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第十七

    戈薇只能呵呵一笑,手上继续着整理书包的动作,突然翻出了一本从未见过的笔记本,她有几分茫然地拿起来翻了两页,是英语笔记,上面的字迹整齐又漂亮,还透着几分诡异的熟悉。

    “这是你写的吗?”她问苏音道。

    千万别给她搞出来一堆莫名其妙的男朋友啊!

    戈薇:“……你真的没乱来吗?” WWW.KanXs.ORG

    ——听完这么一番话,再想想苏音的性格,怎么想都觉得苏音肯定没有安安分分地只是上学吧!

    “可是过了几天就腻了,天天被绑在学校里什么都做不了……”苏音皱起了脸。

    “啊?”戈薇茫然极了,“没有吧?”

    她正在房间里整理书包,苏音坐在一旁的窗户前看着她,露出了大大的狐狸尾巴摇来晃去的,她的心情看起来很惬意。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一转眼,好些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日暮戈薇总算是久违地回到了家中。

    不,所有和英语相关的东西都让她很头疼。

    “对了,你和绿间真太郎有过什么过节吗?”她想起这些天来绿间对自己微妙的神色,好奇地问道。

    这是来自战国的老古董最后的倔强。

    晚饭的时候戈薇又提起了这件事情,嘱咐苏音一定要好好学习,苏音敷衍地应了两句声,夹着菜往嘴里塞,假装自己忙着吃饭才没空回答。

    “你不要敷衍我!”戈薇道,“苏音!”

    “没有……可是英语真的很难啊,你们老师讲得又难,我跟不上嘛。”苏音辩解道。

    “哦,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戈薇的妈妈道,“戈薇初中的时候,那边的寺庙不是换了个住持吗?平常买菜的时候我就经常和他们家的夫人碰见,还挺熟的,他们一家人好像都是美国回来的,儿子和戈薇差不多大,在上国三,英语特别好……要不然我拜托一下那位夫人,让她的孩子帮忙辅导一下苏音吧。”

    苏音想都不想地就拒绝了:“不了,太麻烦大家了。”

    ——她虽然挺喜欢巫女的,但是对和尚却一点都不感冒!

    而且谁知道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国三少年长得到底怎么样,苏音一点都不想对着一张无法让她赏心悦目的脸学习……在学校那是特殊情况,她实在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觉得不错啊,我去问问伦子,商量一下这件事情……他们家孩子人也很好的,听说还经常在什么比赛里拿到冠军呢。乒乓球还是羽毛球来着?哪个球类运动来着……”

    苏音蔫蔫地扒拉着饭碗。

    ——真的不想学英语。

    第二天的戈薇就去上课了,苏音拿着手机导航出门了。

    经常喜欢多管闲事的苏音,这次是去做好事的。

    同社团的一年级新生,近藤麻由美,最近训练总是心神不宁,苏音指导了她好几次集中注意力去射箭,但近藤还每次都射歪,最后崩溃地扔下箭在场地里大声哭了出来。

    在苏音的询问下,她才哭泣着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姐姐前几天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了,妈妈受了打击,有点精神失常,现在在医院里……我都不敢去看妈妈,因为我和姐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妈妈看到我一定会更崩溃的。可是妈妈一个人在医院里……我好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这种事苏音也无能为力,她只能叹口气,摸摸麻由美的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像是在伤害麻由美。

    但她已经暗自决定要来医院看看麻由美的母亲,回去托个梦给麻由美了。

    好歹也算个精神慰藉。

    苏音开着导航混进了医院,没有人发现她的不对劲,她坦然地直接一路进到了麻由美母亲的房间里,她的母亲正一脸呆滞地看着窗外,听到开门的声响,很激动地回过头来:“是谁?是真由美吗?真由美?你在哪里?”

    她扫了一圈房间,视苏音为无物,自言自语起来:“该做饭了,真由美要下课了……”

    “真由美要下课了,真由美要回来了……”她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起身好像要去厨房。

    苏音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离开了房间。

    麻由美的母亲已经不是她能照顾得来的了,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生怕自己不小心又刺激到这位夫人。

    要把这个场面托梦给麻由美吗?麻由美会更加担心的吧?

    苏音一边思考着一边往外走,突然在庭院里看见一位坐在椅子上的女人,一头白色的长发,长相秀美,正对着阳光微微笑着,手里拿着一捧已经半枯的花。

    女人很快就察觉到了苏音的视线,转过头来看着她。

    视线相交的那一刻,苏音没来得及眨眼,眼底的金色流光钩扯着对方的回忆往回拉,她看见了漫长岁月里的压抑,没有爱的婚姻,一个个孩子生下来却被一一否定,她还看见了父母亲人的哭泣劝告:“这是多好的结婚对象!而且你大伯的工作还是他介绍的!不准离婚!”

    她看见女人在孤寂的深夜里捂着心口无声地流着泪,喘着气,第二天起来微笑着给孩子们做早饭,亲亲他们的额头,说爸爸就快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女人的心已经压满了无数块大石头。

    终于有一天,心底的哀鸣爆发着在脑子里嗡嗡回响着,她失去了理智,看着小儿子和丈夫越来越像的半边脸颊,举起了热水壶——

    我已经承受不来了。

    ——属于这个女人的记忆太压抑,苏音差点溺死在那片回忆里,马上就要窒息了。

    “你好?”被读取了记忆的女人一无所知地歪着头,和她问好道,“你有什么事吗?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离开了丈夫和儿子之后的她已经正常了不少,可是每当她的亲人前来看望她,旧事重提时,又会激起她心底的厌恶和恐慌。

    “我……”苏音眨了眨眼,刚才和女人引起的共鸣还没有散去,心里沉甸甸的,“我刚看完一个长辈出来。您手里的是什么花?”

    “是护士刚才给我摘的野花,不过很漂亮,对吧?”

    苏音微笑了一下,走上前来,站在她身前,把手背在身后:“我给您变个魔术吧?”

    女人疑惑地看着她。

    苏音突然从身后变出了一束向日葵:“这个!向日葵!”

    女人惊讶着感慨道:“啊,好厉害呢。”

    “哪有,”苏音一脸骄傲地说着谦虚的口气,“一点小把戏而已。这个送给你,阳光这么好的日子怎么可以没有向日葵。”

    “好,谢谢你。”

    “不客气。”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人不说暗话,我真的想教训安德瓦。

    我开了个小短篇,男主是轰,名字叫宇宙海盗船长。

    没错就是船长哈哈哈!!

    然后她也开了篇文叫王谢之,非常绝望地问我,难道要给我写古言吗……最后她给我写了无头骑士!!超可爱的平和岛静雄!!!

    其实一开始她是想要我给她写临也的呢……(假装没听到(喂)

    然后日常表白一波船长(比心),船长真的超可爱的!

    “不行!”戈薇二话不说就抗议道,“万一作弊被发现了我怎么办?而且作为一个现代人,英语是不能不会的!”

    “真的不行吗?我作弊肯定不会被发现的,我只要看监考老师一眼,他就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

    “可是有摄像头!”

    戈薇陷入了恐慌中。

    苏音想起了越前龙马,视线飘了飘,有几分心虚,但是她想着自己又没有吃窝边草,日暮戈薇一定发现不了。

    于是她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没有啊,我一直很认真地在做一个合格的高中生,我还参加了弓道部拿了好多优胜呢……哦,那张便条上还说我英语太差会没办法出赛的,到时候我能作弊吗?”

    “……对哦。”苏音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现代社会和战国确实有很大不同地方。

    可是她真的不想学英语,哪怕这是作为一个现代人类的基本素养。

    戈薇:“……???”

    你想顶着她的身份作弊,还要先提前这么预告她的吗?你觉得她会同意吗?

    “不知道,突然有一天就在我抽屉里了,还附了张便条叫我好好学习……”苏音不太在意地回答,尾巴仍然一摇一摇的,“可能是哪个优等生暗恋我,暗地里关注我又不好意思出面吧。”

    “那太好了,明天就是你去上学,我就不用上学了!”苏音道。

    戈薇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问道:“一开始你不是很期待吗?”

    苏音松了口气,因为今天上午马上就要有场英语测验——那是她最受不了的东西。

阅读[综]另寻新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星际男神是我爸》《永恒国度》《江山美色》《那些年混过的青春》《游侠系统》《弃妇之盛世田园》《特种兵王》《纨绔农民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906/6936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