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长得胖有利于打架

    如今阖府上下几乎都认定卫卿卿不满凌夫人突然出现、即将抢走她正妻之位,所以才会对孩子动手——凌夫人没了儿子傍身,威胁自然就没那么大了。

    卫卿卿读到这儿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以前的她居然会那么蠢?!

    卫卿卿守寡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把那小妖精掐死,二妻不就只剩一妻了?!

    卫卿卿不晓得以前的自己为何会选择掐人这一步,若是换做眼下的她,对和别的女人抢男人可是十分不屑,即便真要使手段她也不会掐死谁,她会——先把韩烁那薄情郎给阉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若不是卫卿卿被人从水里救上来后一直昏迷不醒,他早就将她绑到凌夫人跟前去了。

    仆妇们赶到前,水里就卫卿卿和孩子两个人,孩子脖子上的掐痕是谁掐的……这还用多说?

    这下可不得了了!

    “嗯,一夫二妻,一边是素未谋面的发妻,一边是心尖尖上的真爱,”卫卿卿代入了半天,才成功把自己当成主角,“所以,我这个原配如今是挡了某人的道了?”

    二人在水里扑通了一阵才被仆妇发现救起,之后便都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那孩子换下湿衣时,被乳娘发现脖子上多了几个手指留下的掐痕!

    芳荷可不似府里其他下人那般只敢暗地里八卦,她不但找上门来叫骂,态度还十分嚣张,“谁不晓得世子爷一把凌夫人带回来,卫氏就方寸大乱、生怕自己身份不保!也难怪卫氏会心虚害怕,谁让她和凌夫人一比、立时就被比到尘土里去了呢!” WWW.KanXs.ORG

    芳荷眼风一扫,见四下躲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嗓音刻意提高了几分,“凌夫人哪是卫氏比得了的?咱们凌夫人可是世子爷的大福星!前头先是救了落难的世子爷,后头又给世子爷生了安少爷,是替咱们伯府开枝散叶的功臣,比谁都有资格坐世子夫人之位!”

    “卫氏定是肖想世子夫人之位,才会把安少爷推下水!她是想在水底神不知鬼不觉的掐死安少爷,好让凌夫人少些依仗!啊——”芳荷话说一半突然尖叫了一声,紧接着怒不可遏的冲过去和白糍扭成一团,“白糍你这个贱蹄子居然敢拿鞋砸我!”

    “别急,我脚上还有一只没砸呢!”白糍见芳荷越说越离谱,二话不说脱了鞋便往她头上砸,砸完一只抡起另一只追着她打,“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我家夫人想掐死那个臭小子?凭什么?!凭什么!”

    白糍说着恨恨的剐了芳荷一眼,抡着绣花鞋的手也加了把劲,把对芳荷的主子的愤恨发泄在她身上——定是韩烁那薄情郎发了话,府里的人才百般刁难和推脱,眼见着她家夫人身子烧得越来越滚烫,就是不放她们出府去请大夫!

    他们这是想让夫人活活病死,好给凌婉柔挪位置!

    她家夫人明明比凌婉柔早进门,卫、韩两家的婚约也是打小就订下的,凭什么要夫人把正妻之位让出来给凌婉柔?

    就因为凌婉柔是韩烁心尖尖上的人儿,还先给韩烁生了个儿子?

    她家夫人还给韩烁守了三年活寡呢!

    白糍越想越气,干脆弃了绣花鞋改拿拳头揍芳荷……她一顿饭要吃三碗饭呢,力气自然不小,很快就把芳荷揍得嗷嗷直叫!

    芳荷狗仗人势得意极了,“安少爷可是我们府里最最尊贵的小主子,是我们世子爷的嫡长子!你再敢对安少爷不敬,我立刻便去禀了世子爷,让他把你发卖出府!”

    “我呸!”白糍重重的朝芳荷啐了一口,“我家夫人膝下无子,世子哪来的嫡长子?说那孩子是庶长子还抬举他了呢,他最多也就配被人称作‘外室子’!”

    “夫人?呵!”芳荷嗤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卫氏做下那等恶毒阴损的事,世子爷没让她给安少爷偿命就不错了,她还妄想继续当夫人?今后她怕是连姨娘都当不成了!”

    韩烁却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她,就断定她是个蛇蝎心肠的毒妇,这般薄情凉性之人趁早阉了省得祸害旁人!

    卫卿卿往下再翻看了几页,天色便渐渐泛白,她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正想躲回被窝里睡个回笼觉,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卫卿卿竖起耳朵听了片刻,发现是她的贴身丫鬟白糍在同人吵架!

    “芳荷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家夫人和那孩子都还没醒,那日水下究竟发生了何事还无定论,你再敢胡说八道,仔细我撕了你的嘴!”白糍人如其名,长得跟白糍团似的白白圆圆的,只是她性子却不似那糯米做的白糍团那般软绵,叉起腰骂起人来气势逼人、声音洪亮。

    “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便让你尝尝被揍得满头包的滋味!”白糍气坏了,恶狠狠的冲芳荷挥了挥白白胖胖的拳头。

    芳荷此来就是为了给卫卿卿找晦气的,哪会那么容易收手,“当时水里就卫氏和安少爷二人,安少爷脖子上的手指印不是卫氏掐的,难不成是鬼掐的?!”

    被唤作“芳荷”的小丫头是服侍世子韩烁的丫鬟,她有世子撑腰,丝毫不把白糍放在眼里,态度傲慢的出口教训道:“什么那孩子这孩子的?你要尊称他为安少爷才对!”

    安少爷便是韩烁在外头生的孩子,如今正好由芳荷照料。

    真要掐死谁,直接掐死那位凌夫人不是更省事?

    孩子的生母凌夫人当场昏倒在韩烁怀里,醒来后美眸泪光点点、小嘴娇喘微微,晶莹剔透的泪珠儿将落未落,那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怯模样让韩烁心疼极了。

    韩烁当时又是心疼又是气愤,一句“卫氏是蛇蝎心肠的毒妇”便给这件事盖章定论,审都没审就认定卫卿卿想掐死他的宝贝儿子,必须重罚!

    她一边嘀咕一边往下读,发现自己不但挡了别人的道,还摊上了一件大事——两日前,卫卿卿独自一人在后花园散心,不知因何缘故,和韩烁在从外头生的那个孩子一起失足落湖。

阅读锦帐春慢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无限十万年》《遥望行止》《我们的少年时代》《我的贴身校花》《龙符》《师士传说》《燃烧无悔的岁月》《那年我们正青春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05/693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