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科幻星际 > 周游武侠世界

第四十章 栽赃嫁祸

  • 作者:木木点头
  • 分类:科幻星际
  • 更新时间:03-24
  • 本章字数:11212

甚至他们也猜想难道是这卓不凡有事请托。

但是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说不通,照理来说,卓仲廉刚刚病重,卓不凡还有卓家也在为这事而忙碌,而且昨日卓不凡才刚刚请求他们帮忙回绝朝廷对于卓仲廉的官位重用。

连接好几个猜想,都被他们一个一个的否决。

但却非其时,而且他们也对于卓不凡有所耳闻,知道这个卓家麟儿是个喜问武习道的人,要不也不会在早已经中了举人之后就不在科举。

要是卓不凡意于科举,那就以前卓家还没有变故的时候,卓不凡进入官场,说不定现在也是一个后起之秀,明日之星的典范。

就连心中也在猜想卓不凡的目的到底为何。

老管家忧心忡忡,心想着今日这孙少爷行为与往日异同,莫非是因为卓仲廉的事情而迷了心智,又或是撞了‘邪’,但在钦差大人面前,却又不便说话,只好一路念着‘老天保佑’,一边缓缓的向卓仲廉处走去。

一边想他还一边想着办法,甚至只是片刻之间,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c_t;

这老管家也是府中老人,往日里卓仲廉对于他的信任不在那和卓仲廉从小一同长大的卓慎之下,可是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卓不凡都如此吩咐,他也只能离去。

卓不凡进房的时候随手将房门关上。

仔细一看。只见他的掌心上现出一点点的红粒,就像是出了疹子一般。

那名副使钦差姓周,也摊出自己的右掌来看,和那名正使钦差的手掌也是一般无二。

卓不凡这时说道:“两位大人请用指甲一捻,看是痛也不痛。”

看卓不凡也不是拿他们寻开心的模样,那两位钦差就依言试了。

他们用左手指甲,刺了一下右掌掌心,居然没什么感觉,然后随着他们力道的加重,还是一点也不见痛。反倒是有点痒的感觉。

卓不凡又道:“两位大人请用手指轻按头颈后脊骨上部的第七节,看看如何?”

这时两个钦差不在如先前那般的无所谓了,闻言竟然就如同孩子一般听从卓不凡的摆布,各自以手指轻按头颈后脊骨上部的第七节,只这么轻轻一按,两人都痛得叫出声来。

这个时候,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意识到不对。

为发觉此事的卓不凡却是他们唯一能询问的对象。(广告)

就不在估计其他,也忘了刚刚的不快,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为何变得如此?贤侄又是如何知道?”

一连几个问题问来。可见,他们是真急了。

卓不凡故意叹了口气,方才说道:“两位大人这是都受了暗算了,这是江湖上最阴毒的阴风毒砂掌。刚才李大人将要辞行时。我才瞧出,想来这些红疹是刚刚发作出来的,所以大人还未知道。受了阴风毒砂掌的暗算,发作后十二个时辰之内,若不救治,恐有性命之忧。所以晚生也顾不得失礼,也要对大人直言。”

须知在封建皇朝,钦差代表皇帝,若然死在卓家,那么非但卓家有抄家灭族之祸,地方官吏也要受牵连。

而这也是卓不凡昨日一直没能想起的他已经忘记了的事情。

要不是刚刚辞行的时候,这两名钦差也对卓不凡施礼将辞,露出了手掌,让卓不凡看到。说不得卓不凡也不会发觉,亦不会想起来。

现在既然发现了,也想了起来,卓不凡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了。

只是这一节在他的记忆中只有隐隐约约有些模糊的印象,很多细节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现在就算发现了,他也记不清到底是谁下的毒手。

他只是隐隐记得,这一次的事情,最后好像是被平稳的解决了。

而那两个钦差在这个时候已经听得是面如土色,整个人都被吓得不要不要的!

两位钦差急忙说道:“贤侄既然能够发现并说出这隐患,想必应有救治的方法,还请贤侄救治。”

说着,两人都是郑重的对着卓不凡一礼。

这一礼是如此的真心实意!

对此,卓不凡只是说了一句:“两位大人放心!”

然后卓不凡又领着这两位钦差来到一处厢房。

至于为何一开始卓不凡为何不直接引这两位钦差来到此处厢房,那是因为卓不凡要先取得这两位的信任,才能带两人来此。

要不,在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别人能放心跟你走。

卓不凡先把人引到书房,不只是在书房谈事,更是因为这个地点能够让人放心。

毕竟,书房,可是不少人谈事情的地方。

一开始来这里,能减少不少别人的疑虑。

现在。既然已经取信于这两位钦差,当然要换个地方了。

接下来的事情,在这里还是有着一些不方便的!

卓不凡可不想把这书房弄脏。

到了厢房,卓不凡让那两名钦差在这厢房中的椅子上坐好。他来到两人的身后,以指为媒,接连点了那两位钦差的‘脊心穴’、‘凤尾穴’、‘精促穴’三处穴道一下。

才刚点完,那两位钦差顿觉心胃酸胀,吐了一摊黄水。不久便开始周身发热。

对于这些变化,卓不凡只是解释道:“我这是促它的毒性早发。两位大人先躺一阵,今晚还要继续治疗。”

说话见就已经收手而立,颇有一丝风度翩翩的味道,只是这场景似乎有些不搭。

卓不凡又发问道:“保护两位人人的卫士是谁!人可靠吗?”

这时,那李钦差对于卓不凡的可谓是有问必答:“此次出京,皇上派锦衣卫的秦指挥随行,此人是世袭指挥,皇上亲信,而且为人正直。断无暗算我们之理。”

这李钦差也是个伶俐人,卓不凡只问人可靠否,他就联想到卓不凡可能会怀疑身边的护卫,在解答之际也为那秦指挥开脱了嫌疑。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卓不凡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事儿是两位钦差身边的人下手的。

卓不凡发问,只是例行而已!

听到李钦差的回答,卓不凡就说道:“那晚生斗胆想请那位秦指挥进来一见!”

对于卓不凡的话,这李钦差也是言听计从,马上道:“但凭吩咐reads;!”

卓不凡让下人去请那秦指挥来。不一会儿,那秦指挥就在卓家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厢房。

这秦指挥中等身材,面貌看上去也还善良,只是看上去样貌有些普通。一看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不是怎么机灵的人。

在锦衣卫中,这样的人多了,谁能知道那普通的相貌和良善之下隐藏的是怎样的一个人和一副心思。

那秦指挥进来先是看到卓不凡,然后下意识的对屋中扫了扫。

可这一扫,却是让他吃了一惊。

原来他是已经看到了那两名钦差,只见两个钦差面似火热。额上淌汗,躺在厢房之中的床上。

看到这般情景,岂能不让他大吃一惊。

先不管他的心中在这个时候是任何想的,只是在这时,这位秦指挥确是怒目对卓不凡喝道:“你敢暗算钦差!”

说话见就反手一掌,直劈过来。

对此,卓不凡只是心中冷笑,他可没时间陪人玩耍。

要不是为了取信于人,他也不会如此的麻烦。

但是,现在卓不凡可不认为自己还需陪这个秦指挥慢慢的玩耍。

所以,卓不凡很是直接的一甩衣袖。

那本攻向卓不凡的秦指挥只感觉一个让人无可抵御的力量袭来,似一阵强风,又似一堵气墙,直接把他吹得推得连连后退,离卓不凡越来越远,根本就沾不到卓不凡的边。

秦指挥或许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般的无用,在卓不凡的面前就如同一幼童一般的无力。

随后,一股渗透人心的寒意直接从他的心中直起,还有一种让人无比恐惧的杀意环绕着他,让他全身发冷!

面对卓不凡这般的人物,他只想跑,他还从来没有见个如此一人能这般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他的,还是如此的恐怖,让他生出如此的感觉与危机感来。

可现在,两位钦差都还在这里,他却是不能轻易离去。

所幸,就在他已经憋红了脸,准备拼命的时候,趟在床上的那两名钦差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两位钦差的齐声喝止。

卓不凡倒是很给面子的放过了秦指挥,这突然的变化让秦指挥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倾了倾,好在他也不是一个草包,马上反应过来,收住了势,稳了下来。

卓不凡收手了,这秦指挥也没有在动手,看来刚刚钦差的喝止还是被他放在心里的,只不过是因为钦差的喝止还是因为卓不凡刚刚露出的一手震住了他,这个是谁也说不清的。

恐怕就连他本人也不清楚吧!

不过。对于卓不凡的忌惮,却是显露无疑,只看他那还紧绷的身子,和盯在卓不凡身上的心神。就知道他对卓不凡有多么的忌惮。

卓不凡看着这个还是有些紧张的秦指挥说道:“得罪,得罪,我是替指挥洗脱嫌疑。钦差大人是受人暗算了,但暗算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你,我正想与指挥大人谈谈。”

闻言。这秦指挥也是呆若木鸡。

待卓不凡说完,想起刚刚两位钦差的喝止,这才猛然省悟,说道:“原来你刚才是校考我了?”

卓不凡道:“不敢,我只想知道秦指挥会不会阴风毒砂掌。现在知道秦指挥武功高,却没练过那种阴毒的掌法。”

对于卓不凡的吹捧,秦指挥却是只感觉到脸红,‘什么武功高,或许还不是这位卓家少爷的一合之敌吧!’

不过,卓不凡口中的阴风毒砂掌还是让他一惊。忙道:“什么阴风毒砂掌?”

卓不凡一指躺在床上的两位钦差,说道:“两位人人就是受阴风毒砂掌的暗算。”

卓不凡带着那秦指挥来到病榻前细看,亦将中阴风毒砂掌的征象一一说了。

这秦指挥武功虽不强,但也见闻颇广,知道卓不凡所言不虚,那阴风毒砂掌他也是听闻过,亦是记得这毒掌的一些特征,这时听卓不凡一说,完全和他记忆中的完全挂钩,这却是把他吓出一身冷汗来。急忙道谢。

对于这位秦指挥的道谢,卓不凡只是摆了摆手,然后又继续说道:“这阴风毒砂掌的厉害,在于它并不是伤人立死。而是慢慢发作......看这征象,钦差大人应是在三日之前所受的暗算。”

说着又看向秦指挥道:“请指挥大人细想,三日前可碰过什么形迹可疑的人。”

卓不凡这一问,却是让那秦指挥心中暗道了一声“惭傀”,然后低头思索。

从这里,就已经知道了。这位秦指挥确是和他的外表一般,也不是一个什么伶俐人。

要不也不会让他保护的两位钦差都中了暗算,直到现在发现了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不对。

还要让卓不凡主动提醒。

倒是那李钦差比这秦指挥伶俐了许多,卓不凡才刚刚提醒没有多久,在那秦指挥还在低头思索的时候,这李钦差似乎就已想到了什么,道:“难道与那送茶的老汉有关?”

李钦差这一说,秦指挥也想了起来,说道:“当时我也觉得有点可疑,但看他年纪老迈,更不像身怀绝技的人,一时大意,就放过了。”

卓不凡一听,心中已经大致知道了,这位李钦差口中的送茶老汉多半就是暗示他们的人。

不过,卓不凡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多知道一些,以好供他判断reads;。

所以,卓不凡又一次问道:“送荼的老汉?”

李钦差说道:“三日前太阳颇大,我们在路旁树荫乘凉,颇觉口渴,忽然有一个老汉,挑着一大担凉茶,也在树荫下歇息。我们闲谈起来,听他说他是给田里的家人送荼水去的,因为天气炎热,才到树荫下歇息,他跟我们闲聊起来,听说我们是要到贵府,他说是你们的佃户,还替我们指点道路。也是他请我们喝了两碗荼,秦指挥没有喝。他把茶碗递过来时,手指曹在我的掌心轻轻碰了一下,当时我也不留意。”

旁边的周钦差也道:“他递荼给我喝时,也轻轻碰了我的手掌一下。”

一听,卓不凡就已经了然了,道:“那就是了,他知不知道你们是钦差?”

秦指挥道:“川陕道上盗匪如毛,我们在路上行走时,那里敢挂出官衔。”

事情到这里,已经可以说是弄得清楚了。

这无疑是栽赃嫁祸之计,如果钦差死在卓家,又或是在来到卓家之后回京的路上死去,那么,除了护卫钦差的人,卓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卓不凡呐呐道:“原来如此!看来是冲我卓家来的!”

房中几人听到卓不凡这话,却是脸上一变,特别是两位钦差,本来已经如蜡黄的面容再一次变化,当真是奇之怪已!

不得不说这两位能当上钦差,在朝廷混了这么久,确实伶俐,卓不凡才刚刚说完,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卓不凡的意思。

至于那秦指挥,反应倒是慢了一点,但也不算太傻,很快也是反应了过来。

秦指挥看着卓不凡道:“你是说,栽赃嫁祸!”

卓不凡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如果两位钦差大人出事,我卓家会是个什么下场!”

什么个下场,没人能够知道,但是那下场绝对好不到那儿去!

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次的事情针对的虽然是卓家,但是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好。

要不是卓不凡发现得早,说不定两位钦差可能直至见到阎王都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而那秦指挥就算是没有中那什么阴风毒砂掌,但是如果钦差死了,他一个护卫不力的罪名那是逃不了的。

说不得会有牢狱之灾,甚至是杀身之祸!

这一刻,他们是恨透了那个暗算的人了!(未完待续。)

对此,卓不凡并没有什么不快。

这次的事情他本来就有些冒失了。【愛↑去△小↓說△網aixs】别人有点小不满也是正常。

他昨日还在想自己是有什么事情忘了,直到今日再一次见到钦差才知道自己忘了什么事。

他们是真的想不通卓不凡的目的何为。

而卓不凡在将将房门关好之后,砖过头来小声问道:“钦差大人可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么?”

那钦差正使听言却是变色,然后眯着眼说道:“没有!”

只见卓不凡对有些小不满的钦差副使说道:“钦差大人请怒无礼,适才我见李大人右掌的掌心似乎有些异样。”

那名正使钦差正是姓李,闻言亦是不觉抬手摊掌一看,顿时面上露出惊异的神色来。

那副使钦差也是道:“贤侄还真是照料周到,我们年纪虽老,这点风霜还熬得住。倒是令祖重病在身,还望贤侄切勿为此太过伤神为好。”

这钦差副使的话中暗藏讥讽,卓不凡是听到出来的。

说是卓不凡或许是想在官场钻营。

那就是把这事告诉另一位孙少爷卓一航,让卓一航来想想办法。

在另外一边,卓府书房,那两位钦差也是有些惊疑不定。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阅读周游武侠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