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忽见

    “我可不知道,也没想知道。”皱起眉头,凰歌对离烟招了招手:“过来帮我梳头。前些日子我答应阁主过来帮衬你们一下,却没想离思思这死丫头把我要在这儿演奏的消息给散播出去了。若不是她管着这里的醉月阁,我定要她知道我的主意不是谁都能打的。” WWW.KanXs.ORG

    离烟一边细细地给凰歌梳理头发,一边柔声道:“思思姐也是为了醉月阁着想,凰姐姐你就别怪她了。就梳一个燕尾吧,很配凰姐姐你的红衣。”

    而且,只怕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只是后悔没来得及问他名字,后来离开了家也就更无从知晓。

    今朝皇上子嗣虽不多,也有近十个,与自己年岁相近的便有两个。凭着现在的身份,凰歌至多能远远地看上两人一眼。

    门外,一个十三四岁梳着髻的女孩脆脆地应了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了凰歌眉眼弯弯笑了起来:“凰姐姐今天真好看,莫不是知晓了三皇子今天要来?”

    凰歌悄然起身,火红的衣裙随之舞动,翩然如蝶。早已有人为她打好水等她梳洗,不多时,她已回到房间坐在桌前。

    镜中人眼角眉梢都带着冷意,朱红的唇角微微上挑,便是一个魅惑人心的浅笑。一双的桃花眼好似深潭,叫人只望一眼便失了魂魄。

    “小凤凰?小凤凰你在哪儿啊?再不出来我可走了哦,真的走了哦!”

    有多久没人叫她小凤凰了?细细数来竟已有七年之多。如今芳年十七,别家女子皆是嫁人生子,她却还游荡在江湖,孑然一身。

    缓缓睁开双眸,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下,没入枕中。

    即墨明轩放下茶杯,莞尔一笑,说:“不碍事的,这便是父皇常说的与民同乐。况且,来的人中不乏有儒雅之士,等那歌姬出来大家会安静的。”

    百宇叹了口气:“但愿吧。”

    话音刚落,便见有人走上搭建好的舞台摆放东西,同时还有人走到窗边准备把光挡起来。

    百宇又嘀咕起来:“听说这歌姬的容颜乃是倾国倾城,却是一直不怎么肯露面。平时本是得等晚上才出来的,这次不知道怎么白天也出来了。”

    即墨明轩抿了口茶,道:“许是有人在针对她吧。”

    这话可是真在点子上,离思思明知凰歌不愿白日里出来,却故意放出她会在白日出来的消息。现下人们都来了,凰歌不出来可就是砸了醉月阁的招牌。

    醉月阁阁主于她有救命的恩情,她万不会这么做。

    光渐渐被挡了起来,偌大的醉月阁仿佛到了夜晚。一根根红烛被点燃,放在舞台四周,衬得舞台更加神秘,也让人更加期待。

    不出三息,只听得头顶一声轻响,大红的绸缎铺天盖地般落下,一个绝美的身影悄然出现。长长的黑发披散着,精致的脸上带着半边红白色交织的面具,怀里抱着箜篌,翩然落在舞台中央。绸缎尽数撒在她身旁,没有一丝掉下舞台影响他人。

    百宇看呆了,微微张着嘴,若不是即墨明轩的一声轻咳,怕是连口水也要流下来。他赶紧擦了擦嘴,说:“公子,我觉得这包厢卖二两黄金一点也不贵!”

    即墨明轩的眼底并没有泛起多大的波澜,只是道:“此女子的武功必定不俗。”

    百宇正准备接话,凰歌已经轻划了几下箜篌,瞬间就把百宇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小女名为凤乐,阁主听闻各位对此醉月阁不甚满意,特命我来奏上一曲,只为博得众人一笑。此曲乃是东坡居士的名词,《水调歌头》。”

    轻缓的乐声自凰歌手下泻出,带着面具的脸微微低垂,殷红的唇缓缓唱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离家多年,凰歌甚至都快忘了家到底是什么样子。她想回去,却又不愿回去,只得漂泊流浪。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与世界毫无关联的人,哪里像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纵使如此,她依旧希望远方的亲人永远幸福平安,原谅她年少时的不辞而别。

    歌声渐低,乐声渐停。一时间,醉月阁内寂静如夜。

    这首曲子已不知被人传唱了多久,这次却让人仿若初闻。空灵的乐声配着凰歌独一无二的低沉嗓音,让人看见了月亮,也看见了家乡。

    还有那些久未谋面的亲人。

    百宇的面颊早已布上两行清泪,他呆呆地转过头,对即墨明轩说:“公子……我想我娘了。”

    轻叹一声,即墨明轩说:“等会儿用过午膳再走吧。你家远在东北,回去带匹好马走。”

    霎时间,百宇热泪盈眶:“公子你真是太好了!天下第一大好人啊!”

    即墨明轩觉得好笑:“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做我的侍卫怎么这样爱哭哭啼啼的?”

    百宇立马止住了眼泪:“这不是被公子你感动到了嘛。咦,那歌姬不见了。”

    “唱完不走还留下来迎客啊?等他们基本走完了我们再出去吧,让人再添壶茶来。”

    ……

    醉月阁后厨。

    凰歌唱完就离开了,动作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也不喜欢到处走走。

    这几日唯一经常去的地方,便是后厨了。说起后厨,凰歌就觉得今日的早饭没有吃饱,又换了件普通的白衣起身去了后厨。

    醉月阁今日人满为患,后厨忙得不可开交。凰歌见找不着什么吃食正准备离开,就看见离烟在几盏茶壶前慌得手忙脚乱。

    她走过去,好心问到:“离烟,要我帮忙吗?”

    “不敢不敢,凰姐姐还是快些回屋歇着去吧。”

    凰歌没接她话,直接提起一壶上品毛尖问到:“送到哪儿?”

    离烟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三楼的云月间。”

    凰歌点点头,暗道:这包厢倒是个好名字,约摸都是被人长期租下的。也不知租下这包厢的人是否认得全醉月阁的人,等会儿要是被他认出来我是谁可有点麻烦。

    这点凰歌却是猜错了。那云月间虽好,但租金也不菲,而且京城这家醉月阁没有那么火热,很少有人长期包厢。百宇也就是那天碰巧撞上了,因为更便宜的包厢已经被人占了去。即墨明轩可只给了他二十五两银子,这包厢就花去二十两,对惜钱如命的百宇来说简直是酷刑。以前醉月阁最好的包厢也才二十两啊!

    低垂着头从后厨走过依旧熙熙攘攘的人群,凰歌好不容易才走上了三楼。轻敲房门,听到一声“进”后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百宇凑过来瞧了瞧,“咦”了一声:“怎么不送茶点了?我记得上品茶可都是要送茶点的。你看刚刚那壶就送了。”

    凰歌抬起头,对他嫣然一笑:“因为我们没空。”

    百宇正要抱怨,便听见身后传来茶杯落地的声音。即墨明轩看着凰歌,手中的茶杯已落下碎了一地。

    凰歌微微有些皱眉,对即墨明轩说:“你得赔,不能赖账,也不能赊账。”

    听了凰歌的话,即墨明轩恍若如梦初醒般,连连点头:“当然得赔,当然得赔。不会赖账,更不会赊账。”

    凰歌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即墨明轩赶忙叫住她:“姑娘,不是现在就赔吗?”

    凰歌并不了解离思思这里规矩,想了想,说:“我得先去问下你这包厢中这茶杯的价格。”

    即墨明轩低笑:“你就是刚刚的凤乐吧。”

    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凰歌暗道倒霉,这么快就被认了出来。面上确是波澜不惊道:“公子认错了,我只是醉月阁一名小小的侍女。”

    “那,”即墨明轩抬起墨眸看着她,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要你需多少两?”

    醉月阁不止是有出色的歌姬,也是一家青楼。而凰歌一直都是以歌姬凤乐的身份闻名,从未经历过那种事,就连一次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现在看见即墨明轩不仅心动了,心还动得要跳出来了:气得心疼。

    她红着脸骂了一句:“好你个登徒子!你给我等着!”说完就转身下楼了。

    一旁的百宇更是惊呆。自家三皇子向来不近女色,今日竟主动去调戏人家。虽说刚刚那女子的确很美吧,但比起即墨明玥公主……

    貌似比公主更美啊!

    ……

    凰歌下了楼就直奔后厨,看见离烟就道:“云月间的那个登徒子,打碎了一只茶杯,给我按碎了一套算钱,而且是最贵的那套。”

    离烟被她这生气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问到:“怎么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惹着姐姐了?”

    “他……”凰歌正准备说话,却忽然反应过来闭了嘴,“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但他是三皇子啊,这事必须得给思思姐说一下的。”

    他居然就是三皇子?

    行了,可以排除他了,就是一个可恶的登徒子罢了。不如今晚就去四皇子处看看,早日确认早日安心。

    这么一想便想通了,凰歌冲离烟摆摆手:“算了算了,总之他打碎了一只茶杯,你自个去看看吧。”

    离烟应了一声,目送着凰歌离开了后厨,然后就找离思思去了。

    即墨明轩在云月间等了许久,一直没有见凰歌再来。等到该用午膳的时候了,他才带着百宇准备离去。

    离思思亲自送他,却没想他也问起了凰歌。

    干笑了几声,离思思说:“她,公子怕是见不着了。凤乐可是阁主身边的人,除了阁主没人可以命令他的。”

    “这样啊,那下次她再登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这云月间我就包下了。”

    离思思巧笑嫣然:“公子想来便来,这云月间永远给您留着,哪儿用得着您包啊。公子慢走,多来玩……看看啊!”

    百宇听离思思的话惊起一身鸡皮疙瘩,上了马车走出去了,才对即墨明轩道:“我觉得那离思思不像个好人,公子你可少来这醉月阁,不然大皇子他们还不知怎么说你呢。”

    即墨明轩喃喃道:“恐怕近日是会多来几趟了。”

    百宇没听清,问到:“公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早些用过午膳了就回家去,今日四弟明锐的宴会你也不必帮我准备了。”

    “那好吧。”

    ……

    夜里,四皇子府上热闹非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四皇子娶了妻。却不想只是他得了一把宝剑,特意邀请京城各名流来鉴赏。说是鉴赏,看如今朝中的形势,怕已经在试探各方实力。

    琉璃瓦上,凰歌轻巧地翻越着,不疾不徐地打量整个四皇子府。即墨明锐今日大摆宴席,想见到也容易,只是不知如何接近,也不知他是否还记得那年的事。

    如果不能确定,后来将他误杀了……

    “嗯?!”凰歌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朝大殿走去的即墨明轩。

    不同于白日,前来赴宴的他穿着华贵了不少,眉目间俨然有了几分不羁的贵气。

    即墨明轩似乎感受到了凰歌火热的目光,转过头看了看凰歌所在的屋顶。一片夜色中,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喃喃道:“但愿是我的错觉,毕竟今晚……”他微微一笑,收拾好心情继续迈步进了大殿。“小凤凰?小凤凰你在哪儿啊?再不出来我可走了哦,真的走了哦!”

    梦里,少年淡雅的声音徐徐透过浓雾传进耳中,似来自远方,又仿佛来自心里。

    有多久没人叫她小凤凰了?细细数来竟已有七年之多。如今芳年十七,别家女子皆是嫁人生子,她却还游荡在江湖,孑然一身。

    缓缓睁开双眸,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下,没入枕中。

    凰歌悄然起身,火红的衣裙随之舞动,翩然如蝶。早已有人为她打好水等她梳洗,不多时,她已回到房间坐在桌前。

    镜中人眼角眉梢都带着冷意,朱红的唇角微微上挑,便是一个魅惑人心的浅笑。一双的桃花眼好似深潭,叫人只望一眼便失了魂魄。

    描黛眉,抹胭脂,点绛唇。额间一点朱砂,霎时便成了一个初出凡尘的仙子。

    “离烟,进来。”

    门外,一个十三四岁梳着髻的女孩脆脆地应了声,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了凰歌眉眼弯弯笑了起来:“凰姐姐今天真好看,莫不是知晓了三皇子今天要来?”

    “我可不知道,也没想知道。”皱起眉头,凰歌对离烟招了招手:“过来帮我梳头。前些日子我答应阁主过来帮衬你们一下,却没想离思思这死丫头把我要在这儿演奏的消息给散播出去了。若不是她管着这里的醉月阁,我定要她知道我的主意不是谁都能打的。”

    离烟一边细细地给凰歌梳理头发,一边柔声道:“思思姐也是为了醉月阁着想,凰姐姐你就别怪她了。就梳一个燕尾吧,很配凰姐姐你的红衣。”

    凰歌微微颔首,也不同离烟讨论离思思,心早就飞远了。今晨的梦好似在提醒她,自己又来到了京城。五岁那年的事已然忘记许多,唯有那一声声小凤凰还停留在耳畔,

    只是后悔没来得及问他名字,后来离开了家也就更无从知晓。

    今朝皇上子嗣虽不多,也有近十个,与自己年岁相近的便有两个。凭着现在的身份,凰歌至多能远远地看上两人一眼。

    而且,只怕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更何况爷爷说过,要远离皇宫的。

    几不可闻地叹口气,离烟已经为她梳好了头发。她笑吟吟道:“凰姐姐是当真美,离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人儿。就算是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即墨明玥公主,在凰姐姐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凰歌笑道:“你就别取笑我了,快去把我的早膳取来,待会儿离思思该来催我了。”

    离烟应了声,退出去了,

    看着涂了红蔻的指甲,凰歌忽然想起离烟刚刚提到的三皇子。他就是与凰歌年岁相近的人皇子之一。

    等会儿,可得好好看看。

    ……

    辰时末,醉月阁中已是人满为患。门外还有人想要进来,离思思不得不挂着笑脸给人陪笑,因为里面真的挤不下了。

    三楼的一间包厢里,一主一仆正悠闲地饮着茶。房内的寂静对照着楼下的摩肩接踵,不经令那仆惊叹得啧啧出声。

    “我是知晓今日出来的歌姬有名,却没想那歌姬的名气有这么大,引来的人把整个醉月阁都给塞满了。本是想带公子来安静地听听曲,现下嘈杂得紧,等会儿定是听不清了。”

    即墨明轩放下茶杯,莞尔一笑,说:“不碍事的,这便是父皇常说的与民同乐。况且,来的人中不乏有儒雅之士,等那歌姬出来大家会安静的。”

    百宇叹了口气:“但愿吧。”

    话音刚落,便见有人走上搭建好的舞台摆放东西,同时还有人走到窗边准备把光挡起来。

    百宇又嘀咕起来:“听说这歌姬的容颜乃是倾国倾城,却是一直不怎么肯露面。平时本是得等晚上才出来的,这次不知道怎么白天也出来了。”

    即墨明轩抿了口茶,道:“许是有人在针对她吧。”

    这话可是真在点子上,离思思明知凰歌不愿白日里出来,却故意放出她会在白日出来的消息。现下人们都来了,凰歌不出来可就是砸了醉月阁的招牌。

    醉月阁阁主于她有救命的恩情,她万不会这么做。

    光渐渐被挡了起来,偌大的醉月阁仿佛到了夜晚。一根根红烛被点燃,放在舞台四周,衬得舞台更加神秘,也让人更加期待。

    不出三息,只听得头顶一声轻响,大红的绸缎铺天盖地般落下,一个绝美的身影悄然出现。长长的黑发披散着,精致的脸上带着半边红白色交织的面具,怀里抱着箜篌,翩然落在舞台中央。绸缎尽数撒在她身旁,没有一丝掉下舞台影响他人。

    百宇看呆了,微微张着嘴,若不是即墨明轩的一声轻咳,怕是连口水也要流下来。他赶紧擦了擦嘴,说:“公子,我觉得这包厢卖二两黄金一点也不贵!”

    即墨明轩的眼底并没有泛起多大的波澜,只是道:“此女子的武功必定不俗。”

    百宇正准备接话,凰歌已经轻划了几下箜篌,瞬间就把百宇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小女名为凤乐,阁主听闻各位对此醉月阁不甚满意,特命我来奏上一曲,只为博得众人一笑。此曲乃是东坡居士的名词,《水调歌头》。”

    轻缓的乐声自凰歌手下泻出,带着面具的脸微微低垂,殷红的唇缓缓唱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离家多年,凰歌甚至都快忘了家到底是什么样子。她想回去,却又不愿回去,只得漂泊流浪。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与世界毫无关联的人,哪里像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纵使如此,她依旧希望远方的亲人永远幸福平安,原谅她年少时的不辞而别。

    歌声渐低,乐声渐停。一时间,醉月阁内寂静如夜。

    这首曲子已不知被人传唱了多久,这次却让人仿若初闻。空灵的乐声配着凰歌独一无二的低沉嗓音,让人看见了月亮,也看见了家乡。

    还有那些久未谋面的亲人。

    百宇的面颊早已布上两行清泪,他呆呆地转过头,对即墨明轩说:“公子……我想我娘了。”

    轻叹一声,即墨明轩说:“等会儿用过午膳再走吧。你家远在东北,回去带匹好马走。”

    霎时间,百宇热泪盈眶:“公子你真是太好了!天下第一大好人啊!”

    即墨明轩觉得好笑:“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做我的侍卫怎么这样爱哭哭啼啼的?”

    百宇立马止住了眼泪:“这不是被公子你感动到了嘛。咦,那歌姬不见了。”

    “唱完不走还留下来迎客啊?等他们基本走完了我们再出去吧,让人再添壶茶来。”

    ……

    醉月阁后厨。

    凰歌唱完就离开了,动作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也不喜欢到处走走。

    这几日唯一经常去的地方,便是后厨了。说起后厨,凰歌就觉得今日的早饭没有吃饱,又换了件普通的白衣起身去了后厨。

    醉月阁今日人满为患,后厨忙得不可开交。凰歌见找不着什么吃食正准备离开,就看见离烟在几盏茶壶前慌得手忙脚乱。

    她走过去,好心问到:“离烟,要我帮忙吗?”

    “不敢不敢,凰姐姐还是快些回屋歇着去吧。”

    凰歌没接她话,直接提起一壶上品毛尖问到:“送到哪儿?”

    离烟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三楼的云月间。”

    凰歌点点头,暗道:这包厢倒是个好名字,约摸都是被人长期租下的。也不知租下这包厢的人是否认得全醉月阁的人,等会儿要是被他认出来我是谁可有点麻烦。

    这点凰歌却是猜错了。那云月间虽好,但租金也不菲,而且京城这家醉月阁没有那么火热,很少有人长期包厢。百宇也就是那天碰巧撞上了,因为更便宜的包厢已经被人占了去。即墨明轩可只给了他二十五两银子,这包厢就花去二十两,对惜钱如命的百宇来说简直是酷刑。以前醉月阁最好的包厢也才二十两啊!

    低垂着头从后厨走过依旧熙熙攘攘的人群,凰歌好不容易才走上了三楼。轻敲房门,听到一声“进”后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百宇凑过来瞧了瞧,“咦”了一声:“怎么不送茶点了?我记得上品茶可都是要送茶点的。你看刚刚那壶就送了。”

    凰歌抬起头,对他嫣然一笑:“因为我们没空。”

    百宇正要抱怨,便听见身后传来茶杯落地的声音。即墨明轩看着凰歌,手中的茶杯已落下碎了一地。

    凰歌微微有些皱眉,对即墨明轩说:“你得赔,不能赖账,也不能赊账。”

    听了凰歌的话,即墨明轩恍若如梦初醒般,连连点头:“当然得赔,当然得赔。不会赖账,更不会赊账。”

    凰歌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即墨明轩赶忙叫住她:“姑娘,不是现在就赔吗?”

    凰歌并不了解离思思这里规矩,想了想,说:“我得先去问下你这包厢中这茶杯的价格。”

    即墨明轩低笑:“你就是刚刚的凤乐吧。”

    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凰歌暗道倒霉,这么快就被认了出来。面上确是波澜不惊道:“公子认错了,我只是醉月阁一名小小的侍女。”

    “那,”即墨明轩抬起墨眸看着她,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要你需多少两?”

    醉月阁不止是有出色的歌姬,也是一家青楼。而凰歌一直都是以歌姬凤乐的身份闻名,从未经历过那种事,就连一次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现在看见即墨明轩不仅心动了,心还动得要跳出来了:气得心疼。

    她红着脸骂了一句:“好你个登徒子!你给我等着!”说完就转身下楼了。

    一旁的百宇更是惊呆。自家三皇子向来不近女色,今日竟主动去调戏人家。虽说刚刚那女子的确很美吧,但比起即墨明玥公主……

    貌似比公主更美啊!

    ……

    凰歌下了楼就直奔后厨,看见离烟就道:“云月间的那个登徒子,打碎了一只茶杯,给我按碎了一套算钱,而且是最贵的那套。”

    离烟被她这生气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问到:“怎么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惹着姐姐了?”

    “他……”凰歌正准备说话,却忽然反应过来闭了嘴,“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但他是三皇子啊,这事必须得给思思姐说一下的。”

    他居然就是三皇子?

    行了,可以排除他了,就是一个可恶的登徒子罢了。不如今晚就去四皇子处看看,早日确认早日安心。

    这么一想便想通了,凰歌冲离烟摆摆手:“算了算了,总之他打碎了一只茶杯,你自个去看看吧。”

    离烟应了一声,目送着凰歌离开了后厨,然后就找离思思去了。

    即墨明轩在云月间等了许久,一直没有见凰歌再来。等到该用午膳的时候了,他才带着百宇准备离去。

    离思思亲自送他,却没想他也问起了凰歌。

    干笑了几声,离思思说:“她,公子怕是见不着了。凤乐可是阁主身边的人,除了阁主没人可以命令他的。”

    “这样啊,那下次她再登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这云月间我就包下了。”

    离思思巧笑嫣然:“公子想来便来,这云月间永远给您留着,哪儿用得着您包啊。公子慢走,多来玩……看看啊!”

    百宇听离思思的话惊起一身鸡皮疙瘩,上了马车走出去了,才对即墨明轩道:“我觉得那离思思不像个好人,公子你可少来这醉月阁,不然大皇子他们还不知怎么说你呢。”

    即墨明轩喃喃道:“恐怕近日是会多来几趟了。”

    百宇没听清,问到:“公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早些用过午膳了就回家去,今日四弟明锐的宴会你也不必帮我准备了。”

    “那好吧。”

    ……

    夜里,四皇子府上热闹非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四皇子娶了妻。却不想只是他得了一把宝剑,特意邀请京城各名流来鉴赏。说是鉴赏,看如今朝中的形势,怕已经在试探各方实力。

    琉璃瓦上,凰歌轻巧地翻越着,不疾不徐地打量整个四皇子府。即墨明锐今日大摆宴席,想见到也容易,只是不知如何接近,也不知他是否还记得那年的事。

    如果不能确定,后来将他误杀了……

    “嗯?!”凰歌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朝大殿走去的即墨明轩。

    不同于白日,前来赴宴的他穿着华贵了不少,眉目间俨然有了几分不羁的贵气。

    即墨明轩似乎感受到了凰歌火热的目光,转过头看了看凰歌所在的屋顶。一片夜色中,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喃喃道:“但愿是我的错觉,毕竟今晚……”他微微一笑,收拾好心情继续迈步进了大殿。

    等会儿,可得好好看看。

    ……

    辰时末,醉月阁中已是人满为患。门外还有人想要进来,离思思不得不挂着笑脸给人陪笑,因为里面真的挤不下了。

    更何况爷爷说过,要远离皇宫的。

    几不可闻地叹口气,离烟已经为她梳好了头发。她笑吟吟道:“凰姐姐是当真美,离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人儿。就算是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即墨明玥公主,在凰姐姐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凰歌笑道:“你就别取笑我了,快去把我的早膳取来,待会儿离思思该来催我了。”

    三楼的一间包厢里,一主一仆正悠闲地饮着茶。房内的寂静对照着楼下的摩肩接踵,不经令那仆惊叹得啧啧出声。

    “我是知晓今日出来的歌姬有名,却没想那歌姬的名气有这么大,引来的人把整个醉月阁都给塞满了。本是想带公子来安静地听听曲,现下嘈杂得紧,等会儿定是听不清了。”

    离烟应了声,退出去了,

    看着涂了红蔻的指甲,凰歌忽然想起离烟刚刚提到的三皇子。他就是与凰歌年岁相近的人皇子之一。

    凰歌微微颔首,也不同离烟讨论离思思,心早就飞远了。今晨的梦好似在提醒她,自己又来到了京城。五岁那年的事已然忘记许多,唯有那一声声小凤凰还停留在耳畔,

    描黛眉,抹胭脂,点绛唇。额间一点朱砂,霎时便成了一个初出凡尘的仙子。

    “离烟,进来。”

    梦里,少年淡雅的声音徐徐透过浓雾传进耳中,似来自远方,又仿佛来自心里。

阅读玉碎凤鸣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韶光慢》《我要做门阀》《试婚老公,要给力》《末日蟑螂》《兽血沸腾》《重生后的恣意生活》《直播之恐怖进化》《漫威之万界红包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839/6934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