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章 风暴领主

    担任现场总指挥的是临时代官奥森。得到领主授权的方脸汉子,冒着凛冽暴雨,发挥出稳健的指挥力让抢修工程不断朝预期目标推进。

    尽管此刻的充足人力让他不必再亲自搬土,然而超乎想象的作业规模却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奥森不得不借助领地警备队来维持秩序,每下一道指令都战战兢兢,不时望向码头边的小山坡。

    “动作快点!没剩多少了,争取在天亮前做完!” WWW.KanXs.ORG

    不光是奥森,码头工也好佃农也好,甚至连警备兵都会时不时地望向那顶屹立暴风雨中的帐篷,以及帐篷中那随着火光摇曳的身影——那是他们的领主,夏尔菲家的李察少爷就在那里,顶着暴风雨监督着抢修工程的进度。

    多数情况下,领主亲临督导只会造成当事人的无谓压力,然而此时此刻,凛冽风雨中,那顶火光辉照的帐篷却俨然成了支撑众人心灵的支柱事物。

    还有几名趁着雨势在码头撒欢乱窜的熊孩子,被很快揍了回去。

    其实最初参与修理栈桥的只有十几名码头工和少数佃农,然而天黑过后却有南镇住民注意空港那边摇曳着的火光,以为出了什么事而过来探问情况。当得众人是为迎接贸易船队而抢修码头栈桥,甚至领主大人还亲自监督时,那些前来探问的领民也就毅然加入了抢修队伍。

    这样的光景在前半夜持续上演着,等到午夜时分,空港那边已差不多聚集了绿穗领一半以上的领民。凛凛暴雨无法浇灭领民们那朴素的热情,然而如此数量的人手当然无法全部投进抢修作业里,因而现场实施了分工管理——

    盖提娅的浮岛皆被蕴含浓郁魔素的高空环流所承载,这造就了浮岛与寻常陆地差异甚远的气候特征。这样的差异在白天还不甚明显,但一到晚上浮岛周围就会吹起猛烈的朔风。

    绿穗领当然远远称不上繁荣,但今晚的情形却相当特别。

    明明太阳早已落山,猛烈风雨席卷着整座浮岛,然而那些本该躲在屋里瑟瑟发抖的领民们,却纷纷冒雨聚集到空港。有的领民顶着雨披,有的领民举着油灯,数以百计的光源把空港照得通亮——

    基于夏纳姆以往的酒品和人品,大胡子老板并没赶他出去,而是特许他在酒馆继续独饮。夏纳姆摇晃着酒杯回应老板的好意,然后便开始悠然品味着一人独占酒馆的奢侈感受。

    有什么事吗?夏纳姆边泯着玻璃杯中的酒液,边微带醉意地想着。居然连酒馆老板都跑出去了,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等等?”出大事?夏纳姆突然哆嗦了下,猛然转头望向酒馆门口。

    “该死的!”夏纳姆咒骂着,以踢翻椅子的猛烈动作站起来,跌跌撞撞地从酒馆门口奔出。数秒过后,夏纳姆又再度冲回酒馆,把数枚硬币放在吧台上,随即又连滚带爬地冲出门外。

    酒馆外风雨沥沥,视线相当不好,但夏纳姆没费什么工夫便找到了他渴望的事物。只见街上一队队镇民身披着蓑衣,手举着火把,仿佛被某股无形力量所牵引似的朝着镇外某方向前进。

    “在那里吗?”

    顺着街道外那若隐若现的连串火光,夏纳姆的视线落到火光尽头的空港。只见深夜的空港灯火辉煌,那喧嚣闹腾的热气穿透了雨幕,就连数公里外的南镇仿佛也能感受到。

    有新闻!记者的热血瞬间腾燃,无视旁边镇民递来的蓑衣,夏纳姆埋头冲进了沥沥雨幕中。以沿途闪烁的火把为道标,夏纳姆拼命迈动着双腿,越过一队队的镇民,以足以令锤头鸟汗颜的速度跑过道路,来到绿穗领的空港。

    “这、这是!?”

    抵达空港的夏纳姆不禁再次惊骇。原本看年看月才会派上用场、冷清到门可罗雀的绿穗空港,此刻却是人声鼎沸的模样。

    到处悬挂的火把和油灯,把空港照亮得有如白昼。赤裸半身的壮汉们扛着木头和土方,往几处临时搭建的大棚里不断堆积着资材。警备兵挥舞着长戟努力梳理着凌乱的人群,而宿舍那边好几大锅里也翻涌着热腾腾的肉汤。

    眼前人头涌涌的光景让夏纳姆看得瞠目结舌,怀疑着难道绿穗领的住民都聚集到这里了?夏纳姆的视线快速扫过现场,在搬运土方的壮汉中看到大胡子约翰的身影,连忙跑过去。

    “出什么事了?!”人声鼎沸中,夏纳姆不得不用吼的声音向大胡子发问,并顺手帮他稳住装土方的草篓。

    “要抢修码头栈桥!明天连吉亚人就要来了!”大胡子也同样用吼的回应着。

    “抢修栈桥?”夏纳姆愣住。他当然知道连吉亚船队明天抵达的事情,但抢修码头是什么情况?莫非是临时检查出了问题?但就算这样,需要用到眼前领民总动员般的阵势来处理吗?

    “谁下令的?”夏纳姆吼着问道。从警备兵到佃农,从码头工到酒馆老板,此刻空港几乎聚集了绿穗领的全部壮劳力。夏纳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号召力?

    频频提问明显拖慢了搬运土方的节奏,大胡子不耐烦地朝码头旁努了努下巴,随即便转身投进搬运作业,不再搭理夏纳姆。

    夏纳姆的视线落到码头旁的小坡处,小坡上竖立着一顶帐篷。帐篷承受着猛烈风雨的洗刷,然而其四角火光却始终不曾熄灭,在沉沉夜幕中放射着如启明星般的光煌。夏纳姆瞬间明白了过来。

    夏纳姆再度拔腿朝小坡跑去,途中遇到警备兵的阻拦。为内心狂热驱使的夏纳姆,用力撞开警备兵,毫不停歇地向着帐篷跑去。从背后传来警备兵的愤怒喝声,夏纳姆一路冲到帐篷附近,在停下喘息时看到帐篷底下的人影。

    那是一位身着华服的青年,黑发黑瞳,五官端正,但身材则略嫌单薄。

    论岁数青年恐怕还不到夏纳姆的一半,相当年轻,然而意志却格外坚定。只见猛烈暴雨卷进那顶小帐篷,青年的衣裤大半都被打湿,却倔强站立的姿态却没有半点改变。

    旁边侍女模样的女子似乎在劝他先退下,然而青年却固执地摇摇头,如铁般坚硬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下方码头。侍女退下后片刻,又有管家模样的老者来规劝,然而其话语却仿佛触怒了青年。只见青年从侍卫那里抽出长剑,挥剑把帐篷的支柱统统砍断。

    支柱断裂的帐篷倒下,青年暴露在猛烈雨势中。夏纳姆愕然望着青年,隐隐约约听到雨幕中传来的凛凛声音。

    “我是领主。领民们在,我便不走。”

    如此铿锵的宣告并没被太多人听闻,然而下方码头忙碌的领民们却陆续察觉到了他们领主掀掉帐篷、共沐暴雨的事实。

    摇曳的火光烧焦了夜幕,惊愕的波动在人群中扩散开。愕然互望的众人脸上,浮现出难以言说的灼热情绪。一股宛若实质的气焰升腾着笼罩着空港,仅仅身处其中就让人禁不住寒毛直竖、热血上涌。

    夏纳姆并非绿穗领民,然而此刻望着那暴风雨中屹立的身影,却也不禁泪流满面。从怀里取出取出随笔纸笔,夏纳姆就着火光奋笔疾书,以速写飞快描绘出眼前闻所未闻的光景——

    被警备兵扑倒在地的那刻,夏纳姆确信自己找到了年度最佳的新闻。

    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风暴领主”。

    一年前被派驻到绿穗领的夏纳姆,在过去三百天里共写了一百多篇新闻通讯,然而得以刊登在南方报上的却还数不满一巴掌。不能怪夏纳姆没尽力,然而从贫瘠绿穗领里挖出新闻的可能性,就跟在沙漠中掘出山泉般的绝望。

    撞得头破血流的夏纳姆,在数周前彻底放弃了挖掘新闻素材的努力,每天沉浸在南镇唯一的酒馆里,边和玻璃瓶里的香醇液体培养着亲昵关系,边咬牙等待着轮替时节的到来。

    好在绿穗领自酿的水果酒相当不错,而且也能找到不少闲聊扯蛋的酒客,故而夏纳姆等待轮替的日子也不算太过煎熬。

    奥森深吸口气从帐篷处收回视线,抬头望向已然越过头顶的新月,随即大声喝令搬运土方的队伍加快进度。无关乎报酬或名誉,那股在心里升腾的热流,让他无论怎样都想完成那位大人交付的任务。

    报纸是信息的载体,尤其对一份好的报纸来说,新闻的及时性和准确性是如同水和空气般不可或缺的生命线。《南方周报》之所以成为帝国南部最受欢迎的报纸,就是因为在这两点上做得非常出色。

    为获得第一手的新闻素材,南方社不惜成本朝南部诸领派遣了众多记者,甚至连绿穗领这般边境线上的偏僻浮岛都没有遗漏。当然相比起那些繁荣热闹、新闻素材随处可抓的伯爵领公爵领来说,贫瘠如男爵领确实很难出现刊登得上版面的新闻,也因此派驻绿穗领向来被记者们视为畏途。

    今天夏纳姆也准备与美酒相伴到天明,然而酒馆情形却相当反常。以往每到晚上就会聚过来的酒客们,今晚却相约集体失踪。不仅如此,当有人在酒馆门吼了声什么话后,大胡子的酒馆老板也急忙挂起“暂停营业”的木牌,便跟着那人匆匆跑了出去。

    “夏姆,喝完把酒钱放桌上啊!“

    不得已的情形下,南方社只好采用抽签形式分配派驻绿穗领的名额,并制定两年轮替的规则,这才勉强确保男爵领的派驻记者名额。由此造成的结果是每到轮替时节,记者们便纷纷前往教堂祈祷自己不要和那支倒霉衰的签扯上任何关系。

    就这点意义来说,夏纳姆海登的祈祷显然没有被神明听闻。

    小山坡处设置着一顶帐篷,立在四角的火把把帐篷照得通亮。

    原本作业的码头工和挑选出来的几十名壮劳力,冒着暴雨用运来的土方和木桩加固栈桥损坏的地基。另外为防止发生失足掉落或被被朔风吹飞的意外,所有作业人员都被领主严格要求在腰间系上防护用的绳索。

    女人们虽然没被允许参加危险的抢修作业,但却举着火把和油灯给男人们担当起辅助照明。宿舍雨篷那边,一口架起的大锅炖煮着热腾腾的洋葱土豆汤,以随时提供给那些被寒冷朔风夺去体温的作业人员以给养。

    寒冷且强劲的朔风来自更高的流层,牲畜或人被朔风刮起带走甚至摔落云海,对浮岛住民来说都并非新闻,因而一到晚上住民们大都会紧闭门窗,足不出户地呆到天亮。只有那些建起厚重城池的繁荣领地,才会有所谓的“夜生活”可言。

阅读有龙有田有点闲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覆汉》《汉乡》《美食供应商》《我的女友是恶女》《天行战记》《轮回乐园》《这里有妖气》《我成了一条锦鲤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571/6929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