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门生们听了,先是愣了几分,随后便迎了狐帝进山门。

    雾涟望着一眼望不尽的蜿蜒山道,道旁雪松迎风而立,越往上她便觉得四周温度越发的低,脚下的石阶也逐渐覆上了一层冰霜。

    万阶石阶过了一半,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着素白的少年朝着狐帝作揖。

    狐帝低头给了她一个白眼,“让你平日里贪玩不知道修炼,把仙灵之力存于膻中转过内丹再由内丹游走进筋脉,这样就不冷了。” WWW.KanXs.ORG

    雾涟照着狐帝教的方法试了一下,果然有效。

    雾涟翻了个白眼后也就随她爹怎么说了,跟着应付就好了。

    门生们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有将目光移到了狐帝手里揪着得这个俊朗少年,“道尊正在炼药,敢问狐帝这位是?”

    狐帝瞥了一眼雾涟开口道,“这是本帝的义子。”

    一路不带停歇的到了霜湖山脚,任凭雾涟怎么挣扎,狐帝都死死地抓着她后颈不松手。

    待他们看到狐帝那头烧焦的白毛后,便相视一眼憋住了笑意。

    狐帝瞪了他两一眼后摆了摆手,开口问道,“你家道尊可在啊?”

    宜秀听了急忙跳起了几丈远,捡起惊掉了的剑,作揖回道,“殿下说笑了。”

    狐帝看着这两人,头疼的揉了揉脑壳,叹了口气,“你两聊上了是吧?死老头还等着呢。”

    听到狐帝的话后,宜秀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两一眼后便直接往山上走去。

    雾涟笑意浓浓的看着逐渐走远的宜秀,推了她爹一把,“爹,你怎么不早说啊?”

    “早说什么?”狐帝被她问的一头雾水。

    “早知道霜湖的人都这么好看我就不想着逃跑了,也就不用浪费我那颗草了。”雾涟笑嘻嘻的抬头看着狐帝道。

    “你还想跑?门都没有!嗯?草?什么草?”狐帝说话这句话后,忽然脸一抽抽,随后手脚也不听使唤的抽起来,最后整个人扭动在霜湖山的寒风里。

    “你这个臭丫头!”狐帝一边抽搐扭动一边夹着舌头口齿不清的怒道。

    “爹,两个时辰后就好了,您保重!剩下的草留给您,以后看谁不顺眼就用内力炼化了将气体灌进衣服里!无色无味可灵性了。孩儿在这玩耍一阵子,无聊了便来看您!”雾涟心虚的吞了口口水,将剩下的半颗蕴流草放下了狐帝脚边,缩着脖子从狐帝身边一溜烟的窜了过去,跟上了宜秀。

    “狐帝他老人家怎么了?”宜秀不解的看着在风中不停地摆着各种奇异动作的狐帝担忧道。

    “你不懂!这是我们狐族特有的欢送仪式。”雾涟拍了拍宜秀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宜秀似信非信的看了眼异常妖娆的狐帝,又回头看了眼义正言辞的雾涟,“这样的吗?恕宜秀孤陋寡闻。”

    雾涟推着宜秀一路往上走,还不忘回头给她爹做个鬼脸吐舌头。

    上山后,雾涟被山上的美景所惊呆了,她从小生活的东荒大地上常年四季如春山花烂漫蝶舞蜂盈,见惯这满目繁花姹紫嫣红的世界,突然见到了冰川霜雪过目之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偶有几点珠翠莹绿点缀,这般清新凌冽的景象免不得惊叹几声。

    “这也......太好看了吧。”雾涟眼睛都不带眨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感慨道。

    他们方才走过的万里云阶对面一挂飞流千尺的瀑布从高耸入云的峦峰中滂沱而下,隐隐薄雾中几棵苍松盘踞石峰伴水而生,鹤桓云隐间,鸣声忽近远。

    “看习惯了也就这样吧,快些走,师父还等着呢。”宜秀轻笑一声,拉着她便往瀑布后的峦峰走去。

    “还要走啊?这不....不是已经到了吗?”雾涟指着四周练剑的弟子还有宫宇问道。

    宜秀转头回道,“殿下有所不知,这里是昙仪广场,是弟子们日常修炼之所,后面的宫楼都是各大世家的门生弟子所住,再往上便是不归桥途,与不归途连着的那座山叫月清崖,那里才是师父和亲传弟子的住所。”

    雾涟点了点头笑道,“叫我雾涟吧,别一口一个殿下,生分了。”

    她刚开口说出自己的名字就后悔的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她爹千叮咛万嘱咐,转眼间全忘了。

    “雾涟?我记得涂山小殿下也叫......”宜秀停下脚步看着雾涟挠了挠头。

    “兄弟你记错了,我那个义妹叫莲梧!我们两名字很像的!”雾涟连忙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搭上了宜秀的肩膀,眨了眨眼睛严肃的打断了他。

    “这样啊......”宜秀点了点头,不在多做思考,带着她一路往月清崖走去。

    九转十八弯后,雾涟都被绕晕了,宜秀的脚步也终于停了下来。

    “静雅堂?”雾涟看着匾额喃喃道。

    “师父喜静,且为人雅正如玉,不喜污秽、不喜急躁、不喜他人触碰、不喜......”宜秀认真的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的数了出来。

    “停!”雾涟双手插在胸前摆了个叉,抬头看着宜秀问道,“你师父他老人家规矩这么多的吗?”

    “多?没有啊?”宜秀正经道,“喏,这是山规你先看看吧,等师父传召就可进去了。”

    说罢宜秀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砖头厚的书册递给雾涟。

    “大哥!你哪掏出来的啊?那么厚?”她张大了嘴巴看着宜秀手里的门规书,问道。

    “灵墟啊,修炼者都有,你不会......”宜秀挑眉看着她笑道。

    雾涟白了他一眼,小声嘀咕着,“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罢一手抢过山规册看了起来。刚翻了两页她便已经被书册上密密麻麻的不可不可弄晕了。

    直到她看到了最重要的两条......

    过卯不起者,罚。

    过戌不休者,罚。

    雾涟只觉得两眼发黑,腿下发软,直直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都是什么要人命的规矩啊!”雾涟看着手里的门规册,用力的摇着头,随后将书册扔在了一边。

    “诶!不可,这规矩是师父亲定的,怎可随意丢扔。”宜秀急忙将书册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雪晶,宝贝似的藏好了。

    雾涟微张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木讷附和的点了点头。

    天呐,这霜湖的人也忒闷木头了吧?

    雾涟暗自摇了摇头,想着这些血气方刚的徒弟活生生的逼成了这般!那老头铁定凶神恶煞,不近人情。得找个机会溜之大吉才好。

    正当她思量间,静雅堂的松檀木门打开了,一声如这霜雪般清冷的声音从室内传了出来。

    “进来吧。”

    这声清冷将雾涟生生的从魂游状态牵了回来。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心中疑惑道,这声音......不像爹说得那样是个老头啊?

    在宜秀的带领下,雾涟走过了栽满白梨树的庭院,拐进曲折的回廊,走了许久这才绕进了正室。

    “师兄师兄!我有点紧张,师父凶不凶啊?”雾涟站在紧闭的木门前扯了扯宜秀的衣角小声问道。

    宜秀被她这声师兄叫的心情特好,笑道,“师父是天下最好的神仙,怎么会凶呢?”

    雾涟吞咽了一口口水,深呼吸了几下,视死如归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入门便闻到了一股雪莲松香,雾涟抬手撩开水晶珠帘往里走去。转眸不经意间瞥到了檀木兰锜上的一柄泛着幽蓝银光的剑,这剑一瞧便不是凡品。

    本着没有摸清混熟别人地盘不能轻易惹事的原则,她收回了目光绕过一面薄纱屏风,一个挺拔的身姿立在圆竹窗前,赏着窗外双鹤排云嬉戏,那头长极膝的银发用白玉发冠束起了一半,另一半则如山门口的瀑布一样倾洒在那袭月白长衫上,不知是霜雾效果还是如何,他整个人都好像蒙了一层浅淡薄光,即便静静的站在那也是风姿独秀,神韵超然,清冷独绝。

    光看着背影,雾涟便已经觉得这个神仙好看的让她头晕目眩。

    正当她痴望时,那谪仙忽然转了身,一双沉静到毫无波澜的浅银眼眸直望过来,目光凌厉到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看穿一般。

    雾涟心虚的伸手紧紧的捂上了胸口伏灵,僵硬的呆在原地。

    他走上前几步,将雾涟仔细端倪了一番,随后清冽的目光便定在了她握在胸口的手上。

    “不必紧张,本尊问什么你便答什么。”

    “是....是!”雾涟有些结巴的回道,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可没出息的腿一软这就样猝不及防的跪了下去。

    啧!雾涟啊雾涟!想你东荒小霸王怎么在这霜湖山怂成了这样?

    雾涟闭着眼满脸受挫的暗想道。

    不过没事!这种时刻必然是福至心灵,她急忙俯身开口拜道,“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狐帝何时收你为义子的?”他倒也没管这一拜,居高临下望着雾涟不急不缓的问道。

    雾涟低着头,但是明显能察觉到头顶那道可以把人看出骷髅来的视线半分都不曾离开过她。

    “自然是我还不记事时。”雾涟握着紧张的小拳头回答道。

    他仿佛轻笑了一声,雾涟听得不正切,抬眸一看,刚好对上他那双寒冰般的眸子,吓得她一哆嗦急忙转开了视线。

    “你知道我霜湖不收女弟子吗?”

    听得他的话后,雾涟猛然起身抬起头看着他正经道,“我是男的啊!不信你摸摸!”

    说罢抓起他的手往自己胸前一摁。

    眼前谪仙般的人显然被她突如其来的举止惊到了,雾涟看着他眸间的波动调皮笑道,“师尊这下信了吧?”

    “放肆。”他皱眉怒道。

    雾涟脑海中突然回想起来方才在门外时宜秀对她说得话,不喜他人触碰.......

    “那个,师尊......”雾涟刚想开口辩解便被他打断了。

    “罢了。”

    罢了?这是不打算罚她了?雾涟心中一阵欢喜,这个师尊没有她相信的这么不近人情嘛!

    “对了师尊,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啊?”她往前站了几步,离他更近了几分笑问道。

    他垂眸看着雾涟片刻,随后缓缓开口道,“本尊不问无用的问题。”

    雾涟一听,这就不高兴了,“这怎么能是无用问题呢!”

    “本尊既已知晓再问不是无用?”

    “那师尊你叫什么啊?”雾涟瘪着嘴轻哼了一声,随后开口问道。

    迟迟等不到回应,她抬头看着他,发现他神色淡漠的望着窗外似乎在思考什么。

    “师尊?”雾涟轻唤了一声,他回眸对上了雾涟那双琉璃眼眸。

    “须臾万年,许久没人这般问过我了。”他转了眸光,落在了腰间挂着的一串青魄流音坠深沉了眸色。

    雾涟顺着他的目光缓缓望去,瞧见了那串淡青色的流音坠。

    瞧这模样,睹物思人了吧?雾涟摸着下巴想到。

    他收敛了眸中多余的深沉,转眸看着雾涟回道,“本尊名唤,道衍。”

    “道衍......”雾涟只觉这名字十分好听,也十分符合他的气质身份,便不禁忍不住复述出来。

    这声复述刚巧被端了茶水上来的宜秀听到。

    “你太放肆了!怎可直呼师父名讳?”宜秀放下茶水小声训斥了她几声。

    未等雾涟出声,道衍便开口道,“无妨,随她吧。”

    “诶?师父?”宜秀不解的看着道衍又看了看雾涟。

    道衍随手一翻,一个琉云净瓶便浮空出现在他手上,指尖一点,瓶身流转落于宜秀手上,“去中山门把狐帝请上来。”他边说边睨眸看了雾涟一眼。

    这一眼把她看的够呛,“那个师尊!我爹他可能都回涂山了,要不先教书练剑啥的你看如何?”

    宜秀点头领命便往门外走去。

    半柱香不到,雾涟便听到了一声怒吼由远逐近。

    “小兔崽子!我剥了你的狐狸皮你信不信!”果不其然,外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一袭淡绣莲纹的黄白撞色长袍随着一股寒风一同涌了进来。

    雾涟一哆嗦,尴尬的抬头看着她那盛怒的爹,傻笑。

    “你!你知不知道你爹在那寒风刺骨的山道上冻得差点就找你娘去了!你个小没良心的!”狐帝伸出手指戳着雾涟的脑门怒道。

    “爹爹爹!我错了我错了!别戳了,疼!”雾涟急忙乖巧认错。

    狐帝怒火正盛,这一戳更是没完没了了。

    雾涟边道歉边躲,实在无处可躲了只好窜进道衍怀里,死死地抱着道衍说道,“师尊你再不救徒儿,徒儿就要被我这狠心的爹打死了!”

    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狐帝的一指禅停在半空,宜秀张大了嘴不满脸不可思议。

    “小老哥你冷静点!孩子还小不懂规矩.......”狐帝率先反应过来,生怕雾涟被道衍揪着尾巴扔下霜湖,紧张的看着道衍道。

    道衍抬手推开了她,随后将她往后一推护在身后,看着狐帝开口道,“本尊喜静。”

    狐帝顿时被怼的说不出话来,自家女儿给自己下毒,结识一辈子的好友突然变得他都不认识了。

    狐帝清了清嗓子,意味深长的看着道衍说道,“好好享受你这为数不多的安静日子吧。”

    说罢看了一眼雾涟笑道,“在这好好改脾性,听这死老头的话,受气了就跟家里说本帝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我的儿子。”

    雾涟乖巧的躲在道衍身后拼命的点头。

    “爹要走了,出来送送我。”狐帝突然满目慈爱的看着雾涟,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雾涟掺着狐帝走出了静雅堂,自责的说道,“对不起爹,我错了不该对你下药的。”

    “傻孩子,你做什么爹都原谅你!行了,站在这里目送爹离开吧!”狐帝拍了拍雾涟的肩膀不舍道。

    雾涟突然觉得眼眶酸酸的,望着狐帝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越发不舍,刚想抬脚追上去,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随后一股熟悉的抽搐感从嘴边传来,刹那不过,便传遍了四肢百骸。

    “爹!你这个幼稚鬼!”雾涟口齿不清的抽搐着身体看着远处笑到打滚的狐帝怒道。

    听到动静出来的宜秀满脸长见识了般的看着道衍说道,“原来狐族真的有这么特别的欢送方式啊!”

    道衍听后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随后便进屋了。

    “斯尊!救窝!”

    宜秀看了道衍一眼,“师父,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随她去。”道衍拂去衣袖上的雪花,抬步进了室内。随后宜秀也跟着进去了。

    独留雾涟一人在寒风中妖艳扭动,并且流下了两行悔恨的清泪。

    “窝恨里们!”

    雾涟被说得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你这小老弟好生不厚道!居然偷听别人讲话。”

    “并不是宜秀有意要听。”

    “胡说八道!”

    仔细一瞧,那少年年纪也不大,生的剑眉星目清新俊逸,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中透着正气浩然,乌黑墨发就这样用一根素白银带扎起一半,剩下的发丝铺在身后与风同舞,他着的白衣上从衣摆边起用银线绣了墨兰纹一直卷延到了左胸口,腰间配了一枚宝葫状的琉青腰坠。

    “免了免了。”狐帝摆摆手,示意他起身。

    “宜秀奉师父之命,在此恭候狐帝及殿下大驾。”那白衣男子恭敬道。

    宜秀见她横眉竖眼,便作揖回道,“殿下见谅。”

    雾涟看着一本正经的宜秀忽然玩心大起,将脸凑近双眸紧盯着他,问道,“你们霜湖的弟子都像你这般好看吗?”

    雾涟瞅着这几个来接他们的门生穿的衣服,白的都快和这地上霜雪融为一色了,于是便扯了扯她爹的袖角,轻声问道,“爹,我以后不会也要穿这么丑的衣服吧?”

    未等狐帝回答,宜秀便作揖接道,“殿下,我们这校服可是由那极北之地冰原蝶蚕吐得原丝所织,更是用道尊炼制的梦菀药水浸泡过,可谓百毒不侵,再者缟素之色亘古洪荒之时便生乃万色起源,由有何丑之说?。”

    “爹,好冷啊。”她哆嗦着搓着手,抬头看了一眼仿若无事的狐帝。

    雾涟听到一脸疑惑地看着狐帝,小声的凑近他耳边问道,“刚才不还是表侄孙的吗?”

    “闭嘴!我说义子就义子!”狐帝咬着牙小声的说道,揪着雾涟后颈的手收紧了几分。

    山门下的霜湖弟子见了来人急忙跑来迎接,“不知狐帝大驾,有失远迎。”

阅读道心不正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民国谍影》《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道君》《带着仓库到大明》《十恶临城》《纣临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109/6759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