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得劲儿

    夏致揣着运动外套的口袋,耳朵上挂着耳机,神色敛然。

    他的五官挺拔中带着一丝少年气的青涩,因为脸上没有任何笑意,乍一眼看上去利落镇定,肩宽腿长,坐在那里很有范儿,正听着……凤凰传奇。

    夏致也听腻了,手机取出来,摁了下一曲。

    耳机是学校门口地摊儿上九块九买的,有点儿漏音。

    他旁边坐着的黑框眼镜男大概是忍不住了,说了声:“嘿,小哥,你这歌换一首吧。”

    公司门口靠着墙歪歪扭扭放了七八把座椅,但只有两个人坐着,都低着头无聊地玩着手机。

    但每一个都大门,啊,不对,是“小门紧闭”,不知道是营业呢,还是倒闭了。

    在第七层的尽头,也有一个小公司,门上用红色胶纸贴了一个名字——我们最靠谱广告公司。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楼道的灯光有些暗淡,偶尔还闪烁两下。

    还好这是白天,走廊尽头的窗户开着,阳光照射进来,不然这场景真有点像拍鬼片。

    这是T市老城区的一栋写字楼,已经有些年头了,每一层楼都有五六个名字奇怪的小公司,什么“美到自恋spa会所”、什么“爱你在心口自开红娘婚介公司”、什么“城头大王旗装修设计工作室”……

    ——不管你来几发,保证持久与安全!

    ——有我在,怎么用力也没用!

    ——无所顾忌才能天长地久!

    夏致摸了摸下巴,嗯嗯,很好很强大。

    从眼前门缝里瞥见好像是个简易的录音棚。

    黑框眼镜男似乎对夏致挺有兴趣的,问了句:“小哥,你读书呢,还是出来工作了?” WWW.KanXs.ORG

    “读书。”

    “是大学还是高中呢?”

    “刚高三。”夏致回答。

    “哟!高三就有这么高了?”男人的视线顺着夏至的脖子滑向他随□□叠着的双腿,“啧啧啧,腿真长!你坐这儿半天,背也笔挺挺的,你是不是个模特啊!”

    “练游泳练的。”

    夏致不是很习惯和陌生人攀谈,所以每一句话都回答的很短。

    “练游泳能把身材练这么好呢?等我以后有了儿子,也得送他去学游泳!”

    夏致没再说话了。他可是从生下来,就被亲爹摁澡盆子里学游泳了。

    但眼镜男却很有聊天的兴致:“我说小哥,你知道里边儿是面试什么工作吗?”

    “给广告配音。”

    “这工作,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夏致心想,有什么不是人人都能做的?招聘启事上明明就说普通话标准就行了啊。

    “除了普通话好之外,还得不要脸。”眼镜男意味深长地说。

    “不要脸?”夏致侧过脸来。

    “你见过哪条广告,是要脸的?”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刚才进去面试的人脸红得跟番茄似的,大步流星地冲了出来,连电梯都懒得等,直接走楼梯下去了。

    这咋回事儿?

    这时候,门里边传来了“夏致”的名字。

    夏致狐疑地站起来,进去之前,脑袋里还回荡着那句“还得不要脸”。

    面试他的,是两个油腻的中年大叔,一个地中海,一个大肚腩,还有另外一个负责操作录音设备。

    夏致面前放着耳麦还有一张纸,纸上印着台词儿。

    台词儿前边三分之一,都是“嗯”、“啊”之类的,看得夏致完全不明白。

    倒是最后三句,有点儿眼熟。

    不管你来几发,我们都保证持久与安全!

    有我在,怎么用力也没用!

    无所顾忌才能天长地久!

    夏致忽然有点不大妙的感觉,也许他不该听凤凰传奇,应该继续听阿黛尔的。

    “小伙子,别紧张。我们这儿工作很简单,也符合人的天性。”地中海大叔开口说。

    夏致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拎起那张纸反问:“这前面嗯嗯啊啊的,难道也是我的台词?”

    “是的。你的声音要听起来得既压抑,又有力量,明白吗?”地中海大叔很有耐心地解释。

    “这广告,能播?”夏致的眉梢一挑。

    ”当然能播。在购物频道。”

    “这产品通过质监局检验了吗?”夏致又问。

    “我们有样品,如果你通过这次面试了,可以带回去试试。”

    不回答通没通过检验,那就是没质量保障的野鸟产品咯?

    “我们学校不让早恋,带回去也没地方试。”夏致扯了扯嘴角。

    “小伙子,不用害羞,放开一点。你的声音很好,很有……怎么说呢……很有质感,属于那种有力度的,能让人有满足感的声音。”

    夏致将那张纸放下,指尖敲了一下,看起来很随意,声音却挺响的。

    “那什么,大叔,你的声音也挺有质感的,属于那种让人想把你痛扁一顿寻求满足感的。”

    说完,椅子向后一搓动,发出尖锐的声音,夏致站起身来,揣着口袋走出去了。

    “小伙子!小伙子!你的声音真的不错,是吃这碗饭的!”

    夏致砰地一声,把门儿关上了,震的门上“我们最靠谱”的那个“靠”字掉了下来。

    门外还在等面试的黑框眼镜男站了起来:“小哥儿,怎么了?”

    夏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你说的没错,要想面试成功就得不要脸。我看好你。”

    说完,夏致就走向电梯了,一边走,一边把凤凰传奇换成了阿黛尔的《天幕坠落》。

    要不是上学期期末考试他又在班上垫底,老妈再不给他零花钱,还把他的游泳卡给烧了,他也不用到处找兼职挣钱买游泳卡了。

    就在这时候,夏致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的名字是“祸害”。

    夏致皱着眉心咬着牙接通了电话:“岑卿浼,你不是去见网友了吗?”

    岑卿浼,外号“曾经美”,夏致的发小。

    把这家广告公司面试传单送给夏致的就是他!

    建议夏致听着凤凰传奇来面试的家伙也是他!

    每次出了事儿找夏致擦屁股的还是他!

    总而言之,哪儿不靠谱,哪儿就有他!

    “夏致!救我!你快来救我!”

    听声音,这傻帽正拼命的跑,而且是快要跑断气那种。

    岑卿浼是标准的游戏宅男,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四百米跑的成绩还不如女生八百米,老天还特别不公平地让他长了张好看的脸。

    于是这货就仗着自己好看,天天在游戏里勾搭不懂事儿的姐姐妹妹。

    “救你?怎么救啊?”夏致慢悠悠地摁了一下电梯摁钮。

    “你……你快来啊!我要完蛋啦!”

    “你哪次不完蛋吗?”

    电梯到了,夏致走了进去。

    岑卿浼这人的烂桃花成林,面基总是面到一言难尽的人。

    比如说上回,他面到一个大他两岁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发来的照片挺漂亮的,皮肤白眼睛大,大波浪披肩,用手撑着下巴,文艺范儿里带着一丝野性。

    见她之前,岑卿浼还特地买了一套新衣服,把自己拾掇的骚气满满。

    结果真见面了,才发觉美颜相机太可怕,那女孩儿不但很黑,嘴角还有颗大痣,并且特别凶悍,岑卿浼在她面前就像只无助的小鸡仔儿……

    岑卿浼赶紧发微信向夏致求救:我带着真实的自己来见她,她为什么没有带着真实的自己来见我?

    夏致哼了一下,这还不够真实吗?

    来到他们面基的地方,夏致直接在岑卿浼的身边坐下,单手拧过他的下巴,眉梢一扬,笑道:“宝贝儿,你可以啊!拿着我的钱出来玩儿,今晚不好好收拾你不行啊!”

    这出戏演了无数回了,岑卿浼立刻露出了柔弱的表情:“哥,不是的,哥——你听我说,是她非要约我见面的!我对你一心一意……”

    紧接着,一杯可乐甩了过来,还好夏致运动神经发达,避开了。

    岑卿浼被浇了一脸一身,夏致觉得这货运气太好,如果他们今天约的不是肯德基而是吃火锅,那效果就热辣了。

    “你明明有男人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这句台词也是,夏致听了无数遍了,跟NC电视剧脚本。

    岑卿浼受伤的心,很快又在游戏中被抚平了。

    他遇到一个女玩家,对方技能纯熟反应敏捷,除了打游戏几乎不和岑卿浼聊天。

    岑卿浼就这样迷恋上了对方的“冷淡”,没事就跟对方撒娇装可爱,还没想到真让他把对方给约出来了。

    在见面之前,夏致就警告过他:“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来的不是御姐,而是小学生,你怎么办?”

    “小学生好办啊,准备麦当劳儿童套餐不就得了?”

    “那祝你平安,今天我面试,没空管你。”

    只是夏致没想到,他的“祝你平安”没有用,岑卿浼在手机那端不但跑得快断气,还一副鼻涕泡都要破了的可怜样儿。

    看来事情有些大条。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夏致眯起眼睛,走出了电梯,准备去坐公交车。

    “他不是御姐!他是男的!他是男的!他是男的!”

    “他是男的你也可以请他吃儿童套餐啊。”

    夏致心想,难不成对方要揍岑卿浼?但岑卿浼玩的是男号,发过去的照片虽然也美颜了一下但是并没改性别啊,反倒是对方一爷们儿却玩女号,这才是真正的欺骗。

    “他请我去香格里拉——他还开了个贵宾客房——他要睡我——”

    前面两段,夏致还觉得没什么,最后那句可就不得了了!

    虽然每次夏致都想在那祸害的脸上踹两脚,但这祸害真要有什么好歹,以后还有谁给他抄作业呢!

    “哟,香格里拉好像在云南吧?他打飞滴请你过去你就去呗!”

    “哥——他是来真的!”

    “你在哪里?”

    “星际网吧后面的巷子里!我……我躲到垃圾桶后面了……他们在找我……”岑卿浼的声音小小的。

    “哈?他们?还不止一个?”夏致摁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这孙贼在网上脚踩了几条船?

    “对……我们本来约在网吧对面的咖啡馆见面……我不肯跟他走,他就带人来堵我了……”

    事情比夏致想象的要严重。

    “你发实时定位给我。还有,我赶过去要时间,但是打车我不够钱……”

    话才说一半,夏致就收到了岑卿浼发来的微信红包,写着“跪求救命”。

    平时叫他请客撸串怎没见他这么积极?

    夏致赶紧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去星际网吧。

    周末老城区实在堵,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就快到达星际网吧的时候,又遇上了交通事故。

    夏致扫码付了款,推开门长腿一迈就疯跑了出去。

    他冲上了路边人行道,一路飞奔,终于来到了岑卿浼所在的位置,看着五六个人就站在巷子的尽头,岑卿浼被人拎起来,就压在墙上。

    一个肤色白皙,眼睛挺大的年轻男人单手撑在岑卿浼的耳边,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

    还好,这祸害还没被人就地正法。

    转念一想,祸害没给弄死实在太可惜了!

    夏致看了看那几个人的身型,嗯,自己应该对付的了,也就不再担心,可以安心看一会儿戏了。

    太早出手,岑卿浼得不到教训。

    “我……我学校还有作业……我们下次再约吧!”岑卿浼低下身,想要从对方的胳膊下面钻出来。

    谁知道对方身手挺快,胳膊迅速向下移动,正好把卿浼给挡住了。

    “作业嘛……我也可以帮你做啊。”

    夏致远远地眯着眼睛看了看,那男人好像就是星际网吧的老板舒骏,听说是个游戏高手,还在电竞比赛里得过奖,粉丝都有不少。

    岑卿浼这一次是惹上厉害人物了啊。

    舒骏一副要往岑卿浼脸上凑的样子,但夏致看出来舒骏没那个意思,就想看岑卿浼不知所措的挫样。

    岑卿浼抵死不从,用手摁着对方的脸,但是舒骏笑了笑,轻而易举就把他给拉回怀里抱住了。

    这光天化日的,岑卿浼这货眼睛都红了一副要哭的样子,搞什么啊!

    这戏,夏致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一脚踹飞了面前的可乐罐,“砰”地一声,砸在了岑卿浼旁边的墙上,震得所有人都愣住了。

    岑卿浼见到夏致,眼睛都要放光了:“夏致——你总算来了——快救我——”

    “我说……小爷我全速奔了一整条街,可不是跑来看你在别的男人怀里吹鼻涕泡儿的!你他么的能有点儿反抗精神吗?”

    夏致一边走过去,一边活动自己的手腕。

    “小子!劝你不要管闲事儿!”

    跟着舒骏的其中一个人,走了过来。

    夏致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做才能有威慑力,那当然是先发制人——快狠准!

    那个人刚走到夏致面前,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他走近了才发觉夏致个子挺高,更重要的是一脸泰然,丝毫后退的意思都没有。

    舒骏的胳膊绕过岑卿浼的脖子,卡得他动弹不得。

    “阿才,小心点儿。这个小朋友好像有点能耐。”

    舒骏的话音刚落,夏致骤然出手,谁都没看清楚他怎么做到的,阿才的脸就已经撞到墙上去了,夏致直接抬起一条腿,蹬在阿才的背上。

    阿才的鼻子下面顿时两道红色留下来,耳朵里都在嗡嗡响。

    他完全没想到,一个学生而已出手速度这么快。

    舒骏的表情从惊讶变得玩味了:“小朋友真的很厉害啊。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一边说,舒骏一边拍了拍岑卿浼的脸颊。

    “没什么关系。”夏致回答。

    岑卿浼却赶紧说:“我们是青梅竹马!”

    “神他么的青梅竹马!你是女孩儿吗?”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青梅竹马啦!”

    夏致心里哼了一下,我可只把你当孙子。

    “你还要不要抄我的作业啦!快点救我!”

    舒骏带着笑看着他们两吵,然后说:“那位竹马,你家的青梅招惹了我,我得收拾他。”

    “不劳你动手,只要你立刻扔他过来,我当着你的面,打爆他的狗头!”

    舒骏只是摇了摇头,另外三个人走向夏致。

    夏致恶狠狠瞪了岑卿浼一眼,意思是这笔账小爷给你记下了!

    这三个人也不想把夏致怎样,上前一左一右想要压住他的手臂,另一个人负责给夏致正面一击。

    没想到夏致一个肘击,顶得左边的家伙肺差点没喷出来,他胳膊长,右边的家伙才刚要出拳就被夏致的拳背砸中了鼻子,疼得两眼冒金星。

    中间那人冲上去,夏致一脚就给踹趴下了。

    几个人哎呀哎呀地都没爬起来。

    舒骏看夏致的架势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勾着岑卿浼的肩膀笑着问:“挺厉害的嘛,练过?”

    “是啊,”夏致拽了拽自己的领口,颈子正好拉扯出带着几分张力的线条,“每个高中生都练过的。”

    “什么?”舒骏问。

    “高中军训的军体拳。”夏致勾了勾手指,“能把那蠢货还我了吗?我们还有作业要做呢。”

    舒骏还是笑:“你看看后面。我从不轻敌,所以不会只带这几个杂碎来。”

    夏致一回头,就看着巷子口好几个跑过来的身影。

    不管他们耐不耐打,但是双拳难敌现实。

    “怎……怎么办啊……”岑卿浼一脸丧B地看着夏致。

    夏致忽然一下冲了过来,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舒骏,眼见着夏致一拳头挥了过来,舒骏竟然被对方的气势震得反应不过来。

    这一拳生风啊!

    直接砸在舒骏的脸上,脑壳子都晃荡起来。

    夏致一把拽过了岑卿浼,来到巷子尽头的墙根下面,直接把他给托了起来。

    “哥——你……你这是要干啥!”

    “给老子爬上去!翻不翻随你!”

    岑卿浼猛地就被夏致顶到了墙头上坐着,是上也不行,下也不行,眼睁睁看着那几个人冲了过来。

    舒骏抹了一把鼻子,满手心都是鼻血,他咬牙切齿地上前:“你小子行啊!”

    谁知道夏致竟然一把将舒骏拽了过来,舒骏眼看着自己的脸就要砸在墙上,下意识伸出胳膊垫在眼前,背上冷不丁被人踩了一脚,竟然是夏致把他当人梯,借他一跃上了墙头!

    舒骏恨到牙痒痒,仰着脑袋放狠话:“看你们怎么下去!”

    夏致高坐墙头,垂着眼冷哼了一声:“不牢你费心。你叫来这么多人对付我们两个,是没能耐,还是不要脸?”

    说完,夏致狠狠瞪了岑卿浼一眼,意思是:给老子跳!

    岑卿浼看了一眼下面的垃圾桶,看了看自己这身新买的衣服,摇了摇头。

    后面那堆人已经围了上来,一个个像是要把他两给抽筋剥皮的模样。

    舒骏仰着脑袋,应该不是为了看夏致,而是为了止鼻血。

    他抬起手来示意兄弟们暂时助手。

    “我想了想,你说的也有道理。对付你们两个萝卜头,我还叫了这么多人来。揍了你们一顿,是我仗势欺人。不揍你们一顿,你那位青梅在网上扮萝莉骗我感情,我怎么也不甘心。”

    夏致难以置信地看向岑卿浼,恶狠狠地问:“你胆儿肥了竟敢扮萝莉?”

    “我没有扮萝莉!我的游戏账号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玩的男号啊!怎么扮萝莉啊?”

    舒骏冷哼了一声:“你一天到晚跟我撒娇,管我要这个装备那个装备,没事儿就‘姐姐救我’、‘姐姐你怎么不管我,嘤嘤嘤嘤’。你哪儿像个男的!我还以为是个萝莉玩儿男号呢!”

    “我发了照片给你的啊!”

    “你照片长这样?”舒骏拿出手机,把岑卿浼发的照片拿给他们看。

    夏致没有近视眼,虽然离得远,但还是看得很清楚,那么大的眼睛,那么白的皮肤,还尼玛撅个嘴喵喵喵的死样子。

    夏致无话可说,一脚把岑卿浼给踹了下去,他整个趴进了垃圾桶里。

    夏致纵身一跃,右脚踏在了对面那棵树的树干上,外套腾起,露出一小截紧实的腰腹线条,在那一瞬间,他瞥见了日光没有照射到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那个男人微笑着看着夏致,指尖夹着一根又细又长的烟,随性地弹了弹烟灰。

    夏致稳稳地落了地。

    男人唇齿开合,说的似乎是“真带劲”。

    明明没有听见他的声音,那三个字却落在了夏致的神经上,轻轻颤动起来。

    “他们跳过去了——我们追——”

    “非打断他们的腿不可!”

    夏致醒过神来,转身一把将岑卿浼从垃圾桶里拽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他一阵狂奔跑出了巷子。

    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阴暗的角落,男人仍旧噙着一抹笑看着他。

    不知道是玩味,还是戏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忐忑地开新坑了

    怕没人看怕没人陪怕年末太冷清

    夏致童鞋,能动手尽量少BB

    所以给广告配音啥的不适合他

    当然叶粼,出于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是非常想听夏致录的广告的~

    开坑前三天,留评有礼,嘻嘻

    “小哥,要不然你别听了,你再放下去,影响我的发挥。”黑框眼镜男说。

    夏致其实也听不下去了,毕竟不是他的真实审美,于是摁了暂停,百无聊赖地看着脚下面几张被□□过无数遍的宣传单。

    上面印着……咳咳……某某安全T的广告,字体和颜色非常魔性,更加让人诡异的是,一个TT品牌,竟然以海豚为标志。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

    黑框眼镜男哽了一下:“这么帅气的小哥,怎么喜欢听这种土嗨的歌?”

    夏致当作没听见,实在是之前面试兼职的时候,他听的都是阿黛尔、毛不易、霍尊什么的,结果都没成。

    明明是憨态可掬的小家伙,眯着眼睛,笑容天真中带着邪恶——这让夏致以后都不敢正视那些可爱的海豚宝宝了。

    宣传单上的广告词也是一言难尽。

    于是有个不靠谱的家伙建议他,换点儿接地气的歌,别让自己显得太有格调无法下凡,于是他换了凤凰传奇。

    来面试的人并不是特别多,这让夏致有点小惊讶,毕竟一小时一百八十块,每天只要工作一小时,这样薪水高、时间短的兼职可不好找,还不影响游泳和抄作业。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啊!留下来!”

    红艳艳的,很醒目。

    以及各种颜料飞溅在那几个字上,不知道是刻意的广告效果,还是被催债的倒了油漆。

    墙面太久没有整修过了,裂纹里嵌着灰尘,还贴着几张疏通下水道和急开锁的小广告。

阅读微笑的海豚先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未来天王》《白银霸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黎明之剑》《大道朝天》《篮坛第一外挂》《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626/6930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