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三下

    郁眠瞪了眼对面那个欺软怕硬的小混蛋,碍于哥哥的脸色,只能乖乖吃饭。

    一时间,包厢里只剩下油脂滋滋作响的声音。

    因着昨晚从上课到回家短短两个小时内就发生了好几件蠢事,郁眠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泡澡,心情舒缓以后将昨晚的经历选择性遗忘掉了,近期也根本不想听到“上课”两个字。

    郁宁随口问道,丝毫没有将堂姐坑去代课的心虚内疚。

    郁眠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五花肉“啪”得一下掉进蘸料盘。

    郁忱拿起筷子,给郁眠和郁宁各夹了一块火候刚刚好的肉。

    “肉都老了,先吃饭,等会儿给你。”郁忱摁着肩膀将她转正,手机扣到餐桌另一侧。

    然后看向坐在对面的郁宁,郁宁很有眼色,当即将手机收起来,拿起筷子,“好饿啊!吃饭吃饭!” WWW.KanXs.ORG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吃饭时候别玩手机。”

    郁忱皱眉,抬手将手机抽走。

    “诶诶,”郁眠身子前倾,想抢回来,“又不止我玩,你看郁宁也在玩!”

    郁眠适可而止,没再刺激她,笑眯眯地说,“加油哦。”

    欺负完郁宁,她心情舒畅,昨晚被压下去的郁气一拥而散,开始高高兴兴给哥哥烤肉。

    安静了烤熟一片五花肉的时间以后,郁眠发现她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筷子,正襟危坐,盯着她和郁宁,神色冷淡。

    郁眠对他这副模样格外熟悉,郁忱比她大上好几岁,不仅要照顾她日常生活,对她的教育问题上也没有放松,这副样子一看就是要准备说教的。

    郁眠慌了一下,刚才只顾着欺负郁宁,忘了哥哥还在旁边坐着,得意忘形了。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郁眠先一步招供,“哥,我昨天本来是找郁宁吃饭的,结果她太坏了,自己逃课就算了,还坑我去给她代课,你说气不气!”

    郁宁还在思索代课的事情,猛一听到郁眠告状,还没反应过来,懵懵地看着他俩。

    正在这时,被郁忱扣在一侧的手机响了起来。

    郁眠拿过手机,准备开溜,“那什么……,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接一下,很快回来。”

    讲完电话,郁眠在走廊尽头看到了一个刚刚提及的、并且最近一点都不想遇到的人。

    男人立在走廊尽头,手臂压在窗沿,上身前顷,脊背弯出一个弧度,半个小臂垂在外面,姿态慵懒。

    穿了件黑衬衫,扣子解到第二颗,微风涌动,额前碎发拂过眼角,郁眠这才发现他竟然有一颗泪痣,小小的,颜色很浅,点在桃花眼附近。

    很撩人,也勾着郁眠心痒痒。

    郁眠觉得沈修止如果不是老师的话,完全可以靠肉.体吃饭。

    单是这么随意一站,便是一副绝好的风景。

    昨晚临睡前,郁眠想起沈修止拿自己相机看了几眼,特意从床上爬起来。

    然后发现里面其余的东西原封不动,独独少了两张有沈修止出镜的照片,郁眠伤心遗憾到半夜才睡着。

    烤肉店日式装修风格,环境典雅,很适合约会。

    郁眠心里嘀咕,也不知道和“老师”约会的美人儿有多绝色。

    正想着,旁边包厢门打开,一个男人出来,动作粗暴地在沈修止肩上揽了一下,意境直接被打破。

    郁眠遗憾,如果出来个穿和服的女人,从身后将手臂伸到他腰腹,那绝对是荷尔蒙爆棚的诱惑。

    顾行易转身的瞬间,注意到不远处发呆的郁眠。

    又在沈修止肩上快速拍了两下,生怕他没注意到,语气贱兮兮的,“喂喂喂,你学生。”

    沈修止被他刚才那一揽的力道带的偏离窗户,手臂从窗外收回,他又没瞎,从他的学生出现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沈修止皱眉,两根修长的手指掐了下,泛着红光的烟头暗了下去。

    四下扫了一圈,没发现垃圾桶,等再抬起头的时候,沈修止收了不耐的神色,“瞎激动,又不是你学生。”

    顾行易:“看来她昨天平安到家了,你要不要去关心一下,打个招呼?”

    沈修止:“刚谁急着回去打游戏的,走不走?”

    顾行易:“……”

    沈修止他俩所在的位置其实不算走廊尽头,准确来说是走廊拐角处,一端通向前厅,一端通向郁眠那头。

    虽然他话里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却缓步朝郁眠走去,与此同时左手分别将两颗纽扣系上。

    “拍我了没?”

    “没……”

    沈修止停在一步远的地方,瞥了眼她掌心的手机,漫不经心地问。

    郁眠还在发愣,下意识摇头。

    下一秒反应过来,猛地抬头,教授嘴角噙着微笑,正温和注视着她。

    和之前见的时候一样,温文儒雅,可这说的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

    郁眠上下看他,最后将目光落在他指尖。

    “没有就行,今天郁同学很有礼貌。”沈修止语带调侃,“怎么?老师不能吸烟吗?”

    郁眠:“……”

    怎么觉得这人是故意找茬的?

    “没有。”

    见她表情渐渐复杂,在旁边憋笑的顾行易没忍住,也想逗她,“现在光线挺好的是吧,郁同学,这会儿认出我了没?”

    郁眠:“…认出来了。”

    “那就行,还以为郁同学对我有意见呢?”接着刚才的答案回答,说话间,沈修止向前迈了半步,右臂微抬,在郁眠的注视下将烟头丢进她身后的垃圾桶。

    随着两人距离拉近,郁眠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大概是窗外微风将辛辣的味道全部吹散,残余下来的味道很好闻,至少郁眠不讨厌。

    “郁同学,下周二的课不上,下周四可别忘了来上课,迟到可是要扣平时分的。”离开的时候教授又含笑提醒,要多体贴有多体贴。

    “……好的。”

    “那老师先走了,同学再见。”

    “……老师再见。”

    说完,沈修止转身,朝前厅走去。

    等进入另一个走廊,顾行易鸣不平,“人小姑娘得罪你了?怎么每次都吓唬她,脸都吓白了,欺负一个小姑娘有意思没?”

    沈修止一本正经的点头,“得罪我了。”

    “偷拍我两次,胆儿挺肥的,你说该不该吓唬吓唬?”

    顾行易没话说了。

    沈修止讨厌拍照,更讨厌别人偷拍。

    沈修止在国外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好几年,今年刚回国,便立刻被生科院院长挖来景大搞科研,没两天他穿实验服的半身照就被挂在生科院走廊的墙壁上。

    本来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但是他长得帅,在一排秃顶教授的陪衬下更帅了,理工科女生的世界里可不只是公式数据,她们在去实验室的路上见着墙上空降一个这么帅的教授,自然要多看两眼,顺便拍下来给小姐妹们炫耀炫耀。

    所以在沈修止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教室空前爆满,窗户附近围了一圈人,前门后门被堵得水泄不通,便是他本人都被堵在外面进不去。

    真人远比照片上的好看,第一节课过后,热度不减,第二节人数激增,多是前来凑热闹的女生。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还好,可是第二节课以后,沈修止走在校园里,经常会“偶遇”不同的“女同学”,或书不小心掉地上,或直接问他要联系方式。

    这令他颇为苦恼,作为老师,也只能微笑着拒绝。

    此外校园里的学生兴趣广泛,其中就有励志成为某音知名博主的,她在蹭了沈修止的课以后,灵机一动发了条校园最帅教授的视频。

    那位同学本来只有几千粉,根本砸不出水花,可视频却莫名其妙火了起来,转载到各个平台,沈修止被认了出来,个人信息被PO到网上,严重影响他现实生活。

    后来还是让顾行易黑了后台,将转发量大的视频删掉这才消停下来。

    也是因此,沈修止在班里专门强调过不希望无关人等来蹭课,也不希望同学将镜头对准他。

    郁眠有些不忿,但是她又很怂。

    只敢对着沈修止的背影“呸”了两下。

    回到包厢,郁忱专心烤肉,郁宁哀怨地看了她一眼。

    在刚才的一段时间里,郁宁不仅得知自己被沈教授记住,还被堂哥教育了一顿。

    她思来想去,辗转反侧,觉得大事不妙,外香里嫩的肉都失去了它的味道,宛如嚼蜡。

    代课是一门技术活,既要能回答老师的问题,也要能参与进小组同学的团结协作中,并且还要保证不过于突出也不过于垃圾,多一分都有被老师记住的风险。

    现在好了,她的名字和郁眠的样子被老师记住,并且联系在一起了。

    如果她再去上课的话,很可能会被当做代课的,所以郁宁觉得自己应该让堂姐帮她上完这学期剩下的课。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郁眠掏出来。

    【郁宁:我亲爱的眠眠姐!我教授是不是帅破天际美如天仙?您要不要考虑一下继续帮我代课?】

    郁眠嘴角抽了下,这是刚才没被教育好,竟然还敢想这个事情?

    见她看过来,郁宁谄媚一笑,主动给她夹菜。

    郁眠可没忘了她是有多见色忘义,没搭理她。

    在堂哥眼皮子下面郁宁不敢有太大动作,继续发短信。

    【郁宁:哦我的上帝!我的圣母玛利亚!我怎么会有这么美丽善良的姐姐!】

    【郁宁:求求您了!救救孩子吧!】

    【郁宁:我这学期要是挂科,我爹会宰了我的(可怜)】

    ……

    手机一直震动,郁忱朝郁眠这边看了一眼。

    郁眠扯了下嘴角,忙将手机调成勿扰模式,扣在桌子上。

    郁宁:……

    过了会儿,郁眠突然开口:“你教授叫什么?”

    “沈修止。”

    这应该是同意的意思吧?

    郁宁眼中盛满了希冀,闪闪发亮,仿佛堂姐头上悬个光圈,背后插俩翅膀。

    郁眠“哦”了一声,“没事,我记一下名字,以后见到绕着走。”

    郁宁:……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沈修止。好的,我记住了。

    ——拿小本本记下来的鱼鱼

    郁同学。偷拍我。好的,我也记住了。

    ——小心眼的沈教授

    ————

    前三十评论有红包,大家多多收藏评论,谢谢支持~

    郁眠话音一转,语气冷淡,“但是老师提问你回答问题了。”

    “而且课后还留我单独辅导了。”

    “哦对了,老师还说下周上课前要先提问你这节课的背诵任务。”

    郁宁毫不自知地火上浇油:“是不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斥着独属于大学生的青春洋溢,觉得自己又年轻了不少?然后特别感谢我给你这次经历?”

    郁眠气得牙痒痒,恶狠狠挑了两下盘子里的蘸料。

    行吧,既然郁宁主动提及,她不介意提醒她下节上课前还有背书任务。

    一句比一句可怕,像晴天冰雹硬生生砸到郁宁心头。

    郁宁嘴巴半张,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老师没点名。”

    “嗯。”郁宁开心,一副早就料到应该是这样,“我想着就是,昨天突然通知上课,肯定有人赶不来,我教授十有八九不会点名。”

    “姐,昨天上课怎么样?开心吗?”

    因为昨天傍晚发脾气,没和郁忱一起吃饭,郁眠负荆请罪,主动订下餐厅,请他吃晚饭。

    是一家日式烤肉店,薄薄的五花肉放在铁板上,滋滋作响,多余的油脂顺着边缘流出,郁忱负责烤,郁眠和郁宁负责吃。

    “哦。”郁眠应了一声,依旧低头看着手机屏幕。

阅读只想撞先生胸膛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祭炼山河》《甜蜜试婚:容少,强势宠妻》《藏玉纳珠》《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神医废材妃》《玄幻之一刀999级》《从前有座本丸[综]》《暖妻成瘾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48/6758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