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死后,我的前任们重生了

第1章

  • 作者:凤久安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05
  • 本章字数:9456

“泽泽!不要被贱人骗了啊!!你是被她下降头了吗!双颜党哭晕,我们颜亚茹哪里不好!”

“悄悄说,这贱女人会不会是靠怀孕挤掉颜亚茹上位的……”

她瘦白的手指抓着一只白色的手机,屏幕闪烁着,停留在信息发送界面。

“艹,我吐了!不要脸的贱三!!”

龙城某高层公寓楼下,年轻娇小的女人倒在血泊中,白色纱裙上满是血,像只折断了翅膀的蝴蝶。她很漂亮,只是漂亮得有些单薄,淡眉薄唇,如纸一般。

“哇!竟然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真是恶心到我了!言泽你要结婚可以,但我只接受你太太是颜亚茹!”

“她妈妈在我们当地一个领导家做保姆,这女的不安分,家里有男人,还想勾引领导小三上位,结果事败,光着身子被人家老婆连夜赶了出去,保真!领导姓梅,你们一查就能查到,本地人都知道!”

“谢汀雪亲爸蹲过监狱,她高中毕业就没再上学!就一文盲小太妹!指不定还是个坐过台的野鸡!”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当红流量巨星言泽公布婚讯,并在微博上晒出了结婚证的当天,微博瘫痪了。

——谢汀雪,是他的助理,也是他的高中同学。

不仅如此,连谢汀雪的家庭背景个人资料,全网曝光:

言泽懵了,他表情很迷茫。

“在哪?”言泽轻轻问道。

经纪人低声道:“送到市中心医院了。”

言泽原地愣了一会儿,发疯似的跑了起来。

几家媒体跟着追了上去:“大新闻!采访中途,言泽忽然丢下一众记者狂奔出演播厅!!”

车飞驰到了市中心医院,言泽跌跌撞撞从车内跑出来,在门口摔了三次,蹭了一手的血,自己却浑然不觉。

“……谢汀雪在哪?”

无人回答。

言泽红着眼,问道:“谢汀雪……太平间……在哪?”

他声音异常平静,问完,身体却颤了起来。

跟在后面的直播媒体们惊愣了,只有镜头还默默记录着。

一个医护人员带言泽过去,言泽双眼血红神情恍惚,这让他的脸像处在某种奇异的矛盾中,悲伤又狰狞着,平静却几近疯狂。

拍摄被医院叫停了,但这个片段却在网络平台上瞬间引爆。

有人想起了警方刚刚发的通报,三个小时前,有个女人在燕城的一个豪华小区跳楼自杀,从死者的年龄和姓氏推测,应该就是谢汀雪。

之后,谢汀雪自杀这个话题迅速登上了热门。

那些小三、太妹、心机谢汀雪的爆料悄悄退场,营销号疯狂转发抵制网络暴力的话题,很快就替警方定了案——“网友们的网络暴力,致使谢汀雪跳楼自杀。”

言泽走进太平间,茫然看着台上盖着白布单的尸体。

他有些懵,慢慢走过去,轻柔揭开白布单。

警察问道:“是她吗?”

言泽看着静静躺在台上,白纱裙上染着血花的谢汀雪,慌乱摇了摇头,语无伦次道:“不……不是的,不是……”

警察同情道:“我们要确认死者身份,她是谢汀雪吗?”

言泽愣了好久,终于慢慢点了点头,拉着她冰凉的手,跪地痛哭起来。

警察拿出一部碎屏的白色手机,它装在透明的袋子里,还在不停地震动着。

“这个是死者的手机。”警察说,“死者从楼上坠下后,手中握着她的手机。我们在调查事故原因,你知道她手机的解锁密码吗?”

言泽机械地点了点头,手颤抖着,输入自己的生日,屏幕解锁后,他看到了那句话。

“言泽,对不起……”

这句话,她还没有发送出去。

言泽的泪水朦胧了视线。

警察安慰道:“可能是最近网络上的言论让她压力太大……”

言泽抱着手机,蜷缩起来,无声哭着。

经纪人跟了进来,见此情形,跟警察说了几句,两人走了出去。

谢汀雪死了。

言泽抱起她,她轻的像片树叶。

“为什么?”言泽自言自语道,“是因为我吗?汀雪,是我吗?是我害了你……”

手机还在颤动着,消息内容不断弹出来。

【妈】:汀雪!快给妈妈打电话啊!

【妈】:汀雪!妈妈知道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但妈妈没事,假的真不了,没关系的!

【妈】:妈妈看电视说出事故了,怎么了?不要吓妈妈?

【妈】:言泽在你身边吗?我联系不上他!经纪人的电话也打不通,一直占线,你俩有事吗?

【妈】:小雪,快跟妈妈报个平安啊!!

“我错了。”言泽抱着谢汀雪冰凉的身体,喃喃道,“是我错了,是我任性,我不该公布,我以为我做得足够好……我没想过会这样,明明和媒体说好了,怎么会这样……”

他静静发着呆,好久之后,轻声道:“汀雪,求婚那天,我说了,要一直在一起……我陪你,好吗?”

门开了,言泽茫然抬头。

门口站着一个穿给大衣的男人,风尘仆仆。

男人表情悲伤到扭曲,但很快又镇静下来,对拦他的警察说道:“我是梅检,在燕城大学工作,对,是你们刚刚联系我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警察翻看着记录簿,问道:“事故原因我们目前还在调查,我们之前根据死者的紧急联系人联系的你,你就是死者的哥哥?”

那人愣了一下,似乎很惊讶,但很快,他平静点头:“是,我们是高中同学,以前是住一起的……邻居。”

警察放行,他走了进来。

言泽坐在台子上,抱着谢汀雪,一动不动。

他盯着梅检看,先是出神,慢慢的,似乎认出了他是谁,嘴角本能的扯动,露出一丝不屑和怨恨。

他声音沙哑,红着眼睛看着梅检:“哦,梅检。”

梅检盯着他怀里的谢汀雪看了好久,开口,声音发涩:“来的路上,我听到了广播,他们说她是从楼上跳下来的……”

他脸色苍白,轻轻走近来:“言泽,让我看看她。”

言泽抬眼,目光凌厉:“滚!”

两个男人的目光碰上。

梅检握了握拳。

“言泽,不要逼我在她面前发火……”梅检摘掉眼镜,揉了揉鼻梁,说道,“我对小雪有多重要,你心里清楚,让我看看她,最后一面……”

言泽没松手,他言简意赅回道:“你不配。”

梅检暴怒:“那你配吗?!”

他抓起言泽的衬衣领:“我倒想问问你,是谁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又丢她一个人面对你那些脑残粉丝的恶毒攻击?!你看到她们说她什么吗?!言泽,你是个什么垃圾……小雪的死是你逼的,那些流言蜚语……那个让她跳下楼的罪魁祸首是你这个大明星!是你那该死的名气逼死她的!!”

言泽哼笑一声,推开他,他轻轻放下谢汀雪,目光温柔:“汀雪,吵吗?我这就把你烦恼的根源解决掉……”

他站起身来,猛地抓住梅检的大衣领,用力把他推出门去。

梅检踉跄几步,眼镜飞了出去,额上青筋鼓起。

言泽仰着头俯视着他:“梅检,我不爽你很久了,以前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不去计较。可现在,她死了,我要让你知道,你这个人渣,连陪葬的资格都没有!!你对她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让她一无所有又赶她走,毫不留情伤害她的男人,也配来看她!你有脸来吗!”

梅检声音变了,他站起身,压抑着怒火,鄙夷道:“是么?那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靠脸出名只知道打架的混混?汀雪出事时你在哪儿?警察为什么会联系我?还不是因为她万念俱灰从楼上跳下时,你这个大明星还在镜头前卖笑!给千万万少女少妇卖笑!你知不知道,你跟你那群人渣脑残粉就是逼死汀雪的杀人犯!!”

言泽血红的双眼泛起泪光。

“言泽,你自己也清楚小雪死是因为谁!”梅检说道,“如果是我和她在一起,她现在也不会躺在太平间里,任你的那些不长脑子的恶毒粉丝们一盆一盆地泼脏水!”

盛怒的言泽忽然笑了一下,细长的手指解着衬衣领最上方的两个扣子。

“好,很好……是,是我害死了她,但给她陪葬前,我先打死你这个伤过她的人渣,也算了却她的心愿!!”

言泽说罢,一脚踹过去,和梅检打在一起。

工作人员试图拉开他俩,但两个男人像疯了一样,如丧偶的雄狮,红着眼厮杀。

言语劝阻已经无用,两个人都听不进去任何话语。

谢汀雪死了,那个像雪花一样晶莹温柔,笑起来甜甜的,眼睛闪烁着光的姑娘,死了。

而因愤怒悲伤厮打着的两个人,现在都想掐死伤害过她的对方。

警察们费尽全力,终于拉开了两人。

言泽意识恍惚,朦胧中,他听到经纪人问医生:“要不要给他俩来针镇定?都疯了……对,他俩算是情敌……梅教授这人我们不熟悉,但知道,听谢小姐说过……好的好的,也给他来一针。”

两针镇定剂缓缓推入,两个男人渐渐平静。

言泽闭上眼睛,嘈杂纷扰,渐渐远去。

火车长鸣声由远驶近,言泽睁开眼,一片白茫茫中,他看见梳着马尾,穿着校服的谢汀雪挽着梅检的手,梅检转过身,得意笑道:“言泽,先来后到,你取代不了我,谢汀雪喜欢的是……”

“滚!!!!”言泽大喊一声,坐起身来,头疼得要炸开。

潮湿的气味,令人反胃又熟悉。

斑驳的窗楞,开裂脱落的天花板,熟悉的床铺……

言泽愣愣拿开手,床下,几个顶着杀马特发型的小年轻们叼着烟,从长刘海儿的缝隙里诧异看着他。

“泽哥,你喊什么?”

看见这几个熟悉的杀马特,言泽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走廊上传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旋律,深情款款,音量极大,回荡在整个校园中,吓了言泽一跳。

这是海市高中午睡后的起床铃。

杀马特们掐了烟,扔进宿舍厕所的下水道里:“走走走,上下午课了。”

“走啊泽哥,到教室再睡!”一个杀马特拍着床说道。

言泽:“……”

他歪过头,床头的挂历上大写着——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

二零零七年?

十年前?

言泽:“……操?”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开更啦!

爽文向!!

两任男友们回来帮女主逆袭打渣找真凶了!!!

绝对爽!!

不虐的!!!

能出气的!!!

大家在评论区一起呐喊打call吧!!!

面对满屏刷言泽你知不知道你被那个女人骗了的弹幕,记者微笑问道:“婚礼什么时候举办,能透露一下吗?”

言泽淡淡一笑,无差别释放魅力,眼中喜悦半点不假:“快了,我太太喜欢雪,所以打算今年冬天办……”

“婚礼会对媒体公开吗?”

——“言泽,对不起……”

楼上,落地窗大开着,风吹起窗帘,站在那里的人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楼下倒在血泊中的女人,脸色一变,匆匆离开。

燕城一号演播厅内,中秋晚会正在第一次彩排,为了提高收视率,摸鱼娱乐采用了直播的方式采访后台表演嘉宾,因公布婚讯登上热门的言泽正是本次直播采访的重中之重。

“应该不会,还是想请亲友和高中的同学来……”言泽说到一半,经纪人快步走来,表情凝重跟他耳语了起来。

好久之后,经纪人才说完,苦着脸静静看着他。

言泽长相张扬,挺鼻薄唇,长着一双桃花眼,气质明艳又冷冽。

但他本人十分好相处,亲切幽默,对工作人员态度极佳,从不耍大牌,深受媒体喜爱。如此反差萌,也是他拥有高人气的原因之一。

“我是她高中同学,当年谢汀雪在我们学校风评就不好,装清纯装柔弱,婊得很,恶心的一比!”

“我家有亲戚是圈里的,谢汀雪攀上言泽后,立刻给她妈在老家买了个别墅,母女俩这几年一直靠言泽养,住豪宅开豪车,飞扬跋扈一副市井小民的算计嘴脸……”

“我就说个我知道的料,这个女助理不简单,她妈是小三,她也是小三,手段十分了得!之前跟言泽好的明明是小花颜亚茹,而且言泽和颜亚茹高中时就互有好感了,一起艺考,又一起出道,娱乐圈双颜cp谁不知道?妈的,被这个姓谢的贱货截胡!”

之后,言泽的神秘妻子瞬间被扒了个底朝天。

阅读我死后,我的前任们重生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