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明确了现在的处境后,我正了正身子,坚定的踏出了前进的脚步。

    每踏出一步,我都有种要死了的感觉。

    “咳咳咳!” WWW.KanXs.ORG

    由于温度过高,我已无法正常呼吸,口腔和鼻腔就像是被塞进了一团团火焰一样。并且,这股火焰正顺着我的气道和食道蔓延至我的五脏六腑。

    “咳咳咳!”

    这里,果然配得上“有去无回”四个字。

    伴随着惨嚎声和让人窒息的高温,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用手挡在面前,透过缝隙,我看到了无尽的红色。

    “哇!”

    热气冲的我根本睁不开眼,但我仍是硬挺着走了进去。

    这里,和以往的判官室不一样,这里,没有判官,没有钉板,没有什么可怖的画面。有的,只是结结实实令人绝望的场景。

    没人可以对抗得了这里。

    望着前方冒泡的岩浆和正在爆发的火山,我在心中已暗自做好了准备。

    继续向前走,我觉得我已经到极限了。

    我可能都还不如前面那些个比我早进来的前辈们。

    尽管他们现在已经化作乌有。

    看来,是要让鬼彻大人失望了。

    事实证明,我并不拥有他所期待的那种才能。

    “咳咳。”

    好难受啊,感觉就像是之前受过的火刑一样。

    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被烧焦了的样子。

    不过这次,看来是要再彻底一些了。

    虽然很难受,但是我仍逼着了自己继续前进。因为如果在这里止步不前,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远处的火山再一次爆发,在那附近的魂魄一个接着一个被喷射出来的岩浆熔掉。

    在自然之力面前,人类就是这么的渺小,这么的脆弱。

    无论你之前是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还是杀人无数的精英杀手。

    统统都是一样的。

    或许是有火星飞过,我手中的单子突然着起火来,我本能的一松手。

    “唰—”

    单子瞬间消失在了火团之中。

    这一变故发生的太突然,太快,以至于单子都已经灰飞烟灭了,我却仍保持着低头看手的动作。

    前一秒还在手中的物件,此刻已荡然无存,这或许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吧。

    无论是人还是物,一旦消失了,那就真的消失了。

    我下意识的握紧了判官笔,生怕他也跟着突然消失。

    虽然这支判官笔只是个物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在我的心里,我可是把他当作朋友来对待的。

    这绝不是因为我的虚情假意才这么说。

    我是真的把他当作有思想有灵魂的朋友来看待的。

    就像我在人世时我的那些玩偶一样,他们就是我的朋友,可以分享最真实想法和秘密的朋友。

    看了看手中的判官笔,我把他放进了衣服的最里层。

    这是我现在能给他的最好的保护了。

    继续前进,我即将到达“岸边”。

    回头望望来时的路。

    不长,可也不短,不远,但也不近。

    这段路刚才我走的是何等的艰辛,而此刻看来又是何等的留恋。

    现在,我只要再往前迈进一大步,那就真的可以终结了。

    此时此刻的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才是我真正要死亡的时刻。

    之前的那次太过匆忙太过突兀,不具有仪式感。而现在的这一切,看上去才和我的死亡相匹配。

    就让我永远消失在这无尽的火热之中吧,只有比火还要炙热的岩浆的热情才能将我熔化。

    没有遗体,没有哭泣。

    有的,只是碰撞时溅起的浪花和熔尽时的那一朵泡沫。

    这样的死法,我很满意。

    上前一步,岩浆离我近在咫尺。

    我从怀中掏出了判官笔。

    “谢谢你陪我到这,之后的路,我要自己走了。”

    说完,我便闭上眼睛,发动魂力。

    “哎?”

    我睁开眼,判官笔还在我的手中。

    再试一次。

    但……

    不知是我能力有限还是他不愿走,反正尝试多次,他却仍是躺在我的手里。

    这就让我感到很是为难了。

    他也要和我一起从头来过吗?

    我幻化成路边的基石不要紧,可他又没犯错,凭什么经受此等劫难?

    如果他的下一世还不如做判官笔,那我岂不是很对不起他?

    这怎么行呢?

    我执起手中的笔,对他道:“乖,回去啦,听话。”

    之后,我再次发动魂力,但,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唉~”

    我轻叹一口气。

    “真任性。”

    放下手中的笔,望向远处,看来,这终不终结,都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了。

    既然如此……

    左侧断崖地势险峻、怪石嶙峋且尖锐无比,我已看到好几个魂魄爬崖体时不慎坠落消亡,此路不可。

    右侧,虽然地势相对平缓,但上面的火山口不定时喷射,只要它爆发,那在它下面的就一定不会安然,所以此路更不通。

    这么看来……

    看向眼前比瑶池还要宽广无垠的岩浆海面,貌似,只能从这上面通过了。

    再次拿起手中的笔,对他说道:“我只能说是尽可能的试一试,万一失败了,你可不要怪我,在这先和你说声对不起了。”

    语毕,我再次把他收回到衣服的最内侧。

    望着岩浆池中错综复杂的石块,我在心中默默盘算着前进的路线。

    大致有数之后,我便心一横,后退、助跑、跳!

    “啊—!”

    我成功的跳到了第一块石头上,但同时我也有种跳进了火坑里的感觉。

    我觉得我浑身都被点着了,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手臂。

    “啊—!”

    我用手捂着眼睛护着脸,可却丝毫的用处都没有。我以为我刚才所经受的就已经是极致了,可没想到,却连开始都算不得。

    怪不得其他魂体都不走这条路,原来……

    我试着睁开眼睛,但,根本做不到。与此同时,我的皮肤已经开始朝被烤熟的方向发展,剧痛不断的加重,这才只是第一步……

    手指分开,透过缝隙,我确定了第二块石头的位置。

    “啊—!”

    一声近乎于嚎叫的声音从我的喉咙里发出。

    “啊—!”

    “啊—!”

    眼泪还未从眼中流出就已经蒸发。

    我的脚……

    我的双腿一前一后蹲在石板上,双手的手指死死的抠在鞋面上。

    伴随着“滋啦”一声和一股肉被烤糊的味道,回头看向第一块石板,我的“鞋”还在那里。

    只是,已模糊成两团。

    “嘶~!”

    疼痛使我深深的把头埋到胸前,等我再次回头看第一块石板时,鞋底已化作两团黑水,“唰—”,我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消失。

    脚底的疼痛一股一股的冲击着我,我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双手拿开鞋面。

    火红火红的双足使我再没勇气看上第二眼。

    我把头抵在肩上啜泣。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死都要这么痛苦?

    难道我的罪过就真的那么死不足惜吗?!

    “啊———!”

    我咬紧牙关,昂首怒视。

    一股火焰瞬间在我体内炸开。

    这股火焰来势汹汹,好似要吞灭一切。

    包括围绕在我四周的岩浆。

    不顾撕心裂肺的痛,我站起了身。

    心中一发力,直接跳到了第三块石头上。

    紧接着,第四块、第五块、第六块。

    在第六块的时候,我停住了。

    我是不得已停住的。

    因为,实在是太疼了。

    我的双脚现在已经血肉模糊,脚趾已露出微微白骨。

    不仅是双足,凡是裸露在外的部位现在已没有一块好皮肤。回头望向走过的路,不过二、三十米。

    转回头看向前方……

    啊~

    要不然,我干脆还是跳下去算了。

    看向石块周咕噜咕噜的岩浆,我非常认真的这么想着。

    但,下意识里,抬起右手放在胸口,‘拖油瓶’还在这里呢。

    继续前行,我强迫自己忘记痛感,即便这份疼痛早已超越了我的忍耐极限。

    不知不觉中,我已看不到来时的岸。同样,前路亦看不到任何曙光。

    或许……

    “根本没有尽头吧。”

    我自言自语道。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依旧要前进。

    又行进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一朵非常大的岩浆泡在我身旁炸开。

    此刻正值我在两块石头间跳跃。

    处于半空的我根本无法做出躲避动作,飞溅的岩浆喷射到了我的衣服裤子上。我本能的想要躲开,但这却使我失去重心,踏到石头上的右脚一滑,一下子我的尾椎骨就磕到了石沿上,整个身体的重心还在向后倾斜,我要倒栽进岩浆里了!

    就是那么一瞬间,我浑身的肌肉全部僵硬石化,如此高温之下,我竟霎时寒意贯穿百骸。

    我瞪大了眼睛向后看,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回过神。而我整个人则是以一个几乎是平面的钝角的形态呈现。

    我的十根手指,根根紧绷,死死的抠着石头边缘,即便是已被热气灼伤的血肉模糊。

    我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又过了一会儿,我才敢慢慢的挪动身体,把重心移回石块上。

    “啊~”

    长吁一口气,这时,我才感觉到从手上传来的痛感。

    抬起双手,试着相触,揪心的疼。

    支起膝盖,低头抵在上面,透过缝隙,我看到了岩浆之中的亡魂们若隐若现。

    这些都是死有不甘的魂魄。

    他们还在做着无用的挣扎。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了人的模样,只剩下了扭曲和狰狞。

    他们在怨恨,在妒怒。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他们也想把我拉下去,但,却无能为力。所以只能怨恨、咒骂着。

    “你们是在妒忌我吗?”

    也是,方才,只要我的身子倾斜的程度再大一点,就一点,那么现在,我也就和他们一样了。

    可偏偏,就差那么一点。

    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强迫自己起身。

    “拜拜了各位,愿你们早日投胎,在下就先行一步了。”

    即便万一,过不了多久我也不慎消亡,我也希望自己不要变成他们这个样子。

    我在心中这样想着。

    瞄准、起跳、落地。

    再瞄准、再起跳、再落地。

    我又不知走了多远,只道这前路漫漫而又退无可退。

    不知不觉中,我已麻木,不知该停下休息,亦不知疼痛。只知道不停的前行,一直前行。

    再次踏上了一块石板,但因为这次石块距离太远,我几乎是扑到这上面的。突然,在我的余光范围内,一个物件从我胸口处坠落。

    垂目一看,不好!

    几乎是和我的目光一齐,我的手火速向下猛冲,身体也跟着追了下去。

    但,即便是这样,在触碰到岩浆前我仍是没有抓到这个物件。根本没有多想,也来不及多想,我的手已冲进了岩浆之中。

    “啊—!”

    撕心裂肺,痛彻魂体。

    就在我痛到极致的同时,我抓住了这个物件。

    起!

    连带着岩浆,我的手拔了出来。

    当我看到离开岩浆面的右手的那一刻,我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喜的是,掉落的物件被我抓上来了。也许是捞上来的及时,它竟完好无损。而忧的是……

    我的手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雪白的骨头根根分明,我一下子松开了手,判官笔落在石面上,而我则死死的抱住了我的右手。

    “咳啊—”

    “啊—!”

    ……

    “啊—!”

    就在我抱着右手嚎叫的同时,我的右眼也开始疼了起来。

    不好,眼痛发作了。

    一时间,右手的痛,脸上的痛一齐袭来,痛感越来越重。

    “啊—”

    “啊—!”

    “啊——!”

    折腾了一会儿后,我终究还是承受不住这份痛苦,眼前一黑,五感消失,什么也不知道了。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我。

    “喂,喂!”

    “醒醒,醒醒。”

    嗯?有说话的声音。

    哎?怎么这么黑啊?是天黑了吗?还是谁把灯给灭了?

    哦,原来是我闭着眼睛啊。

    奇怪,我怎么睁不开眼睛了?

    你给我睁开!睁开!

    我非常用力的睁开了双眼。

    但……

    我望向四周。

    这周围怎么还是黑的?

    我很确定自己是睁着眼的。

    怪事。

    我非常使劲的向各个方向看去,但,什么也看不到。

    我的上下左右空无一物。

    那就更奇怪了,我现在是在悬空着呢吗?

    “喂,你醒醒。”

    “喂,喂!”

    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

    哎?我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

    我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更加紧张的想要探查出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下意识的伸手。

    可……

    我怎么,怎么抬不起胳膊了?

    左胳膊、右胳膊、左腿、右腿,统统没有反应。

    这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我慌了神,瞪大眼睛去看,但,除了黑暗,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确定我现在是清醒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却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呢?

    “喂,快醒醒,喂!”

    说话的声音还在持续,我真的很想回应对方,但,也真的无能为力。

    我这是怎么了?

    谁能来帮帮我?

    “废物。”

    一个声音从我身旁传来。

    这是另外的一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离我近的多,也清晰的多。

    我的目光瞟向声音来源的方向,但,依旧什么也没看到。

    我想叫住这个人,更想拦住这个人,但我就是做不到。

    “喂,你快醒过来,快醒过来!”

    是先前的那个声音。

    “啊~不要啊—”

    “救命啊—!”

    “吸溜,吸溜~”

    嗯?这都是什么声音啊?

    好奇怪。

    伴随着吸溜声,远处,还传来了各式各样不清晰的求救声。

    “吸溜,咕咚。”

    “吸溜,咕咚。”

    “咔哧咔哧。”

    这是……咀嚼的声音?

    有人……在吃东西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不说这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岩浆池里才对,可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逐渐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现状的状况。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迸发。

    我是不是‘死’过去了?这里,只是我的潜意识。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似乎有了些想法,并且不自觉的开始集中注意力。

    集中注意力……

    不行,再来。

    集中注意力……

    再来。

    再来……

    本以为自己必定可以清醒过来,但我没想到的是,无论我如何尝试,如何集中注意力,就是无法逃离这黑暗。

    直到……

    直到一束强光的出现。

    由于水分急速蒸发,再加上剧烈的咳嗽,口鼻内的血管终究还是承受不住了。

    我单膝跪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望向远处,我知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被烤干了。

    “咳咳咳!”

    “咳!”

    继续向前行进,前面的场景被高温气浪翻滚的扭曲变形,但我还是能够看到在我之前进来的人们是在如何努力的让自己活命,而后又是如何失败的。

    不可能的,没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活命的。

    一阵剧咳伴随着喉咙的疼痛,我看到我的手上、衣服上、地上,出现了斑驳的血迹。

    我用手抹了把口鼻。

    超高温的气浪灼伤着我的每寸肌肤。我的手和脸感觉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

    适应了好一会儿,我才把胳膊放下,定定的望向四周。

    虽然眼前形势严峻,但我悬着的心却是可以放下了。

    门开的一瞬间,一股高温热浪猝不及防的冲向了我。

阅读平行日记之六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一品修仙》《斗战狂潮》《圣武称尊》《王者时刻》《极道天魔》《师叔无敌》《我成了一条锦鲤》《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2/342972/6937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