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佛祖不许杀生

演员

  • 作者:暴雨城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06
  • 本章字数:4885

帝休点头同意,“坟地可以葬在薛大夫的医馆,那死了不少虫子,土质肥沃,适宜安家。”

孔方芎觉得不能再听下去了,他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就已经被人安排了没了。“…这么好的地还是留给神婆吧,各位,我去了,等着回来后给我颁发奥斯卡。”

夜风下的背影略显单薄,颇有种风萧兮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拿奖不复还的意思。

白丑瞥了眼角落的人,“就说六子命在旦夕,“薛大夫”不会无动于衷,记住,把人往河边引。”

没有比六子更合适的人选,这下想跑都跑不了,孔放芎点点头,这回彻底去了。

白丑想也未想说:“就写孔方芎到此一游吧。”

钱途听后紧锁眉头,孔方芎心内感动,虽然相处短暂,还是见不得他去死,好兄弟!

不想对方沉默片刻后认真的问:“你先告诉我墓志铭写什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孔方芎:……也可能是僵尸派,去了八成活不回来,不过他之前没出过力,此刻再不体现存在感很可能会被当做拖后腿的,一旦变得可有可无,他随时有可能被抛弃。

钱途疼的呲牙咧嘴,他一身大伤口没有,虫钻出来的小窟窿十几个,“你讲点卫生,感染了你得给我养老!”

孔放芎忙里抽闲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没准你能先给我送葬。”

神婆还没说话,离老远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一年轻人看见他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薛…大夫,六子……六子出事了!”

几个汉子顿时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问:“六子出什么事了?”

年轻人喘匀了一口气,急切道:“他被山贼打伤了!就在河边!再不救就来不及了薛大夫你快跟我来!”说着就要拽他走,可很快被几个人拦下了。

“薛大夫脚受伤了。”看他一身衣服破破烂烂还有血,再加上之前薛大夫被贼人所伤,几个汉子很快相信了他,顿时道:“这样,我们跟你回去把六子抬回来再让薛大夫治!”

“可他身上被捅了个窟窿!这一来一回也得用不少时间,我怕他支撑不住!薛大夫你快救救他吧!”

神婆最清楚怎么回事,六子刚才还在,分明是计,浑浊的眼珠盯着眼前的人内心阴笑,孔方芎让他盯的心里哆嗦,不断催眠自己这是片场,眼前的人对戏的老演员,这才心里踏实些。

只见薛大夫突然踉跄后退,神色愤怒,“别信他!他和贼人是一伙的!”

大汉们立刻警惕,把薛大夫掩在身后,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年亲人脸色有些茫然,随后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我…我不是!”他神色迫切,急的脑门出汗,“我真不是!我也是被山贼绑了然后六子救了我!薛大夫我要是山贼我图您什么啊!”

其他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薛大夫家里空着,要钱也该是去医馆,找个老头子也不能当压寨夫人。

孔方芎豁出去了,“薛大夫,六子说您待他如亲儿一般,他就想临死前就想见您一面!您要是不信我就多带些人,我求求您了去救救他吧!再不去他就真活不了了!”

年轻人哐当跪地上使劲磕头,周围的人心生不忍,连忙制止他,再磕下去就得出事,又看向薛大夫,只见他还是神色警惕,只好说:“薛叔,六子可能真出事了,不然我们哥几个抬着你去看看。”

“是啊,我们几个带您去,有诈也不怕,我们多带些人手,乱拳还打死老师傅呢,几个毛贼不用怕。”

神婆脸色僵硬,万没想到他们竟然用这招,要是不去必然会招疑,再想利用人多保护他的办法就行不通了。

可一旦跟着他走必然会中计,一时之间陷入两难的境地。

薛大夫平时最疼六子,今天六子也确实没看着,不然医馆着火他最早就该回来,很大可能是受伤了,可薛大夫怎么无动于衷?这是其他人的想法。

眼看这些愚民的眼神越来越怀疑,神婆没办法,只好答应,只不过他也打算好,一定不能让这些人离开他身边。

薛大夫被抬到担架上,周围跟着十几个年轻汉子,孔方芎步伐匆匆给他们带路,心内松了一口气,骗出来了,看来他还是有实力派的底子,只要不死,回去他就转型演戏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白丑终于被帝休吃了后,疼的后悔了,整日躲着他,宁愿打架也不去床上,可他又整日撩闲。

帝休扣着他的手,低声道:“你这是在找/日。”

白丑:“我们来研究研究日这个字,一个圆圈里面一个小点,你说,到底是我大还是你太小。”

帝休看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师弟温柔的说:“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白丑:…“…我错了。”

帝休掀开被子,“晚了。”

神婆眉头很快又皱起来,这里已经有人渗透进来,他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薛大夫,你伤口没事吧。”周围几个人看他脸色不好,关心的问。

神婆摇摇头,恢复成往日薛大夫的状态,“没事。”

不远处,神婆拿着绷带自己治疗脚伤,人群已经散开大部分去医馆救火,余下几人围着,似是在保护他。

白丑看着淡漠的说:“就算是抬,也会把他抬到我们面前。”

六子扒着房檐不让自己掉下去,闻言瑟瑟发抖,这都是群什么人啊。

“您放心,医馆那边火不大就烧了一间屋子,药堂一点火星没烧着,您看,我们先送您回去,让六子给你看看脚?”

其他人顿时附和,他们这群大老粗也不会看病,薛大夫年纪也不小了,让贼人给伤成这样,他们也怕耽误了治疗。

神婆包扎好脚腕,站起身都需要搀扶,想起破坏这一切的人,内心恨不得扒他的皮然后挫骨扬灰!让他们的魂魄让万鬼撕咬!

今天这仇他记着!早晚他会报复回来!不过…这几人到底什么来头,外面又发生了什么?

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几步,又赶紧回来,“伤者说谁?”总不能随口一个人神婆就能跟他走,怎么说也得大家认识熟知的。

孔方芎的心一下子掉在地上摔的稀碎,提高了声音问:“你连墓志铭都想好了?”

钱途摇头,“我没念过几年书,没文化,白丑你说呢?”

“行,我去。”孔方芎说着就开始准备,先是从瓦片上摸了两把灰蹭到身上,衣服撕开几条口子,又从钱途的伤口上借了一手血涂在袖口手腕。

阅读佛祖不许杀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