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笑相看两不厌

    王留名明白刚才肯定是她踢醒了自己,想到自己刚才丑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哼!说,你是不是早就醒了?白白让本姑娘伺候你。”

    “行了,信了你了。

    “真的?”柳若一露出不信的神态。

    “千真万确。”王留名伸出右手手指,做赌咒发誓状。

    “醒啦?”柳若一笑意盈盈,歪着头看着王留名。

    “醒醒……” WWW.KanXs.ORG

    “喂……快醒醒……”

    王留名是第四天醒过来的,他缓缓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石洞顶,眼里有些迷惘,不明白这是哪里。

    嗯?左边似乎比右边暖和,软软的,还隐约有些香气。此时他的身体还颇为僵硬,慢慢把头转过去,看到了熟睡中的柳若一,她似乎比刚见时有些消瘦,脸上明显带着倦容,鼻头好像还有点灰尘,就这么依偎在自己身边睡着,安宁祥和。

    王留名心中感觉满满的,所受的那些痛苦似乎也值了。他向柳若一靠了靠,又睡了过去。

    “那个……我来的时候发现你衣服都……都……没了,我就找了一身给你穿上了。”柳若一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眼神躲躲闪闪,头转向一旁,脸上红晕淡淡。

    王留名并没注意到这些,他还是疑惑,“我的衣服怎么没的?”

    “也许是烧的吧,我看到你身上起火了。”

    “啊?”王留名异常惊讶,原来那所谓的火烧一样的痛并不都是错觉。

    “那你从哪里找的衣服啊?”王留名看了看柳若一,他记得他们来时没看到柳若一身上有行李之类的,就算有行李也不该带一身男人衣服。

    “我回点苍山拿的,那里现在太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衣服,看着你穿大小合适就拿来了。”

    柳若一说的简单,王留名却很是感动,他知道柳若一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只为了给自己拿衣服这样小事,便甘冒危险返回,这等情谊,实在珍贵。

    王留名只顾感激柳若一为他冒危险拿衣服的情谊,却不知道此时柳若一回忆到当时给王留名穿衣服的情景,脸上不自觉红的透了。

    柳若一正脸红心热呢,却听到王留名唤她。

    “你能扶我起来么?”

    王留名说着颇为不好意思,他刚才想起身时发现自己有些脱力,愣是怎么都站不起来。

    “哦,”柳若一过来扶王留名,“躺的久了就这样。”

    “我躺了多久了?”

    “有三四天了吧。我不太出去,也没算着时间。”

    王留名心中又是好一番感概,柳若一这样尽心尽力守护昏睡中的自己,这番情谊,日后定要好好报答才是。

    王留名被柳若一扶着,走到石壁旁查看,但见那石壁一点密文的痕迹都没留下,石壁仿佛被经年累月的风沙消磨过一样光滑。

    王留名又想到心中那篇经文,猜想应该与密文有关,便将内容说给柳若一听。

    “你说这就是密文的内容?”

    “我猜测的,多少有些关系吧。”

    “这文字说的什么意思,我没太听懂。”

    “我也不怎么懂,只大概听到一些与某种功法有关的,想着应该是一部秘笈。”

    “秘笈?那你不发达了?”柳若一听到这里不忘调侃王留名。

    “那也得能懂才行啊,我实在太多不明白的地方。”

    “其实说起来,你来点苍来得挺不是时候的,遇到这些波折,能有今天的奇遇也算缘分。”

    柳若一说到这里有些声音低沉,王留名觉得她是想起了点苍覆灭的伤心事。

    其实若是王留名听到柳若一和闫虹在悬崖上的一番对话应该就能明白,点苍掌门何一风实际上正是柳若一的父亲。

    柳若一小时候叫何听柳,但七岁那年母亲不幸去世。

    何一风的师妹闫虹自从何一风继承点苍派掌门之位后便对何一风颇多勾引。

    那时何一风血气方刚,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来二去便与闫虹勾搭到一起。

    是以点苍派很多事情都有闫虹的参与,她的话语权也颇重。

    柳若一气不过父亲这样,十岁之后便自称改随母姓,逢人便说自己姓柳。

    十三岁后更是自己连名字都改了,从“两情若是长久时”中取一“若”字,然后又取一个“一”字,代表一心一意,叫自己做柳若一。

    这也是为什么她对闫虹这般记恨。

    柳若一想到父亲何一风,虽然他掌门当的不称职,也做出很多荒唐事,但想到小时候他对自己的爱护,便伤心不已。

    王留名想说些轻松的开解柳若一,便说:“这里风景倒是极好,现在又在岛上住了些日子,也真是对得起这一路奔波了。”

    柳若一顺着王留名的话说:“你们青城山风景如何,我都还没有去过。”

    王留名说:“青城山风景也是极好,只是我三岁便上山,看得多了,便不觉得了。”

    “是了,看得多了,就厌了,便像看人一样,看得多了,也烦了。”

    “那怎能一样,人若有情,又岂会看厌?正所谓‘一笑相看两不厌,翠云堆里玉搔头。’,只有那无情无义的,才说‘看厌’,其实人有百样精神,不是‘看厌’,只是‘心厌’。”

    柳若一听王留名说出这些话,心中有些触动,痴痴看着他,良久方低下头。

    王留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听到柳若一说人会“看厌”便说出这么多道理来,好像是在急于剖白一样。

    两人又沉默了,这时却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从洞顶的小洞中传来,“应该就是此地了。”

    柳若一听了沉默了一会,深思熟虑一样,“你是说……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

    “那墙上的玄武密文怎么都没了?”

    “什么?玄武密文没了?”听到这王留名才观察了一下四周墙壁,发现果真如柳若一所说,原本石上的密文划痕都不见了,所有的石头都很光滑。

    不过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昏了这么长时间?

    还有,怎么你中了剑什么伤都没有?

    你是不是练了什么邪门武功?说。”

    “怎么会这样?”王留名喃喃自语,他第一时间想起了那篇经文。

    他低头思量,正想间忽然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的衣服怎么换了?”

    柳若一有一万个问题想问,王留名听着不知道回答哪个好,而且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只能将自己中剑后感受到的一一说给柳若一听。

    “没有,没有。”王留名连连摇手,“我也是刚才醒的,看到你在睡觉,忍不住又睡着了。”

    也许是挨着柳若一睡的缘故,王留名这一觉睡得很香,还做了一个很甜的梦,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推了自己几下,王留名厌烦的将推自己的手扒拉开,翻个身继续入梦。

    啪!王留名感觉屁股吃痛,哎哟一下醒了过来。

    意识渐渐恢复,他想起了柳若一带自己来到这石洞,想起了自己替柳若一挡下了那一剑,想起了自己的万分痛苦,想起了那篇经书。

阅读江湖密文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牛主神》《我的1979》《影视世界当神探》《我从凡间来》《极道天魔》《大龙挂了》《这里有妖气》《漫威中的奶妈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684/6931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