤名,又是太傅爱女,我也曾对太傅亲口许诺,必当一心一意坦诚待你。”

他说到这里,略停顿了下。裴安素有些沉不住气,眉梢微挑似有动容,渐渐抬起了头。

小太子见状,便也住了口,两人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阅读凤灵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