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琴声渐渐远去,李云恍然间醒悟过来,似乎心灵得到一次升华。陶信笑着对李云说:“如何?”李云说道:“如闻天籁!愚弟虽不懂琴,也知弹奏者必是此中高手!”陶信神秘一笑:“你可知这是谁弹的?我平时也是没有这等耳福的!” WWW.KanXs.ORG

    说着,只见从侧屋走出一位女子,白衣胜雪,头戴珠佩,身材婀娜,脸含娇羞。走到李云跟前,盈盈下拜,轻声说道:“多谢李兄赏光!小妹的琴音还入得耳吧?”李云刚开始看一女子走近还有些诧异,这时方才恍然是陶玉,脸色微红,忙说:“弹的真好!好似秋日闲居,惬意自然!”陶玉惊喜道:“李兄真是知音!小妹谈的正是秋日思语!别李兄一语道破!”李云连称不敢。

    午宴时候,菜并不太多,总共十个菜,但是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菜名也是很雅,看的出来都是精心配置,李云算是见识了一番富家的生活。吃过午饭,陶信又邀请李云一起游览南阳城。陶玉也换回男装,三人一起在城内游览。陶信中间忽然有事去处理,就让李云陪着陶玉。

    重新坐定,三人的关系仿佛更近了一步,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陶信毕竟是经商之人,对时局变化敏感,这时叙说各地风潮和朝中争斗,言语中颇多忧虑。李信仔细听着,心念家人安危,好在现在南阳形势还算安稳,心中稍安,只是不知师父云游怎么样了,心中挂念。

    陶玉在边上安静地听哥哥和李云聊天,除了一双美目几乎不离开李云以外,也不多插嘴,耐心听着,只是屏退了侍者,偶尔给两位续茶。

    忽然有琴声从侧面屋内传来,声音清脆悠扬,李云不禁端坐静听。琴声似乎带着愉悦,忽而似山泉四溅,溪水流淌;忽而似雨打芭蕉,叮咚缠绵;时而如山中精灵,翩翩起舞;忽而如恋人相聚,喃喃低语。李云双目微眯,他脑子似乎回想起游历时曾经走过的山川、城镇、大河、密林,曾经的各种经历,感觉琴声和心灵在某些方面契合起来,恍惚间自己化作琴声中的自然和人物,随着琴声鲜活起来,又似乎自己的神识俯瞰这些,体察着这些感悟。

    转眼三个月过去,已是深秋时分,李云过完生日已经十七岁了,身高也长到了一米八十五厘米,身材挺拔,气质也更显成熟了。这天陶信派人来书院给李云送邀请信,邀请他在休息日到南阳城里陶家别院赴宴,以答谢李云救命之情。李云恰好也没有什么事情,犹豫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休息日上午,李云乘着陶信派来的马车向城里赶去。马车上有陶记商行的徽记,在入城时畅通无阻。进入居民区富贵之家集中的乌衣巷,在一座并不太显豪奢的府第前面停了下来。大门匾额上书写着两个大字“陶府”,早有管家等在门口,立刻就客气地将李云引入府内,同时派人飞奔往里报告。进得府内,方才看出府第颇大,有三进府第,两边都有长廊和房屋,府第中遍植花草树木,建有假山、池塘,亭台楼阁,或曲径通幽,或临池高阁。到处精心设计,但并不俗气,显示着府主人的低调、豪富和雅趣。

    参加了社团,李云除了正常的学习以外,一周会去参加一次社团活动。围棋从最基础的布局开始,自己购买了围棋和棋谱,时常闲暇时一个人在宿舍里自己跟自己对弈琢磨。一人分饰黑白两方,在方寸棋盘之中寻找着动与静的合一,布局长远与劫争当前的合一,守正与变化的合一。李云的超强领悟力和计算能力使他的围棋水平很快提升,布局严密,计算精确,让人落入毂中而不自觉,在雷霆攻击中土崩瓦解,渐渐在棋道社与人对弈也是赢面逐渐多了起来。书法也从最基础的笔画结构开始,回想着游历时所经历的山川形势,笔法运用也顺应着气之流转。渐渐地,师法自然和笔随意转的畅快感油然而生,笔势如行云流水,刚劲与飘逸合一,刚与柔的结合让李云的书法别具一格,和一般书道社中学子的徒有形式的字相比,多了些刚柔相济的锋锐与洒脱。

    因着何晓经常过来宿舍聊天的缘故,对书院中的十大才子之类的各色突出人物,也有着基本的情况了解。

    霍震也有几次相邀,李云自从知道他是当朝霍坚之侄后,也就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并没有赴约。陶玉也几次约他到小院中饮茶,因着心中的纠结,也就没有去,只是以专心学习推脱。

    李云对聂风说:“那人功夫高强,刚才聂兄太冒险了!我本感觉还有人在,没想到是聂兄!”聂风说道:“我也知功夫和你们差距很大,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看你们斗的功力下降,才冒险一试,希望助你一臂之力!”

    李云疑惑道:“不知那人是何来历?我根本不认识他,不知为何刺杀我?你又为何会突然出现?”

    聂风说道:“我护送王老先生到南阳后,不愿在书院闲待,就继续游走江湖。前段时间在京城,听闻有人出高价雇佣杀手要刺杀你,我就留心了。今天白天有人暗中跟踪你,我也就猜测可能他们要动手,估计那上山的路上就是突袭之地,我就在这附近隐藏。一开始他们的偷袭估计你能应付,我就没有现身,直到这个高手出现,这个人我见过,是霍坚府里的高手!”

    李云皱眉说:“我没有得罪什么人!要说得罪的话,也就沈聪因为陶玉仇视我!至于霍坚,也许是他侄子霍震拉拢我被我拒绝,难道他因此想置我于死地?”

    聂风道:“也许是他们联手!你要多加提防!霍坚篡权之心在京城已经昭然若揭,他极力拉拢各方势力,富商沈万就是他拉拢的重要对象!如果他们联合,对你很不利!”

    李云道:“我心中有数,会多加提防!这次好在将他们全部杀死,他们一时搞不清状况,估计暂时不会再行动!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聂风道:“我本在江湖行走,现在到处混乱,我也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南阳兄弟会里有我师弟,我准备暂时在南阳待下来!你如果有事就到南阳兄弟会找我!”

    李云道:“如此甚好!你在江湖中消息灵通,如果有人对我家人不利,你及时通知我,我这里先谢过了!”

    时间已是夜半,二人就各自打坐休息。李云也试着将洞虚经的前三重功法教给聂风,是否能够练成,就看他自己的资质和努力了。

    李云神色肃然,也不闪避,全身功力运起,轰然一掌击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双方各退半步。那人惊讶地说:“原来你还修炼了玄功!”神色凝重,又是一拳击出。双方你来我往,招式精妙,力大无穷,杀得难解难分。周围树木都被折断,现场一片狼藉。

    激斗了一阵,又是一次对掌双方退开,双方稍微喘息了一下。这时林中突然飞出一箭,朝着那人心口射去!那人身形一晃就要闪避,李云早就觉察到附近树林还有人,所以一直留有余力,这时看准形势立刻全力攻击,拳掌并用,打得那人手忙脚乱。趁其招式用老之际,李云身形一矮,突地从腿部拔出匕首扔出,快若流星,那人猝不及防,刹那间匕首没入胸口。

    那人手抚胸口,心有不甘地说道:“想不到我竟然死在这里,死在一个少年手里!”说完,头一歪死去。李云这次稍缓了口气,微存戒意,朝着树林说道:“哪位英雄拔刀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陶信一走,两人似乎有些尴尬,陶玉看李云那憨憨的样子,不觉莞尔,也不避讳,就大大方方地和李云并行同游。一路上陶玉像个导游一样解说指点,李云也放开心情信步闲游,两人心情愉悦,不觉已近黄昏。

    走到一个小庙前,这是月老庙,不少青年那女在朝拜,香火颇盛。陶玉也拉着李云焚香朝拜,一边闭目心中默念。李云看他认真,就打趣了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陶玉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李云说:“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李云心里有点淡淡的欣喜,又觉有些唐突佳人,就说:“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去吧,我还要出城,不然城门关了就出不去了!”陶玉看他转移话题,也有点脸热,就说:“那就回去吧!如果城门关了就住在府里好了!”李云不想住在府里,就赶紧送陶玉回府,然后往城门赶去。

    在城门即将关门之前,李云终于赶到出了城。天色已黑,借着微亮的月光,李云急速朝书院走去。走过大路进入上山的小路,李云白天一直若有若无地被盯梢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他心中警惕,运起神识观察四周。突然从两侧山林射出一阵箭雨,李云也不惊慌,感知着箭的方向,一面躲避,一面将外套一脱,在周身旋转形成了一个防护圈,将箭挡在外面。一轮箭雨过后,李云衣衫流转,将射来的箭卷起,陡然用力回射出去,登山一片哎哟的痛苦叫声。箭雨稀疏,李云向两边树林窜去,一招毙敌,将埋伏的箭手全部杀死。

    树林中转出一人,身穿黑衣,手持弓箭,只见他拉下蒙面巾,李云一看,原来是聂风!忙向前抱拳行礼说:“原来是聂兄!我到处找你,没想到在此相见!”聂风也是一抱拳说道:“贤弟受惊!我们先离开这里,稍后再叙!”两人打扫了下战场,将缴获品收起来,把尸体集中处理了一下,就赶快离开了。

    李云也没有再回书院,两人往山中走去。在约莫几十里外的一个小山谷里,这里是李云现在暂时练功的地方,两人随意坐下,都长舒了一口气。

    李云继续往前走,突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猛然向旁边一窜,只听嗖的声音,三支箭从身旁射过。三个身穿黑衣手持弩机的人从旁边走了出来,拔出锋锐的长刀,成三角阵型朝李云杀来。李云猛然将衣袍向其中一人抛去,身形朝当先一人杀去。双方都默不作声,只听顾拼杀,拳掌声噗噗不断,刀锋声呼啸而过。李云身形游动,借力阻挡了两人之后,一拳将那刚将他的衣袍摆脱的杀手击飞出去,破了三角阵型。脚步变幻,一个贴身靠,将其中一人震的口喷鲜血,倒向一旁。剩下一人心慌意乱,想要逃离,李云追上一掌击飞。李云上前想要审问,三人都口吐白沫,服毒自杀而亡。

    李云心下震惊,不知是何势力竟然有如此能力!正疑惑间,募然抬头,前方走来一人,双手鼓掌道:“阁下好身手!小小年纪已经达到宗师境界,真是了不得!不过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唉!”说话间,人已飘至李云身边,抬手一掌,似有无边压力袭来,竟有无处可躲之感!

    陶信看在眼里,就笑着打趣说:“你们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搞得我是大老粗一样!”三人一起哈哈大笑。

    进得第二进院落,明显是主人饮宴待客的地方,陶信正站在屋前。看到李云进来,大步迎来,声音豪爽地说:“多谢贤弟光临!贤弟来到南阳这么久,为兄方才宴请,实在是惭愧!”李云微笑道:“过去的小事早都忘了,陶兄何故老是挂在嘴上,难道和愚弟如此见外吗?那愚弟下次可真不敢来了!”陶信一听哈哈大笑,说道:“这是为兄的不是!不提不提!贤弟居功不自矜,真洒脱豪爽人也!为兄喜欢!走,我们喝酒去!”

    两人把臂向屋内走去。李云进屋四周一打量,没有看到陶玉,心中略有些奇怪,又似乎有些微妙的憾然,面上不动声色。他和陶信二人分宾主坐定,有侍者奉上香茶。陶信也不言语,手掌轻拍两声。

    李云也偶尔会去参加其他社团的活动,对于各种学术派别的争鸣和才艺的一般知识都有所了解。书院的理念是一切以学生成才为中心,书院开设的课程都任由学生旁听,只是不选课拿不到成绩而已。李云也旁听了一些课程,努力消化者各种知识,力求融会贯通,他的基础逐渐扎实起来。

阅读大帝风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覆汉》《如意小郎君》《漫威里的德鲁伊》《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史上最强赘婿》《大道朝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49/6932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