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地火寒霜

    能以武犯禁的例子比比皆是,无论是通天城,还是撼海州,族者似乎都无法逃脱这样的定律。

    “生而自知者毕竟只是少数,如你一般天命在身更是稀有,大多数族者历经千幸万苦不一定能有所得,此间若能与他们一个更好保护自己的机会,想必是莫大的功德。”

    “只能用我的命换,你不是撼海州族者,无需如此。” WWW.KanXs.ORG

    “若是用我的命来换呢?”

    潇潇用余光注意着木临,既期待他的回答,又怕听到答案。

    只是撼海州若有存亡危难,即时大多数族者会团结在一起,才不至于惹出那么多麻烦。

    木临想到了那些族者,他们若是得知有机会实现心愿,想必会欣喜若狂。

    潇潇摇首,不再此地停留。

    “族者只有活着的时候才有温度,哪怕是互为刀剑,也足够温暖。”

    前路漫漫,又如何?只要生死连命在身边,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她前行的决心。

    “若能结伴于天地间潇洒,想必是不少族者心中所愿,他们若能异能觉醒,离这心愿也会更近一步。”

    木临没有那个能力守护撼海州,撼海州千万族者也轮不到他来守护,甚至大多数族者还不知有木临这样一个未灵,可潇潇却是与他立下生死承诺,余生性命相托。

    木临却还是说出那句身不由己?

    “你是不是觉得此刻我在你身边,却离你很远。”

    木临苦涩一笑,他倒是能理解潇潇此间的转变,哪怕她隐藏的很好,可木临依旧感觉到潇潇心中似乎有了一个心结,如今对方不愿意明说,那这心结自然与他有关。

    “是。”

    潇潇艰难的回答了这一字,此时的她心中纠结万分,却不好与木临明说。

    “哪怕你能力再强,也留在我身边,好么?”

    潇潇这句话几乎弱不可闻,此间只有她与木临二者,倒也不怕他者知道。

    “你也有害怕的么?”

    木临狡黠一笑,不等潇潇回答,他便接着说了一句。

    “每个族者只要在这世上活着,都有相应阶层的规则约束着,会有忧虑和畏惧,只是所患的对象不同而已。”

    木临摩挲着生死戒,看向对方,他若能与潇潇一样踏空而行,此刻他倒希望是他带着对方。

    “若是这样,我更应无所畏惧,你担忧我面对的困难太危险,是你这个阶层也无法安然应对的存在。那与我来说,你都无法解决的麻烦,我更不应该退让,族者若是个个理智,趋强附势,那坠入低谷的族者哪还有患难之交?”

    木临是希望潇潇能明白,一个族者若是连故土都能抛弃,随波逐流,弃弱承强,那这样的族者怎能信任和托付呢?

    “你倒是会说。”

    潇潇不打算与木临在此纠结,经过对方一番开导,她倒也想开了一些,木临若是于此事畏缩不前,怎能保证对方面对她也无法处理的困难时,他能迎难而上?

    不弃故土者,是为忠。

    木临的灵智自然能知道,即时撼海州面临的麻烦有多大,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如何,若木临选择随波逐流,那他还会是潇潇心中的那个木临么?

    潇潇当下无法做出选择,事情还未走到那一步,她也不能想的太远,此间应当提升木临的能力,要让有他自保的倚仗。

    黑影与木临而言是怎样的存在,对木临的帮助能达到什么程度,潇潇并不清楚,但她要做的,是给木临一份她自认为能暂时守护对方的能力。

    族者身体的力量来源于心宇,身体若是被破坏,力量传输的渠道损坏的情况下,心宇也为会逐渐衰亡。

    族者的身体是灵的载体,灵能强大又能守护族者常存于世,心灵皆强才可良性循环。

    地火寒霜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它介于生灵与灵鬼和精灵三者之间,既不是生命,也不是单纯的能量。

    它可以如妖兽一般吸收天地间的灵,却又没有妖兽那样的血肉,若说是灵鬼,它却可以存在于天地间长存不灭,但它又没有灵智,远不如大地之灵那样的存在。

    它存在便是矛盾,地火寒霜如名所示,两种对立的能量互相消融,又彼此共生,它对于多数族者来说是无用的,更不会有无事的族者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获得它。

    “雾海下应当有地火寒霜,我的星辰之眼也无法看穿这里,待会行事小心。”

    潇潇牵着木临降落后,她并是没有松开对方的手,此为危险之地,潇潇还与木临一同前来,自然是木临所说的话影响到了她。

    既然他们彼此性命相托,哪有她独自赴难的道理?

    “灵曾?”

    木临轻轻的问道,只见黑影从他的灵海中现身,并出现在外界之中,黑影立在木临肩膀另一侧,它可不愿意夹在木临与潇潇中间。

    见潇潇示意,木临与黑影灵识相通,它化作通幽不断的吐出丝线,这些细微的丝线极为坚韧,粘性十足,于树木间连成了一片片对称的网,灵曾所化的通幽借着这些网不断的弹跳,并将丝线吐到更远的地方。

    “御灵者能借助灵鬼沟通元素,却不能创造出实物,那是灵武卫才拥有的能力,你这黑影编织的丝网却是实体,非灵所化,它栖身于灵海,又吸收妖元,幻化通幽……真的是极为特殊,就好像,它是一个活着的族者。”

    潇潇的见识也无法解释黑影为何能做到这些,血脉觉醒者大多伴随着身体的异变,因此他们的身体能生长出相应的实物。

    御灵者不同的是他们的灵海,灵于身体而言不是实体,自然就不能创造出实物。

    哪怕能移山填海的大成者,也只是改变外在元素的存在状态,好比一名契合土元素的御灵者并不能创造出一座山,他最多通过操控土元素,将其他无主控制土堆积成一座山。

    “我心中有许多疑惑都未能得到解答,不过此地过于诡异……不容分心去想。”

    木临知道潇潇比他更强,但这提醒却不是多余,再强的族者若是疏忽大意,皆有灵灭的可能,那三阶异族灵武卫便是例子。

    “你如此谨慎,此后应当常在身边时常提醒我不要犯错。”

    潇潇心中欣喜,哪怕此地凶险,她也不觉得那么压抑了。

    “前方并无异常,或许是此地诡异,难有妖兽生存?”

    灵曾探查归来,它前行百步距离,四周能见的只有雾,这些雾移动缓慢,它凭借感知丝线轻微的震动,才得以清楚这些雾的前进方向。

    “这些雾似乎在往我们身后散去。”

    灵曾幻化通幽,都无法看穿这里的雾气,如今它转换回黑影本体,那空洞的眼眶里更是没有眼球,又怎能看得见呢?

    “水火不容,生生不息。”

    黑影若有所思,他现在有些明白潇潇为何要来寻这地火寒霜了,这种特殊的存在想必生命力极强,才能不断地在消融和共生之间来回的转换。

    可这样特殊的存在难道不会引来强者的觊觎么?地火寒霜还会在此处等着他们来取?

    “地火寒霜皆为极端,此为死地,难有他处生灵踏足,这些草木应当是地火寒霜散发的灵所生。”

    三者灵识连为一体,黑影有疑惑,潇潇自然会为它解答。

    地火寒霜可以说是由死向生,好比空灵族认为的水火交融能生万物,死地的生灵与他处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大多不需要命光便可生长。

    潇潇气息不顺,前行的身形停顿了一下,心有所感,却不再言语,只是抓住木临的手更紧了一些。

    如今是花季,当是命光温和,除了少数高处还有积雪,大多深山林地中都有奇花盛开,这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如花在开,即时果来。

    可潇潇的心情如坠冰荒,哪怕她心性再好,也难以调整过来,只因木临的一句身不由己。

    木临几乎没有思考就做出了回应,他没有权利要求一名未洛,为这片土地上的生灵做任何牺牲,哪怕即时血流成河,焦土垒骨。

    “我生来的天命不是为了他者放弃自己。但我所欲所求被你言中,你可得好好负责。”

    潇潇倒同意木临所说的,她不是一国之主,自然不会为了一州的生灵搭上她自己的性命,若说举国共存亡,也应是那国主先站出来。

    “我们去取地火寒霜。”

    潇潇尽可能的让她的言语里不带情绪,心中却是愈发苦涩,木临若真知她心中所欲所求,为何还如此残忍?哪怕潇潇知道木临没有做错任何事,即时无论如何选择木临都有他的立场……可她就是难以原谅。

    “只怕即时身不由己。”

    木临知道潇潇让他好好负责,是希望他不要有自我牺牲的想法,可木临生长在这片土地,灵亲故友皆在此处,若是临阵脱逃,恐余生难安。

    木临倒是相信大多数族者只要机缘巧合,都能通过学习向善,符合那句古语,“择善而固,向善而生”。

    “你明明知道族者善恶,心中为何还有如此愿景?”

    在潇潇心中,大多数族者心存恶念,有了能力以后只怕更会为非作歹,撼海州反倒不一定太平。

    潇潇望着木临,一笑生花。

阅读白骨已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逢青》《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千年泪之花蕊夫人》《魔法世界的女符师》《都市之科技开发狂》《坏爱情》《美女请留步》《冥媒正娶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952/6937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