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心05

    凌晨00:39

    大V:【还是那个男生?】

    其实信的内容很简单,都是一些平常生活的琐事和青春成长的困扰,现在再回过头去看都难免有些幼稚童真,却是她最真实的模样。

    写信这个事情,林映潼很早之前咨询过大V。

    自从叶奚沉出国之后,这几年来她一直雷打不动地每隔两个月往那边发一封信,但是时至今日都不见叶奚沉的回信。

    一颗小甜心:【老师,我那个朋友又遇到了难题。】

    打开q.q,情感大V回复她了。

    这个大V是林映潼的书粉,平常很少在读者群里冒泡,有时候看到她出现都是和其他读者讨论书中的剧情,但林映潼更喜欢她给恋爱小白们开大讲堂科普情感知识,每到这时候,她都会拿小本子一一记录下来,等到实践中运用自如。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噗嗤。”林小妞揉了揉痒痒的耳朵,笑出声,轻轻搬开樱小花勾上来的腿,捞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凌晨十二点半。

    林映潼在百度搜索栏上打下一行字“追男宝典”,词条里出现一堆信息,随便打开第一条女追男阻碍分析:

    默默喜欢,表露心意被拒绝,还是喜欢着,没有行动,只是放在心里的一份喜欢,别人怎么被打动?

    林映潼想了想,确实有道理,不能只是放在心里默默的喜欢,让他喜欢上自己的前提,是自己身上某个点触动到他、吸引到他,让他觉得和自己在一起的人生充满着希望和勃勃生机。

    再看第二条:你喜欢他,你追他,你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他还是不喜欢你,这个时候你就应该检讨了,为什么他不喜欢你。你要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如果他值得你改变自己,而且这个改变是积极的,未尝不可一试。

    林映潼随手在笔记本上记下,又附上了自己的思考:花生哥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这个人叫什么林映潼已经有点记不清了,唯独记得长得很漂亮,个儿很高,身材很火辣,依稀记得叶奚沉上初中那会儿,每次去叶家玩总能看到那个姐姐在叶家大门口晃悠晃悠,不过叶奚瑶不喜欢那个姐姐,叶奚沉对她的态度也不冷不热的。

    不过那时候还是听说过很多闲话,那个女孩是叶奚沉喜欢的类型,但是因为妹妹不喜欢,只好忍痛割爱了。不过这个事情叶奚瑶澄清过,当时的原话是:“屁咧,我哥才不会喜欢她呢,和叶奚媛走的近的人,我哥才看不上眼。”言语之中,一派大小姐的气势。

    其实说来说去,唯一让她觉得无法摆平的是,她和叶奚沉之间相差的六岁。

    晚上像神仙,早上起床跟要人命。

    林映潼关掉第三个闹铃,准备倒头继续睡,被夏樱一把拉起来,在她耳边说:“林甜心,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WWW.KanXs.ORG

    “什么日子都没有我睡觉重要。”林映潼扑进床,抱住被子卷成一团麻花。

    夏樱拍了拍她的屁股,“快九点了,你要梳妆打扮见你花生哥哥,估计得来不及。”

    “什么?九点了都?!”林映潼刺溜一下跑的比火箭还快,冲进卫生间噼里啪啦一阵,“呜呜呜呜,好大的黑眼圈,我怎么出去见人。”

    “……”

    半小时之后,梳妆打扮完的林映潼出来,看了眼墙上的钟,牙齿磨的霍霍响,“樱小花,你骗我,现在才八点半都不到。”

    樱小花靠在沙发里逗着小白猫玩儿,“你可拉倒吧,我不骗你,现在你还在床上呢,对吧,咩咩,林小妞就是一头大懒猪。”

    小白猫:“咩。”

    非常赞同樱小花的话。

    “……”

    林映潼从厨房出来,嘴里叼着一块起司,问夏樱:“这身搭配如何?”

    夏樱瞅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太清纯了。”

    清纯?

    夏樱站起来,“来,姐姐帮你换装。”

    林映潼跟着夏樱走进房间,拉开衣柜,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林映潼搭配。

    林映潼和夏樱身材差不多,个儿也差不多,以前读书的时候就爱互换衣服穿,不过夏樱的衣服都偏成熟款一点,林映潼长的比较仙,淡妆比浓妆好看,配上夏樱这身衣服,竟也很好看。

    单调中多了一分鲜味儿。

    叶奚沉电话进来的时候九点差一刻。

    林映潼昨晚坐叶奚沉的车回来的,她自己的车今天一大早叶奚沉让司机开回了叶家去,林映潼少了代步车,叶奚沉让司机过来接她。

    叶奚沉:“起了没?”

    林映潼轻轻瞥了眼夏樱,笑:“早就起了啊。”

    “早饭呢?”

    “吃了。”

    “吃了什么?”

    林映潼歪头想了想:“奶酪和牛奶。”

    那头低低悦耳的笑传来:“这么点能饱?”

    林映潼耳朵贴着话筒,一边脸颊烫了起来,她拿离了一点手机,脑子不知怎么一拐,说道:“很多了好吗,再吃肚子都撑了。”

    “你这什么胃,”叶奚沉临时改变了主意,“我去接你。”

    林映潼:“啊?”

    “你这胃太小了,身材已经够好了,不用减肥,一会儿哥带你吃本城最正宗的汤包。”

    所以不是司机来接她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花生哥哥亲自过来接她?

    林映潼心里很欢喜。

    接完电话,夏樱凑上来:“笑的跟痴汉似的,你过会儿见到叶大佬可别这么明显。”

    林映潼拍了拍脸:“真有那么明显?”

    夏樱比划了下,“你就差在自己脸上写我喜欢你,林小妞,拜托你学学姐姐,坐怀不乱临危不惧,视一切帅哥如浮云。”

    “屁,”林映潼捏住她的嘴巴,“你就别瞎几把乱吹吧,昨晚上是谁在那边疯狂兴奋地差点要跳起来了,还坐怀不乱呢,自己什么德行,心里没点abc数?”

    夏樱一掌拍开林映潼,“小姑娘家家别成天屎啊尿啊屁啊的,奇怪,车子让直接送回来就好了,没道理让司机送他那里。”

    林映潼之前也挺奇怪的,不过很快打消了心里的疑惑,花生哥哥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随口接了一句:“可能这样比较方便吧。”

    方便你个大头鬼吧。看到林映潼一脸单纯的要死的表情,夏樱硬生生把这句话憋回肚子里。

    叶奚沉没有上楼,到了之后给林映潼打了个电话。

    林映潼挎着包,在玄关口换好鞋子,对夏樱挥挥手,露出一点不舍和心痛的表情:“樱小花,别哭鼻子,妈妈走了,记得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沉溺撸猫,妈妈在和妈妈不在一个样,你要乖,妈妈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夏樱听不下去,这个假惺惺的女人,抱着小咩咩,对这个虚伪的女人挥挥手:“赶紧走赶紧走,别回来了,我只要咩咩陪我就可以了,你吗,只是一个附属品。”

    林映潼哈哈一笑,扭头对咩咩一记飞吻,“咩咩,好好泡妞哦,这个阿姨不错的,拜拜,夏阿姨。”

    啪一声,没等夏樱气的追上来,林映潼眼疾手快关上门,一路扬长而去。

    到电梯门口时,特意对着锃亮的门照了照,今天的妆容堪称无懈可击。

    林映潼挎着包,推开门走出来,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靠在车边的男人身上,他正低着头看手机。

    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普照,打在黑色的车身上,散发着迷人内敛的光芒,和他身上由内而外光芒四射的气质相吻合。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注目,男人抬起头,视线在半空中短暂相接,他收起手机朝林映潼走来。

    林映潼一下子紧张起来了,她今天第一次穿高跟鞋,还有点不太会穿,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出来,不过她还是昂起下巴挺胸抬头,笑容满面朝男人走去。

    “花生哥哥,”她笑着对叶奚沉打招呼,“等好久了吧?”

    “没,我也刚到。”叶奚沉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打量女孩,今天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打扮过的,看她穿高跟鞋的样子,还是有一种小女孩偷穿妈妈的高跟鞋的感觉。

    当一个女人为了见你而精心装扮,你在她心里的地位显而易见。

    他的小丫头长大了。

    心情大好,习惯性抬起手想摸摸她的头,伸到中途,叶奚沉突然方向一转,收回兜里,紧接着脚步一转,“走吧。”

    叶奚沉亲自为她打开副驾驶门,她也很习惯他的服务。

    坐进去之后仰起脸对他灿烂一笑:“谢谢哥哥。”

    叶奚沉抿了抿唇,碰上门,转身走去驾驶位。

    系上安全带,车子发动。林映潼问:“你要带我去小元汤包店吧?”

    叶奚沉点点头,侧头看向她,笑了笑。

    林映潼歪着脑袋,对他柔柔一笑。

    是她心里的答案。

    林映潼就知道,他会带她去那里吃早饭,好像他们之间共有的秘密一样,想着想着心情就变的很好很好。

    第一次去小元汤包是叶奚沉带她去的。

    林映潼的母亲身体向来很不好,先天性心脏病,做过换心手术,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的林映潼。而林映潼的小名甜心也有一层更深的含义:她是爸爸妈妈来之不易的宝贝,是他们爱的结晶。

    她是爸爸妈妈的小甜心。

    但到了林映潼六七岁的时候,母亲老是说不舒服,疑似排异反应。

    心科权威的父亲用尽一切办法只为保住母亲的命,那几年国内国外到处跑,自然花在女儿身上,陪伴她的时间几乎没有了。

    林映潼被爸爸送到S市的爷爷奶奶家里,也就转学到了S市,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她想爸爸妈妈想的厉害,有一次从学校跑出来,坐上大巴车回A市,急的爷爷奶奶差点儿报警,最后是医院里爸爸妈妈的同事发现了她,把她送回了爸爸身边。

    可能出于对女儿的保护,做父亲的最终没有让女儿见到虚弱无比的妻子,铁着心肠,任由她哭泣叫喊“爸爸我想你我不要离开你和妈妈”,让父母带走了女儿。

    林映潼为此闷闷不乐了快一个星期,直到那天读初中的叶奚沉来家里带她玩。

    那天是周六,阳光很明媚,叶奚沉在院子里叫她:“小甜心,太阳晒屁股了,再不起哥哥上来打你屁股了!”

    林映潼一听是叶奚沉的声音,跳上桌子,打开窗户,冲底下的人喊道:“我早就起床了!”

    叶奚沉冲她一挥手:“快下来,带你吃早饭去。”

    林映潼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爬上叶奚沉的自行车后座,让他带着自己穿过城市的街道。

    林映潼把脸靠在叶奚沉的后背,双手抱紧着他,他的衬衫有一股清爽的好闻的青春张扬的味道,大片大片梧桐树叶影在他们身上穿行。

    “哥哥,你说我妈妈会死吗?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妈妈死了。”一想到那个梦,大太阳底下,林映潼激灵了一身。

    她害怕以后再也没有妈妈了。

    没有妈妈的孩子像颗草,虽然爸爸也很疼爱她,可是她始终觉得,爸爸更爱的还是妈妈,如果没有妈妈,爸爸的世界会崩溃吧。

    她不想这样,一点儿也不想。

    叶奚沉按下手刹,从自行车上转过身来,摸了摸她的头,“你跑回去是因为担心你妈妈?”

    林映潼点点头,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颗接着一颗砸下来。

    头顶的少年叹了声气,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你妈妈不会有事。”

    小姑娘扬起泪眼朦胧的大眼睛,小嗓音脆脆软软的,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真的吗?”

    “真的,林叔叔一定会有办法让心姨活下来的,你相信哥哥,哥哥不会骗你。”叶奚沉温柔细致地擦掉女孩挂在脸颊的泪珠子。

    “相不相信哥哥?”

    女孩点点头:“相信。”

    “不哭了。”

    女孩点点头,自己抬手擦眼泪,“不哭,我相信哥哥,哥哥不会骗我。”

    叶奚沉笑了笑,揉揉她松软的发顶,“以后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跑出去,你跑出去,家里人会担心你,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不能给家里添麻烦,这样你爸爸才能安心治好你妈妈,难过可以给我打电话,哥哥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林映潼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极了,她之前只想着自己难过了,一点也没有想过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会因为自己乱跑担心自己。

    “那、那我晚上给爸爸打电话,告诉他不用担心我,让他一心一意治好妈妈。”

    叶奚沉笑道:“好。”

    心里却无比心疼这个才七岁的孩子,家庭的变故而不得不早早的成熟,快速成长。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好看,不好看?

    今日问题:叶奚媛是谁?

    老读者可能能猜到吧哈哈哈哈哈哈

    明天来揭晓

    林映潼仔细品味着这段话,更加睡不着觉了,瞅瞅旁边夏樱睡的正香,漫漫长夜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

    抓心挠肺翻来覆去,林映潼实在被折磨的受不了,轻手轻脚爬下床,来到书房,从抽屉里翻出前不久刚买的手账,打开第一页端端正正写下:今天你追到男神了吗?

    凡事总得先有个计划对吧。

    叶奚沉曾经说过,甜心是他心里永远的,要照顾一辈子的好妹妹。

    那时候她还小,听完这句话只觉得开心,比吃了最喜欢的曲奇饼干还要开心。可是慢慢的长大,这一点点的开心并不能满足她了,如果时光可以回溯,她想说,我能不能贪心一点点。

    不仅仅只是做你的妹妹。

    林映潼皱着眉心,咬着笔杆子发呆,第一次做这种事实在没经验的很,要不要发个信息问问妈妈,当年她是怎么追到老爸的?

    转念一想,打消这个念头。许心心女士要是问起她来,看上哪个小伙子了,然后再出一堆馊主意,林映潼真觉得她妈那个路子太野,到最后人没追到,反而被她吓跑了,那就好玩了。

    想做你的小甜心。

    大V最后给她的建议是“不用急着表白,在鱼钩里放上最好的饵,慢慢钓,慢慢等,给一点点暗示,等他先动心,主动权才能掌握在自己手上。”

    一颗小甜心:【是的,今天那个男生回国,晚上他们见了一面,她一直纠结要不要问信的事情。】

    但是大V很少开课,入群这几年来,总共也就开了三次,于是一年前林映潼用自己的生活小号坚持不懈每天定时“骚扰”大V,不停地给大V点赞评论,终于勾搭到了她的偶像,并交换了双方的企鹅号。

    昨晚十点半

    林映潼一晚上精神无比,旁边的樱小花翻了个身,将她连同薄毯一起抱住,呼吸热热的扑在耳廓,低喃一句:“小妞,给爷笑一个再走……”

阅读你是我的小甜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明妖孽》《轮回一剑》《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法医狂妃》《六道》《[综]直播破案现场》《弃舟国度》《都市之神豪国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629/6930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