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每到这会儿,苏阮脸上就会浮现出几丝笑,乖巧的点着头。

    等再晚一些,苏柘阳放学回来的时候,苏阮就被他从凳子上捞了起来,一同去后面散步,再之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为什么要玩儿游戏?书不好看么?”苏阮坐在石登上,疑惑不解的问着沈之楠。

    陆卿玉的归来至少还是有一点值得沈之楠高兴的,他不用再被困在家里了。

    当沈平跟陆卿玉吵起来的时候,他就偷偷翻过篱笆进了苏家。

    他趴在自家的阳台上举着望远镜,没过五分钟就能看见另一个身影从房子里走出来,又是给苏阮送点心,又是跟苏阮讲着什么。

    陆伯郢清晰的感触到苏阮的疏离与关怀。

    本应该是相反的两个词,却又在苏阮这里充满了和谐。

    沈之楠这个名字陪了陆伯郢九年。

    他之前说的话真假参半。

    只是苏阮恐怕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去猜测他的过去。

    沈之楠往苏家跑了三个月。

    也是这三个月,他知道苏阮上午是在上课,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去上学,就呆在家里等家庭教师的授课。

    等他费尽唇舌,好不容易哄着苏阮叫了声哥哥的时候。

    陆卿玉已经把沈平告上了法庭,并且拿到了他的抚养权,雷厉风行的卖了房子,打算带他出国。

    沈之楠不大乐意,他还想继续留着陪苏阮。

    谁知他只是一天没去,苏家已经带着苏阮搬家了。

    “他们家搬去了新建好的别墅区,一家占了半个山头,就算你去,也不可能再翻墙过去了。” WWW.KanXs.ORG

    陆卿玉对着年幼的他如是道。

    “而且,我买不起那里的房子。”

    “名字也改了吧,我们陆家的孩子,没必要受这种委屈。”陆外公开口定下了他的新名字。

    陆伯郢。

    伯为长,郢为不变。

    因为这名字,一度让陆家另外两房不满。

    陆伯郢脚下稳稳当当的走着,问着背上的醉猫,“说好要见面的,你怎么就走了?”

    “你也没来找我。”苏阮不满的撞了下陆伯郢的头,“我等了好久呢。”

    那天陆卿玉跟沈平在家里险些大打出手,陆伯郢自然是不能偷偷离开。

    只是没想到一天的功夫,就变化了这么多。

    “那你为什么突然搬家了?”陆伯郢又问。

    “哥哥说要搬的。”他口里的哥哥显然不是指陆伯郢。

    那时候的苏柘阳已经十五岁了。

    沈家跟苏家一墙之隔,那他父母闹离婚的事情,苏家知道也不足为奇。

    陆伯郢心里隐隐有了答案,更多的是无奈。

    不过这些陈年旧事也不必再追究,他更想知道,苏阮对他稀奇古怪的敌意是哪儿来的。

    陆伯郢背着人上了楼梯,才问道,“陆伯郢呢?你认识他?”

    “不认识。”苏阮的声音渐低,“他……是个坏人。”

    “嗯?”陆伯郢不解的皱了下眉。

    一个名字就能听出来是好的坏的了?

    他再去问的时候,苏阮已经不开口了。

    陆伯郢在门口把苏阮放下,才发现苏阮已经睡了过去,他戳了戳苏阮的脸颊,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到底哪里坏了?”

    苏阮醉的快,却不折腾,回来就呼呼大睡,根本不搭理陆伯郢。

    但陆伯郢却不能扔着他不管。

    陆伯郢抱着他放到床上,低头的时候,才注意到苏阮的睫毛似乎很长,长的让人手有些痒,他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手指,目光从苏阮脸上移开,又揉了揉苏阮的头发。

    “晚安,小朋友。”

    等他忙前忙后,把苏阮收拾好塞到被窝里,荀秋跟狄阳也回来了。

    两个人看了眼陆伯郢的姿势,连忙把门关上了。

    “陆哥,你冷静一点,武力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狄阳说着,三两步踩到楼梯上想把陆伯郢拽下来。

    “嘘。”陆伯郢看着他们慌乱的神色,也知道这两个是又想多了。

    他满是心累,往后退了退,下了床,才解释道,“苏阮喝醉了。”

    “那更不能趁人之危了啊。”狄阳嘟囔着。

    “我把他放到床上有什么不妥?难不成要让他在凳子上坐一夜?”陆伯郢喝了口水,挨个看了一眼,掠过他们洗漱去了。

    狄阳尬笑了两声,“那好像是我误会了啊。”

    “不过他当时的姿势也确实让人容易想歪,你说是吧,荀秋?”

    “哎,你怎么也上床了?”

    “闭嘴。”他们晚上做游戏,差不多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除了狄阳这个傻子,脑袋不行,偏偏运气好,一晚上下来都没输。

    荀秋一边骂着狄阳,裹着被子立刻睡下了。

    醉酒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头疼欲裂。

    荀秋按着头坐起来,跟斜对角的苏阮正打了个照面。

    苏阮正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我怎么回来了?”

    “陆伯郢送你回来的。”狄阳正踩护栏栏,靠在墙上打游戏,头也不抬的回道。

    “衣服?”苏阮低头看了眼身上的家居服。

    他记得自己出门前穿的是衬衫来着。

    “陆伯郢换的。”作为全宿舍唯二清醒的人,狄阳又道。

    “是么?”荀秋看过去,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短袖皱巴巴的,还带着些酒臭味儿。

    狄阳难得的跟他脑回路同步了一瞬,他放下手机,往荀秋那边挪了点,“你不会是想让我也帮你换衣服吧?我可不是地主家的长工。”

    “什么长工?”苏阮稍微清醒了些,打了个哈欠下床,听着狄阳的类比,总觉得有些奇怪。

    “没什么,他在讲我们昨晚聊得东西。”荀秋把手边的抱枕砸了过去,压低了声音,“闭嘴吧你。”

    苏阮点着头,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他们的英语课从下周开始上,成绩应该今天就能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公布在群里。

    “妈,我打算留下。”陆伯郢坐在包厢里,面前的手机开了视讯。

    对面的女人身形偏瘦,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的裤子,看起来朴素至极。

    陆卿玉神色淡淡,“我的申请已经通过了,下个月就会回实验室。”

    “既然你不想要,陆家这边我就转给陆桐和陆越。”

    陆家三代,一共就三个孩子,他,陆桐,还有陆越。

    再往上,也就是他妈妈这一代,没有一个是能管理这摊子的人,他大舅好赌,二舅酷爱种田。

    两位伯母倒是有心争一争,但是都被老爷子给压下来了。

    “嗯。”陆伯郢点着头,“不过妈妈名下那个公司我还是乐意看着的。”

    陆卿玉名下有个医药公司,是独属于她的,跟陆家无关。

    陆卿玉脸上多了分笑意,“不过是小打小闹。”

    她想了想又道,“不论如何,你都是陆家人,没必要受委屈。你舅舅们虽然不爱管事,但也不是废人,你压力不必那么大。”

    陆伯郢看着陆卿玉,突然又问,“你会怪我么?”

    “把你十年的心血让给别人。”

    陆家早年出国,所有的产业都已经转移出去了,如今在m国已经跻入了上流。

    十年前陆卿玉回到陆家,便从陆老爷子手里接了大部分管理权,打理家产。

    原本他这次回来只是因为打听到了苏阮的消息,想回来跟苏阮见一面,就回去继承家业。

    现在却是走不掉了。

    “本来也未必是我的。”陆卿玉对这些财产并不放在心上,她当初回来也不过是为了陆伯郢。

    “如果你真的喜欢那孩子,就尽快把他带回来吧。”

    “我这次进实验室,等有结果再出来,也要几年了。”

    “妈,”陆伯郢无奈,“我只是把他当弟弟。”

    “那也没见你为了修远一块出国。”陆卿玉看着对面的儿子,心里百感交集,“不过你要想清楚,陆家的管理权交出去之后,你跟苏阮之间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没那个想法。”陆伯郢摇着头,“只是苏阮现在情况不太对,我放心不下。”

    等他弄清楚苏阮身上的谜团,再把自己的身份告诉苏阮,也就能离开了。

    毕竟幼年几个月的相处,也不代表着他们就要重续前缘,继续形影不离。

    想到再过不久,他又要离开,陆伯郢心头不仅有几分怅然若失。

    陆卿玉看出他的走神,也没多提醒。

    这些都是陆伯郢自己做的决定,她已经把做出选择的后果告诉陆伯郢了,之后的事情,也该陆伯郢自己学着处理了。

    跟陆卿玉谈过之后,陆伯郢也轻松不少,至少短时间内,他都能在这边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顺便看一看他的小伙伴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他打包了一份海鲜粥,拎着东西回去的路上,又看到了群里的消息。

    想着苏阮知道后的反应,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这个?”苏阮看着陆伯郢放过来的海鲜粥,还有按在他桌子上的一张鲜红的钞票。

    “愿赌服输。”陆伯郢弯了下唇角,手指搭在桌子边上,神色之间带着几分散漫,“虽然很想听你叫哥哥,但是……输了就是输了。”

    但,他最想听的,还是苏阮承认两人之间的亲密才叫的哥哥,而不是因为一个赌。

    “你没拿第一?”苏阮慌乱的去翻手机,群里最新发出来的成绩单上。

    他在第三位,而陆伯郢遥遥的坠在后面,压线进的a班。

    苏阮顾不上搭理陆伯郢,连忙去问300,“这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300比他还摸不清情况,蹲在系统空间,茫然无措的看着剧情。

    “叮,第一阶段任务失败,惩罚载入中——”

    两人折腾了几天,最后才成功的换到了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游戏。

    愤怒的小鸟。

    苏阮看上了画面那只可爱的小鸟。

    他见沈之楠苦着脸,还体贴道,“你不喜欢看可以不看,但是我喜欢看的。”

    “游戏不好玩儿么?你又么没玩儿过,怎么就知道不好玩儿了?”

    沈之楠自然是不服气的,他怂恿着苏阮拿了手机,两个人坐在地上戳了半天,才翻出来一个贪吃蛇。

    沈之楠则是因为苏阮的在这个游戏里比较菜,才同意留下了这个游戏。

    两个人背着家长偷偷摸摸的玩儿到了一起。

    等苏阮不小心撞墙死掉的时候,沈之楠已经靠着苏阮的肩头快睡着了。

    看着连成长条的方块,沈之楠立刻耍赖道,“换一个换一个。”

    沈之楠独自一人在家待了三年,直到八岁,陆卿玉完成手上的项目,重新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他被沈平仍在家给保姆照顾了。

    最初他跟苏阮相遇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是苏阮还没现在这么爱笑,常常面无表情坐在苏家的花园里看书。

    或者说在改名之前,他还是叫沈之楠的。

阅读穿书之豪门娇气包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娱乐圈之女王在上》《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大剑神》《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国民男神:瓷爷,狠会撩!》《此间的少年》《[综]直播破案现场》《白杨往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22/6932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