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乱与阴谋(二)

    我从不属于我丈夫,不属于这个国家,对,我不属于冈瑟,也不是什么王后……我是伊顿公国的伊莱扎公主!

    我只是想回家!

    香甜芬芳的酒液洒落衣襟,泰莱莎极力稳住身形,奈何身高这一优势让她完全做不成在大浪里巍然不动的礁石。她在虎背熊腰的人之间找到一二缝隙,极力伸出手,向同样被卷进来的蕾拉呼唤着:

    国王和王后并肩同行,即便没有王太子同行,从他们身上散发的光辉也依旧光辉夺目。

    人群蜂拥着向前涌动,连带着远远观望的冒险小队也不由自主地被裹挟进去。

    伊丽莎白不自知地颤抖着,灵魂在躯壳中尖叫:

    冈瑟三世体贴地问道,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没,没什么。” WWW.KanXs.ORG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他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王子看上去心情低落,在确定父亲和母亲在一起后,就独自一人走到角落,任由蜂拥而来的人群将自己淹没。

    “怎么了,亲爱的?”

    “啊!”

    两人逆着潮流的后退不出意外地撞到了人,穿着考究服饰,手上还端着酒杯托盘的侍者狠狠瞪着女剑士。

    酒杯里的琥珀酒被这么一撞,早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正在托盘上肆意地晶莹流淌。

    “无礼的南方乡巴佬!竟敢冒犯平克顿家族的尊严!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允许你踩在王宫的地板上?”

    侍者气得脸色通红,看向两人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俯视的脸庞满是蔑视。念及酒杯里的酒只剩半杯,主人的脾气又暴躁,没有酒定会大发雷霆,侍者也顾不得继续纠缠,往桌上堆叠的酒瓶疾行而去。

    “对不起。”

    泰莱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她感到胸腔和喉咙都被一大团棉花堵住了,酸痛憋闷,连续不断地无视和羞辱让她不停回忆起参与子爵舞会时的难堪。

    乡下女人生的乡下丫头怎么会是子爵的女儿,看她那粗鲁的样子,一定是个利欲熏心的冒牌货……

    还不快把她赶出去……

    一切都仿佛过去重演。

    “看啊,尊贵的阿尔弗雷德殿下请来的乡下丫头,竟然胆敢冒犯平克顿的仆人。你们英明神武的王子殿下看起来不像是个自甘堕落,和平民混在一起的人啊。”

    克莱芒五世毫不留情地对人群中的小小混乱点评着,从卑微的平民到高贵的王子,肆意讥笑似乎为他扭曲的心灵带来了一丝快乐。

    鲍里斯感到不适,和这位伊顿国王接触得越深,他就愈发能感到克莱芒五世除了野心和复仇之外,还存在着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不过再三背叛主人的家伙,只会被当成众矢之的,于是他选择了聪明人的做法。

    “或许只是一时兴起?王子有时候十分随和,随和到了能毫无异色出入贫民窟的程度,任由那些不知道他身份的贱民走过来攀附他,他的得力助手——现在的城门官卢卡斯就是这么来的。”

    “那个女孩身份虽然低贱,可身材还算娇小玲珑,皮肤粗糙发黑,但那头火红的长发也足够引人注目了。而且,陛下,你看,她的眼睛,是紫水晶一样的颜色啊!我几乎从没在人间见过紫色眼睛的人类,光是这一点,她就能成为所有人追捧的目标。”

    随着宫相惊讶的赞叹,克莱芒五世更加认真地端详着远离人群,看上去落寞异常的女剑士,随即失落地移开目光。

    要是在从前,他早就……早就……

    哪像现在,只能远远地躲在舞会一角,用渴望而嫉妒的目光望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对对男女,胸膛燃烧而起的心火几乎要把他烧成灰烬。

    他谢绝了所有巴上来的风流妇人,甚至连王后也不敢再娶!

    “事情安排得如何了?”

    克莱芒五世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对着身边问道,依旧一副羞涩神情的门德尔松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

    “都安排好了。我们用了特制的‘普路托之吻’,保证很快发作。那东西不是毒·药,挥发极快,而且是分开来放的,保证那些庸医检查不出什么。伟大的冈瑟国王,在酗酒过度之后,身体终于不堪重负,蒙主召唤了。”

    门德尔松语速飞快地叙述了一遍,克莱芒五世则漫不经心地听着,眼神在无数个头顶上掠过,像是在寻找什么,又像什么也没找。

    “咱们搞得艺术些,让我尊敬的妹妹来履行这一光荣的任务如何?妻子杀死丈夫,多好的戏码!她又是我们的公主,那就更妙了!”

    克莱芒五世情不自禁地用上了咏叹调,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恶质笑容。忽然,他看见了一片月华般流动的浅金光泽,阴沉的眼眸中燃起了兴味的火焰,却未看见身旁的门德尔松陡然嫉妒的表情。

    “哦,她生的儿子倒是挺不错的,不知折断他的骄傲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再次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的鲍里斯宫相攥紧了酒杯,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让王后当众杀死国王?!

    真是最大胆的剧作家也不敢这么编排,最恶毒的小说作者也不能有这样的构思!

    真是……绝妙极了!一场大戏就要开锣!

    鲍里斯激动地喝光杯子里的酒,为主人深深战栗。饶是他已经过了为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的年纪,还是忍不住要为克莱芒五世天才般的魔鬼计划而鼓掌。

    宫廷生涯虽然充斥着诡计和悲剧,可与伊顿国王的阴谋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有什么能比让一个帝国崩塌的计划更恢弘呢?

    没有,那毁灭的光辉与垂死的哀鸣举世无双,令人心旌摇曳,心醉神迷,让他这颗早就干瘪麻木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

    就在那晶莹的琥珀色液体盛入水晶杯中时,一道浅紫色的倩影悄然而至。

    “你发现了什么?总不会是埃斯特斯又偷跑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他乳母总是心软。”

    赫卡特手执银刀,正在切蛋糕,锋利的刀刃将奶油做成的美人脸庞划为两半。

    北地女巫依旧是深紫长裙的装束,没有刻意加装宝石,也没有故作朴素,圆锥尖顶帽紧紧固定在发髻上,尖顶垂下的丝绦轻轻摇曳着。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坐着,妖冶而魅惑的气质依旧无可阻挡地散发着,招来无数垂涎又忌惮的目光。

    紫裙侍女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赫卡特的神情有那么一瞬严肃了起来,随即又恢复了那种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随他去吧,我早就不掺和什么国家大政了,他们要闹,那就随他去吧。反正我只是个可怜的,离婚的女人,一个微不足道的公主。”

    紫裙侍女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在塔里呵斥埃斯特斯殿下的时候,赫卡特公主可不是这幅作态。

    赫卡特眯起眼,丰润的朱唇上竖起一根纤白的手指。在用下半身思考的男士那里,这是欲拒还迎的邀请,可紫裙侍女却明白,这是警告她闭嘴的意思。

    “魔女血统流传十分困难,拥有实用天赋的女子就更难搜集了。”赫卡特慢吞吞地说,象牙扇展开又收拢,“恰好,你是我的‘女儿们’里相当有天赋的一个,所以——不要让我失望。你知道,让我失望之后,我都会充满爱心地‘告诫’她们回归正途的。”

    “这件事情,一个字都不要说出去。”

    “光芒万丈,无人能比……”

    女剑士继续喃喃着。

    “要是能回去,足够我对酒馆里的人吹一辈子牛了!”蕾拉的冷笑声打断了女剑士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觉得这就够了!”

    “这边,蕾拉,别摔倒了!”

    兽人盗贼的处境比她好多了,娇小的身形和灵巧的动作让盗贼在人群里像条活鱼般游刃有余,轻易地叼住了泰莱莎略带薄茧的手指,不知怎么七拐八拐地,就把身形笨拙的女剑士带出了人群。

    “简直,简直像在做梦一样。”

    “是啊。”

    泰莱莎失落地叹息一声,理智地终止了自己的幻想,沉湎于过去的伤痛,对自己全无益处,只会把伤口撕得越来越大而已。

    泰莱莎神情恍惚,看向人群的眼睛里闪动着盗贼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的光芒。

    那是希冀、欣羡、伤痕和绝望。

    或许是自我安慰起了作用,又或者冈瑟三世宽厚的目光让她发觉了丈夫并不知道这个事实,王后只颤抖了一小会,就又恢复了优雅中带着几分傲慢的姿态。

    王后又想起了那枚黯淡无光的砗磲胸针。它是如此平凡,平凡到如混入海洋中的水珠般,毫不起眼,却又有着非同寻常的魔力,几乎夺走了她所有的灵魂。

    因为那是她背叛的证据。

    当这个念头在脑海里炸响的时候,伊丽莎白的心跳在刹那间激增。她甚至不顾仪态地饮下一大杯琥珀酒,借着上头的酒意冲淡紧紧攫住心脏的恐惧,勉强对着冈瑟三世露出端庄的笑容,亲密地挽着他的手,仿佛两者从不曾分离。

阅读当我从棺材爬出来以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宋时归》《直播之恐怖进化》《天才召唤师》《凶案倒计时》《公主嫁到》《[综]直播坑略男神》《万能兵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106/676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