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消息传至王府,王后陆氏担心万分,立刻找来已故相国的义子袁汉鼎,把王狩猎失踪的消息告诉他,让他带着人手前去寻找。

    搜寻没有间断过。从前夜开始,直到今晨,已经持续了一天两夜。

    众人无不神色惨淡,如丧考妣。

    他狩猎的那一带,山高林密,地势复杂。众人推测,极有可能,应该就是他在途中出了意外,此刻不知身在何处。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前日,长沙王慕宣卿带着一队侍卫外出狩猎。年轻的王,驰骋山原,一时兴起,竟纵马抛开随从独行。天黑之后,他的坐骑自己回来了,慕宣卿却不见人影。

    这一天的清晨,对于居住在城中的长沙国民众来说,只是个普通的日子。深秋已至,城外枫叶如火,城门开启之后,随着日头升高,城里渐渐变得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当行人靠近位于城北的那座被他们称为“王宫”的慕氏王府之时,无不放慢脚步,神色虔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八百里洞庭,云梦无边。湖中自古有山,名君山,阴雨时云雾缭绕,晴好便霞光万丈。

    慕氏先祖被封长沙后,于君山修了灵殿,供奉大帝,又于与君山遥对之洞庭东修一城池,名岳城,定王都。

    两百年下来,历经数代长沙王的扩修,今日之岳城,东西南北城墙各千丈,城里人口十余万,虽远不及中原的阜盛之地,更无法与天子帝都媲美,但城墙亦是坚耸,牢不可摧,尤其,与外头那些多年以来,正因了不绝的藩王之乱而遭受荼毒的百姓相比,地处偏远南方的长沙国子民,可谓是清平无忧,安居乐业。

    陆琳听到是年初嫁去夔州的王女送的信抵达而已,大失所望,叫人把信传给妹妹,又派人去向袁汉鼎打听消息。

    陆氏和慕宣卿青梅竹马,夫妇相亲,育有一女,骤闻丈夫出事,日夜焦虑,昨夜天又下起了雨,得知袁汉鼎那里,还是搜索无果,恐怕凶多吉少了,一时支撑不住,人晕了过去。此刻红肿着眼,正强撑着要起身出去,忽见侍女匆匆入内,呈上一信,道是翁主派人送来的。

    陆氏和小姑的关系一向亲善,不知她忽然来信要说什么,勉强压下心中悲痛绝望,拆信浏览。

    小姑的信写得很是简短,聊聊数语而已。

    陆氏的视线一落到信上,目光就定住了。

    突然,她双眼放光,猛地站了起来,在周围侍女惊诧的目光注视之下,疾步奔了出去,一口气奔到前堂,冲着正在焦急踱步的陆琳喊道:“叔父!快叫人通知袁将军!立刻去西原鹰嘴涧的涧底去找!宣卿说不定就在那里!” WWW.KanXs.ORG

    陆琳和几个官员一愣,面面相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鹰嘴涧的涧底!还不快去!”

    事关丈夫的生死,一向温婉的陆氏,此刻也是如同换了个人,冲着陆琳厉声喝道。

    陆琳回过神来,转身和官员们一道奔了出去。

    陆氏双手微微颤抖,紧紧地捏着小姑的信,又看了一遍,虽感难以置信,但心底里,本已渐渐熄灭的那缕希望之火,终又燃起。

    “娘,父王他还没回家吗?”

    身后传来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孩儿声音。

    陆氏转头,见四岁的女儿阿茹,哭着朝自己奔来。

    她的身后,几个没看住阿茹的侍女匆匆追赶而至,纷纷下跪:“王后恕罪!”

    陆氏抱住女儿的身子,替她擦拭眼泪,低声安慰:“莫哭。你父王很快就会回的!”

    她哄住了女儿,让侍女带她回房之后,自己如何坐得住,叫人备了车,匆匆出王府,也往西原赶去。

    扶兰是在数日之后抵达岳城的。

    前世,她的兄长,年轻的长沙王慕宣卿,就是在这时候遭遇意外不幸去世的,年不过二十二岁。

    他被找到之时,已在那处被密草遮挡的涧底躺了七八日,推测当时是因失足跌落,失血过多而亡。

    长沙国就此失去最后一代长沙王。她的阿嫂和年仅四岁的侄女阿茹,也永远地失去了她们的丈夫和父亲。

    慕氏家族后来虽蒙朝廷恩典,得以继续居留岳城,也保有王府和岳城一地的赋税,但长沙国就此除国。阿嫂悲痛过度,几年之后,也追随阿兄,郁郁而去。

    扶兰不知这现世,事情会不会和自己所知的一样,更不知信使有没有及时赶到,兄长能不能逃过劫难。

    她焦虑万分,一路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这日终于入了长沙国,离岳城不过只剩百里路了。

    路旁的行人,穿着看起来和平日无二,脸上也不见悲色,看不出举国为王举哀的迹象。

    扶兰这才稍稍放下些心,命随从继续赶路,尽快入城。

    中午时分,离城池还有几十里路的时候,对面驰道之上,忽然来了一队人马,渐行渐近,最后和扶兰的这一行车马,遇在了一起。

    “袁将军!”

    扶兰坐在马车里,忽然听到前头传来同行管事的高声呼唤之声,掀开帘子,探头出去,看见对面纵马来了一行人马,当先的是个年及弱冠的青年,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容貌端正,双目清炯,正是已故袁相的义子袁汉鼎,忙命车夫停车,高声唤道:“阿兄!”

    袁汉鼎平日沉默寡言,见扶兰从车厢里探身出来,和自己招呼,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迅速翻身下马,快步走到了她的车旁,停步,随即恭恭敬敬地唤她“翁主”。

    “王后道你就要回来了,这几日我无事,就出来四处看看,没想到真的在此遇你。你路上可好?”

    扶兰点头,随即迫不及待地问:“我王兄呢,他最近可好?”

    她紧张地看着袁汉鼎,等着他的回答。

    当日袁汉鼎带人下了那道涧底,找到慕宣卿时,他已昏迷多时,人也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怕全说出来吓到了她,迟疑了下,斟酌道:“你王兄前些日狩猎,出了点意外。不过及时找到了,并无大碍,这些日里,正在养伤。”

    最担心的可怕之事,终于还是幸运地避过了。

    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而去。

    扶兰悬了多日的心,一下落地,整个人精神一松,再也忍不住,眼圈一红,险些就要落泪。

    袁汉鼎伴她一道长大,对她情绪体察入微,见她似乎就要哭了,一下慌了,忙道:“你莫怕。王兄伤势真的没有大碍,先前只是失血过多。再养些天,就能痊愈了。”

    扶兰转脸朝里,等情绪稳了些,回过头,向他点头笑道:“我知道了,没大事就好。谢谢阿兄你来接我,我们进城吧。”

    她容颜本就绝美,此刻眼角泪光尚未消尽,笑颜更是动人。

    袁汉鼎不敢多看,点头说:“好。”匆匆转身,上马领着身后车队往城池而去。

    一行人马,从城门入内。

    路人大多认得袁汉鼎,见他带着一行车马朝着王府方向而去,看马车里,坐的似乎是女眷,有些好奇,纷纷驻足观看。

    袁汉鼎早派人去通报了陆氏。陆氏带着阿茹亲自到大门口相迎。姑嫂见面,欢喜无限,阿茹更是雀跃,仰着张小脸,冲扶兰不住地喊姑姑。

    这一趟回家,于扶兰已是隔世。莫说见到了袁汉鼎、阿嫂和小侄女,就连方才,看到王府门前左右那两座沉默而威严的石狮,她亦是控制不住,内心情绪翻涌。

    她定下心神,牵住了小侄女的手,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和姑姑。

    她将阿茹的小手牵得更紧,跟着阿嫂,迈步朝里而去。

    陆氏早几日前就叫人替她收拾好了住处,还是她出嫁前的闺屋。

    陆氏伴她进了屋。扶兰问王兄,陆氏说他吃了药,此刻睡着了,随即道:“兰儿,那日幸好收到你的信,这才及时找到了你的阿兄,否则……”

    她想起当时的情景,虽然已过去了,犹是心有余悸,打发侍女将女儿先带了出去,自己紧紧地抓住小姑的手。

    “阿嫂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兰儿,日后无论何事,你尽管开口,只要能帮的到,你阿兄和我,定会帮你。”

    她心情激动,更感激无比,话说着,眼中便隐隐有泪光闪烁。

    扶兰笑道:“只要王兄平安,就是我的最大福气。等下我就去看王兄。”

    她知阿嫂定还要问自己如何知晓此事,不待她开口,主动说:“我侥幸能帮上忙,也是上天佑护王兄。那日做梦,梦见君山大帝叮嘱了我一番,醒来记得清清楚楚。为防万一,这才派人送信回来。阿嫂若要感谢,当谢君山大帝。”

    陆氏惊喜万分,立刻点头:“好!好!明日我就备齐牲礼,去君山谢神!”

    扶兰说:“我也去。”

    陆氏应好,和小姑又叙了几句,便问她在谢家婆母为人如何,她过得怎样。

    扶兰含糊地应了几句。

    陆氏见她似乎不大愿意提及谢家之事,劝她:“妹夫新婚夜撇下你去平江都王之乱,确实委屈你了。只是这些年,国中藩王大乱,战事不断,边境也是不宁,这也是朝廷的急召,他便是不愿,也身不由己。你也不要怪他。前些日,我听说江都王节节败退,想必他很快就能平定局面,到时你们就能见面了。”

    陆氏细细劝解之时,侍女来报,说王已经醒来,得知王妹回了,十分高兴,要来看她。

    扶兰急忙起身,和陆氏一道去看王兄。

    慕家人的容貌都极其出色。慕宣卿的身上,更有着王族子弟所特有的高贵气质。他那日为了追赶猎物,不慎失足遇险,被救后,养了些天,伤势已经好了不少,只是腿脚还有些不便。此刻兄妹见面,欢喜不已。被阿妹责备鲁莽,也是有些后怕,暗自懊悔。等听到她说,这趟回来,打算先住下来,想都没想,立刻点头。

    “阿妹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长沙国,永远都是阿妹的家!”

    ……

    这一年的冬,来得仿佛特别快。

    慕氏女走了半个月后,才十月底,天气就一日冷似一日了,阴雨连绵,寒气嗖嗖,不住地往人衣领里钻。午后,谢母吃了饭,犯困,被服侍着去屋里睡觉。秋菊躲在外屋,正嗑着瓜子,家里那个名叫阿猫的粗使丫头急火火地跑了进来,脚步蹬蹬。

    里屋似乎传来谢母被惊动后翻身的声音。

    秋菊丢了瓜子,急忙起身,一脚跨出门槛,抬手就揪住阿猫的耳朵,狠狠一扯,压低声叱骂:“你耳朵呢?跟你说了多少回,走路轻点!老夫人在睡觉!”

    “不是不是!”

    阿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边解释:“是我们家爷回来了!人都到门口了!”

    秋菊一愣,松了手,急忙跑出去,跑了几步,又赶紧回来,掀开镜盒,照了照脸,小指匆忙挑了点胭脂,抹到唇上。又见鬓发毛糙,就往上头拼命抹松香油。

    正歪着头在镜前忙活,听到外头已传来一阵仿若踏水而来的脚步之声,急忙盖上镜盒,转身匆匆跑出去迎接。

    院中,行来了一道蓑影。

    一个男子,头戴一顶青色箬笠,身披一件旧蓑衣,穿过巴地的连绵秋雨,双足踏破院中洼地积聚出来的雨水,正朝这边大步而来。

    男子身量颀长,青色箬笠之下,露出一张俊朗的面颜,修眉星目,倘若身后再跟一名书僮,乍一看,便如一名外出赴考,方才归家的青年书生。

    他登上了台阶,停在廊檐之下。

    雨水沿着箬笠和蓑衣的边缘,滴滴答答,不住地下坠,落在他的脚下,很快就打湿了周围的地面。

    这人便是谢长庚,二十二岁,当朝最年轻的节度使,镇守河西。

    他摘下箬笠,随手挂在墙边一颗钉上,两道视线,淡淡地扫了眼刚从屋里奔出来的面庞已然泛出红晕的秋菊,问:“我母亲呢?”

    众人急忙回头。

    一个侍卫匆匆奔入。

    “怎样?可是袁将军有了王的消息?”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而言,绝对是个晴天霹雳,更是巨大无比的噩耗。

    年轻的长沙王,还没有留下可继承王位的世子。一旦真的出了事,长沙国便可能面临除国的命运。

    朝廷若是延恩,往后,慕氏家族除了失却王衔,应当还能继续居留此地,保有封赏。

    丞相陆琳是王后陆氏的本家叔父,得知消息,第一时间派人暂时封锁,免得传出去人心不定,自己也在这里守了两夜,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等侍卫入内,大步奔到大堂门口,焦急地发问。

    侍卫摇头,下跪,双手高举,奉上一只信筒,高声道:“有信使抵达!说是翁主所派,有急信要交王后!”

    但是他们这些长沙国的官员,往后的出路,恐怕就迷茫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堂外传了进来。

    但是始终没慕宣卿的下落。

    他们并不知道,这两日,外表依然庄严平静的王府里,内里其实早已人仰马翻。

    长沙国的几个重要官员,此刻全都聚在王府里,个个焦虑万分。

    当地民众,人人信奉君山上有神明。

阅读辟寒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七五]大宋小地主》《离婚前怀孕了》《情难自矜》《都是太帅惹的祸[快穿]》《原来我是富二代》《重生之我要和离》《霸总她是天蝎座[娱乐圈]》《死后变猫的我似乎成为了大佬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250/7182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