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二章 危急当前

    他不由得微微吃惊,心里想道:若是吃了此人一剑,不知保不保得住性命。

    粗壮男子名为姚挺,乃是衡山派四力之一,一柄斩虎剑由西域玄铁所铸,长六尺二,重二十七斤。

    姚挺吼道:“丧家之犬,哪里逃!”亦是蹬地而起,直追陆离而去,在一里开外拦住了陆离去路。

    姚挺一声怒吼,拔剑便上。

    陆离暗暗吃惊,眼珠翻转。脚下虽是无人,数丈之外却是熙熙攘攘,若是在此动手,不免伤了无辜,便纵身一跃,奔离几十丈之外。

    粗壮男子站在方空身旁,陆离才发现此人竟是如此高大威猛,比方空高了一个头不说,胸膛甚至两倍于方空。

    陆离才知自己上当,暗叫不好,只能抽刀应对,所幸方空剑法平平,剑路笔直剑速缓慢,他横刀将其拦下,反手一削,方空脚尖点地迅速后撤,大声叫道:“师兄还不快来帮我!” WWW.KanXs.ORG

    当即便有似猛兽般的咆哮传来。

    身份遭到识破,陆离自是惊慌,双眼睁了一睁,很快恢复镇静,心中思索着应对方法,片刻之后强挤出笑容,将刀插回鞘中,佯装豪笑说道:“我以为方兄要与我比试比试。”

    陆离仍是抱有一丝希望,琢磨自己应摆出多少豪气才能让对方相信的确是久负盛名的大侠,“怎么,方兄觉得我南国雪刀乃是虫蚁之辈?”

    方空不觉好笑,从鼻腔哼出一口不屑气息,“别装模作样了,江湖上根本就没有陆仟名这号人物,只不过是我编出来诱你上钩的,看剑!”说罢,他便出剑刺去。

    他骤然想起《金门刀法》中的一招“回首上九天揽月”,便将右臂当作无力,扭腰甩臂,半尘刀刃由下迎上,在转身瞬间,自右肩发劲,气神急灌入半尘之中,眼神扫过,背后并无人影,那么就是在上方!

    他腰身已转,脚尖一前一后,右臂已然紧绷,领着半尘向上抡去,好似“揽月”那般,劈出一道弯月斩击。

    此招看似荒唐,陆离初练之时亦觉可笑,却正因为乍见荒唐,可骗得敌人耳目,收获奇效。

    待他目光跟上,却发现上方亦无人影。

    他突然心凉,难道?才回过头,便见冷剑已至眼前,他忙侧身躲过。

    姚挺刺剑落了空,便转腕改削,而此时陆离已收回半尘,将半尘横于身前拦下此剑。他知晓此时剑招无多少效果,临时变通,将气神附于手掌之上,对准陆离胸膛狠狠劈出。

    陆离自然没有想到他会出掌,毫无防备地被劈中胸膛,震出一丈开外,当即呕出鲜血。

    姚挺收了掌,望着倒在地上的陆离一声冷笑,却在心中暗骂自己愚蠢。

    方才他的确是想从陆离上方攻下,却见其好似杂耍那般抖着手臂,觉得好笑,竟破了自己功力,不得不落地喘息。

    陆离自知不是对手,却不愿退缩,执意要与姚挺较个高低,便咬牙站起,才摆好架势,忽得想起刘兰芝母子与巫泽仍在马车之内,眼珠再转,不见方空踪影,当下心凉了半截,便急着往回赶,又想起眼前之人,若是回去,非但救不了那三人,还可能会害得百姓一同遭殃。

    情急之下,他收了半尘,朝着反方向踏风而去,奔行途中忽然落地改了方向,向着马车快速奔去。

    姚挺却并不知晓,只当陆离敌自己不过,落荒而逃,便收了剑赶忙追去,却不知陆离已换了方向。

    街角,陆离与姚挺离去之后,方空亦屈膝准备赶上去,忽得发现前方马车,心中想道:以姚师兄的修为对付陆折柳是绰绰有余,我若上去帮忙反而累赘。而眼前马车之内的三人大约是陆折柳的亲信,我不妨将其拿了,也算是为江湖除害。

    他便握着冷剑小心翼翼地向马车行去,走至马车一旁,迅速抽剑捅去,剑刃未吃血,却听到马车内传来几声尖叫,其中有妇有孺。

    他想道:原来马车内坐的是不会功夫之人,我杀几个手无寸铁的妇孺倒也有损本派名声,罢了,还是将他们捆了送回衡山交与师父定夺。

    他便跃上老板,用剑挑开布帘,向内望去,只见刘兰芝与范嘉志已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巫泽亦是蜷缩着身子,盯着他眼中净是恐惧。

    他笑道:“小爷不杀你们,出来吧。”

    刘兰芝母子不敢说话。

    巫泽咽了口口水,望了望刘兰芝母子,壮着胆子与他问道:“你是谁?”

    “我?”他想了想,说道,“我是好人。”

    巫泽自是不会相信,方才他虽在马车之内,马车之外的动静却听得清清楚楚,明白这二人是为取陆折柳人头而来,与陆折柳为敌便是与自己为敌,他本想说些“大丈夫宁死不屈”之类的豪言壮语,想起刘兰芝母子尚在身旁已无力反抗,当下重责尽在自己肩上,心生一计,佯装悲尽乐来嚎啕大哭道:“好人啊,你可算来救我了!”

    他并不了解巫泽话中意思,轻锁双眉,狐疑地望着巫泽。巫泽丧亲已久,能活到现在靠的便是以假乱真的演技,今日在东家骗点白饭,明日在西家讨点馒头。故他左看右看,始终瞧不出巫泽的破绽,便问道:“我可算来救你了?此话怎讲?”

    巫泽哭道:“方才...方才我被那两个恶人掳了去,他们说...他们说要将我卖给屠夫做人肉包子,我想逃又逃不掉,只能跟在他们身旁瑟瑟发抖。好人啊,你可算来救我了。”

    他不愿相信巫泽的话,却又瞧不出丝毫马脚,用剑指了指刘兰芝母子问道:“他们也是与你一道的?”

    巫泽继续哭道:“这我可不知,我是昨日才遭掳的,今日那两个恶人就要带我出城,说要卖给屠夫做人肉包子,哇...”

    他不觉好笑,什么时候陆折柳变身人贩子了?然见巫泽哭得涕泗横流,又见其极其年轻,斟酌巫泽所言应当属实,手腕松了一松,长剑轻垂。

    巫泽看在眼中,知晓对方已经动容,不禁觉得自己演技极佳,竟得意起来,露了丁点笑容。

    方空眼睛凌厉,见其唇线微翘,当即愤怒,举剑指向巫泽,怒喝道:“好你个畜生,亏我还同情你遭遇,你竟然骗我!”

    巫泽大惊,想不到如此浅薄的笑容亦会被察觉到,眼见方空就要出剑刺来,他心一横,哭得愈加大声:“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好不容易躲过了屠夫的屠刀,今日却又要死在好人剑下!”

    方空已不愿再信他言语,手肘后提,便要刺剑,却听得头顶一声喝叫,转头望去,见陆离向他奔来,手中半尘急挥,当即劈出一道斩击,正中他胸口。

    他大吃一惊,只好收胸后顶,仍是被斩虎剑刺穿了皮肤,所幸只是入肉一分,流出些许鲜血。

    姚挺看似粗犷,动武之后宛若其人,见伤了陆离,非但不喜反而更怒,左脚踏地,向上蹬起,利用蹬地力量,翻身猛劈。

    陆离遭剑蜇肉,已然清醒不少,见姚挺蹬地而起便知下招威力迅猛,不敢硬接,当即双脚踏地,全身迅速后撤三丈之外。

    陆离环视一圈,见四周只有寥寥几棵枯树,便不愿再逃,抽出半尘紧盯姚挺。

    姚挺不似方空那般头脑精明,见陆离停下了脚步,执剑便上,气神骤起,将斩虎剑吞噬,奔行时刻,忽得引臂出剑,与身前横竖两剑,当即便有十字斩击向陆离奔去。

    陆离微微疑惑,只觉此招似曾相识,斩击渐近,他便不再去想,急起气神吞噬半尘,自下削刀而上,将十字斩击劈得粉碎。

    剑落劈空,姚挺依然紧绷着一张脸,高举右手握剑指地,左手成剑指,自上而下轻抚剑身,眼露凶光紧盯陆离,只是眨眼的功夫,竟没了踪影。

    陆离愈加吃惊,暗想:这么高大的一个人,移动竟然如此迅速?危急时刻头脑愈发伶俐,只是一毫时间,他心中已将方方面面考虑了个周全:他绝非在我双眼正前,亦不可能在我左右。如此一来便只剩两种可能,要么在后要么在上,若是在后,定是要刺我背心,若是在上,目标大约是我头颅。

    只是刹那之间,姚挺已至跟前,锁眉瞪眼,张着血盆大口,举剑横向扫来。

    陆离不曾想姚挺竟有如此脚力,方才还在数丈之远,只不过拦截斩击的片刻功夫竟已至跟前,吃惊间,他脚跟微微抬起,脚尖迅速滑地,整个人向后滑了半丈之远。斩虎剑横扫不中,半圈过后竟骤然停止,向前急刺。

    方空指着陆离冷笑道:“虽你本事不错,不过是一黄毛孩童,师兄,不要手下留情,就算将他诛杀也无人怪你,反而功德一件。”

    “来了!”

    客栈所见的粗壮男子如白虎那般跃出,双脚落地震得地砖微微跳起。

    方空已无心再与他废话,当即一声冷笑,抽出长剑指向地面,“没想到你竟还活着,我便将你拿了回去交给掌门。”

阅读江湖一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修真聊天群》《白银霸主》《原来我是妖二代》《十恶临城》《大龙挂了》《鹰掠九天》《开天录》《我能随意穿诸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53/6934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