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1)

    若不是被绑着手,梁洛洛真想抚摸他了:“倒觉得不像过了六年。” WWW.KanXs.ORG

    邹程司:“我也是。”

    邹程司眼眸幽深:“不是。”

    梁洛洛轻轻啊了声,她喜欢这种感觉,这种用行动来表达的强烈。

    梁洛洛勾着他的脖子坐起身来,望入他的眼睛:“邹程司,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邹程司:“是。”

    一切感觉统统复苏。

    仿佛庞然硕大的春天碾压过境,万物倒塌,只能听到血液在流动,以及叫嚣。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时间回到此刻。

    记忆复苏。

    感觉复苏。

    邹程司拿过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烟,点燃,抽了一口。

    梁洛洛:“又开始抽烟了?”

    邹程司:“不是你让我兴奋时才抽烟吗?”

    所以他的意思是他现在很兴奋?

    梁洛洛直起身用目光细细描摹他的面容。

    头发,到脸型,到额,到眉,到眼,到鼻梁,到嘴唇,再到下颌,甚至喉结。

    他真是变化不少,彻底从男孩成长为男人。

    原本他的气质就是沉的,但现在是重,就像一杯渐渐冷下来的咖啡,稠、厚,韵味绵长。

    梁洛洛蜷起被子里的腿,撑着下颌:“邹程司,这几年你发生了什么?”

    邹程司抽了两口就转身按下烟头:“没什么。”

    梁洛洛:“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

    邹程司:“你不也变了吗?心愿实现了吗?”

    他仍然避而不谈自己的事。

    这倒还是以前的邹程司。

    梁洛洛摇头说:“没有呢,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已经住在我家里,还给我爸生了个儿子,现在他们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邹程司笑:“你也住在那里?”

    梁洛洛眼眸含笑看他:“当然呀。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给她们让位置?我的性格是就算不舒服,也要膈应死别人的哦。”

    这种语气和态度,是他认识的梁洛洛。

    真喜欢。

    邹程司喜欢她身上的锋芒,以至于去亲了亲她。

    梁洛洛端着柔媚的笑容,眼睛瞬也不瞬。

    邹程司倒不觉得这是深情,只是以前那种巧笑嫣然的加强版,习惯性地笑容。

    她显然比以前更懂男人,进步不少。

    说话声音是低的,带点鼻音,仿佛只能够让你听到,也只说给你听,亲密极了。

    看人时的小动作很多,被亲时的动作也很多,不仅仅是屏住呼吸,也不仅仅是回应,而是会会伸出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肩膀,目光在他的脸上逡巡,甚至会拨过头发。

    她的头发更长了,如海藻似的散在身后。

    容貌完全长开,少女气息褪去,是浓烈美艳的,气质仍然张扬,甚至于馥郁,仿佛是朵盛开的花,只要靠近就能被她身上那种迷人所吸引前去,将熟未熟,诱人采撷。

    邹程司低眼:“这几年你有过几个男人?”

    梁洛洛侧头,仿佛没想到他这么问:“你介意?”

    邹程司说:“我只是在确定,我需要打败几个人才能得到你的垂青。”

    梁洛洛轻轻“哇”了声:“第一次在你的语气里听到了这么强烈的欲望,不得了。”

    她现在觉得邹程司有种非常巨大的,她形容不出来的气场了。

    梁洛洛:“我现在跟隋和在一起,还算不上男女朋友,只是一起出来玩。有个小开在追我,还有个酒吧老板,说能为我做任何事,其余的就不说了。”

    邹程司知道她会很受欢迎,侧头看他。

    梁洛洛:“有信心打败他们吗?酒吧老板可是说连杀人放火也行。”

    邹程司:“嗯。”

    梁洛洛说:“真的吗?”

    邹程司过来抱住她压近眼睛:“真的。”

    梁洛洛与他极近地说:“那我倒要看看了。”

    他们长长地接吻。

    刚开始已经有过一轮了,现在是余温,可这余温漫长延绵无比,小火微醺,舌尖浅浅交缠。

    被单从梁洛洛的身后滑下,邹程司抚摸她的背,手指滑过她海藻般的长发。

    梁洛洛在火热中稍微停下来:“是什么把你改变了?”

    是她吗?她想不至于。

    可他现在进攻性这么强,让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仿佛变了一个人。

    邹程司垂下眼说:“很多事。”

    梁洛洛并没有问是什么事,像以前一样,仍然不到互相探究对方最隐私的时候。

    她只问:“跟我有关吗?”

    邹程司:“有关也无关。”

    梁洛洛:“为什么?”

    邹程司:“起始原因不是你,转折点是你。”

    梁洛洛:“我大概明白了。”

    她再次凑过去,抬起眼看他:“你真的能为我做任何事?”

    邹程司:“只要不阻碍我目前想做的事,都可以为你做。”

    梁洛洛笑:“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邹程司伸手抚摸她的脸,眼眸里是浓重的。

    现在这样欲望浓重的他非常迷人,梁洛洛喜欢。

    梁洛洛问:“你为什么做律师?”

    邹程司答:“怕你太漂亮,被人告。你呢。”

    梁洛洛笑:“模特。”

    “很适合你。”邹程司拿起她的手亲吻手背,眼神不离她,仿佛都从对方的眼睛里勾出长而细的线来。

    不得了。

    隔了六年,他们之间的吸引力还是这么强,梁洛洛甚至觉得,就算他们没有以前的回忆,也许也会天雷勾动地火。

    梁洛洛问:“邹程司,你为我做事的代价是什么?”

    邹程司盯着她,过而才说:“上床。”

    梁洛洛挑眉:“这么简单。”

    梁洛洛抽出手,在被子里用脚踢了踢他:“帮我把包拿过来。”

    邹程司低下身给她捡起包。

    梁洛洛从包里拿出三只三支口红,分别旋起:“喜欢哪支?”

    邹程司眼神示意了其中一只。

    梁洛洛说:“还是玫瑰红,你口味没怎么变呀?”

    再从包里拿出化妆镜。

    梁洛洛微微张开嘴唇,一点一点碾磨似的涂上。

    邹程司盯着她。

    画口红对于男性来说,是个绝佳的诱惑时刻,充分显示女性魅力。

    他甚至不确定,梁洛洛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为了诱惑他。

    现在,她更美艳,更撩人,却显然不会再轻易动心,笑着,目光里却有探究,打量,甚至有精明和狡黠。

    她在问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才能帮她做事。

    梁洛洛喜欢画口红的瞬间,那种感觉跟穿上高跟鞋,戴上王冠的感觉类似,让人感觉自己充满诱惑,战无不胜。

    画完之后,她抿了抿唇,看了眼邹程司:“没有其他条件了吗?”

    果然,她是故意的。

    邹程司说:“没有。”

    梁洛洛旋好口红,凑过去,勾住他的脖子:“那说定了哦。”

    邹程司垂眼看着她的发旋。

    一只手托着她的脸,让她仰起脸,低头亲她。

    梁洛洛笑了下。

    邹程司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新鲜,禁锢,强大。

    他的锁骨到胸口部位有条长长的刀疤,而以前是没有的。

    所以在这六年期间,除了她的离开,应该还有别的事,让他有如此大的转变。

    现在的邹程司好像一头猛兽,充满危险。

    难道以前,她碰到的是关在笼子里的邹程司吗?

    不过,这样真的好刺激。

    她最喜欢刺激了。

    梁洛洛用手轻轻滑过疤痕,然后,一下一下,亲吻着,用黏腻的口红和火热的唇。

    如果他愿意为她做事,她也不介意在姿态上屈服。

    梁洛洛回到住处。

    把包直接扔在桌面上,架起腿,坐在宽大的客厅座位上玩手机。

    不二臣。

    她果然没有猜错。

    他是她的不二臣。

    梁洛洛唇角勾着笑,点开邹程司的头像。

    点开。

    再缩小。

    她不打算看他的朋友圈,不打算了解这过去六年的他。

    现在的他已经足够吸引她。

    徐音荷从楼上走下来:“姐姐,你回来了,家里有当归红枣汤要不要喝?”

    梁洛洛撩头发:“好啊,你给我端过来。”

    徐音荷走进厨房,端了出来放在她面前:“姐姐喝汤。”

    梁洛洛斜靠在椅子上,打量了一眼她,嗯了声拿起勺子,舀起汤轻轻吹了口。

    徐音荷站在她旁边没有走,等梁洛洛喝了一口之后才问:“姐今天是跟隋和一起出去了吗?”

    梁洛洛:“是啊。”

    徐音荷:“那怎么这么早回来?”

    梁洛洛撑下巴:“因为天天待在一起也会腻的呀,我又不喜欢天天被一个男人缠着。”

    徐音荷看了眼梁洛洛的后脑勺没说话。

    梁洛洛喝了一口就放下勺子:“这汤也太甜了吧?高师傅是不是没用心做啊,他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徐音荷回:“也许是忘了。”

    梁洛洛起身,拿起包:“那下次你记得,别端这么甜的东西给我,我不喜欢。”

    梁洛洛根本就没正眼看她,直接上楼。

    红裙的背影非常惹眼,高跟鞋咯咯扣着楼梯。

    徐音荷高声说:“姐姐以后别穿高跟鞋上楼,爸爸刚睡下,吵醒就不好了。”

    梁洛洛转身看她:“那我应该去见见他了。所有爸爸看见亲女儿回来才最高兴,哪顾得上什么被不被吵醒?”

    徐音荷:“不过爸爸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太吵他为妙。”

    “你提醒得真对,我的确应该多花时间陪陪爸爸了。”梁洛洛笑着把双手趴在楼梯上,一只手撑着下颌,“谁叫隋和总是约我出去,音荷,以后你交男朋友,千万不要交这么缠人的呀,很烦的。”

    梁洛洛起身看了眼她,上楼了。

    邹程司:“除了你还有谁?”

    梁洛洛串过领带:“我可没这么变态。”

    邹程司笑:“那也许是我变态。”

    梁洛洛笑:“那就好。”

    梁洛洛可不希望别人对她念念不忘到花六年时间来找她,那样她的罪过可大了,虽然她喜欢这样。

    干柴烈火。

    这么多年不见,看见梁洛洛的第一眼,是想把她绑起来。

    梁洛洛轻轻看了他一眼,他有些改变呢。

    结束后。

    梁洛洛趴在他身上,许久没有闻过他的气息,居然有点怀念,她看到在一半时就被拆开的领带,起身在他脖子上重新打领结:“从哪学来的这些?有什么漂亮的大姐姐教你了吗?”

    上前重重咬她的唇。

    曾经熟悉无比的身体在蠢蠢欲动,连皮肤都在燥热起来——或许从他们今天开始,被彼此目光打探到的时候,他们曾经有过的浪漫时刻,一百多天的缠绵与温柔,就已经像温火在持续炙烤着彼此。

    梁洛洛看着邹程司深黑色的眼睛:“我们是六年没见了吗?”

    他们四目对望,气息相闻,接吻。

阅读跗骨之毒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恶魔就在身边》《覆汉》《未来天王》《大王饶命》《大道争锋》《我的1979》《十恶临城》《全球高武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093/6759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