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暖黄的烛光点亮了有些暗的南书房。

    “练字吧。”景阳脸上挂着淡笑。

    “当然可以。”景阳微微一笑。

    “比昨天进步很多了,不过姿势还有一点点不正确。”景阳说话很温柔,恰到好处的指出了不足之处,又给人鼓励。

    “那太傅能再教教我吗?”少年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景阳,平日里冷漠的神色消失地无影无踪,就像是小刺猬用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柔软的内心。

    一高一矮两个身形几乎并肩在青石板上走着,无言的默契与温暖弥漫开来。

    “现在要去南书房吗?”男子递过一方手帕,灰蓝色,简单大方的款式,散发着青竹香,不像女子的帕子散发着腻腻的脂粉味。

    少年似是犹豫了一瞬,抬手接过,稚嫩的小脸浮现出一抹笑容,“谢谢太傅。” WWW.KanXs.ORG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空气雾蒙蒙的,那隐于雾中的玄色身影反倒愈发清晰起来。

    少年一个回眸看到站于长廊上含笑望着他的男子,眸中划过惊讶。

    “太傅……”少年恭敬道。

    “都平身吧。”皇帝的心情明显很好,“爱卿,今天的课程就先到这里。”

    “陛下的意思是剩下的时间去训练场?”

    皇帝朗声一笑,“知朕者爱卿也,爱卿也一起去吧。”

    一年一度的春猎就要来了,皇帝肯定是要先看看各位皇子们的身手。

    春日的阳光温暖而不炽热,均匀地洒落在训练场的每一寸土地。

    秦厉摩挲着手中的箭,他要做到的就是既不出挑也不落后。

    即使是这样,也带给了皇帝极大的震撼,从不关注的儿子能有这样的成就让他有些自得。

    “老五,做得不错!以后也是上场杀敌的一名猛将!”他难得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预料之中的,少年猛然抬起的眸中惊喜、兴奋,还带着对皇帝的崇拜和对父皇的孺慕,一下就让皇帝的心又飘飘然了几分。

    “说起来,今日清晨臣还看到五殿下练功呢!”

    “哦,是吗?”皇帝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许。

    “父皇,五皇兄一直都很努力。母妃她也经常劝皇兄,不要因为练功而伤害了身体。”秦瑜说道。

    闻言,皇帝的眸光松了松,贵妃她用心良苦,自己不该责怪她才是,“跟你母妃说,注意身体,朕今日去看她。”

    “谢父皇。”秦瑜脸上浮现一抹欢喜,心里却划过冷意,父皇他竟为了五皇兄未入学之事来责怪母妃,他有什么资格?

    明明是他当初下令不让提秦厉进南书房之事,帝王的忘性都这么大的吗?

    若是他登上……

    秦瑜飞速地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训练场上。

    二皇子秦琮依旧是训练场上表现地最拔尖的那个,箭箭正中靶心,皇帝脸上的笑容未有一丝停顿。

    “父皇,儿臣以为,他日二皇兄必能成为战场上的战神!”三皇子秦琛说得慷慨激昂,期待着父皇能对他大加赞扬。

    此话一出,周围空气出现了瞬间凝滞。

    秦琮虽性情骄纵,到底不是傻子,他摆摆手,脸上露出谦逊的表情,“战场上与训练场完全是两个世界,儿臣还需要磨练,三皇弟说笑了。”

    接受到秦琮警告的眼神,电光火石间,秦琛想起了什么,瞬间脊背发凉,笑容有些勉强,“二皇兄说得是,臣弟失言。”

    “大皇兄比之上次箭法又精进了许多。”秦琮看着正中靶心的秦璟说道。

    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夸起了秦璟,对方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得的笑容。

    “璟儿,这次不错,不过莫要自满。”皇帝说道。

    刚刚的小插曲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宣朝战神,当今皇帝的亲弟弟,战场上的煞神,因为谋逆,皇帝不得不大义灭亲,从此成为不可提。

    秦厉垂着眸子摸了摸冰冷的箭,眸中划过讽刺,真的是因为谋逆,而不是功高盖主吗?

    他猛地拿起箭射了出去,锐利的箭头一下射中靶心正中央。

    身侧响起了男子温润的声音,“正中靶心。”

    语气中不无惊叹赞赏。

    秦厉突然回眸深深地看了景阳一眼,男子面容俊美,风度翩翩,君子如美玉般无暇,他这样的公子,应该是不懂皇宫里的龌龊吧。

    秦厉和景阳间像是有种无言的默契,每日清晨先是在人烟稀少的冷宫附近见面,又一起到南书房练上一会字。

    经过了一段时间,秦厉暗忖着是时候自己写字了,才拒绝了景阳的手把手。

    景阳满意地看着秦厉的标准姿势,心里涌起了自豪感。

    “你的进步很大。”景阳真心实意地赞扬道。

    “谢谢太傅。”秦厉心里有那么点愧疚,表现在脸上时,却变成了害羞,让景阳觉得有些可爱,未来狠厉的帝王也有这样一面。

    “不过不要自满。”景阳叮嘱道。

    “是,太傅。”秦厉的神色正经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令人期待的春猎来了。

    除了年纪尚小的七皇子与八皇子,其他的皇子都要参与这次春猎。

    秦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黑沉沉的眼眸望着某个方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得这般早,好像就是为了等待某个人。

    身侧是某些官员略显聒噪的恭维声,不过秦厉知道,这些恭维不是真心的,当然也不是对他的,他们的真正目标是秦瑜。

    李贵妃之子,当朝丞相的外孙,最有可能当上皇储的人选之一。

    至于自己这个所谓的五皇子,在朝臣眼中,不过是六皇子的心腹罢了。

    哒哒哒的马蹄声混杂着车轱辘的声音飘入周围人的耳中,秦厉一抬眸就看到了那辆足以称为奢华的马车。

    马车四周被精致昂贵的丝绸所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竹青色的绉纱遮挡,让人看不真切内里。

    “少爷,到了。”驾车的车夫恭敬道。

    “嗯,我知道了,辛苦。”车内传来男子温润的声音。

    竹青色的薄纱被白皙纤长的手指掀起,露出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颊。

    秦厉眸中闪过一丝喜悦,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男子身上,漆黑的眸光沉了沉。

    回过神来的一朝臣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刚刚被景阳的风采吸引,嗤笑一声,“坐马车来春猎,太傅可算是当世第一人了!”

    景阳在文人中的地位颇高,很快就有文臣反驳,“将军这话可不对了,术业有专攻,将军这字写得不知道……”

    “你!”横眉冷对!却又说不出辩驳之语。

    秦厉眸光陡然落在对方脸上,带着森森的寒意,转瞬即逝。

    “太傅。”朝臣让出一条道,秦厉很轻松地就到了景阳面前。

    “五殿下。”景阳笑道环顾四周,“殿下来得这般早。”

    秦厉唇角微勾,没有解释,“今日太傅可要参加春猎?”他知道景阳是会骑马的。

    景阳抬眸望了望天空,湛蓝如洗,澄澈明亮,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密林,嫩芽随风挥舞着它们细小的身躯,“也许吧。”

    他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秦厉的心随着景阳未说出的答案忽上忽下,在他说出来的那一刻,重重地坠落在了地上。

    皇帝还没有来,两人就先走到座位处坐着,刚刚还在背后说景阳的武将,此刻一声不吭。

    秦厉眼睛余光落在下座的太傅身上,依旧是竹青色的衣袍,他好像对这个颜色情有独钟,这个颜色也确实很适合他,明明周遭皆是碧色,他却格外引人注目,不止样貌,更有一身风骨。

    此刻他正端坐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青玉茶杯,侧脸如雕塑般俊美。

    他的周围是一群文人,比起刚刚对他的态度,他们对太傅,真心是狂热的,是推崇的。

    秦厉感觉自己心里升起莫名的自豪,比在朝中又安插了几个人更让人高兴,看,这就是自己的太傅,优秀的太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天气突然变凉,穿厚点哦!我好像又要感冒了。

    明天不更哦~

    七皇子的圣母不过嫔位,还是生了皇子晋升的,性情柔顺,不争不抢,唯一想做的就是好好地抚养自己的孩子长大。

    “七殿下写得确实很好。”景阳由衷夸赞道,小孩笑眯眯地眯上了眼睛,得意地朝秦厉抬了抬下巴,好像在说看吧,我才没有说谎呢!小模样可爱得不行。

    上午课程末尾时,皇帝突然出现了,整个南书房一下子就慌了起来。

    感受到男子温度的那一刻,秦厉的唇角翘了翘。

    “太傅在教五皇兄练字吗?”今日的七皇子竟然是第一个到达南书房的。

    小孩眼睛跟黑葡萄似的,稚气未脱,清澈见底,让人不由会心一笑。

    “微臣见过陛下。”

    “儿臣给父皇请安。”

    和熊孩子八皇子一比,七皇子简直是个小天使。

    “五皇兄的字写得虽然不如我,但是也很好了。”母妃让我夸,我就夸吧,当然写得确实不如我~

    秦厉深呼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模样,摊开纸,提起笔,写下了一个字。

    他的脸颊白里透红,像三月里的桃花,泛着健康的粉,显示着勃勃的生命力。

    “太傅请。”少年也要回南书房。

    一招一式,利落中透着力度。

阅读谁动了我的桃花[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明星爸爸宝贝妞》《人间冰器》《传奇再现》《轩城绝恋》《尸来孕转》《海贼之神级晓组织》《墨法剑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34/334139/6760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