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蜜罐

第十四章

  • 作者:九月鸢尾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1-14
  • 本章字数:7326

“宫芽做了昨天的家庭作业,我顺路送过来。”

司婳把家庭作业交给白璟,没着急走,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命令似的和白璟说了一句话:

白璟靠着门框,挑着眉看着面前即将要炸毛的女生,抬起一只手往便签纸上写了串数字贴在她的脑门上,无所谓的勾了勾唇角:

不知是今天穿得太多,还是八班的教室太热,司婳脸上有些燥热,抬起手理了理刚刚接起来的长发,看白璟站着不打算给,火急火燎的解释了一句:

“现在由我照顾宫芽,我得帮她打听一下家庭作业,你以为我想追你啊,你也太自恋了吧!”

简关垣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得门口传来几声惊叹声,抬眸才看到司婳穿着育扬高校的校服站在门口,她许是再找什么人,看到白璟,连忙抬手和他打招呼:

白璟轻呵一声,把饮料放在他的桌子上:

“没关系,我八卦,行了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隔日一早,简关垣并没有在学校里见到宫芽,他甚至鼓起勇气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然而那边始终毫无回应,这对于急性子简关垣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整堂课上都在不停的看手机。直到第二节下课,白璟挪到他的桌子旁边,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简关垣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看到好兄弟白璟猜透自己的心事,拿起一只自动铅笔在指尖把玩,口是心非的说了一句:

“哦,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晚是司婳家的司机来接她的,她的家人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她在乡下。

她现在生病了,却由司婳去照顾。

该不会,宫芽她根本没有家人吧!

简关垣一节课都在想宫芽的事情,走了神,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引起班里同学一阵好奇的目光,班主任把板书一摆,黑着一张脸看向他:

“简关垣,滚出去!”

——

和父亲宫俊彦大吵一架的后果,是昨晚她连家都不想回去,早上司婳妈妈担心她感冒严重,知道她从小体弱多病,拜托宫岩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就在司婳家里输液,司婳妈妈对这孩子心疼又无奈,外人能做些什么呢,只能好言相劝:

“你父亲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忍一忍也就过了,气病了自己,你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

当初司婳和宫芽同一个学校,宫芽在学校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宫俊彦的掌心,她做了什么都一清二楚,后来好不容易转了学,没想到这才没多久,一直乖巧顺从的宫芽就和父亲发生了争吵。

宫芽剪掉了自己的头发,躺在床上哭了一晚上,这会儿什么都吃不下,也不想听司婳妈妈的安慰。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昏睡了一个下午,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五点,爬起来往自家楼下的院子里看了一眼,看到宫岩还在院子里,她索性把窗帘一拉,用行动无视了他的监视。

司婳妈妈正在做晚餐,看到她扶着椅子下楼,背着书包准备回去,劝她:

“你父亲还没走,你再等等。”

作为相处多年的邻居,宫俊彦的为人司婳妈妈还有些了解,这人本就是个不怎么好惹的人,哪怕现在坐拥宫氏企业,也总是爆出不少他脾气暴躁的新闻,不是今天对下属严苛,就是明天和某位女星闹了绯闻。从她和宫芽家成为邻居开始,鲜少见他管过宫芽的生活起居。

两人正在客厅的楼梯间僵持之时,放学回来的司婳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宫芽看到跟在司婳门口进来的两个男生,有些窘迫的把脸别了过去。

司婳念着生病的宫芽,一放学就往家里赶,直到了小区门口,她才看到在门口问宫芽家在那一幢的简关垣,干脆把两个人一起带了回来,莫名被简关垣拉来的白璟看到屋子里还有长辈,自己先领头叫了一声:

“你好阿姨,我们是宫芽的同学,来帮她补课的。”

司婳妈妈看白璟穿的一表人才,再看努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好学生的简关垣,怀疑的点了点头,把几个孩子请上楼,给他们拿了水果和糕点。

宫芽没想到他们两个会自作主张的来看自己,锁了门才坐回榻榻米上,有些窘迫的拉起卫衣的帽子戴在头上。昨晚胡乱剪的头发看上去惨不忍睹,还剩下一缕长发留在外面,她实在不好意思见人,偏偏简关垣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的头发怎么了,司婳家还养狗的吗?”

宫芽握着拳头,有些感激他们来看自己,又实在受不了简关垣这厮的脑回路,气呼呼的低着头喝茶。

司婳隔空踢了他一脚:“我家没养狗,宫芽家倒是养了一条看门狗……”

“婳婳……”

司婳看宫芽看着自己,这才住口,塞了一块糕点给宫芽,搂着她的肩膀笑十分献媚。

宫芽没有心思做家庭作业,坐了一会儿便出去了。简关垣不放心宫芽,她前脚刚走,后脚就跟着出去了,白璟早已看出来简关垣的心思,看司婳要出去添乱,凑过去看了一眼她的数学试卷:

“你这试卷我们早就做过了。”

司婳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行为吓了一跳,握着手掌心的笔打转:

“哦,那你看看我错了多少。”

宫芽没有心思写作业,站在二楼的玻璃窗边看着对面的小屋发呆,保姆阿姨已经开始做饭,她还能看到一楼大厅里她行色匆忙的身影,明明远看是这样美丽温暖的景象,她自己住进去才晓得里面有多寒冷,察觉到身后跟来的脚步声,宫芽转过身去,果不其然看到那家伙站在司婳家的走廊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

壁灯泛着微弱的黄色光芒,那双眼睛倒映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慢慢在世界里明亮起来:

“你要是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和我说,我也许能帮上什么。”

他能感觉到今天的宫芽一直忧郁不安,总是看着自己家的方向发呆,如果不是因为和家里闹了矛盾,怎么可能会呆在闺蜜家里。可是宫芽却不愿意和他细说:

“你能帮我一辈子吗?”

谁也帮不了谁一辈子,想要有尊严的活着,本来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如果不能摆脱父亲的牢笼,此后无论踏上了怎样的道路,都会背负着厚重的枷锁,活着也变得毫无意义。

简关垣看到了她对自己的芥蒂,将目标转移到她的那一缕长发上,走过去拉了她一把: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剪头发可是一流的。”

宫芽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被他拉到洗手间,从司婳那里借了一把剪刀,扬言要给她修头发。宫芽不相信他的技术,看到他拿着那把剪刀在自己面前挥舞,抬手捂着眼睛和他商量:

“我还是比较相信理发店的发型师。”

话音刚落,她昨晚没剪完的那一缕头发,被简关垣毫不犹豫的剪断,她许久没有听到简关垣说话的声音,从指缝里往外看去,见到他拿着剪刀蹲在洗手间的地上看着她,拉开她捂在脸上的那只手:

“要剪,就一定要剪的干脆一点。”

简关垣把那缕长发塞到她的手心里,控制不住的和她说:

“虽然你长发的样子很漂亮,但是短发也很可爱。”

宫芽听到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有些脸红的,看着手掌心的你那一缕头发发呆。

简关垣看她因为夸奖红了脸,后知后觉自己说了大实话,懊悔不已,抬起一只手不安的揉着鼻子,生怕她会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心思,又羞有躁,正准备转身走人,却突然被宫芽拉住了衣袖,他红着脸转过身去,嘴硬的解释:

“唔,我的意思是……”

身后的人把那缕头发捧到了他面前,和他说:

“你喜欢的话,给你。”

送,送头发给他?

喜欢的姑娘,要把头发送给他?

简关垣想起那个古老的故事,看她双手捧着自己的头发,踌躇了好一会儿,把手掌心在裤子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的接过去,红着脸看着面前的宫芽,简直受宠若惊。

等到关上门出去,简关垣才靠着墙壁长长的松了口气,用力拧了拧自己发红的耳朵:

像她那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送头发是什么意思!

简直,太难为情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构造有些大,里面不止一对CP,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写这样的故事,希望能把它写好,目前可能有些慢热,但感谢有你们的陪伴。请继续支持我哦,感谢你们的留言鼓励。

简关垣却心有疑惑的看着司婳离开的门口看了许久,干脆拿着下节课的课本挪到白璟旁边的座位上,和白璟讨论起了宫芽的事情:

“她刚刚说她在照顾宫芽?”

“这有什么……”白璟低着头记笔记,头也不回的回答他,“如果你生病了,家人没人照顾,我会去喂你吃饭的。”

“这是我妈的电话,晚上再打来问作业的事情。”

司婳红着脸一把抓下脑门上的便签纸,怒气冲冲的鼓着腮帮子,哼了一声,转过身就往楼下走。

班级里有人八卦的说了一句:

简关垣被这句“喂你吃饭”恶心到,捂着嘴咦了一声,看到白璟唇角勾笑,这个家伙实在太腹黑,冷静下来,却又觉得司婳刚刚似乎话中有话:

宫芽家里没有女人,才会引起生理周期推迟而毫无察觉。

“这长发女生,是以前那个小寸头,头发又长回来了?”

白璟一声不吭的回去座位上坐好,呢喃了一句:“长头发不长智商的家伙。”

“你……电话号码,给我一个。”

简关垣拧开盖子往嘴巴里灌了几口,眯着眼睛看着白璟身侧的那个座位。

这个家伙真的是大小姐,那么点感冒就要请病假,连他的短信也没时间回吗,好歹要报一声平安啊。

“我听老班说,她又请了病假。”

阅读小蜜罐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