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比寿

    泪雨连绵的东京,一掷千金的东京,辛苦拼搏的东京,一了百了的东京,放弃尊严的东京。迷幻堕落的东京,温暖洋溢的东京,转瞬即冷的东京。

    无论爱与恨,无论嫉妒与仰慕,无论放弃或坚持,无论享乐和克己,无论传统或现代。被两种文化剧烈冲撞着的,牵动着每一个人心的,这里是东京。

    我怀念起幼儿园时候家人带我坐的釜石线与东北本线。因为居住的偏远,在各站停车的站台旁边,所以将近一小时一班的车是常有的事情,就连开门都要自己按按钮,如果是游人的话,说不定以为不开门就错过好多班车呢。

    “恵比寿、恵比寿。” WWW.KanXs.ORG

    “要坐モノレール到浜松町呢,然后再坐外圈的山手线,才能到纸上写的地方。”

    身处东京,无论如何嘴边都要挂上这句话,高度体制化的社会确实有温暖的民风存在,但自己切身感受到并且融入其中成为一部分之后,就会明白这份一直要面带微笑的心情是多么痛苦了。在游人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对于一个久别重逢的人来说,虽然那时还不懂,但依旧在心里留下了烙印。

    我曾经沉浸在中国南方小城里和煦的阳光中,可以在躺椅下面缓缓闭眼,然后被温暖地包裹着,浅浅睡去。我也可以在自己熟悉的大街小巷里不停地走着,用手指触摸着砖墙岁月的痕迹。忧愁的时候就站在石桥上面,看着在水面上倒映的光桥与灯笼,思绪就好像融化其中,不曾感到彷徨。

    现在的我,站在这,站在东京,这座无论何时都在赛跑的城市,被惯坏的那颗心开始渐觉疲惫。

    在大气压的作用下,我的头好像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挤压了一样,钻心的疼。廉价航空的缘故,根本没有办法屈身趴在餐板上休息。无聊之余就看看身边的人,正翻着护照,在登录地址的那一栏看到了茨城县出身。

    飞机快要落地了,空姐还在推着餐车,叫卖着免税的香烟。在空中盘旋了两圈,舷窗外的城市景色越来越逼近,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东京。降落的时候我晕眩耳鸣,咬紧了牙齿,度过了这痛苦的时光。快要吐了出来,却还是忍住了,就算是来东京的第一天,这座城市也没有给我多好的印象。

    我拖着行李箱在羽田机场走着,在国际到达的窗口,盖上入境章,我正式被过去在梦里的生活所摒弃了,一个人在都市的铁流里漂浮,然后沉默着,因为这里的每个人每条街都行色匆匆。

    箱子里的行李是希望和不安,把那一点点稚气装在书包里,时时刻刻可以拿来收藏着。

    一个人的生活终于还是开始了,我的人生随着滚轮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改变了,走过几个丁目和静谧的小巷子,我终于找到了我今后三年要住的地方。

    大堂看起来还蛮不错的,在七楼,是建筑年份不久的公寓。虽然比不过我在中国住的小区房子,但对于一个人来说,还是小一点的单身公寓好,毕竟房间太过空荡心也会跟着空虚。试想一下如果喊一声能够听到回音的话,那会是多难过的一件事情。

    我把衣服拿出来整齐地叠着,塞到衣柜里。搬家总会让人有一种仪式感,就要面对自己的新生活了,好像必须要做点什么一样,才能被视为新生活的开始。

    灶台不小,但我只会煮泡面,真是浪费了啊......我站在阳台上,俯瞰着大半个涩谷区,低矮的房子被高楼包围住了,远处shibuya109的霓虹灯,在晚上可以看到吗?在惠比寿这样宁静的地方,旁边的涩谷十字路口却承载着每分钟通过三千人的记录。

    JR山手线在它的轨道缓缓驶过,穿过这座城市,成了约束这座城市其他线路圆环状的命脉,就像我一样,总是活在自我定义的循环里。

    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要出去走走吗,即使是并不喜欢的东京,总觉得也有发光的地方。

    人们带着口罩,静默着一言不发,据说是因为口罩能够欺骗自己,感觉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与现实世界隔了开来,从而获得一种安全感,这大概就是终极的自我心理安慰了吧。

    “まもなく、恵比寿、恵比寿です。”

    坐在座位上看着表准备起身,提着大大的行李箱,与这座城市最爱做表面功夫的人们不一样,我丝毫没有可以修饰自己的东西,兴许在他人眼里,这个岩手来的乡下小哥是多么的滑稽啊。

    这里的一切完全不同,几分钟一班的JR比比皆是,巨大的交通运输网穿过这里,就像连结一个又一个生命体系的脉络,切断任何一条都会导致严重的混杂。

    所以,日本人对于自杀,抱有一种从头再来的想法,在高峰期跳进轨道自杀,导致交通瘫痪,是作为压抑情绪的日本人,生命中最后一次任性了吧,只是这样的代价未免也太高了。

    行李箱特别重,我提着它搭上了天空桥的有轨电车,这样的场景似乎有点熟悉,眼光并不刺眼,俯瞰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品川的写字楼与低矮的房屋相映成趣,虽然并不是非常乐意,但无奈新鲜感还在。

    对于种种猜测,其实我并不在意,从口袋里掏出来被折了一下的车票,塞进闸机里面,出站的瞬间,睫毛上流动的空气,我的新生活正式宣布开始。

    这里是东京。

    下一站,浜松町。

    从这里换乘山手线,就能到我要去的地方。那里叫做惠比寿,是小时候听过故事里的福神的名字。有人曾经说过,在东京,没有人能离开山手线,大体是这样的,并没有那么挤,因为每隔几个小站就会有一个通勤大站,上得多下得也多。

    我拿出手机的换成案内,开始搜索我接下来要走的路。

    “不好意思...”

    “麻烦您了...”

    原来都是关东人啊,我的生活究竟会何去何从,其实答案只有自己知道。

阅读风咏的季节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真的长生不老》《白银霸主》《斗战狂潮》《诡秘之主》《走进修仙》《极道天魔》《师叔无敌》《我能随意穿诸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41/6932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