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时代的脉搏

    路舟楞了楞,敢情是重生在了分手那天,几秒里脑海万千思绪,但最后只是道了句“好。” WWW.KanXs.ORG

    文静神色有些略微的诧异,说“不需要问点什么?”

    而文静似是有些担忧路舟又突然翻篇纠缠,连道不用不用。

    “嗯。”

    路舟眼看文静要走了,便不自觉地起了身要送,想帮忙提一提行李下楼,“我送你吧。”

    “路舟,我们分手吧。”文静拖着行李箱从房间出来,平静地陈述着。

    路舟依稀记得,那个衣柜和梳妆台是他当时刚毕业搬进来那会花了80块从二手市场拖回来的,为此他还曾得到女友文静的夸奖。

    如今,衣柜里只剩几件凡客诚品的廉价男衣,梳妆台上则早已空无一物。

    2010年3月6日下午。

    他现在所住的房子位于广南大学城城中村里,是一栋90年代老楼里的一室一厅。

    房子内,四面墙上贴着整面的碎花墙纸显得分外温馨,而房顶却有些斑驳,家具不多且略显老旧,唯一能让路舟吹嘘的是房间内略显陈旧的衣柜和梳妆台。

    再往后几个月,路勇也因为此事花白了头。

    前世,自己在分手的打击下,甚至还在醉酒之际打电话向路勇哭诉和埋怨。

    如今回想起来,路舟内心充满了愧疚和叹惋。

    眼下他现在需要钱,而且是快钱,越快越好。

    做常规的互联网项目,开发需要的时间资金和人力不少,且初期要盈利也不容易。

    “如果不是这笔负债,倒是可以直接从完整的项目做起。眼下也只能选择做些性质不明和偏门一些的了生意了。毕竟如果重生依旧无法改变,那又有什么意义。”

    他不愿再看到父亲在短时间内佝偻了腰,老了几岁。

    他要实现自己曾经的追求,给曾经四处飘摇的自己一个答案。

    路舟回到房间里,拉开椅子坐在电脑桌前,任由记忆漫无目的地飘摇,试图在其中捕捉到一丝时代的脉搏。

    重生在2010年,真要说起来也算是个特别的年代。

    千度的李彦红在明年举办的千度峰会中说了这么一番话,“在华夏,传统产业对于互联网的认识程度、接受程度和使用程度都是很有限的。在传统领域中都存在一个现象,就是他们没有互联网思维。”

    这是华夏企业家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提到“互联网思维”一词。

    当时的路舟还曾看过这次峰会的视频,曾经他将之奉为圭皋,并时常将“互联网思维”挂在嘴边,无论工作上还是日常生活,但凡是能扯上的事情便都是要扯上这么一个有b格的词汇。

    但谁又可曾预料过随后移动互联网的百花齐放,往后的年头里,忽悠便是互联网思维,送外卖叫O2O模式,八卦小报改叫自媒体,统计的自称大数据分析,办公室出租美名互联网孵化,借钱给朋友也能称天使投资。

    后来连李本人,也极少再用互联网思维这个词。

    2010年再往后,人人都在谈互联网,因为这东西已经深入人心,但任何提及华夏互联网的故事,又不得不提它的起源。

    路舟脑海里的记忆接着往前探寻着。

    00世代的千度、阿里和企鹅相爱相杀多年,最终踩着无数企业的尸体登顶,形成搜索、电商和社交的三国体系。

    05世代诞生了诸如360、YY、去哪里、土豆、58等垂直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未来构成了华夏互联网的二线诸侯。

    而自己重生的2010年以及后续的几年内,也将诞生无数新贵。

    未来提出“风口理论”的雷布斯正在筹备大米手机的创业,完成了企鹅邮箱的张晓龙启动了威信的研发,苦于饭否解禁的王星接触了米国的高朋后创办了每团,未来赢得视频之争的爱七艺也即将扬帆起航......

    3Q大战、谷哥退出华夏市场、阿里电商一家独大,创业者开始真切地体会道三座大山的格局之大。

    紧接着在明年,一份名为《互联网研究调查报告》的报告也奠定了华夏互联网三巨头这一说法。

    一时间,群雄逐鹿,互联网乱世而起,哪路豪杰不是心怀上市和登顶之意,毕竟这个市场活得滋润的永远只有领域内的第一位。

    而即便是路舟有着重生的巨大优势,想要翻阅三座大山,或者开辟出一个新的领域,也并非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时不待我!可惜事开头难啊。此时的雷布斯通过金山的创业已经是富豪,张晓龙背后是庞大的企鹅帝国,王星此前就多次创业熟悉各路风投,连爱七艺背后都是千度在撑腰。先天不足啊。”路舟如是想到。

    思前想后,路舟打开了阿里商城,待到确认了一些情况后,一拍桌板,“那就你了,心浪围脖!就从你身上弄点快钱来!”

    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当年的动情,当年的心碎,只是如同一个看客般,在细细回忆着当年自己的那些情绪,如同品尝一瓶酿了多年的旧酒。

    哎,大概这就是三十岁单身汉的灵魂在犯文艺病了吧,路舟如是想。

    一烟燃尽,路舟收拾收拾了思绪从沙发上起身,在屋里漫无目的的转悠着。

    路舟是有些明白,也不多矫情,平静地道,“那行,祝你幸福。”

    二人就此作别。

    前世的他,在文静收拾行李时百般求饶,在求饶无果后强行拖扯,在拖延无果时大吵大闹,在独自一人后胡乱砸了一通,最后一夜独饮,哭得稀里哗啦。

    也许,如果自己是文静,自己也会这么选择,至少后来的她一直很幸福,而自己则一直为生活四处飘摇,路舟摇了摇头想到。

    路舟的父亲路勇在2010年给老友担保了一笔高利-贷,后来老友债台高筑选择了自我了断,放贷的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向担保人路勇催要款项,甚至于都骚扰到路舟住的出租屋来了。

    习惯和另一个人一起,突然失去时总要无所适从,而习惯了独自一人,要再去重新挽留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八年时光流淌,路舟是他而又不是他,而文静在他的记忆里,已经是后来在朋友圈看到的那个别人的新娘,有孩子的妈妈。

    此时的路舟也没了心情,毕竟内里的灵魂已经是八年后的自己,而眼下也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解决,便摆了摆手,“大家都懂,家里狗屁倒灶的事情让你烦心了。”

    两个小时前,路舟突然重生而来,一瞬的明悟让他获取了重生大部分细节。

    于是他躺在沙发上,试图平复因重生而带来的百感交集,而女友文静正在屋里头收拾着行李。

    路舟躺在出租屋里的沙发上,思考着人生,此时的他,只想好好当个咸鱼。

阅读互联网2010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傲天弃少》《亵渎》《善良的死神》《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摇欢》《海贼之神级晓组织》《公主嫁到》《邻家妹子爱上我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29/6932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