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窈窕

第1章 蟹粉狮子头 泪往心里流

  • 作者:盈盈笑秋水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4-12
  • 本章字数:4733

顶着丁婆婆的灼灼目光,萧谣这才恋恋不舍放下手中的碗筷,三两口便将山楂水一饮而尽。尔后,只仍旧含情脉脉盯着丰腴美味的狮子头,任丁香舌在樱红的唇畔滑动,心中慨叹:这狮子头怎就能这般美味,真是让人沉醉!

“今日也不嫌酸了!”

说着便拿眼滴溜溜地觑向东坡肘子,情不自禁咽了咽才生的口涎。阿左知道姑娘往日不喜此物,总嫌太油太腻从来都是略动动筷子就都留给她的。

总觉吃不够的萧谣杏眸微闪,转头冲阿左招了招手,喜得阿左颠颠儿奔过来,咧嘴殷勤小意着问:

“姑娘,您不用了?”

可不敢让这孩子再吃了,怎就似饿了好些天一般?知道萧谣一贯脸皮子薄,丁婆婆咽下险要出口之言,心里却在思忖近日要给萧谣多补补。却不知面前的萧谣可不就是一饿好多天,前世可是个饿死鬼。

萧谣不自觉地舔唇,深觉就只这么看着便能让人心生愉悦。想想前些时候那种荡漾在全身的饿,她不禁长出口气,心生感慨:真真美食在手,烦恼没有。

“谣谣,你真无事?”

“真香!好吃!”

“不能再吃了,不然定会吓着婆婆的。”

萧谣如是劝解自己,目光却又很实诚地盯上了隐在白瓷碗碟中、漂浮于绿叶间,那带着诱人香气、油膏红亮的蟹粉狮子头,

既如此——

萧谣心随意转,不再迟疑,就着阿左莹白的手臂上拧了一下子。

一拧过后,寂然无声。

萧谣心凉如水,勉强耐着性子等了又等。

奈何过了许久,却仍不闻阿左说话,萧谣心中发急,只好加重了力道又拧一下。

“哎呦!”

阿左虽不知自家姑娘今日因何如此:不仅将她的东坡肘子吃了一干二净,还要来拧她肉。先头她尚能忍受,只后面实在太疼,一个禁受不住阿左只好委屈地叫了声惨。眼睛湿漉漉看向萧谣,面露委屈地哀哀叫了一声姑娘。

没有肘子吃还被姑娘拧,自己今日可真有些惨。

却不知阿左这一声饱含了无数的心酸和委屈的惨叫,在萧谣听来简直声如天籁。知道自己不厚道,萧谣面上还是露出了舒心的笑。

她长舒口气,摸了摸自家被狮子头和肘子填得鼓鼓的小腹满足的笑了。想想后又轻撩自己衣袖,对着这几日被她早拧晚揪,揪得跟红柿子似的手臂愣怔出神。

苍天啊,大地!

肘子啊,狮子头……

这是真的!

是真的。

哈哈,嗬嗬,呜呜....

任由肉香充盈口鼻,萧谣幸福地留下了眼泪。

“姑娘莫哭,都是阿左不好,不该嘴馋,还娇气!姑娘,您别哭,阿左不疼,不疼。”

眼见自家姑娘哭得梨花带雨,阿左跺着脚慌忙在自己手臂上发狠拧了一下,龇牙咧嘴着伸给萧谣看

“姑娘您看,阿左皮子厚实着呢。”

“好了,傻丫头。”

萧谣轻拍了下阿左,敛了心神、展颜轻笑,指着桌子上的东坡肘子才想开口,却在阿左幽怨的目光下讪讪咽了余下的话,念念不舍地指着狮子头:

“吃去吧。”

去而复返的丁婆婆见此情形不由就想得多了些:“谣谣,明日赏花宴,咱就不去了吧。”

想那日萧家族里定要来不少人,让自家谣谣看到人家母慈子孝一大家子人,必定又要好一阵子不愉,还是算了吧。

赏花宴?

萧谣将这三字于口中盘桓一番,兀自喃喃念了一遍,恍惚间想起了往事:前世,就是在这赏花宴上,传出京城萧大小姐要在族里选个貌美温顺的姐妹伴读。

萧大小姐,萧言嫣,萧丞相的独女,京中明珠,高门贵女。若能前去伴读,自能博个好前程,不说别的,一桩好亲事儿那是跑不了的。

这样的好事儿自是让萧家族人争破了头,萧谣从来自诩品貌少有人能及,也跟着丁婆婆念了好多的诗书,虽不若大家女子女戒女则地研读,也算是腹有诗书了。她并不憧憬能说个好亲,却想拔得头筹一鸣惊人,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羡慕一番。

按说,她一介孤女本不会雀屏得中,可谁叫她有个疼她爱她的丁婆婆?遥记当年还是丁婆婆见她一直郁郁,猜出了她的心事,虽心不赞成却还是用了手段,找了族长,许她进京给萧大小姐伴读。

哪知道,这一去山高水长遥遥无期。自此后萧谣算是入了虎狼窝!她屡屡遇险不说,就连丁婆婆身故也不曾得见最后一面。

萧谣深吸了口气,暗道自己当年是真不懂事!

木腐而虫生,那些人虽可恶,可若不是自己贪慕荣华又焉能中了人家圈套?

现如今听见丁婆婆旧事重提,萧谣哪里还会似从前那般兴致勃勃?她忙不迭摆手:“不了,我还是在家里等着婆婆回来吧。”

丁婆婆见她如此模样倒又生出不忍,迟疑间遂又改了主意:“谣谣...要不咱就去吧,你就权当散心解闷儿可好?

是谁?

她想同他拼命成不成?

咳咳,

想至此,阿左不禁动了动耳朵:想来今日她必又能大饱口福了。

心念及此,阿左面上更堆叠起笑,冲着往日总是洇润在汤汁里的肘子飞快地又瞥了一眼,只这一眼,便让阿左呆愣住:只见往日堆满肉的盘子,如今就只余些许酱汁狼藉地涂抹在盘子底部。

阿左撸起袖子,心有千言万语咆哮:

萧谣见阿左一脸懵地立着却只不做声,不免轻咳出声。心里却想:阿左这丫头倒也善解人意。

居然不用吩咐就捋了袖子等着,

是谁,动了她的猪肘?

是谁,截了她的心头好?

丁婆婆笑得春风化雨,慢声细语阻止萧谣再喝,心中却很欢喜。想从前,萧谣被族里那几个眼皮子浅薄的姑娘带得颇有些挑肥拣瘦,总不肯多用饭,今日这个样子虽让她纳罕,却更令她欢欣。

丁婆婆颇有些担忧地看向已然用了三碗碧玉羹、吃掉一盘肘子,却犹觉不足仍抱碗不撒手,狠盯着盘子不错眼珠子的萧谣,没奈何地摇头,笑接了丫头端来的山楂水,替她掖了掖散落鬓边的乌发,柔声哄劝:

“好孩子,先用些山楂水消消食。”

萧谣将一双红唇抿了又抿,彼时,她的口颊中犹残存着蟹粉狮子头的鲜香,筷随心动,萧谣踟蹰了片刻,还是顿住了筷头。

阅读最窈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