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事发

    要知道,这女孩子家退亲可不好,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将来都是要影响亲事的。

    尤其是这和谢家的亲事还是玉无瑕定下的,自从沈卿瞳一出生就定下来,现在如何能说退就退呢。

    真是叫他不能理解啊。

    沈朗钰对于后宅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谢世安经常出入后宅去找沈卿瞳说话,两人到底也是未婚夫妻,所以旁人也没有太过于阻拦。

    可是这好端端的,沈卿瞳为何要退亲呢?

    怎么现如今倒是说要跟谢世安退亲的话呢?

    此语一出,更是惊了沈朗钰一跳。

    沈朗钰满脸错愕,看着沈卿瞳,:“妹妹,你不是说笑的吧。” WWW.KanXs.ORG

    117

    “妹妹,你要留下那对恶心的母女,到底是何意思?”沈朗钰到底还是沉不住气问道。

    “我要和谢世安退婚。”沈卿瞳想了想,缓缓的开口说道。

    “自然不假,从前我一味儿的忍着,只当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可是谢世安欺人太甚,沈卿云母女为何会接二连三的用尽一切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害我,还不是因为想要除去了我这个眼中钉,她好与谢世安双宿双栖。”沈卿瞳愤恨的说道。

    如果说沈卿云只是与谢世安勾勾搭搭,倒是也无所谓,她也不在乎谢世安这个人。

    可这两个人为了自己的所谓奸情,就要搭上她的名声和清白,这就其心可诛,当真是该死了。

    “过分,谢世安果然过分,太过分了。”沈朗钰攥着拳,狠狠的说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谢世安竟然是这等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

    从前看着谢世安还好,翩翩君子,饱读诗书,出口成章,文采风流,如今也是举人了。

    只怕是明年就要下场考科举了。

    他也盼着谢世安能得偿所愿,妹妹以后也能有所依靠,可是万万没想到,谢世安竟也是这等脏心烂肺之人。

    明明跟妹妹有了婚约,还跟沈卿云勾勾搭搭的,谢家也是门风鼎盛之家,如何就出了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既然谢世安如此无耻,那咱们就退亲,妹妹退了谢世安,自然能找到好的归宿。”沈朗钰十分支持的说道。

    “哥哥,这件事情不着急,退亲也是要有理有据的,不能一味儿的强来,更加不能是咱们理亏,就像沈卿云计划着毁我清白,不过也是为了能够保全她自己,如果是我的名声坏了,那对她和谢世安来说就是有利的,不然的话,咱们侯府,岂能允许退了妹妹,反过头去再定姐姐的吗?难不成靖康侯府的姑娘嫁不出去了吗?非得要嫁给谢世安吗?”沈卿瞳解释道。

    这个道理,沈朗钰也是明白的,自然不能这般的乱来。

    “我都听妹妹的。”沈朗钰点着头说道。

    “那咱们见了父亲,我若是要暂时饶过沈卿云,哥哥不许反对。”沈卿瞳说道。

    “这是自然,我说了,都听妹妹的。”沈朗钰此刻也不反对了。

    因为沈朗钰心里明白,妹妹留下沈卿云,并不是不对付她,而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连谢世安一起算计了。

    妹妹说的对,即便是退亲,也不能连累了妹妹的名声,也要让谢世安理亏,让谢家理亏,其实本来就是谢世安和谢家的不对。

    沈朗钰想到谢世安这个混蛋,就恨得牙痒痒,他别的不管,等谢世安回京之后,他非得要好生的教训谢世安不可。

    转瞬之间,沈朗钰心里就有了计较,如何教训谢世安了。

    只是他没有说出来罢了。

    “对了,玉家那边如何处理的吴姨娘和玉含羞?”沈卿瞳问道。

    “不知道,父亲没说,我也没问,想来肯定是要重罚吧,毕竟一个姨娘,在后宅里兴风作浪也就罢了,现如今还丢脸丢到外头来了,外祖母一向疼你,这回哪怕是二舅舅再护着那个吴姨娘也没用了吧。”沈朗钰思量着说道。

    沈卿瞳也没去管。

    一个姨娘罢了,根本不值得她费心。

    若是要二舅舅对吴姨娘狠心,其实到也不难。

    吴姨娘背着二舅舅偷人,单单是这一点,估摸着是个男人也不能忍。

    严亭立是少府司的人,这就有些难办了。

    “妹妹,总归让你受委屈了,母亲不在了,终归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护得住你。”沈朗钰有些自责的说道。

    “这怎么能怪哥哥呢?哥哥千万别这样说。”沈朗钰对她的关心都是最真切的,也让沈卿瞳十分的感动。

    她不知不觉得,早已经把沈朗钰当做是自己的亲人了。

    有这样一个哥哥,她真的觉得也是挺幸运的。

    就像她的二哥顾炎枫那样,一直都在她身边护着她,守着她。

    想到顾炎枫,沈卿瞳心里就一阵酸楚。

    他那样俊逸无双的二哥,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在见到,才能在叙兄妹之情,这辈子,还有机会吗?

    马车一路上的速度不快不慢,总算是感到天黑之前进了城。

    进了城,路途就平坦多了,很快就抵达了靖康侯府。

    众人依次下了马车。

    沈卿云是被几个婆子给压下来。

    一路上,沈卿云的待遇跟犯人差不多。

    可是把沈卿云给郁闷坏了。

    几个婆子压着沈卿云,沈卿云骂道,:“你们这些死奴才,放开本小姐。”

    沈朗钰还是一肚子火气压不住,过去又抽了沈卿云一个耳光,觉得不解恨,反手又抽了一个,直接把沈卿云打的眼冒金星,若不是几个婆子扶着,只怕早就摔倒在地了。

    沈朗钰也真的是气疯了,想到沈卿云干的那些破事,抢沈卿瞳的未婚夫,还一次又一次的谋害沈卿瞳,企图想要毁了沈卿瞳的清白。

    沈朗钰恨不得直接弄死沈卿云。

    沈朗钰慢连怒火的看着沈卿云,:“你最好闭上嘴。”

    沈卿云吓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朗钰,甚至有一时的错觉,沈卿云觉得沈朗钰是想要杀了她的。

    “哥哥,别理她,咱们走。”沈卿瞳只是冷冷的扫了沈卿云一眼,却也足够让沈卿云觉得冰冷刺骨的了。

    一众人直接去了寿安堂。

    沈之信此刻也已经回了府邸,早早的也去了寿安堂。

    沈老夫人的身体好多了,其实沈老夫人真的没什么大毛病,也就是自己作出来的毛病吧。

    如今修养了几日,按时吃饭,并且也用食补方子,跟药膳,这几日脸色好多了。

    沈之信将众人召回来的消息,沈老夫人并不知道,沈之信让人瞒着沈老夫人,这侯府上下自然都知道是沈之信说了算,自然没有人敢告诉沈老夫人。

    所以当一众人出现在寿安堂的时候,沈老夫人也是吓了一跳,按照道理说,都应该在南山寺给她祈福才对,怎么倒是都跑回来了。

    “怎么都回来了?不是应该给老身祈福吗?”沈老夫人惊讶的问道。

    当目光触及到被两个婆子压着的沈卿云之时,不由得怒道,:“你们这些奴才是不是活腻歪了,敢如此折辱云姐儿,赶紧把云姐儿给放开!”沈老夫人怒气冲冲的说道。

    那两个婆子是听命于沈之信的,自然不会把人给放开的,之时充耳不闻。

    “母亲,是儿子让人把沈卿云给压过来的。”沈之信冷冷的说道。

    沈老夫人一听,顿时火气又上来了,:“侯爷是不是想气死老身,侯爷难道不知道,老身最疼爱的孙女儿就是云姐儿,云姐儿也是万般孝顺的,难不成只要是老身喜欢的,侯爷就要跟老身唱反调吗?是嫌弃老身活的太久了,巴不得老身早点儿死吗?”

    沈老夫人其实也没有她说的那样疼爱沈卿云。

    她就是故意的,知道沈之信心里在意的是沈卿瞳那个小贱人,她就偏偏要扶持沈卿云,抬举沈卿云,就是要让沈卿瞳难受。

    其实沈卿瞳根本就不会难受。

    她才不会在意沈老夫人对沈卿云怎么样呢,沈老夫人在她心里也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母亲为何不问问沈卿云都干些什么,她若是老老实实的,儿子如何会这般待她呢?”沈之信也气愤不已。

    “能做了什么,无非就是你鸡蛋里挑骨头罢了,云姐儿一个好好的孝顺孩子,老身就觉得她挺好。”沈老夫人毫不在意的说道。

    沈老夫人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心里也开始打鼓了。

    难不成陷害沈卿瞳的事情事发了。

    她早就看到站在沈朗钰身边的沈卿瞳了,完好无损啊。

    既然完好无损,沈之信还有什么好生气的,还这样对待云姐儿,为免也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沈老夫人想着,心里对沈卿瞳更加的不满了。

    她什么都清楚,巴不得赶紧把沈卿瞳的名声毁的彻彻底底的,如若不然,她也不会这般配合沈卿云了。

    “儿子到现在才算看清楚,母亲到底有多偏心沈卿云了。”沈之信嘲讽的勾了勾唇角,然后看着沈卿云,神色冷然,:“沈卿云,你可知错?”

    两个婆子见状,才放开了沈卿云。

    沈卿云这一天,早就想了无数次了,她饶是再傻,也知道南山寺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不然父亲不会如此待她的。

    好不容易过了这些天,父亲对她有些好脸色了,却不料今日又到了这步田地。

    沈卿云心里是又惊又怕的,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父亲,女儿真的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请父亲明察,不要冤枉了女儿啊。”沈卿云说着,已经哭得泪流满面。

    她也不是玉含羞那副姿态,只是哭得十分伤心,让人看了,也着实心疼。

    如果是从前,没有经历上一次的事情,也许沈之信会相信沈卿云的话,可上一次沈卿云已经害过沈卿瞳一次了,这次也是证据,有证人,沈之信如何会信呢?

    吴侧妃,玉含羞,明艳玲,和不都是和吴家息息相关的人吗?

    想到她们的计划,沈之信就恨得牙痒痒,这些人,真的是其心可诛。

    其实沈卿云的样子,的确也是很可怜,尤其是被沈朗钰打了好几个耳光,脸也肿了,发髻也散了,哭的眼睛也通红通红的,委屈的不行,但也不是跟玉含羞那般,柔弱的有些矫揉做作,让人看了也觉得反胃恶心。

    但是沈之信不为所动。

    “本候既然来问你,自然是有问你的理由,至于你成不承认,对于本候来说,也不重要了,反正证据都在,你认不认都无所谓,来人,去把吴姨娘也绑了来。”沈之信下命令道。

    沈老夫人自然也明确的知道,肯定是南山寺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她虽然心里恼的不轻,也觉得吴家这些人都是些废物,不是都说的好好的吗?绝对不会有纰漏的,现在可好,看着沈卿瞳屁事没有,吴姨娘和沈卿云反倒是折进去了。

    她想想就来气。

    话音刚落,几个婆子就转身走了,去带吴姨娘过来。

    沈之信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不想让吴姨娘有什么防备,打算一起处置。

    白氏和沈卿雪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她们两个就是应该老实看着,跟上次一样。

    沈卿云上前拉住了沈之信的衣角,哭诉道,:“父亲,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请父亲相信我啊。”

    “上次你也说自己是冤枉的,可是你到底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沈之信撩开了沈卿云,没有再去看她一眼。

    沈卿云觉得万念俱灰,没想到,这才多久的光景,她在沈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在父亲面前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从前父亲最看重她,觉得她是最出色的长女,连沈卿瞳都靠了后,可现如今呢,她在父亲眼里,只怕早就变成了一个恶毒女子了吧。

    吴姨娘被带来的很快,直接推到在了。

    吴姨娘还叫叫嚷嚷的,十分不乐意的样子,但是看到寿安堂里,众人齐聚一堂,沈卿云还跪在地上哭的不能自持,顿时也就知道肯定是出大事儿了。

    她立刻环顾四周,寻找沈卿瞳,是不是沈卿瞳的事儿已经成了,但是却露出了蛛丝马迹。

    如果是这样,她顶罪就是了,只要能毁了沈卿瞳,让谢家和沈卿瞳退亲,能够让沈卿云跟谢世安顺利的在一起,她这做娘的,付出多大的代都是可以的。

    可当吴姨娘看到沈卿瞳完好无损的站在沈朗钰身边,并且一脸洋洋得意的时候,吴姨娘只觉得天要塌了一般。

    事情失败了?

    可若是失败了,为何云姐儿却跪在这里哭天抢地呢?到底是怎么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每每不过是拉了小姐去当幌子罢了。

    这些琉璃和琉光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沈朗钰却不知道。

    琉光刚要开口替小姐说几句,但是却被琉璃给拦住了。

    沈朗钰不由得问道,:“妹妹,你为何要与世安退亲啊?世安人品不错啊,而且在盛京的时候,隔三差五也会来家里瞧你,你们也蛮谈的来的啊,从前你不是也对哥哥说过,很喜欢世安吗?”沈朗钰真的是不明白。

    琉光已经听的冷笑连连了,有心想要辩驳几句。

    其实她也知道,这个自然怪不得大少爷。

    此刻沈卿瞳却已然开口说道,:“哥哥,从前我不愿意说,但是此刻也不想瞒着了,谢世安他每每来侯府看我,只是拿了我当幌子,他真正想见的是,是沈卿云。”

    沈朗钰当真吃了一惊,满脸惊讶,:“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少爷自然不会知道后宅这些事无巨细的事情。

    谢世安来侯府,哪里是为了看小姐,分明就是来光明正大私会沈卿云的。

    平心而论,谢世安倒也是个听优秀的好青年。

    沈卿瞳对谢世安是个什么心思,他作为哥哥,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从前沈卿瞳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谢世安,谢世安这三年没在盛京,沈卿瞳可谓是望眼欲穿啊。

    沈朗钰也算听出来了,沈卿瞳这是另有打算啊。

阅读盛宠名门:医妃太惹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清穿之皇贵妃》《表妹怂且甜》《囚爱:欲望沦陷》《反派师尊别怂挺住》《(综武侠)武器收集员》《他,逆风而来》《禁谈风月(快穿)》《巨星是我前男友[穿书]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661/6931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