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

    太傅裴县之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后落葬。

    太子病体初愈,却于深秋清晨身着石青色的常服,一身素净,跪在太和殿前纹丝不颤,声如洪钟:“太傅效忠致身,仗义秉节,定万世策,丰功盛烈。儿愿替父皇亲往吊唁,以示皇恩浩荡。”

    “你这是去见未婚妻,懂不懂啊?你要说服她嫁给你啊,不收拾得干净利索一点怎么打动人心?”她站在椅背上,费劲地束起他的头发,努力在脑后扎成高髻。

    就此,恩准了太子亲往太傅府中吊唁。

    小太子临行之前回到东宫,被泰安絮絮叨叨地强压在书案前坐下。

    ————————————————————————————————

    只是太傅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一场做戏,却被将计就计的大司马捉住漏洞一举拿下。裴家元气大伤,无力完成退婚的棋局。而现在进退维谷的太子妃裴安素,则一并成为了裴家的弃子。

    她自戕,学着太傅血溅朝堂,裴郡之便可守着她的尸首对着君王群臣再哭一场。于是不久前才剜心救父的太子爷,又要陷入一场又一场弹劾的风波中。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太傅,不是自尽,而是被人害死的。

    太傅血溅金銮,本来就不是真心求死,而是为了和太子划清界限,废弃太子取消婚约,甚至将太子顺势诛杀斩草除根,以免后患。

    帝后大婚四年,后宫之中一无所出。太子废立之后,朝堂风云变幻,也给了蠢蠢欲动的臣子更多的可能。

    小太子却听出她言外之意,背过身的瞬间,抿唇勾了勾唇角。

    “走吧。”他正了衣襟,素服素发,迈步走出正殿。

    那本《圣祖训》被他贴胸放在心口,里面夹着因为即将出宫而兴奋不已的小公主,纸片鬼泰安。

    太子到时,裴家人已经整齐列队等在府前,见到太子便屈身行礼,礼节一丝不苟挑不出半点错处。

    小太子一眼就认出站在众人之中的裴安素,穿着白色的孝服,柔顺地低着头。

    他上次见到裴安素,还是在去年的牡丹花宴上。她样貌艳丽,又是家中受宠的幼女,活泼又张扬,像她头上戴着的那朵黄牡丹一样吸睛。

    他那时心里已经有了决断,陈家女和裴家女,他是必定要二择一,娶回东宫做太子妃的。

    若是选定了陈皇后家的内侄女,就势必同父皇一样,一辈子做陈家的傀儡。

    他不愿意。

    何况他日皇后若有亲生儿子,又岂会因为侄女的缘故,就放过他的性命?

    不娶陈家女,就只有裴安素一个人最适合做他的太子妃。

    花宴之上,小太子格外上心,几次三番赐下攒盒来。

    第二日的凌烟阁中,他又在太傅面前表现得有些恍惚,受了太傅责罚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句。

    只是隔了几日之后,在东宫的书房里,挂上了一幅娇艳若滴的黄牡丹图。

    牡丹旁“国色天香”四个大字,写得力透纸背又心事绵绵。

    这是一招险棋,小太子提心吊胆数日,却始终没有听到裴家幼女定亲的消息。

    若是太傅不愿嫁女,就会为女儿择定夫婿。可是太傅迟迟未有动作,说明...也对太子妃一位有意!

    小太子终于舒出一口气来。冬至将过,果然听到父皇与太傅一同商议与他选妃的事宜。

    算起来,这是小太子第二次见到裴安素。

    隔着薄薄的内衫,泰安听到他砰砰的心跳,不由也紧张了起来。

    太子亲自扶起裴老淑人,沉声道:“太傅蒙此大难,我心痛至极!” WWW.KanXs.ORG

    “蒙难”这词用得极好,泰安恨不能鼓掌称赞。先是厚颜无耻地将自己与太傅之死的关系撇开,又别有深意地暗示了太傅之死另有隐情。

    唔,泰安想,小太子的脸皮,确实比她预料中的厚了许多。

    人群中的裴安素许是也如此想,眼中精光一现,又将头颅压得更低了些。

    几句寒暄过后,太子原该摆驾回宫。可是小太子却斥退了拦在面前的东宫内侍,执意要入太傅灵前吊唁。

    裴老淑人作势拦了一阵,顺水推舟指了安素陪同太子一同进入灵堂。

    双方都心知肚明他所来何意,小太子心头大定,昂首步入殿内。

    行至奠帷旁,他蓦地顿住脚步,原本落后他半步的裴安素一时不备未能停下,便并肩站在了他身边。

    “太傅蒙难,与我中秋夜当晚一样,均是为奸人所害。”小太子快速又小声地剖白。

    裴安素脸色刷地变白,抬脸环顾身边,轻声劝他:“殿下慎言!”

    小太子半点不让:“…东宫之中,内侍宫人自来不得近身。自选妃之后,我更是谨慎守礼无丝毫逾矩。太傅待我如父如师,我又怎会做出此等下贱之事毁了他一世清明?”

    裴安素一言不发,泰安却听得心急如焚。

    他还是在解释中秋夜发生的事,想向他的未婚妻证明他的清白!

    泰安恨不能爬上他的脑门拍醒他,自己临行前的提点,他果然是半点都没有听进去。

    就算裴家当初误会他逼/奸/乳母,自太傅被害身亡之后,也早都醒悟过来了!

    裴安素想听到的,压根不是现在他一连串的解释,而是“从龙之功”的承诺啊!

    小太子一面龇牙咧嘴地做着表情,一面吐槽她:“这些讨女人欢心的法子,你都是从李彦秀身上学来的吧?…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靠女子上位,我最不齿…”

    泰安冷哼,一掌拍在他嘴角:“那你这般任我梳妆打扮,莫非等下要相会的,是个男子?”

    “还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她笑着说,后退两步歪着头看他,眉眼弯弯像只无忧无虑的小狐狸,“好看多了。”

    小太子忍着不耐,冷言回她:“…裴安素只要不是蠢到家,此时都该知晓除了当朝允婚投诚于我之外,她再没有第二条活路。”

    裴家女或者太子妃,二者只能择其一。太傅亡故,无人替她撑腰,裴家还要利用她的死来弹劾他,她若聪明,就知道此刻应该与裴郡之决裂,彻底和他站在一起,入主东宫做他的太子妃。

    泰安却不以为然,掰过他的脸认真叮嘱:“裴安素再姿态端方,也是待字闺中的闺阁女子,对未来夫婿不可能不有期待。你要是样貌丑脾气坏又讨人厌,她见了你,搞不好会坚定去死的决心呢。”

    真的是好看多了。这些天来待在宫中,他养得白皙许多,衬着下巴上刚冒出头的青色,显得成熟坚毅。长眉俊目,倒也有几分风流意态。

    “你阿娘一定长得很好看。”泰安坦率地赞赏。

    说完,又顺手望他衣襟上滴了些玫瑰露。

    她左右摆弄着他的脸指挥道:“哎对,笑笑…不是这样笑,微笑,微笑懂吗?唔,这样看,帅多了。”

    皇帝亲自走下龙座将太子扶起,满眼赞许:“我儿仁德,乃我大燕之幸”

    “裴安素若是不想自戕,大约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小太子侧过脸,坚毅的下巴绷成一条线,嘴唇抿得紧紧的,“嫁给我。”

    “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泰安先是惊讶,而后细细思索,又渐渐有了拨云见日的感觉。

阅读凤灵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文坛救世主》《平凡的世界》《大道朝天》《最强妖孽》《超级浮空城》《极品大玩家》《左耳》《青春派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28/6758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