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瑞雪兆丰年

    我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习惯了这里,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我本尊是本朝礼部侍郎舒贤的二女儿,上有二兄一姐,下有四弟两妹。因乃是偏房所出,所以对我也不是特别上心!进宫时仅遣了琴儿跟着,这三年更是无舒家没一人过问。

    希望彻底破灭后,我安分守己的做起了深宫怨妇,读起了古诗词。把现代自己读的如烂泥的文学狠狠恶补了一把。

    好在我是个不受宠的良人,身边除了琴儿便只有一个打杂的宫女,住在这个流水榭里三年了,除了定期发放物资的常公公和宫里分给的丫鬟柳叶,再无人问津,我也乐倒得清闲,如果真要我像电视上那样明争暗斗、荣辱争宠,恐怕会死的很惨吧。

    去年宣布废妃制度时,我连着兴奋了好几天,以为终于盼到了出宫的日子,等了几天也没见人来宣旨,便打发了琴儿去打听。这才知道,改动的仅仅是制度而已,后宫所有的妃嫔加一起还不足二十人,看来废妃是没指望了。

    三年前的冬天我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的王国,一下子从21世纪的成功白领人士变成了一个皇帝的妃子。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一点意外也没有,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和物,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就来到这里。

    顺势而下,嘉轩帝乃上天指派,神人也

    我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了眼窗外,夕阳西下,已是黄昏。

    赫显代嘉轩一年,天降大雪,举国上下皆覆于其中,人心一片惶恐。司马预言:瑞雪兆丰年,丰年兆民顺,民顺则国泰,天降瑞雪,实乃福也。

    嘉轩二年,嘉轩帝以节俭为由,撤销后宫三千制,设一后,二妃,三嫔,四姬,五才,六良,七美,八侍五十人。

    嘉轩三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我又一连丢了几个,打得琴儿无奈只得反击。

    我俩就这样嘻嘻哈哈的闹到很晚,晚膳也没顾得上做,随便吃了些点心,便洗洗睡了。

    但事实证明,琴儿的话是对的,但生病的那个人不是我,是她自己。

    当我发现她脸色不对时,她还否认说是昨晚没有休息好。我将信将疑的抚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烫的吓人。

    “这么烫,定是昨晚受凉了,赶紧躺下吧,我让柳叶去请太医。” WWW.KanXs.ORG

    “小姐,我没事。”苍白的小脸,还倔强的摇摇头。

    “还说没事,等有事的时候就晚了。”我不由分说的将琴儿按到了床上。

    把琴儿安顿好后,遣了柳叶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看看。

    左等右等都不见人影回来,我着急的在门口巴望了好大一会,“这都过去半个时辰,就算煎药也煎好了,这人怎么还不回来啊?”。琴儿的病越发的严重起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可怜这丫头忍了一夜都没说,要不是今早看她脸色不对,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打算就这样让自己病死。

    “舒良人,舒良人。”正念叨这呢,只见柳叶衣衫不整,哭哭涕涕的跑了回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住了她:“怎么了这是?不是让你去请太医吗?怎么这幅模样回来了?”

    不问还好,一问柳叶哭的更凶了。

    “哎呀,你倒是说话啊,想把我急死啊。”

    “回舒良人的话,奴婢去太医院请太医,可太医们却说,一个奴婢而已,挺挺就好了。奴婢求他们,他们不但不来,反而还……还……”柳叶说着又哭了起来。

    柳叶这丫头虽不似琴儿那般亲切,但也服侍了我三年,对于她的脾气秉性,我也多少了解些,虽不善言语,但为人却委婉朴实,断不会说瞎话,她这幅摸样回来,定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由于这几年,皇帝一直征战沙场,收复疆土,太医院的大部分太医都随军到战场上去了,留在都朝的除了一个掌事的大太医徐平中之外,其余的都是新招进的云游郎中和各地方推荐的医术较好的大夫,以前闲散惯了,加上徐平中平日里要到御医堂传授医术,管理自然有些跟不上。

    早就听说有些丫鬟、奴才们过去抓药,他们百般刁难,没想到这帮人就愈发的过分,竟敢公然调戏,我虽然不受宠,但也是个主子,我就不信了,他们还能无法无天,“天子眼下,竟敢公然调戏宫女,走,我倒要看看,在这里谁是主子!”

    太医院坐落于皇宫的最北边,于坐落于东宫最深处的流水小榭相差了约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后宫之中相互串个门也要摆驾,做步辇什么的,好在又有柳叶给我带路,否则,我就是把脚磨损也找不到它在哪里!

    这里的太医院于电视里看到的别无二样,还没进院就闻见了药草的辛苦味。

    我前脚刚踏进,柳叶扯了扯我的衣袖,“舒良人,要不咱别去了吧。”

    “为什么不去?单不说你受他们欺负,这琴儿还在床上躺着等药救命呢!岂有不去之理。”我知道她是怕我这个不受宠的主子吃亏,虽然她刚才没说,但我也能猜得到,这挨骂的肯定不止她一个。

    “哎,你们干什么的?这里是太医院,岂是你们无聊乱游之处!”说话的是守门的一个小太监,听见我们说话从凉台上走了下来,半眯着眼,想是刚睡醒。

    柳叶看见他急忙躲到了我的身后,眼尖的太监还是看到了她,“哎,我说怎么又是你啊,不是告诉过你吗?咱这的太医都是给皇上和娘娘们看病的,回去告诉你那不受宠的主子,她一个小宫女死了就死了呗,这宫里啊别的不多就宫女多。”

    “我觉得这宫里不仅宫女多,太监也挺多的。”我说。

    小太监将目光移到我的身上,“你又是谁啊?一个不够还又拉来一个啊。”

    “我就是那个不受宠的主子。试问,我这个不受宠的主子能进去吗!”

    那个小太监先是一愣了,接着点头入捣蒜似的说:“可以,可以。”

    “哼!”我冷哼一声,跨步走了过去,刚走了一步,我又转了回去,“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先皇建朝时就立下规定,奴才见了主子要行礼,如有违者,视不敬,按宫规杖责三十。”我朝柳叶使了个眼色:“柳叶,知道该怎么办吧。”

    “是,舒良人。”柳叶说着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向内务府的方向走去。

    小太监的脸色微微难看,仍死鸭子嘴硬的说:“良人不要吓唬小的了,小的也是宫里长大的,再说良人也没得皇上允许对下人用私刑。”

    知道的倒还不少,“没错,我是没有权力打你,但总管大人总有吧,我可是听说总管大人是出了名的遵纪守法,而且,我要给你更正一点,打你不属于用私刑。”

    小太监这才意识到我是认真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饶道:“良人饶命,奴才知错了,求良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奴才一条小命啊。”

    “饶过你的命?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

    小太监听后又是一阵如捣蒜似的磕头:“谢良人饶命,谢良人饶命。”

    “再说,三十杖责又打不死人。”我不紧不慢的说完,转身踏进了太医院。

    琴儿闻言舒了口气,我趁机从地上抓起一把雪,迅速的揉成团,向琴儿丢了过去。

    等琴儿反应过来的时候,雪球已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她。

    “啊,良人不可。”琴儿狼狈的拍打着身上的雪,劝阻道。

    “琴儿,去给我拿双手套,再把我缝织的蓑衣拿来,我要堆雪人。”

    “啊?”琴儿呆塄了下,许是没一下适应我的情绪转变吧。

    “啊什么,我说我要堆雪人。”

    “呵呵。”我边笑边又抓起一把雪,揉成团丢了过去。

    “小姐真坏。”琴儿躲闪不及,再次中标。

    “可是,良人,天色以晚,再过会就要起风降温了,受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我撇了一眼一脸为难的琴儿,摆了摆手:“不拿也罢,我们不堆雪人了。”

    这里是个历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国家——赫显代。不同以史书上了唐宋元明清以朝为国家,这里以代为国号。至于其他的到别无差别

    琴儿见状赶紧拿了件披风搭在了我的肩上,“舒良人,要传膳吗?”

    “不用了,陪我到院子里看看吧,今年的雪可一点也不输于前年的啊。”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我在心里长叹了一声,抬脚向门外走去。

    同年,嘉轩帝亲率三十万大军,自北而下,接连收复双丽,金江,水林,旭乐等先皇遗失之地。

阅读千年一梦醉浮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神门》《超级玩家》《江山美色》《匆匆那年》《死人经》《妖娆召唤师》《圣王》《男人当自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791/6933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