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面试

    “应哲,帮我查一下血,快点。” WWW.KanXs.ORG

    木乃伊里传来白润情很有特色的声音,应哲松了一口气,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说:“你大早上的包成这样跑过来,我还以为是哪儿来的抢劫犯!”他吐槽完顿了顿,还是有些担忧,“怎么突然要查血?身体不舒服吗?”

    白润情心情不好,把昨晚盛韦做的事一一告诉了他。

    白润情把帽子围巾墨镜全部摘掉,应哲才发现他脸色憔悴,眼下一圈青黑,都不闪闪发光了,像一个蔫了的气球。

    应哲这才发现事情有些严重了,皱眉问:“病了?感冒了?”他瞧瞧白润情的红鼻头,也是难为这些明星了,病了都不敢轻易去医院,还怕被人拍到这副憔悴的模样,否则各大新闻说不定当即就给他发布一个“疑似吸|毒”or“病入膏荒”的头条。

    应老板大早上刚开门,就瞧见一个包成木乃伊的大高个儿挤了进来,吓了一大跳。

    白润情觉得很难过,当年他与盛韦一起参加选秀,当时出了很多事,因为同期选手通过潜规则上位,他们两个没后台的极有可能会被刷下去,那个时候,一直是盛韦鼓励他,和他互相打气,两人才艰难地走过来。因此,没什么朋友的白润情一厢情愿地把他当作自己一生的知己挚友,后来他的发展越来越好,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曾经互相扶持着走过来的好友,没想到……

    他难过了一会儿,最后坚定地拿起手机报了警。他想明白了,友情是友情,法律是法律,成年人做了错事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绝不能姑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白润情做了一个美梦,他梦见自己和一个绝色美人在水中翩翩起舞,美人拉着他的手,对他笑呀笑,笑得可好看了,白润情于是也跟着傻笑,然后他就笑醒了。

    坐在地上……回味完的白影帝四下环顾一圈,才惊觉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坐在一片荒郊野地里,身后有一片浓密的树林,离这里最近的是一片坐落稀疏的别墅区——这场面正经挺像聊斋里发生的艳遇故事,书生深夜落水被漂亮女鬼\\狐狸精\\不知道什么鬼东西救起,而后对方对他帅气的容貌、伟岸的身材一见倾心,暗生情愫不忍害死他,偷偷把他放在了荒郊野外……

    白润情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一阵深冬的刺骨寒风吹来,把他吹得一个激灵,落水前发生的事尽数倒回他的脑中,盛韦早已经被扭曲的三观,还有他所说的那些称得上尖酸刻薄的话……

    ……

    宴秋刀正坐在富恩娱乐的接待室里跟薛笑聊天,准确地说,是听薛笑吐槽这位放他鸽子的白影帝究竟有多恶劣。

    笑笑姐:什么叫活体耍大牌?啊!这特么就是啊,当个影帝就以为自己是皇帝老子了,什么都要别人等,等,等!

    宴秋刀笑了笑,好脾气地回复:他可能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这倒不是宴秋刀故意为白润情开脱,毕竟昨天晚上他是亲眼瞧见这位可怜的白影帝被自己的好朋友算计,又把他推下水,觉得他其实也挺可怜的,而且大冬天的落水,又吹了夜风,估摸着身体该不舒服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病得很严重。

    笑笑姐:晕,你啊就是脾气太好了,一上午时间被人白白浪费了不说,人家让你下午继续等着你还真等!

    秋刀鱼:学姐不要生气,我觉得他下午应该会来的,反正我来都来了,再等一会儿也不碍事。

    笑笑姐:……我佛了,真的,和你相处久了我真的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微笑][微笑][微笑]高僧当真好本事!

    宴秋刀哭笑不得,觉得这个性情爽利的学姐真心非常的可爱,好脾气地哄了他几句,就听见门口有人喊他们几个去面试。

    跟宴秋刀一起待在休息室的人有好几个,除了相貌普通还有一点点丑陋缺陷的宴秋刀以外,另外几个的相貌可不普通,直接拉去选秀都够够的。宴秋刀听薛笑说过,传闻这位白影帝除了脾气不好嘴毒爱骂助理之外,还是个颜控,他暗暗瞧了其他人几眼,有些担心自己可能选不上。

    白润情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落水着凉外加盛韦背叛的打击,让他的精神状态和心情都很不好,整个人看上去相当憔悴,去了公司立刻就被梁俞围着一通大呼小叫。

    “我的天啦,你的脸怎么毁成这样了?!!”梁俞眼见金光闪闪的摇钱树一下子变得不那么金光闪闪了,急得跟死了爹似的,冲他吼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好好保养好好保养你偏不听,你还以为你是十几岁的青春小伙啊!你看看那谁谁谁,也就比你大几岁,现在一出镜就被观众大呼脸垮了垮了,你也想像他那样吗?!”

    白润情像被无数只鸭子围着在耳边嘎嘎直叫唤,烦他烦得要死,“你不是让我来面试助理吗?人呢?”其实以前这事都是梁俞给他安排的,但是梁俞给他安排的上一个助理实在太不靠谱,他随口说了两句,梁俞就把这个仇记上了,这次再选助理还非得他亲自到场选人。

    梁俞说:“屋里呢,你去看看吧,这是他们的资料。”

    白润情没接他递来的东西,挑挑下巴示意他翻开。梁俞翻了个白眼,手上倒是殷勤地将几人的资料摊开在他眼前。

    只是来应聘助理职位,也不需要对方有多少工作经验和资历,梁俞还是很懂白润情的,所以每份资料里,应聘人的照片都弄得特别的大,好让他瞧清样貌。白润情的目光从照片上一一扫过,落到最后一张照片上。

    正所谓一大片绿叶中的红花是相当显眼的,而满树红花中零星的那一点绿叶其实也差不多。在几个修图修得绝色倾城的照片当中,最后这一张没有经过任何修图P图,纯朴得如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土的素颜照片就显得相当显眼了,尤其是这人不但长了一张老实人的脸,五官还很普通,并且有那么一丢丢的丑。

    不过白影帝的颜控属性和他见水沉的体质那都不是虚吹的,他的目光也仅在那张照片上多停了一眼就收了回来,不耐烦地对梁俞说:“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丢下梁俞就走了。

    梁俞早知道他肯定不耐烦这些琐事,故意跟在他身后菩萨念经:“哎,怎么能我看着办呢?万一我又选了一个不合格的,再犯什么事,那我还不得跟您这儿自裁谢罪啊?!”

    回应他的是白润情砰的一声摔门声。

    梁俞撇了撇嘴,呿了一声。转过身背起手,板着脸进了应聘者面试的房间。

    来应聘的一共五个人,梁俞在桌子后面坐下,懒洋洋扫过正襟危坐的几人,说道:“都说说看,你们都有什么本领和才艺?”

    有心人便抢先站起来,挺了挺胸膛如数家珍地报出了自己所会的才艺,例如音乐、舞蹈、书法等等等,一个接一个的,说得天花乱坠。

    宴秋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些人不像是来应聘助理,更像是来选秀的。过了一会儿,另外四个人终于展示完自己所会的才艺,轮到了宴秋刀。

    宴秋刀非常的紧张,他汗湿的手在衣角上捏了捏,站起来说:“您好,我叫……”

    “好了,你们的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梁俞像是根本没有看见他这个人,目光锐利地扫了几人一眼,沉声说道,“我花钱雇你们来,可不是光让你们围着白影帝打转犯花痴的。”

    众人面面相觑,正搞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之时,梁俞忽然又换了语气,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道:“你们也知道,白先生名气很大,剧本和代言接不完,是个大忙人,所以我需要时刻掌握他的动向,才好更合理地安排他的行程……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另外四人先是一脸懵逼,但很快他们头顶的灯泡接二连三被点亮,全都恍然大悟,纷纷抢话道:“梁经纪,我懂你的意思了!”

    梁俞满意地点头,目光从几人巴结殷勤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终于落到宴秋刀身上。

    尴尬站着的宴秋刀仍然一脸懵懂,他、完全没明白这个梁经纪到底什么意思啊!!!

    他明显没听懂暗示的表情让梁俞对他非常的不满意,当即沉下脸来,手指点了点另外四人,说道:“你们几个留下吧,好好照顾白先生,乖乖听话,至于工资……和其他你们想要的,不会少了你们的!现在跟我走吧。”

    宴秋刀就这样被刷下来,他有点失落地叹了口气,推门打算回去,却在门口撞上梁俞和另外被他选上的四个人。

    梁俞停下对另外几人的训话,斜睨了他一眼,眼神轻蔑,那四个比他有眼色多了,立刻就有人走到他身边,故意用肩膀大力地撞了他一下。

    毫无防备的宴秋刀被他撞得一个踉跄,皱眉回头看他。

    撞他的人反倒比他更高傲,昂着他削得尖尖的下巴,嗔怪道:“你这人怎么挡别人的路?!会走路吗你?!”说完顿了顿,又又嘲讽道,“果然丑人多作怪!”

    宴秋刀脸涨得通红,他为人老实内向,最害怕与人争吵,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丑人多作怪这话说得没错。”

    众人回头,瞧见白润情一手插兜信步向他们走来。刚才欺负宴秋刀那人还以为他在附和自己的话,略有得色,人已经黏呼呼地靠了过去套近乎,“白先生……”

    “让开点,你丑到我了。”白润情一脸不耐烦地拔开他,而后走到宴秋刀面前,低头仔细瞧着他。

    宴秋刀:“……?白、白先生?”

    白润情目不转睛地盯了他一会儿,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动作。

    他凑到宴秋刀的肩颈处仔细嗅了嗅,又嗅了嗅,最后咽了咽口水,一脸满足加期待地问:“你刚吃鱼了?好吃吗?在哪家店点的餐?可以给我点一份吗?”

    宴秋刀:“……”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白润情:你刚吃鱼了?好吃吗?在哪家店点的餐?鱼新鲜吗?他家可以点外卖吗?方便把电话给我吗?

    宴秋刀:……我天天吃鱼,好吃的,在……太平洋海底点的餐,鱼很新鲜,外卖不行,这是我的电话。

    白润情:……你想和我交换号码?……看在你这么香的份上,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骄傲递手机]

    那么那个美丽的人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他的一场美梦?

    白润情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在抱枕堆里翻了个身,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不情不愿地在抱枕堆里摸出手机开机,经纪人梁俞的信息和未接来电洪水般疯狂涌了进来,差点没把手机卡死。

    应哲啧了一声,说:“我早就觉得这个盛韦心术不正,也就你把他当个宝贝,天天棒在手心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白润情有点丧气,不想理会这个马后炮,还有,他只是拿盛韦当朋友,不是情人,没文化能不能不要乱用比喻?!

    应哲这里的设备赶不上正规的三甲医院,只能给他做一些简单的常规检查,忙活了一上午,确定那几口烟雾对白润情的身体造成的影响很小,更不会上瘾,白润情才重新把自己裹成木乃伊,拿着应哲开给他的感冒药回去了。

    白润情等着手机缓了一会儿,梁俞的电话没用一分钟又重新打了进来。

    白润情有点烦他这个经纪人,不太想接,但梁俞比他有耐心多了,电话打不通,信息紧接着一条又一条滑进来。白润情点开信息,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什么事了,他的新助理……

    到了家里,白润情重新趴回他的一堆抱枕里,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多,醒来又忍不住回忆梦里美丽的精灵。昨晚发生的事太多了,他没能空出时间多想,现在仔细回忆,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诡异,如果他落水后又被那个精灵亲吻的事只是梦的话,那么他一个怕水的普通人是怎么从游泳池里活着上岸,又在别墅区外躺了大半天的?总不能是盛韦吸完毒之后,善心大发把他捞出来扔在那里的吧?

    至于其他人,如果发现他落水,第一时间肯定是想从他身上捞好处,总之绝不会做好事不留名,白润情还不至于那样天真。

    他一边说一边戴上手套准备给他取血。应老板做为一个挣钱挺多,但花钱也没个数的单身狗中产阶层,他的小诊所至今没倒闭,还添了不少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设备,白影帝这个冤大头做了很大贡献。

    警察出动之后,白润情已经乘车离开了别墅区,做了一回隐姓埋名的热心朝阳群众。

    次日上午,他戴上帽子和口罩去了一家私人诊所检查身体。这家诊所的老板姓应,跟他挺熟的,白润情早在前几年就成名了,无意间接识了应老板,当时这位应老板资金周转出了问题,白润情顺手掏了点钱帮他度过了难关,两个性格不怎么合的来的人便这么不咸不淡地结识了。

    这个梦实在是相当的美妙,白润情醒来还坐在地上傻笑着回味了好一会儿。

阅读你闻起来好像很好吃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韶光慢》《一世独尊》《甜妻来袭:BOSS,别闹!》《元尊》《医流狂兵》《我就是传奇》《总裁误宠替身甜妻》《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912/6936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