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顿暴打!

    在两人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哪家少爷,叫过他们大哥。

    一直都是,那个谁,你们两个,快如何如何。

    ……

    两人恍惚觉得,这水竟是如此甘甜,也不知是河水清澈,还是心里头舒坦。

    干起活儿来更有劲了。

    旁边两名汉子听得这话,脸色一变,忙推辞道:“云少爷,这如何使得?您这是折煞了小的……” WWW.KanXs.ORG

    又看了看周遭环境,还算清幽冷寂,风景怡人,便与李金生道:“李叔,动手吧。”

    “是,少主。”

    将棺椁抬进竹林,里面有两道人影在忙碌着什么,一座小屋的轮廓隐约可见。

    忙上前拜见:“云少爷,您怎么来了?这屋子还没完工,还得两个时辰才能建好,您若是着急的话,小的再去叫两位匠人,包管一个时辰之内就给您建好。”

    云逍摇摇头道:“不必麻烦,我与李叔掘墓挖坑,你们继续便是。”

    “多谢这位大爷!多谢云少爷!小的这便告辞了~”

    两名汉子捧着金锭千恩万谢地离开,林中便只剩云逍三人。

    云逍看了看墓碑和竹屋,转头对李金生二人道:“李叔,环儿,随我进屋。”

    “是,少主。”

    “是,少爷。”

    二人齐声应诺,李金生更是神色一紧,知道接下来有重大安排。

    三人进得屋内,里面非常狭小,除了一张紫竹床,此外什么也没有。

    云逍却并未注意这些,而是眼神微微一肃,对两人说道:

    “李叔,接下来这一百日,请务必照我说的去做,眼下形势我不说你也知道,千万别节外生枝。稍后我传你一套功法,你回去以后自行修炼,这段时间没事不要来找我,免得让那些人生疑。”

    李金生自然知道“那些人”指的是谁,虽不放心留少主独自在此,但细想也有道理。

    与其神神秘秘惹人猜疑,还不如坦坦荡荡让他们盯着。

    如此一来,只要那些人感觉不到威胁,便不至于痛下杀手。

    因此犹豫一瞬,便直接应道:“是,少主。还请少主多多保重。”

    “嗯。”

    云逍点点头,又看向一旁的婢女环儿,道:“环儿,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我的日常起居都得由你来照顾,你白天过来,晚上回去,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做。”

    环儿怯生生应下。

    云逍这才问起李金生的武功路数:“对了李叔,你学的是哪路功法?有何特点?威力如何?”

    李金生心头一振,少主终于要给自己传授功法了?

    也不知是什么武学。

    “回少主,属下学的是十八路霸王刀法,灵级下品,内功是三夫人所授,灵级上品《混元功》,此外会一些拳脚功夫,怕是入不了少主法眼。至于特点……无非‘大开大合,勇猛无前’这八个字。”

    闻言,云逍心中一动,却不意外。

    灵级上品功法虽然珍贵,甚至在整个沧州属于最强的几门武学之一,可对一名先天强者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母亲还是太小气了些,这李叔如此忠心,就不能传点厉害些的——

    不对,应该是李叔资质有限,就算传给他更高级别的功法,他也未必学得会。

    如此看来,灵级上品便是他的极限了。

    想明了母亲的用意,云逍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传你一门灵级上品武学,《破浪刀诀》,此刀法不算高明,胜在劲力不绝,犹如海中狂潮,练成之后,可越战越勇。”

    “虽然虽内力要求极高,但你修的是《混元功》,想必差不了。记住,这门刀法最好在瀑布、河流,甚至是海边练习,当有事半功倍之效。”

    听得是灵级上品,李金生下意识有些失望。

    倒不是贪心,而是期望有些过高了。

    云逍看出他的想法,解释道:“李叔,并非我小气,不肯传你更高明的武学,而是武道一途,岂能急于求成?何况以你的年龄和资质,玄级功法根本修炼不了,只有等日后寻得了能改变资质的天材地宝,方能再进一步。”

    李金生闻言,老脸一红,一脸惭愧:“属下知错,是属下贪心了,请少主责罚!”

    云逍这才将《破浪刀诀》的心法纲要传授给他,后者闻言之后,细细一品,果然觉出几分玄妙。

    但却没能记住。

    云逍皱皱眉头,只得又说了一遍,李金生几番默念,这才将将记下。

    云逍一看这样子,也放心不下,便道:“先回去练着,实在忘了,再来找我。”

    李叔闻言,更是面如火烧,忙一脸羞愧地告辞了。

    至于环儿……

    “眼下天色已晚,你在这睡着吧,我打坐练功便是。”

    小婢女俏脸一红,有心拒绝又说不出口。

    随后,云逍盘坐入定,小婢女睡在竹床上,小鹿撞了一夜。

    醒来后才发现,少爷已经不见了,门外却传来有人练武的声音。

    ……

    (本章完)

    一块墓碑立在坟前,上书六个字:不孝子云逍立。

    没有墓主人姓名,也没有书写时间。

    李金生起先有些诧异,但想到在少主看来,他母亲根本没死,便也没有多嘴。

    很快,洞挖好了。

    云逍最后看了一眼水晶棺中的女子,与李金生一起,将棺椁葬了下去。

    沉棺后,李金生双手抱拳,对着棺材单膝下跪:“夫人,属下无能,未能保护好夫人母子,实在愧对夫人的信任。请夫人放心,从今往后,属下一定会竭尽全力,保少主平安,谁想害少主,就得从我李金生的尸体上跨过去!”

    此时夜色深重,竹林中弥漫着一丝冷意。

    墓旁的竹屋还没建好,两人又上去搭了把手,不到半个时辰便完工了。

    云逍却没说话,只暗暗看了李金生一眼,随后便道:“封土吧。我娘不会死的。”

    黄土掩埋,新坟又起。

    但环儿还是照做了,将水用竹筒装着,取来之后给两名汉子喝了一口。

    李金生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把锄头,自己拿了一把,另一把交给云逍,这是他白天出门时买的,准备给三夫人下葬的时候用。

    云逍接过锄头,对环儿道:“山下有条小溪,去取些水来,给两位大哥也送一碗。”

    听得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两名汉子吓了一跳,转过身才发现是云逍。

阅读齐天剑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奋斗在八零年代》《霸道阎少宠上天》《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重生后我成了这条街最渣的崽》《病态宠爱》《我有墙头千千万》《情难自矜》《神奇宝贝之波导的圣骑士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43/343029/6938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