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对我来说,烟花儿就是个小孩子呀。”殷旬勾起唇,“毕竟,师兄已经四百一十岁了。” WWW.KanXs.ORG

    烟花用她那双平静无波又呆滞死板的眼睛和殷旬对视,坚持道,“请把我放下来。”

    但是......

    本就面无表情的烟花现在更加严肃了,她觉得自己被殷旬小看了。

    只有三岁的小孩儿才会被父母抱着,她已经八岁了,不是需要人抱着走的年纪了。

    “不喜欢。”烟花又重复了一遍,“大师兄,我已经八岁了。你这样抱着我,会显得我很任性很幼稚。请把我放下来。”

    御着剑的殷旬似有所感的察觉到了小姑娘的心思,他轻笑一声,忽然直接抱起了烟花。

    “喜欢靠近一点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烟花感觉牵着自己的手干燥微凉,在炎热的夏天里握着很舒服。

    她悄悄往殷旬那里移了一步,然后立刻退回去。

    自己刚刚训练完,全身又臭又脏,还是离大师兄远点比较好。

    “怎么样,还喜欢吗?”

    烟花微微张唇,然后点头,“谢谢师兄,我很喜欢。”

    她看着满屋子彩色的飘带和摆满了整个屋子的零碎小玩意,暗自猜测,也许,这就是师兄喜欢的颜色和东西吧。

    虽然不知道意义何在,但是烟花能一眼看出布置房间的人的用心。

    那些前所未见的小玩意,看起来就需要花时间搜集。彩色的丝带也错落有致,看起来凌乱,却均匀的分布在每一处空隙。

    大师兄真的对自己很好,烟花想着,比卫黎对自己还要好。

    “你喜欢就好。”殷旬满足的笑了起来,“我听说小女孩都喜欢这些,便去问三长老要了这些丝带过来点缀。”

    “师兄费心了,不过,被子在哪里?”

    烟花转身,和殷旬对视。

    气氛安静了片刻之后,殷旬露出了些迷茫的神色,“......被子?”

    然后微讶睁眼,“我许久不和凡人接触,竟忘了晚上你们睡觉是要被子的。”

    他满脸愧疚,“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没关系,”烟花摇头,“我去之前的屋子把被子抱过来吧。”

    “你今天上课很累了,我去吧。”殷旬又揉了揉她脑袋,“后边有温泉,你先去洗个澡,师兄很快就回来。”

    “哦。”

    殷旬走后,烟花再次凝视自己的屋子。

    窗外的风吹过,屋内响起了银铃的声音,她仰头看向屋顶,发现上边挂着风铃......十几个风铃,款式各样,大小迥异,此时正此起彼伏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这大概......就是南宫先生讲的警铃吧,有邪祟经过就会带动铃声,起到警示的作用。

    不过,为什么要放那么多?而且,这些彩带到底是干嘛的呢?

    烟花攥住了一条放在手心里看,为什么说小姑娘都喜欢这种东西呢?

    从前好像没见过。

    难道说,修真界的小姑娘就是这样的吗?

    烟花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的话,师兄是在暗中告诉自己这里的女孩应该是什么样的,免得自己格格不入。

    果然人人都称赞师兄温柔,这样贴心的提醒,是怎样的温柔的人才能做出的事情啊。

    烟花很感动,她更加坚定了要好好报答大师兄的决心。

    又扫了一遍满屋子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迟疑的在一个撒着金粉的水红色东西面前站了一会儿。

    她不确定的来回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剑,提起来举在这个红闪闪的东西上方比划了几下,试探性的将剑放下。

    这就是修真界的女孩子喜欢的刀剑架吗......

    从这一刻起,烟花的审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按照大师兄说的,烟花很快找到了“后边的温泉”。

    不大不小的池子上飘着些白色的细小花瓣,像是梨花的花瓣似的。

    烟花抬头,看见边上长着一颗参天的大树,树上长着的全是这样的花瓣,或者说,这就是它的叶子。

    细细密密的簇成团,白色半透的小叶子被偶尔吹来的风带下几片,懒懒的落下。

    本该是很美的场景,烟花却凭的觉得有些凄凉。

    为什么呢......为什么有种,像是在哭泣悲鸣的感觉。

    她走向那棵上了年纪的古树,伸手抵在了粗糙的树干上。

    那一刻,一种强烈的哀伤涌上心头。

    有叶子飘过,带起了脸上的凉意,烟花才发现,她哭了。

    迷茫的眨眼,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认上面真的有泪水。

    女孩抬头,高高的抬起下巴去仰望这颗奇怪的大树。

    为什么会哭呢......

    你在难过什么呢......

    为什么她会哭呢......

    迎面的风擦干了女孩脸上的泪,烟花瑟缩了一下,觉得有点冷,于是她决定先洗澡,然后睡觉。

    进入温泉的时候,烟花有些惊奇,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热汤。

    真的好热。

    撩起了一缕水,烟花转头看了眼大树。

    难过吗?是因为想喝水吗?

    女孩的目光在温泉和大树之间徘徊,然后她迅速的洗完身子换好衣服,开始了让大树不难过之旅。

    于是,当殷旬面色柔和带笑的来询问烟花洗好了吗的时候,他看见了像蚂蚁一样一点一点捧着温泉水跑去浇树的女孩。

    “啊......师兄。”烟花转头,指着树道,“浇水,要桶。”

    殷旬嘴角的笑意微僵,袖中的手克制握拳发白。

    怪不得......怪不得他突然心悸,原来是本命树被伤了根脉。

    他取了帕子上前替女孩擦手,哭笑不得道,“谢谢烟花儿,不过这树是不能用温泉水浇灌的。”

    “为什么?”烟花抬头看他。

    “这是一口灵泉,蕴含的灵气对于他来说,太强烈了。”殷旬用手掌贴上树干,相贴之处发出淡淡的光泽,原本有些发黑的树根缓缓的又恢复了原样。

    “而且,这树性凉,并不能承受这样的温度。”

    “可是他长在这里。”烟花看向温泉,难道他吸收的不该是这里的水吗?

    “对。他并不喝这里的水,或者说,他不喝水。”殷旬弯起眸子,弥漫出温柔的神色来,“他喝我的灵气。”

    “哦......”烟花低呼,“好厉害的树。”

    “嗯,”殷旬轻笑两声,“按照灵气来算,吃了之后应该能帮金丹期的修士进阶吧。”

    烟花立刻对这树肃然起敬,她郑重的保证,“师兄放心,我不会吃了他的,我也不会让别人吃了他的。”

    殷旬一愣,随即勾唇,“如果吃了大师兄的话,能让元婴期的修士进阶哦。”

    烟花想也不想的接话道,“我也不会让大师兄被人吃了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要吃树和大师兄。

    男子转身,背对着女孩,那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那以后,烟花儿一定要好好保护师兄啊。”

    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那温柔的凤眼里闪过红色的光芒。

    眼睫垂下,再次扬起时又变回了黑玉般的色泽。

    殷旬回头,抚上了女孩的发心,“好了,早点去休息吧。”

    烟花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她定定的看向殷旬,出声唤道,“大师兄。”

    “嗯?”

    “我饿了。”

    男子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片刻的不解,“饿了?”

    白色的花树下,高大俊美的男人和小女孩无言的对视着,半晌,男人开口——

    “抱歉......师兄太久不接触外人,忘记你要进食了。”

    “你再休息会儿,师兄去山下看看有什么吃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养个人类幼崽真是太麻烦了。

    谢谢胖胖哒的女胖子的手榴弹!!!

    烟花若有所思的看着殷旬收剑,心里泛起羡慕,什么时候她也能做到大师兄这样呢。

    “很快的。”殷旬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不用着急,很快烟花儿便能做到了。”

    他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屋子道,“这边便是给你的住处,我把原本空置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许久未接触孩子,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心意。若是不喜欢,我们再重新布置。”

    她看了眼弥漫着淡淡失落的殷旬,低头纠结了一会儿后决定让步,“下次,下次抱。”

    “好啊。”殷旬弯起眸子,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下次,一定不能拒绝师兄哦。”

    “嗯。”烟花颔首,表示同意。

    “谢谢大师兄。”烟花有些触动,神仙似的大师兄会专门为了她一个新弟子打扫房间,和别的弟子比起来,她能遇到殷旬师兄实在是太幸运了。

    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早点报答大师兄对她的厚望。

    说话间,剑尖倾斜,下方就是熟悉的瀑布。

    水挂先一步朝两边分开,空出路来让剑进去。

    男子眉间溢出点点失落,依言把她放了下来,“好吧。”

    烟花被殷旬突然的动作一惊,下意识抓住他的衣服稳住自己,稳定身形后严肃的摇头,“不喜欢。”

    “嗯?烟花儿不喜欢被师兄抱着吗?”

    不只是手,大师兄整个人周围都凉凉的,挨着很舒服。

阅读听说师兄死过很多次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文坛救世主》《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异能特工:军火皇后》《逆鳞》《雪中悍刀行》《妻控》《高冷女总恋上我》《女神的异能保镖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34/6758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