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方法

    “哟,你有镰刀,可是没有法力,怎么回事?你抢了鬼差的法器不成?”张池阴森说着,一步步地走向她。

    看得出,张池对她还是有点忌惮。

    这种东西根本不够用,一但别人出手,她肯定露馅。

    可能是想等她先出手,看出虚实。

    正常情况下,后手有优势,可是安禹诺又没学过功夫,最多上大学军训那会儿学过军体拳。

    “要怎么办?总不能死在这里,而且遇上这种奇怪的东西,怕不只死那么简单。” WWW.KanXs.ORG

    “相信自己,利用法器的力量,不要用蛮力。”安禹诺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到人。

    这低沉有磁性的声音,绝对不是粉衣少年,可突然哪里来的声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漆黑的小巷里,一但被瘴气围住就看不到外面。

    安禹诺手里拿着镰刀,心里却是悬着的。她只是个普通人,两次都砍不动鬼。

    现在遇上一个更奇怪的鬼,肯定不是对手。

    就在他得意笑着的时候,安禹诺另一只手突然拿出一个小瓶子,对着他的人脸一阵猛喷。

    “啊!什么东西!”张池立即痛苦的捂住了眼睛。

    但他肩膀上的鬼头没有受到影响,它突然伸长了脖子,甩面条似的甩着脖子突然向安禹诺咬了过来。

    小黑猫再次出手,窜起来就是一爪子呼了过去。

    安禹诺抢回了镰刀,后退了一步。

    她冷静地说:“防狼喷雾,专门为你这种人准备的。”

    她说着,这次是双手拿着镰刀,用力地一刀向张池砍了过去。

    但张池肩膀上另一个鬼头提前有了反应,它拼了命地拖着他的身体转身飞快跑了。

    安禹诺本来想去追,可看了一眼倒在巷子里的女生,犹豫了。

    她这是用计得手,硬刚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还是不要浪了。

    小黑猫程天尨也想去追,可看到安禹诺没动,它停下了脚步。

    这种地方,这个女人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它摇晃走了回来。

    然而这时,安禹诺却探究看着它问:“你怎么这么厉害?”

    她说话间,拿着镰刀一副防范的模样看着小黑猫。

    程天尨一头汗,这女人能不能别这么精?他要怎么办?要暴露了吗?

    现在又不能直接杀了她,怎么办?

    紧急情况下,小黑猫突然歪着脑袋,萌萌哒“喵”了一声。

    那圆乎乎的毛脸上,似乎画满了问号。

    小黑猫用圆圆的蓝色眼睛看着她,很委屈地又奶奶地“喵”了一声。

    安禹诺看着它这卖萌三连,一时无语,她在想什么呢,猫本来就是很厉害的捕食动物。

    粉衣少年这时飘在她身后,闲闲地说:“从生物学上来说,猫的单体战斗力比你这个普通人强。而且黑猫是传说里通灵的物种,女主子,你这是捡到宝了啊。”

    “是吗?”安禹诺现在只能这么想,反正最少小黑猫没害她,每次都多亏有它救命。

    “算了,回来吧。”她说着,向小黑猫伸出手。

    它熟练地自己爬到她的肩膀上。

    粉衣少年这时飘回镰刀里,带着镰刀一起消失,深藏功与名。

    “安禹诺!安禹诺!”卓凯的叫喊声传来,似乎在附近找她。

    安禹诺立即用镰刀对着旁边的浓雾劈去,一瞬间周围又变成之前的模样。

    有路灯有了街道,只是卓凯巧不巧的,就站在她面前。

    那一镰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削下去。

    当场要把他吓尿了。

    “你干什么?我们没愁没怨的!”卓凯委屈地说着,眼睛还有点红红的,似乎是想当场哭给她看。

    “意外,我刚才劈下去的时候,没看到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情况。”安禹诺耐心地说着。

    没办法,对付卓凯这种婆婆妈妈哭唧唧的人,要不好好解释给他听。

    他能跟着她哭唧唧几天。

    “哦。”卓凯似乎是明白了,他疑惑地看了一下周围问,“怎么回事,你又遇上鬼了?”

    “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晚点再和你说,那里有个人。”她说着,指了一下软倒在地上的女生。

    安禹诺眼睛一向很好,毕竟是当医生要做手术的人,她看到那女生的眼睛眨了一下。

    似乎是醒了,只是又闭上了眼睛。

    这种时候,又不能杀人灭口,她只能先把这事放下。

    卓凯叫来了酒吧里的人,让他们帮忙处理了这个晕倒的女生。

    安禹诺出去喝个酒,也能碰到个鬼,还是老实回家宅着吧,心理压力大啊。

    卓凯还是很绅士地送她回来,问清了今晚的事后,这才带着八卦完的心安心回去睡觉了。

    安禹诺拍了拍小黑猫的头问:“你饿不饿?”

    小黑猫怎么说话,只能“喵”她。

    安禹诺又问,你是要和我一起洗澡,还是吃东西?

    又洗澡?!小黑猫立即扭头,小短腿打着颤,向自己的小碗走去。

    “嘁,就知道吃,猫不都爱干净吗?”安禹诺无聊吐着槽,她当然知道,猫不比人,不能天天洗澡。

    她给小黑猫准备了一些鱼肉,就去洗澡了。

    程天尨埋着脸吃着东西,回头看了一眼,听到浴室里的水声,他想起某些画面,不由身子抖了一下。

    “太可怕了,要早点把这个女人弄死!”

    它大口吃着鱼,这样想着。

    安禹诺洗完澡换了睡衣出来,她擦着头发,习惯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包,准备着明天要用的东西。

    这时她翻出那个装了酒的密封小药盒。

    她一时好奇,拿出来看了一眼。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宿舍里好像有之前卓凯整蛊时留下的试剂,她看着时间还早,闲着没事决定试一下。

    她把小药盒拿到桌子上,然后小心的打开。

    正在吃鱼的小黑猫突然又闻到那股难闻的骚味,它立即转过小圆脸四处看。

    很快它看到安禹诺那个女人正拿着,那种有着骚味的酒放到鼻子前,莫不是要喝啊。

    它立即惊恐地炸起了毛,转身向那个蠢女人跑去。

    安禹诺正准备拿起那个酒,再闻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古怪。

    可这时,小黑猫突然窜了过来,毛茸茸的身体一下撞在她的手臂上。

    药盒里的酒,一下子洒到她的脸上。

    “笨猫!你在干什么!”安禹诺赶紧起来,去洗脸。

    程天尨嗅了嗅残留的酒,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喵的,果然是下作的妖怪,居然用这种东西。”

    粉衣少年感觉到动静冒出来,“老大,什么情况!”

    “滚!”程天尨一脸冷漠地赶走他。

    “好吧,酒都没了,也没得化验了。”安禹诺洗完脸回来,看到萌萌正支着小短腿睁着大大的,圆乎乎地看着她。

    “又卖萌,懒得理你。”她说着,突然有些困了。

    也没多想,就先回去睡了。

    程天尨跟了过去,看着睡着的她,他依旧猫脸凝重。

    “我看你这么丑,大概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很难闻的骚味,难道是黄鼠狼不成?”安禹诺脸洞大开地说着,激怒他的同时将镰刀转了一个方向,刀口向下,横在面前。

    说他骚就算了,还说他丑,张池被气到,突然向她扑了过来,“你找死!”

    安禹诺立即单手拿着镰刀横砍了出去,但是她力量小,即使一双手也不一定砍得动张池这种壮年男子,更何况单手。

    “你到底是鬼还是怪物?”安禹诺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同时伸手到自己包里摸了一下。

    “我吗?你说呢?”张池很谨慎,不轻易出手,也不透露自己的虚实。

    这么小心翼翼的,以安禹诺的分析,他应该不算特别厉害,不然也不会总对女人出手。

    她的镰刀立即被张池抓住,他冷笑着说道:“哈哈哈……”

    他心想,正是顾虑太多了,这个女人就是个傻子,他和女人打了这么久的交道,女人的一点力道哪里是他的对手。

    当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毕竟他很早就有传说是靠女人出位,那应该早就有奇怪的能力。能活这么久,总有些保命的本事。

    她一个菜鸡遇上一个老鸟,硬刚肯定有风险。

    只是言语间试探着,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

    “安禹诺,你看哪里?难道你还在想找地方逃吗?”张池重叠的恐怖男声再次响起。

    安禹诺赶紧回过头,作为一个医生,这时候,她虽然有点慌,但大脑还是在高速地思考着。

    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所有信号全部失灵,是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阅读家养地狱猫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神基因》《未来天王》《调教初唐》《绝世武神》《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你是我的吸血鬼》《诸天至尊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83/6759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